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託付

第一百二十六章:託付

伍昌雖然有些奇怪劉玉的態度,但兩人身份境界差距過大,不容他反駁,很識相的恭恭敬敬告退,沒有表現出絲毫不滿。

目送伍昌離去,劉玉又開始了日常修鍊的生活,除了每日的打坐練氣外,還會通過仙府催熟靈草煉製幾瓶丹藥,為即將開業的店鋪準備一些貨物。

不過煉製的多是鍊氣中後期的丹藥,如清靈丹、紫靈丹、碧靈丹之類,至於鍊氣初期所服用的丹藥,因為價值太低利潤太少則是沒有親自出手,相信到時江秋水會想辦法解決。

他開店鋪只是為了低調的賺取靈石與收集靈草,更好的發揮出仙府的優勢,一切都是為給修行提供幫助,而不是成為自身的拖累,自然不會做捨本逐末之事。

不僅如此,在店鋪走上正軌后,劉玉還會漸漸減少低端丹藥的煉製,最後每月只提供幾瓶紫靈丹與碧靈丹,節約更多的時間修鍊。

雖然通過煉製丹藥販賣獲取靈石的速度遠不如直接出售靈草,但卻勝在安全,劉玉現在缺的從來都不是靈石,而是各類的珍稀資源,如丹方、功法和秘術之類,這些單靠靈石是很難換取的。

現在雖然已是築基期修士,但相對整個修仙界而言,也不過大點的螻蟻罷了,若被高階修士察覺仙府的秘密,恐怕逃跑的希望極為渺茫。

又半個月後,耿元章帶著重孫來前來拜訪,劉玉在洞府中接見了他們。

耿元章這重孫名為耿雲松,十二三歲的年紀,剛開始修鍊不久,但在他爺爺不遺餘力的資源支持下,也有鍊氣二層的修為,劉玉這個年齡還在鍊氣一層打轉。

這是正常之事,畢竟一個築基後期修士的全力指點,可以少走很多彎路。

就算只是偽靈根,有他爺爺的資源支持,修鍊的速度也絕對不慢,畢竟鍊氣初期的修鍊還是比較容易的,但越到後面資質的劣勢會更明顯,想要提升就沒有這麼簡單了。

畢竟不是每一個修士都有仙府和小綠瓶。

而耿元章死後也不可能把全部的身家留給他,築基後期修士遺產,一個鍊氣期修士是決然保不住的。

雖然在宗門中不能明搶,畢竟元陽宗不是魔道宗門,但修仙界每年死亡那麼多人,發生一點「意外」也很正常。

客廳中,劉玉與耿元章相對落座,桌上放了兩杯茶,

一名相貌有些俊秀、身形單薄,眉宇間有點稚氣未退的少年站在耿元章身後,一語不發靜靜聽著兩人談話。

「劉師弟,老朽自覺壽命也就在這兩年了。」

「雲松的事情就拜託了,從今日起便讓這小子在師弟的彩蓮山修行吧。」

耿元章說完站起來,就要彎腰一拜。

「耿師兄這如何使得?」

「師兄的相助之情劉玉不會忘記,從今日起便讓師侄便讓彩蓮山修鍊。」

「只是,耿師兄不打算讓他見你最後一面了?」

見耿元章的動作,劉玉連忙運用法力托住,然後立馬安排耿雲松的事情,畢竟拿了人家的好處發下誓言,還是要辦點事情的。

「修仙之路兇險莫測,生死乃天道輪迴,再正常不過,老朽能壽終正寢,已經是一件幸事。」

「一人靜靜坐化,無須送別。」

耿元章眼中有莫名之色,輕嘆一聲說道。

築基修士兩百多年的壽命,他的道侶與子女都走先一步去世,剩下的人血緣關係也淡了,只剩這一個重孫寄託著他對修仙的執念。

他眼中有看透死亡的坦然與對生命的留戀,還有大道未成的遺憾,

劉玉平靜的看著這個行將就木的同道,也生出兔死狐悲之感,心情變得有些沉重,一時間沉默下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來,雲鬆快過來拜見你劉師叔。」

耿元章沖俊秀少年一招手,讓他前來拜見。

耿雲松聞言乖巧的走到劉玉身前一丈處,拱手腰彎成九十度,恭恭敬敬道:

「弟子拜見劉師叔。」

劉玉微微點頭,示意不必多禮。

他對這個少年的印象還不錯,算是中規中矩,卻並不看好其前途,修仙不是老老實實修鍊就行的,尤其是資質不好的情況下。

當然,這些他是不會說出來的。

「既然如此,就讓雲松在山腳開闢一個洞府吧。」

劉玉不願多廢話,一轉頭對著耿元章說道。

二階靈脈的彩蓮山,就算是山腳也比普通外門山峰靈氣濃郁。

耿元章明白這一點,自然不會有意見。

他雖然是正元殿執事,負責外門弟子晉陞內門,但以重孫耿雲松的資質修為,也不好公然徇私,否則他死後對其是禍非福。

分配給築基修士修行的靈山,只限活著的時候使用,一但築基期修士隕落,便會被收回,是不能傳給後代的。

把重孫安排到彩蓮山修鍊,也算打上了劉玉的標籤,能得到一些庇護,這樣他也就放心了。

三人很快來到彩蓮山山腳,劉玉非常大方的在山腳挑選了一個靈氣濃郁的地方,讓他們開闢一個洞府作為修行之用。

耿元章親自出手,不到半盞茶時間一個簡陋的洞府就基本成型。

劉玉站在一旁看著耿元章出手,面上雖是平靜,心中卻一驚。

觀其開闢洞府的速度比自己還要快上三分,就算只是一個行將就木的築基後期修士,經脈萎縮,法力也開始沉寂滯澀,但出手之間的威勢也遠遠超過自己。

不同於鍊氣期,到了築基境界修為差距變得更加明顯,每一個小境界的提升實力都會發生不小得變化,越階而戰變得更加困難。

鍊氣期時憑藉一把犀利的法器,就能越階而戰的情況,在築基期基本不會出現。

劉自襯現在就算有上品靈器離玄劍在手,在不施展神識攻擊「驚神刺」的情況下,也很難擊敗築基中期的修士,頂多維持一個不勝不敗的局面,若遇到築基後期修士,就只能逃之夭夭了。

「劉師弟,既然洞府已經開闢好,那雲松交給你了。」

「老朽這便要返回正元殿,師弟若想討論修鍊心得只管來正元殿找我。」

「若再過個兩年,怕是見不到老朽嘍。」

耿元章說完這些話,沖劉玉微微一拱手,像是心中放下一塊重擔般輕鬆了許多,駕馭法器飄然離去。

他沒有再囑咐耿雲松,該說的來之前應該就已經說了。

劉玉目送其遠去,待遁光完全消失在天際的時候才收回目光,轉頭看向耿雲松。

這個稚氣未脫的少年此時眼眶微紅、滿臉不舍,注意到劉玉的目光不敢與之對視,低頭看向地面,眼中帶著不安與無助。

「以後你在彩蓮山住下,切忌不要惹是生非,給劉某招惹麻煩。」

「好好修鍊,不要辜負耿師兄的期望。」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託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