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重生1986
  4. 第二百一十四章 是被撓的

第二百一十四章 是被撓的

作者:

「我知道。」瑞娜蜷縮在唐逸的懷中點頭,緩緩伸腿,作勢要下地自己走。

唐逸笑道:「你真懂事。」

他鬆開了瑞娜,把她放在地上。

瑞娜深吸口氣,努力的讓自己站直,還聽了聽胸脯,才說道:「我還好吧?」

「挺好的,就是看上去有點疲憊。」唐逸笑道。

「我像不像被嚇壞的樣子?」瑞娜又低聲問道。

「不像。」唐逸給瑞娜信心。

瑞娜猶豫了一下,說道:「就說我被拳賽嚇著了。」

唐逸看看自己的衣褲,點點頭:「這個解釋好。」

「那走吧。」瑞娜挽著唐逸的手臂。

「好。」

唐逸輕輕拍拍瑞娜的頭,以示安慰。

畢竟是喬治家的大小姐,抵抗力就是強。

到了門口,唐逸敲門。

「咚咚。」

很快,門便開了。

開門的是梅若梅,她看見唐逸衣褲破爛,渾身染血的樣子,美目中透出驚慌。

「快進來。」

唐逸和瑞娜走進屋內。

沙發上,阿瑤也早就站起來了,她看見唐逸的樣子,更是驚慌失措,小手都微微顫抖。

「阿逸,你先坐下,我去拿藥箱。」

梅若梅慌忙去找藥箱。

唐逸只能先坐下,其實他身上已經沒有了疲憊的感覺,只是心裏比較疲憊。

「逸哥,先把衣服脫了吧。」

阿瑤伸手,過來給唐逸脫外套。

「好。」

脫下了外套,露出幾乎被鮮血染紅的襯衫,阿瑤的小手更加顫抖。脫襯衫的時候,生怕碰到唐逸的肌膚。

脫下襯衫,露出了一道道血痕,還有一樣被鮮血染紅的背心。

阿瑤繼續把唐逸的背心脫下來,看着那一道道血痕,淚珠兒已經開始在眼眶內打轉。

「逸哥,要不去醫院吧。」

「都是皮外傷,沒事的。」唐逸安慰阿瑤。

「逸哥,你這傷也太多了。」

阿瑤又過來伸手解唐逸的腰帶。

唐逸忙自己伸手解開了腰帶,脫下了長褲。

腿上的血痕沒有上半身多,但是小腿和大腿也密密麻麻十幾條,看得人心驚肉跳。

阿瑤的淚水還是流了下來,泣聲問道:「逸哥,很疼吧?」

「其實真不疼。」

這是實話,唐逸並不覺得很疼。

梅若梅提着藥箱過來了,看見唐逸這副慘狀,也是眉頭緊擰,說道:「阿逸,你等著,我叫夏醫生。」

「梅姐,真的不用。」唐逸一把拉住了梅若梅,不讓她去打電話。

「可是你這傷也太重了。」梅若梅說道。

唐逸笑着說道:「我畢竟是去玩黑拳,知道的人太多不好。」

「夏醫生是自己人,他不會說的。」梅若梅說道。

「梅姐,確實不用,我先去把血沖一下,然後你們三個給我消消毒,也就沒事了。」唐逸說着站了起來。

梅若梅感覺到唐逸十分堅決,她便只能點點頭,說道:「我扶你。」

「我沒事。」唐逸沒讓梅若梅扶著,而是直接走向了浴室。

梅若梅和阿瑤看着唐逸的背影,站在那裏面色沉重。

「梅姐,天才逸沒事的。」瑞娜突然說話了。

「你看看你,也是一身血。」梅若梅說道。

「這都是天才逸的血。」梅若梅忙說道。

「難不成是他抱着你回來的?」梅若梅覺得瑞娜身上的血分佈太廣了,前面有,後面也有。

梅若梅笑着說道:「我膽小,差點嚇暈過去,他確實抱了一段。」

「你也去洗洗,把衣服換了。」梅若梅說道。

「好。」

瑞娜感覺自己的說辭梅若梅信了。

十分鐘后,唐逸裹着浴袍,從浴室出來了。

瑞娜也裹着浴袍,從主卧室出來了。

主卧室有洗手間,她也沖洗乾淨了。

唐逸重新坐在沙發上,把浴袍上半身展開,圍在腰上,讓梅若梅給他上半身消毒。

梅若梅拿着棉簽,沾碘伏給唐逸多傷口一點點的消毒。

經水這麼一衝,傷口就更清晰了,不過也確實都不深。

最嚴重的傷依然是后腰上的那一條彈痕,那還是去海上救阿瑤的時候被子彈打的。

傷痕太多了,阿瑤也伸手幫忙,她和梅若梅兩人一左一右,給唐逸的每一條傷痕消毒。

若是一般人傷成這樣,不知道要疼成什麼樣子,但是唐逸卻並不覺得有多疼。

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自己越來越剛毅了,還是這具身體的抗傷痛能力增加了。

也許兩者都有吧。

給上半身消毒之後,唐逸又把兩條腿露出來,依舊是把浴袍圍在腰上,擋住不能露出來位置。

阿瑤和梅若梅又給他的兩條腿消毒。

和上半身相比,這兩條腿上都是抓痕。

「和你打拳的是個女人嗎?」梅若梅其實很早就想問了。

「是男人,不過他比女人還陰險。」唐逸話一出口,就覺得自己有點太隨便了。

自己身邊有三個女人,怎麼能說女人陰險呢?

幸好這三個女人都沒放在心上。

梅若梅說道:「你一定打敗他了?」

「是,我贏了。」唐逸點點頭。

「他傷的肯定比你重?」梅若梅問道。

「他被我踹下擂台了,估計肋骨也斷了兩根。」

其實刀爪並沒有受傷,他這樣說,會讓梅若梅和阿瑤心裏舒服一些。

「那就好。」梅若梅開心笑了。

消毒的過程很漫長,等都處理完了,天已經徹底亮了。

梅若梅已經早就讓阿晨送早點過來了。

阿晨也在最該出現的時候送來了早點。

四個人坐在餐桌旁邊吃早點。

唐逸很有胃口,瑞娜卻沒什麼胃口,吃了一點,便就放下了筷子。

梅若梅問瑞娜:「瑞娜,你怎麼了?」

「我不餓。」瑞娜笑道。

「是不是被那個撓人的拳手噁心到了?」梅若梅問道。

「嗯。」瑞娜笑着點頭。

「如果還有下次,你還去嗎?」梅若梅隨口問道。

「去。」瑞娜堅定點頭。

「你越來越堅強了。」梅若梅笑道。

「我是個記者。」瑞娜自信笑道。

「可是你好像很久都沒給報社寫稿子了。」梅若梅說道。

「那是因為我覺得沒什麼可寫的。」瑞娜解釋道。

「隨你吧。」梅若梅笑了笑。

吃過了早點,四個人便各自去休息。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龍鳳雙寶:媽咪太受寵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閃婚秘愛:腹黑老公好纏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