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星門
  4. 第164章 新時代(求訂閱)

第164章 新時代(求訂閱)

作者:

戰天城遺跡消息亂飛。

整個天星王朝都在熱議,甚至壓過了北三省的動蕩,北三省動蕩,也沒一次性死了數千超能,數十旭光。

至於平民百姓之死,如今,死再多,也不會有太多人在意的。

動蕩持續,死人無數,也不敵一位旭光隕落來的震撼。

……

小鎮上。

獵魔團的人,都在聽着劉隆介紹遺跡中的情況。

許久,洪青忍不住道:「副團長說,這次遺跡中又有幾位強大無比的劍修出現,那光明劍更是能匹敵旭光巔峰?我父親當年在七劍中排名,可是超過此人的……」

忽然有些酸!

光明劍!

聽說,光明劍可以匹敵旭光巔峰,她忽然有些酸溜溜的,我爹地覆劍,那也是銀月七劍之一,當年還是排名第二的劍客。

如今,碧光劍追隨袁碩,在中部大殺四方。

光明劍出現,強悍無比。

天劍在中部縱橫。

其他幾位劍客都死了,活着的,就我老爹混的最慘,這聽着……好不是滋味。

難受!

又有些發酸,我爹以前是三陽,我覺得還是很厲害的,現在好了……三陽算個屁啊,連團長都鬥不過。

劉隆語塞。

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次遺跡之行,他最大的震撼,大概就是地覆劍和南拳幾人的爆發了,可是……不好說。

李皓一直都沒提,揣著明白裝糊塗。

現在,他也不好多說什麼。

可看到洪青那羨慕嫉妒的樣子,都快酸掉大牙了,他其實很想說,你爹……那是真的彪悍,一個打一群,銀月官方這些強者,被他一人給壓制了下去。

偏偏,作為當事人的女兒,那是一無所知,到現在還以為自己老爹只是位普通三陽。

一旁,李皓一邊翻看着一本古籍,一邊笑道:「洪師叔也不弱的,低調點好,光明劍這些人,太過高調了。」

洪青羨慕道:「那我倒是希望我父親也高調點,可惜……」

算了,不說也罷!

說完,又道:「不過光明劍也太無恥了,以大欺小,同為銀月武師,一點規矩都不講,我父親雖然實力不如她,可父親常說,做人做事,還是要講規矩的,人人都不講規矩,這個世界早就亂了套了。」

李皓笑了笑。

劉隆忍不住道:「洪劍主平時在劍門主要做什麼?」

此刻的他,很好奇。

想打聽打聽,也好判斷一下洪一堂的為人,打聽,意味着他其實有些心動了,洪一堂的實力沒的說,可如今,他和對方不算熟悉,還是希望通過其他人更了解一下。

而眼前,就是最好的渠道,他的女兒,徒弟,門人,這裏到處都是。

「做什麼?」

洪青一怔,半晌才道:「好像也沒做什麼,我父親在劍門,平時也就傳授一些武道,養養花,種種菜……對了,有時候會帶我們去執行一些任務,都是周邊城市頒發的一些任務,有些城市受到超能幹擾,都會找我們劍門幫忙,巡夜人有時候忙不過來……這樣我們也能賺取一些家用,維持日常修鍊。」

「有時候,也會給一些金錢物資,山上人多,得賺錢的。」

劉隆一怔:「賺錢?」

「是啊。」

洪青點頭:「劍門人挺多的,還有不少孩子,衣食住行,父親總喜歡出去閑逛,有時候出去一趟,看到一些人無家可歸,就想收留回來……一來二去的,劍門現在人數都快上千了。」

「可劍門這邊,武師也就三四十人,超能三四十,還不到一百人呢。」

劍門武師,一下子來了30位加入了獵魔團,實際上除了洪一堂之外,門中幾乎沒什麼武師了,就算有,也是沒跨入斬十境的,這些都不能算武師。

不過,洪青說了幾句,又興奮道:「不過我們現在自己可以養活自己了,而且還有不少收穫,比平時那些周邊城市的小任務賺錢多了!等下個月工資發了,我們寄一些回去,父親再撿一些孩子,也無所謂了。」

劉隆同情地看了她一眼,李皓也是。

這算是最可憐的武二代嗎?

有個戰力通天的父親,可是……啥也不知道,吃飯什麼的,都要自己出去做些小任務掙錢,這還不算,出來工作了,還得掙錢寄回去養家。

不單單是她,劍門這些武師,好像都是這意思。

等著發工資,然後寄錢回去養洪一堂……真慘的感覺。

劉隆無言,傳音李皓:「地覆劍這樣,是不是有些過分了?就算隱藏實力,可以他現在三陽之力,也不至於讓女兒徒弟出來打工掙錢養家吧?」

合著,這些人還在等工資下鍋呢!

劉隆這麼多年了,幾乎都沒考慮過工資的事。

說起來……也夠可笑的。

李皓笑了笑,看向洪青,又看了看其他人:「洪師叔到處撿人,你們也不攔一攔?再說了,武師自己修鍊都難,還要養其他人……不太好吧?」

洪青笑嘻嘻道:「還行吧,有些小孩子很可愛的,我在山裏,他們天天纏着我,喊我姐姐姐姐……團長不知道,有時候這些小孩子很有意思的。」

一旁,洪浩倒是平靜,接過話茬:「團長不知,其實我們也是當年那群撿來的人之一……這世界,本無劍門,師父憐憫我們,收留了我們,教我們讀書識字,教我們練武成才,無法練武的,也盡量幫他們培養一技之長,哪怕走出去,也能活下來……」

「如今,劍門中成年人不多,大多都是孩子,可這些年,其實很多人走了出去,銀月大地,有很多劍門出去的孩子,如今或者當官,或者加入巡檢司,或者自己創業,做生意,打工……這些人都有,而大部分從劍門走出去的人,都願意再反哺劍門,很多人,自己掙錢,除了必要花費,都會寄回劍門……」

洪浩看向李皓:「所以,對於師父的決定,愛好,我們都支持,沒有師父那隨手一撿……豈能有我們今日?」

這世界,本無劍門!

所謂劍門,不過是某人某一次善心忽然發作了一次,收留了一群人,然後……地覆劍就多了一些累贅,漸漸地,銀月大地上多了一個劍門。

所以,劍門也沒什麼強者,除了他的大徒弟紅袖,突破成為了三陽,偌大的劍門,超能領域,日耀都沒幾個,武師更是可憐,斗千都沒一人。

這樣的實力,其實還不如當初的光明島,那個被袁碩輕易覆滅的光明島。

因為,洪一堂不會特意去搜尋什麼天眷神師,也不會特意去尋找什麼武道天才,就是隨緣,收留下來的人中,有人適合練武,那就傳授一二。

所以,劍門的人,都很中正平和,底子紮實,可要說多驚艷,那不至於,真驚艷無比,早就成為斗千了。

洪一堂對他們的期望值,也沒那麼高,在這亂世之中,有些自保之力就可以了。

對他們的要求也不高,出去后,不要為非作歹就行,至於承認不承認是劍門中人,或者改換門庭,投靠其他組織,他也無所謂。

此刻的劉隆,默默聽着。

聽到這,開口問道:「那劍門這些年,收養了很多人嗎?」

「不知道。」

洪浩搖頭:「有時候會有人來,有時候會有人走,師父也不阻攔,大家想走了,就可以離開,成年後,你出去工作也好,還是結婚生子,或者其他……師父都不會管太多。他性格比較隨意,除了去接一些巡夜人的任務,也很少會出門,不過20多年下來,師父撿來的孩子……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了吧?」

誰還記得呢。

走走散散的,如今劍門內,人數堪堪過千的樣子,不過,還是有不少人會回來看看的,可也有人離開劍門后,再也沒有回返。

洪浩對這些也看透了,看習慣了,不回來就不回來好了。

起碼,每年還是有不少人願意回來看看的,也願意給予劍門一些支持,吃穿用,也有不少是那些人贊助的。

洪青此刻也笑道:「我父親就這麼一個愛好,後來我大師姐……咳咳,也跟着推波助瀾,一直支持我父親出去撿孩子,這幾年撿到的更多了,要不然,我記得前些年,劍門日常人員,維持在500人左右的……現在都快上千了。」

「我那大師姐……還慫恿我父親撿一些大人呢……不過也還好,這些人有些來自戰亂地區,其實都挺好的,平時幫着做點事,打掃衛生、做飯洗衣之類的,劍門倒是比前幾年乾淨多了,前幾年人太多,大部分都是小孩子,臟死了,那段時間,我都要去洗衣服……」

說到這個,洪青都快一把鼻涕一把淚了,前幾年劍門中小孩子居多,成年人太少,她哪怕是門主的女兒,有時候臟衣服太多了,她也得去洗。

別提多酸爽了,大一點的孩子衣服還好,小孩子的,那種大小便都無法自控的,她洗起來……真叫一個酸爽。

洪浩也笑了起來:「師父說了,以後你嫁人了,什麼都會,就不會受氣了,會洗衣,會做飯,會帶孩子,還會武功……」

洪青翻白眼:「我可不嫁人,練武多好?成為團長這樣的強者,還用看人臉色?」

一旁,李皓沉默不言。

繼續看着自己的古籍,五橋搭建法。

而劉隆,卻是好像徹底來了興趣,「劍門的孩子,都是銀月的嗎?」

「也不是,其實大多數還是外來的,有中部的,也有北方其他行省的……銀月其實還好,戰亂不多,北三省那邊要多一些,因為北三省一直有些動蕩。」

「洪劍主除了武功,還會教授其他技能?」

「我父親只教武功,我大師姐會教一些其他的,大師姐這人……會的其實挺多的,據說,我大師姐以前還是大戶人家出身……咳咳,誰知道呢,反正我們也不問這個。大師姐會教女孩子一些其他技能,做飯洗衣就不說了,大師姐會的不少,琴棋書畫都會,還會織布呢……」

劉隆繼續問,洪青閑着也是閑着,一直回答著。

倒也沒什麼大秘密,洪浩在一旁聽着,有時候洪青說到一些關於地覆劍武道的事,他才會不動聲色地阻攔一下,其他的,倒也不管什麼。

劍門的情況,也沒什麼太多的秘密可言,除了師父和大師姐的八卦之外,對外界而言,都只是稀疏平常的日常生活罷了。

……

這樣的問話,很無聊,可劉隆和洪青這些人,一直聊到了天都快亮了。

人群,也各自散了。

今天,他們還要趕回白月城呢。

等人都走了,劉隆看向李皓,今晚的李皓,一直都在看書,也是很少見的事。

劉隆深吸一口氣:「你若是去中部……我……想留下來。」

「老大確定了?」

「嗯!」

劉隆沉聲道:「在平凡中尋不平凡!洪劍主,我以前不算太了解,江湖對他的傳聞,只有一點……膽小,怯弱。不敢和袁教授一戰,是江湖武林對他最大的詬病。」

「可……可聽聞劍門一切,我覺得,也許……這才是洪劍主的追求,閑雲野鶴,卻也肩負起了一些責任,如今他想做更多的事,我覺得……我該留下,能得到洪劍主的邀請,也是一件比較值得驕傲的事。」

「而且,我的實力到了中部,也不算什麼。在這,還能照顧銀城一二。如今,銀月雖無什麼戰亂,三大組織更是都被剿滅了,可我也擔心,遲早會迎來三大組織的反撲……」

他決定留下。

原本,還沒下定決心,此刻,這一晚的聊天,卻是讓他下定了決心。

李皓點點頭:「那就留下吧!」

劉隆吐了口氣:「那你確定要去中部嗎?」

「暫時先緩緩,最近資源多,先吸收消化了再說,我就算去……也不是去被追殺,去送死的,去……那也是去殺人的!」

李皓眼神一冷,帶着一些冷厲。

殺誰?

紅月自然是首選!

有些仇恨,沒法消除的。

父母之仇,兄弟之仇,連父母屍體都被挖掘了,這樣的仇恨,傾盡五湖四海也難消除,紅月不滅,我心不平。

劉隆可以留下來,他不行。

紅月的人不來,那他就得去。

不過,也不是現在,李皓決定了,身體繼續強化,氣血繼續強大,然後強五臟,再搭建五橋,之後服用蘊神果強化勢,再修鍊柳絮劍到一個極致,若是能感悟木勢那最好,若是不能……他甚至有心,服用了天金蓮,強大了其他勢再說。

至於其他勢強大了,最後感悟木勢也會讓勢不平衡……這都是以後的事了。

所以,這當前,李皓的事情很多。

沒那麼清閑。

侯霄塵可以走的瀟灑,那是因為他強,強到,哪怕去了中部,也是一方豪強,李皓可不行。

……

一行人,在天亮時分,吃過了早飯,這才朝白月城方向趕去。

此刻,是10月1號了。

跨過橫斷峽谷,此刻的橫斷峽谷,也是人煙寥寥,人都走了,或者死了,只留下了一些巡夜人和武衛軍的人在鎮守那處遺跡入口。

等李皓跨過了橫斷峽谷,剛好遇到了急匆匆的郝連川。

郝連川也看到了李皓這群人,迅速趕了過來,氣喘吁吁道:「你們回白月城?」

「嗯,部長去哪?」

「追殺三大組織餘孽啊!」

郝連川喘氣道:「這一晚上都沒消停,紅月的人太多了,跑了不少,北方十九行省,之前匯聚了上千紅月超能,死了不少,還有許多人跑了……我現在還要帶隊去銀北那邊,聽說有超能進入了蒼山範圍……」

李皓微微皺眉,很快提醒道:「蒼山就算了,不要去管了。」

「怎麼?」

「我之前進去了一趟,極其危險,在那邊,半山、海嘯還有輪轉王,以及十六地獄之主,都被殺了!」

「……」

郝連川吸氣,這事他還真不清楚。

怪不得這些人一直沒出現。

他還以為這些人追殺李皓,或者迷路了,或者還在蒼山轉悠……直到此刻,他才知道,居然全死了,這也太恐怖了。

李皓見他不知,解釋道:「那裏有大妖,很強的大妖,我也是僥倖逃脫,那些人既然進去了……讓他們進去好了,死路一條!」

說罷,考慮一二又道:「不過,郝部長既然要去……那不如去銀城待幾天,免得一些潰敗的三大組織成員,會對銀城出手。」

銀城,目前也就一位日耀在坐鎮。

雖然三大組織現在如同喪家之犬,到處逃亡,可一旦覺得無路可逃了,也許會做一些天怒人怨之事。

原本,李皓是準備讓劉隆回去待幾天的,可李皓思考一番,也許……這幾日該給劉隆更多的好處,他也許要走了,劉隆也會和他分道揚鑣,他得先把劉隆的五臟強化到一個地步才行。

「我去銀城?」

郝連川有些發怔,我可是副部長,你讓我去銀城坐鎮?

李皓笑了:「我手頭上有些寶物,也許對部長發現第五道超能鎖有幫助。」

郝連川瞬間大義凜然:「嗯,那我帶隊去看看,銀城偏遠,靠近蒼山,的確危險!」

李皓笑了,點頭:「那勞煩部長了!」

「應該的,都是分內之事!」

郝連川笑呵呵的,去哪都是去,去銀城看看,過幾天再回來,銀月的亂子也差不多平定了,李皓若是能幫自己找到第五條超能鎖,那最好不過了。

很快,他帶隊離開,前往銀城坐鎮。

劉隆忍不住笑了出來,「咱們郝部長,的確是幹活的料,難怪侯部長這麼多年,不太管事,什麼事都交給他。」

看看,多積極啊!

給點好處,干起活來,都快熱血沸騰了。

李皓也笑了起來,不過倒也思考了一番,也許是該幫這位找找第五道超能鎖了,隨着侯霄塵離去,郝連川若是實力還沒進步,恐怕不太好混了。

侯霄塵離開,玉總管大概率會跟着一起走,說不定金槍他們也會一起離開……

如此一來,銀月強者自然還有許多,可巡夜人的實力,會瞬間跌落低谷的。

……

一直到下午時分,一群人才趕回了白月城。

白月城一如既往的平靜。

沒有任何人,會在這時候來白月城送死,侯霄塵這些人都回來了,白月城此刻危險度超過所有地方。

「你們先回武衛軍駐地,我去一趟巡夜人那邊……」

李皓叮囑了一陣,獨自前往巡夜人駐地。

作為武衛軍一員,此刻的他,還是侯霄塵的下屬,之前在外面還能說有事要忙,現在回來了,該彙報還是要彙報的。

規矩嘛!

換成之前,李皓也未必在意,可一想到某位黃金師長的規矩……小心侯霄塵給自己一拳!!

……

巡夜人駐地。

當李皓來的時候,人來人往的,很是熱鬧。

有人看到李皓,也是急忙招呼。

這位,可不是一般人,之前殺過6位三陽的,哪怕在遺跡中戰績不顯,大家也不知道情況,可能逃脫三大組織的追殺,進入了遺跡,也是猛人了。

李皓微笑點頭,一路上行。

侯霄塵的辦公室在六樓。

六樓,也只有他的辦公室。

辦公室門是開着的,侯霄塵此刻就在辦公室內,玉總管也在,李皓敲了敲門,「報告!」

「……」

侯霄塵和玉總管都有些詫異,看了一眼李皓。

知道你來了,也知道你進來了……還吼這麼大聲幹嘛?

「進來。」

侯霄塵坐在辦公桌後面,開口說了一句,等李皓進門,揚了揚下巴,示意他坐下說。

李皓啪地一聲,一跺腳,一臉肅穆,在一旁坐下,坐的筆直。

「……」

辦公室中,侯霄塵笑了:「跟我顯擺一下,戰天軍的軍紀?」

李皓露出笑容:「沒有,只是覺得很帥,有必要這麼試試!」

侯霄塵笑了,看了一眼李皓,又看向玉總管:「你先過去吧,我待會去。」

「好。」

玉總管點點頭,朝外走去,走到門口,轉頭看了一眼李皓:「記住了,你的任務並未完成,之前借火鳳槍的時候,答應了什麼,別忘了。」

說完,轉頭離去。

這傢伙,囂張起來了。

別忘了,你答應過什麼。

李皓乾咳一聲,沒吭聲,是答應過,之前說了,進入遺跡幫助侯霄塵奪取玄龜印,償還之前的兩次人情,一個是袁碩剩下的,一個是自己的。

記得倒是記得,可是……你讓我從王署長那奪取玄龜印,還不如殺了我算了。

侯霄塵笑呵呵的,看了一眼李皓:「別聽她亂說,我這人,施恩不圖報……算你欠我一柄堪比八大家武器的兵器好了,那玄龜印可能就是王家的兵器,你欠我一柄,記得就好。」

「……」

這一刻,李皓很是無語。

他也沒吭聲,侯霄塵也不見怪,笑道:「來找我,有事?」

「不是,就是簡單彙報一下情況。」

李皓想了想道:「之前我們殺了一些人,被追殺到了蒼山,在蒼山中我遭遇了四頭大妖,強大無比,半山他們都是被這些大妖所殺……」

他簡單說了一下這次的情況,蒼山大妖,也不知道侯霄塵清楚不清楚,也許是知道的。

等他說完,侯霄塵微微點頭:「蒼山妖族……」

「蒼山不簡單,蒼山深處,寶物很多,甚至還有一些遺跡殘存。蒼山對面的大離,也不簡單,蒼山妖族此刻存在是好事,阻攔了大離強者入銀月。」

他果然知道,而且知道的不少。

侯霄塵平靜道:「世人都以為大離覆滅了,可我們卻是知道,大離還存在,不但存在,還有許多強者!蠻橫的大離強者,如今只是無法跨越蒼山,被蒼山妖族拖住了腳步,否則,早就進攻銀月了。」

「大離那邊,可能也獲得了遺跡傳承,所以,強者許多,而且許多走古武一道的強者,古武和今武有些不同,這些人肉身、氣血都極其強悍,但是神意要弱許多,其中超能也有不少,武師也有強者……」

李皓有些意外,說的你好像去過大離一樣。

「部長去過大離嗎?」

「去過一次……」

侯霄塵點點頭:「很危險,沒事盡量不要過去,但是去那邊,切磋切磋武道,也有幫助。博採眾長,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化為己用,都是提升自己的辦法。大離短時間內,是沒法過來的,但是要小心蒼山妖族和大離達成什麼協議……」

「不過銀月也有銀月的底氣,倒也不用太過擔心,只是一旦大離入侵,銀月就麻煩了,戰亂無法避免。」

簡單說了幾句,他又道:「你現階段不用管蒼山妖族,我三日後就要啟程,離開銀月了,不會帶太多人,但是不能不帶人,不帶人,去了那邊,沒底氣。小玉和武衛軍都會跟過去,那裏,會是他們的新機遇地,你這邊,現在如何考慮?」

「武衛軍全部帶走嗎?」

「對。」

侯霄塵點頭:「都帶走!在這,大家難以跨入斗千了,去中部,參與更多的戰鬥,鬥爭,磨練他們,才有希望跨入斗千,成為一支斗千的武衛軍!」

他要帶走武衛軍,而且是全部,倒是有些出乎李皓預料。

「那海盜怎麼辦?」

武衛軍帶走了,月海這邊,來了海盜怎麼辦?

「你覺得,銀月就一支武衛軍可以辦事嗎?」

他笑了起來:「不要小看銀月,巡檢司,駐軍,行政總署,又不是吃乾飯的,只是我離開,武衛軍離開,他們不還在嗎?」

說完,輕笑道:「你居然還關心海盜的問題,我還以為,你更關心武衛軍離開,你的工資待遇問題呢。」

李皓一怔,很快笑道:「只是聽他們說過這事,海盜不弱,既然部長這麼說了,那便沒事了。」

侯霄塵也不在意,又道:「你有什麼想法?」

「暫時還沒確定,我老師走之前,讓我低調一些,跟部長一起離開……也許過於高調了。」

「隨你吧。」

侯霄塵也不說什麼,只是提醒李皓道:「不要一直去遺跡,你是八大家的血脈沒錯,可你也要明白,遺跡進多了,不一定是好事,受到的影響太大,古武傳承可以學,但是不能全部去學,全部沉迷其中,否則,你就是下一個古武者。修鍊古武的,都很強大,可修鍊古武的……又不算極其強大!碧光劍、狂刀這些人,都走的古武路子,實力不弱,可對比其他人,還是差了一籌。」

李皓點點頭。

侯霄塵擺擺手道:「去吧,忙你的去!」

「遵令!」

李皓起身,啪地一聲,又是一跺腳,轉身離去。

弄的侯霄塵還有些不太自在。

等他離開了,這才搖頭笑了笑,小傢伙,和誰顯擺呢?

思索一番,侯霄塵撥通了一個號碼:「李皓暫時未必會去中部,若是不去……先讓李皓的獵魔團坐鎮月海。」

那邊,有人回應:「獵魔團人數不過50,他能坐鎮月海嗎?」

「看看便是。」

「行。」

雙方結束了通話,侯霄塵起身,走到窗前,朝樓下看了一眼,此刻的李皓,正在往外走。

侯霄塵眼神變幻,也不知想些什麼,一直目送李皓離去,才輕嘆一聲,八大家……守護家族……無數歲月後,也許早就遺忘了吧。

……

而李皓,也很快回到了武衛軍駐地。

金槍這些人都不在,可能是去圍剿三大組織了,駐地中,只有一個百人隊在留守。

而李皓,找了一個大修鍊室,召集了獵魔團,他在中間的小修鍊室修鍊,讓其他人在外修鍊,開始提取元素能。

這一次,他準備好好提升一下自己。

把能用的寶物,都給用上。

侯霄塵這些人離去,哪怕自己暫時不走,也要做好防備,比起侯霄塵,銀月的一些人,他更加不熟悉,比如孔潔、趙署長、黃羽這些強者。

侯霄塵,起碼比這些人還要靠譜一些。

侯霄塵離開后,他作為武衛軍唯一留下的團隊,也不知道會不會遭遇一些麻煩。

還有,一直提及的海盜,當他們得知,侯霄塵帶着武衛軍離開,是否會來襲擊呢?

種種念頭,在李皓腦海中浮現。

此刻的他,開始吸收元素能,也在琢磨五橋搭建法,不搭建五橋,五臟平衡每次都需要維持,都需要同樣的元素能,太過麻煩了,會嚴重耽誤他的修鍊速度的。

……

同一時間。

劍門駐地。

那是一片大山,山中,劍門開創了一個門派,開闢了一片居住地,此刻,人來人往,還算熱鬧。

一些建築中,傳來了孩子們的朗朗讀書聲。

建築外圍,有農田,此刻也有人在田中勞作。

恍如桃花源。

洪一堂就這麼看着,在自己那二層小樓上,從回來后,就一直在看着,看了很久。

「看很久了,累了吧,要吃點什麼嗎?」

身後,年輕的紅袖,有些擔憂地看着他,很久了,眼前這偉岸的男人,好像沒有這樣過,一直不說話,好像在做什麼重大決定一般。

上一次這樣……是決定娶她。

那是打破世俗倫理的一次挑戰,洪一堂曾遲疑了很久,最終做出了決定。

洪一堂繼續看着,忽然道:「古人云,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小善,也是善。身體力行,能做到,那便去做,我也秉承此念,多年來,在自己能做到的情況下,願意為這天下,出那麼一絲絲小力,不影響自己的情況下,願意多一份善念。」

紅袖急忙點頭,這不是小善,在這個時代,這是至善之心。

所以,她對眼前的男人,崇拜,愛慕,甚至不惜一切,因為……這樣的人,太少了。

洪一堂又道:「可我,也秉承一個理念,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我做不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我非這世間至強者,單單一個銀月,我數一數,也許……也排不上前五,在這天下,我甚至前百也未必能排入,這是實力。」

「至於權勢……小小劍門,超能數十,武師數十,我更是數不上號,霸主們製造戰亂,雄心壯志,獨霸一方……我何德何能,能為這天下拾遺補漏,補一些瘡痍?」

「別人爭霸,你當善人,哪怕你無心摻和,在外人眼中,你也不過是個偽君子,養名罷了,必有大謀!亂世之中,你有善名,便是原罪……這劍門,如此和諧,貿然摻和,劍門子弟,何去何從?」

紅袖好像聽懂了,輕聲道:「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劍門子弟,皆願追隨夫君,征戰也好,歸隱也罷,我等本是亂世浮萍,無根無系,無牽無掛……夫君想做什麼,劍門無人會反對,只有支持!本是同命人,不懂感恩,不懂憐憫,何必求同?」

洪一堂沉默許久,輕輕攬過身邊麗人,看向那勞作的農人,許久,笑了:「那便……隨我心意!」

這一刻,地勢翻滾!

偌大的劍門山,這一刻,好像被一股勢所籠罩,那山中,讀書聲,歡笑聲,彷彿傳盪開來,星星之火,朝那劍門山外蔓延。

變天之時,總該有人站出來,這時代,不該如此!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