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再遇

第一百一十五章:再遇

「碎靈搜魂術」能強行讀取修士的記憶,對方神識與自己差距越,讀取到的記憶就越多,而且此術讀取記憶的元神會直接消亡,根本會轉世投胎的機會。

從門法術以看,創造門功法的輩就算魔修士,也絕對正修士。

元陽宗每月發放靈石、丹藥,提供修鍊功法,還安穩的修鍊環境,用的候自然容拒絕,哪怕九死一生,畢竟宗門開善堂的。

就算真開善堂的,付的背後也其目的,想收穫那份幫助的快樂。

留「神魂氣息」后,劉玉一直代表彩蓮山的綠色光點,:

「就選擇座靈山了,勞煩掌門師兄辦理。」

莊子陵把宗門玉冊收進儲物袋,坐回椅子,聽聞此語開口:

「劉師弟確定?需知靈山一但選擇,若非特殊情況便能更改。」

得到劉玉肯定的答覆后,莊子陵兩紅光打,代表彩蓮山的光點便由綠轉紅。

接又收走代表內門弟子身份的玉牌,將其的宗門貢獻轉移到一枚黝黑的令牌,再將基本信息資料復刻進,隨後遞給劉玉。

令牌一朵深紅色燃燒著的火焰圖案,但元陽宗的標誌,還隱喻宗門立派根本,直通元嬰期的功法「三陽焚功」。

「劉師弟憑此令牌藏經閣免費挑選一門築基期的修鍊功法」

劉玉接令牌,當面查看沒疑問后收入儲物袋,又恭維客套了幾句,便抱拳告辭向殿外走。

雖然莊子陵表面客客氣氣,但還隱約察覺到一絲敵意,應該派系同的緣故。

莊子陵提起筆正處理宗門事務,卻覺得一陣心煩意亂,年別院派與師徒派築基成功的修士一接著一,而家族派邊數卻遠少於兩者,掌門做得壓力越越。

唯一的元嬰老祖就家族派身,金丹長老的數量也相當,恐怕早就被一腳踹了,就算樣隨著別院派師徒派的勢力越越強,也得讓一些利益。

劉玉了宗門殿,向著山走,腦思緒翻湧。

眼三件事情繼續解決,一修鍊功法,二築基期的丹方丹藥,三需一門守護洞府的陣法。

無需多想,宗門免費提供的功法絕對什麼珍稀功法,八成非常普通的那種,對散修說已經多得了,但對還想凝結金丹甚至元嬰的劉玉說,卻些看。

其次築基期的丹方,煉製築基期丹藥的靈草生長周期比鍊氣期長多了,靈草靈藥的數目限的,丹方若流傳,勢必會引起相對應的靈草價格漲,甚至價無市。

故而手裡丹方的修士或者實力,輕易絕會流露,恨得獨門佔據,樣利益才能最化。

藏經閣里應該也丹方,但應該那種效果一般而且流傳較廣的,只能說差強意,想效果更好的,還得自己想辦法收集。

而守護洞府的二階陣法也挺難辦的,學習陣法非常看重資,門檻甚至比學習煉丹還高,所以陣法師非常少見,陣法特別好一點的陣法價格非常高,也只能坊市碰碰運氣了。

經築基的消耗,劉玉現儲物袋裡的靈石也只剩三百塊,也得再次籌集靈石了。

思考間已經走到山腰,劉玉取字母追魂刃,向著青泉峰飛,白日里那烏光並顯眼。

半多辰后,藏經閣落遁光,執法弟子看到飛行的築基期師叔,並沒阻攔。

劉玉徑直走藏經閣四層,一路並沒長眼的跳阻攔。

藏經閣四層的空間比三層略,只三四十書架,書架的玉筒與紙質書籍也少了一半。

劉玉隨意打量了一四樓的環境,便向管理處櫃檯走,也看清楚了櫃檯內那的長相,

一張冷若冰霜、星眸璀璨、皮膚雪白的臉蛋映入眼帘,竟「冷月仙子」白雨萱!

還身穿藍色的廣袖流仙裙,似乎對裙裝情獨鍾,十年修為離築基後期巔峰只一步之遙。

就劉玉觀察的候,白雨萱開口了。

「令牌。」

梅花色的薄唇輕啟,言簡意賅吐兩字,顯然沒認眼曾聽講的鍊氣期修士。

劉玉很快收斂了心神,將令牌取放櫃檯。

再次見面已那憧憬未的少年了,如今的熟讀《魔修略》,見識修仙界的真實,內心早已如冰封萬載的玄冰般冷漠無情,心唯長生。

「第一行第一書架以挑選的免費功法,記住只能拿一部,否則後果自負!」

白雨萱拿起令牌查檢後放了回,淡淡開口。

聲音清脆冷傲,如珠落玉盤。

劉玉面無表情將令牌收回儲物袋,向著書架走。

雖然宗門發放的免費功法十分普通,但拿作為參考也錯,最終諸多玉筒挑了一部名為「枯榮訣」的功法,櫃檯複製了一份,沒被收取靈石。

「枯榮訣」一本普通的木屬性功法,只能修鍊到築基後期巔峰,修鍊速度威力都很一般,唯一的亮點就長壽,據功法描述修鍊此功者能比一般築基修士活得更久,機會活到二百八十歲。

複製完枯榮訣,劉玉繼續藏經閣四樓翻找,最終找到了兩種築基期的丹方,一種名為「精元丹」,築基初期精進修為的,一種名為「養元丹」,築基期提升修為的。

兩種丹藥效果築基期丹藥裡面都算非常一般的,流傳的很廣泛,需得靈草也比較常見,然也會被擺藏經閣。

「白師姐,麻煩幫複製一兩枚玉筒。」

劉玉拿著記載「精元丹」「養元丹」的兩枚玉筒放櫃檯,對著白雨萱說。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再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