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仙府問道

第一百一十三章:仙府問道

劉玉對於變化並奇怪,從神識暴漲的情況看,就知元神變化絕對,畢竟神識源於元神。

仙府世界還原的樣子,青色結界與島並沒擴,黑暗虛空一如既往的黑暗,黑色靈田、三間木屋也依然如故,只那一口斑駁古井絲絲靈氣冒。

從古井打了半桶水,發現水更加純凈了,一點其它雜質都沒,而且其蘊含豐富的靈氣,已經算得一階品的靈泉。

惜神識達到築基期以後,與之絕配的清荷靈茶已經能繼續提升神識,劉玉頗為惋惜的想到。

隨後從左邊的木屋取幾顆碧靈芝的種子,種黑色靈田,觀看其變化。

碧靈芝一種珍稀的靈藥,尤其了年份的,一百年葯齡的以煉製鍊氣期丹藥,兩三百年葯齡的以煉製築基期丹藥,年一千年的葯齡則以煉製金丹元嬰期丹藥。

劉玉對碧靈芝每年份的外表特徵都了解,能夠外表特徵辨認其年份,用碧靈芝測驗最好。

很快就一點綠芽從黑土悄悄鑽,並且神識的觀察緩慢生長。

仙府一辰便相當於外界二十年,碧靈芝生長七八辰后,已經了二百多年的葯齡還沒停止生長,途黑色靈土靈力足開始泛黃,碧靈芝生長速度變緩,劉玉見此火速仙府取了三百塊靈石進。

將三百塊塊靈石放黑色靈田,靈田十幾呼吸間便將其的靈力吸收乾淨,使靈石化為一灘灘粉末,端的的霸無比!

靈土補充靈力后重新變得黝黑,碧靈芝又開始飛速生長。

劉玉缺那點間耐心等待著,就靈田旁觀察著靈草的生長,距離種二辰后,碧靈芝終於停止了生長。

由於仙府世界獨特的規則,元神再虛無縹緲的力量,以直接干涉物質。

劉玉用元神之力將株靈草挖,神識掃視其每一寸。

此碧靈芝高約半尺、寬約兩寸,頂部一圈淡金色的紋路,種淡金色紋路碧靈芝年才會長一圈,標誌著此靈草已年的葯齡,對金丹期修士也遇求。

「莫非仙府催熟的極限增長到年?」

劉玉猜測著,沒輕易定論,只憑一種碧靈芝還片面。

接又取三種其它靈草的種子,三種靈草的成熟期都年,待進入成熟期后便會結種子再生長。

「催熟的極限從兩百年變年。」

劉玉試驗后徹底確定,隨著修為的提升,仙府的規則也發生了變化,但古井的靈氣復甦成了靈泉,而且靈田催熟的年限也增加了。

心鬆了一口氣,放了心的一擔憂,如果仙府一直老樣子,那麼隨著修為提升,對的助力將會越越,幸虧沒現最壞的情況。

知錯覺,劉玉感覺仙府的變化遠止些,似乎變得更……完善了一絲。

外界的黑暗虛空雖然表面一如既往,卻好像一種察覺到的變化產生,通與仙府的緊密聯繫所感覺到的,再具體的便感覺了。

十八歲激活開啟仙府,二十八歲築基成功,從一普普通通的外門弟子走到一步,絕對少了仙府之助。

劉玉心湖激蕩,心由閃一段話:

「法器,能快意恩仇;靈丹,能逆轉生死;神通,能翻山倒海;仙府,能問長生!」

將催熟的靈草用玉盒裝好,放右邊那間專門存放靈草靈藥的木屋,劉玉心念一動元神便返回了肉身。

起身拍了拍身的塵埃,活動了一番因久坐而沉寂的氣血,劉玉放置蒲團的辟穀丹、碧靈丹已經空了的玉瓶玉盒等等物品收入儲物袋,掉落地面的髮絲、指甲等帶自身氣息的物質也絲毫漏全部收起。

最後神識一掃再三確認沒遺漏,才取令牌幾法決打,隨著陣法的光線一條條消失光華迅速暗淡,生陣被關閉,劉玉走洞府穿圍欄向著殿走。

殿內依然冷清,只三而已,段執事正案與一名內門弟子交談,還一名弟子階等候。

劉玉已經鞏固了修為,憑藉隱靈術以將自身的靈壓、氣勢收放自如,但此卻沒以刻意收斂,走進殿內就被察覺。

段執事交談間感到一股築基期的靈壓接近,猛然想到什麼,閉嘴言側目看,正好看到走的劉玉。

「段師兄,別無恙?」

劉玉直接走到案,方方打著招呼,那交談的內門弟子很自覺行禮之後走到一旁,讓師叔先辦事。

晉陞築基期后已經以感覺到其具體的修為,段師兄也只築基初期,只修為深厚一些,足為懼。

修仙界除了師徒、血緣關係外,一向以修為論輩分,劉玉晉陞築基后自然會再以後輩弟子自居。

「恭喜劉師弟築基成功,宗又多了一位同,實喜賀啊!」

段執事敢繼續捏著執事的架子,起身笑著回,只笑容些僵硬。

「僥倖僥倖,劉某交還陣法令牌的,段師兄收好。」

劉玉笑著說,說完便把令牌遞了,話似乎另深意。

段執事接令牌放入儲物袋,又從取一塊綠色些透明的靈石遞向劉玉,嘴裡同:

「劉師弟晉陞築基,一塊品靈石便算師兄的賀禮,還請務必收。」

一百七十歲還築基期徘徊,自知潛力已盡,比劉玉年紀輕輕便晉陞築基期,所以願意得罪。

但把七十塊品靈石吐,還倒貼三十靈石進,也段執事一直以的做法。

「既然段師兄的心意,那劉某便客氣了!」

劉玉輕笑一聲沒客氣,將品靈石接,然後說。

隨後與段執事閑聊兩句,兩名弟子羨慕的目光向殿外走。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仙府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