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交談

第一百四十章:交談

劉玉已經駕馭法器落歸元舟的甲板,此站龐然物俯瞰方,心胸徒然一寬,竟生一種自逍遙之意。

其它七也落甲板,指揮著鍊氣期弟子等飛舟。

二百名弟子分為二十隊,每隊十,依次登歸元舟。

待所都后,錦衣男子開始操控飛舟緩緩提速,向著北方飛。

二百餘名修士站甲板寂靜無聲,好奇的打量艘飛舟,幸虧歸元舟體積足夠,才容得么多,兩百多也只稍顯擁擠。

待歸元舟的飛行路線設置好,速度一步步提升,待到一相對穩定的程度,八商議開始安排入住。

此行路途遙遠,幾日能到達,么多當能全擠甲板。

歸元舟比凡間一般的樓船還,船艙內許多房間,總體說分為三層。

環境最好的面第一層,僅房間的空間,而且隨能看見外面的風景,理所當然由八名築基期修士佔據。

雖然止八房間,但元陽宗等修仙派傳承久遠,十分注重尊卑,鍊氣期弟子能築基執事一樣待遇的。

而內門弟子鍊氣後期的外門弟子則被安排間的第二層,一層空間狹許多,而且想看風景必須到甲板。

最後那些鍊氣初的外門弟子,則全部被塞到終日見陽光的底層,空間更為狹,而且空氣較差。

由於路途遙遠,操控歸元舟自然錦衣男子一,而一一輪流值班,八輪流甲板操控以及更換靈石,以免飛錯了方向或者靈石耗盡墜落。

劉玉層隨意挑了房間住,層房間與客棧的差多,布置得極為簡陋。

僅僅一床、一桌還兩張凳子,除此之外別無物,牆邊一扇窗戶,打開之後便能看見外面的風景。

歸元舟應布置禁神的法陣,關房門之後神識便無法向外蔓延,相應的外面也無法用神識窺探房間內的動靜。

劉玉點了點頭,對於一點比較滿意,畢竟每一修仙者都隱私。

走到床邊,取一蒲團墊床,才坐了,隨後取存神妙法開始參悟築基期的部分。

飛舟遠沒洞府安全,若修鍊隨能被打擾,知修鍊需安定的環境,若運功到關鍵之處被打擾,雖至於走火入魔,但也會功盡棄。

劉玉並放心飛舟修鍊,所以段間除了最基本的打坐,其它間便用參悟功法。

現需參悟的功法秘術三種,排首位的便存神妙法,其次青陽功,最後隱靈術。

三門功法秘術想更進一步參悟,一半刻的事情,至少累月經年。

劉玉累了就躺床淺淺的睡一會,靈氣極的改善了體質,兩辰便會恢復半精力。

種程度的睡眠,稍風吹草動劉玉便會驚醒,從會把後背交給別,只相信自己。

幾間劉玉、崔亮等別院派三,也與許師兄兩私交流兩次,無非約定到了線之後守望相助,共享一些情報。

雙方一團氣,自然都答應,真到了遇到危險的候,約定還幾分效果,那就只知了。

參悟功法間得很快間知覺就,直到崔亮敲門劉玉才發覺已經輪到操控飛船。

崔亮把一儲物袋一塊令牌丟給劉玉,囑咐了一些注意事項,便急耐的回到自己的房間。

劉玉輕輕一笑,知為何心急,此平生別的愛好沒,唯獨對女色貪念已。

短短几間,就勾搭兩姿色佳的女弟子,還曾開玩笑說分享一給,兩一起賞玩。

對此劉玉自然敬謝敏,沒嗜好。

到甲板,此歸元舟周身一層薄薄的紅色護罩保護,擋住了破空的強風。

為了便於管理,飛行的段間,鍊氣期弟子禁制到甲板的,所以甲板此空無一。

甲板的操作台擺放了一副地圖,劉玉走到台,仔細觀察了一會地圖。

修仙者記憶力驚,元陽別院的候,曾講師教授觀看地圖,此立馬回想起,辨認得一點難度都沒。

拿著控制令牌,雙手打著簡單的法決,微微調整歸元舟的飛行方向,使之始終保持正確的軌跡。

調整了飛行軌跡后,劉玉走到船頭,欣賞起了沿途的風景。

歸元舟的速度約鍊氣修士御劍飛行的兩倍左右,只比築基初期修士慢了一截,但勝需停恢復法力,只需更換靈石便能長間飛行。

飛舟行駛幾百丈的高空,地面的建築、城池都成了一密密麻麻點,即使以修仙者的視力也看真切。

世俗凡一輩子生活的地方多一的村鎮、城池,多數凡從生到死也會離開幾十里的範圍,壁如蜉蝣般渺、狹隘。

凡知幾百丈的高空處,歸元舟一刻鐘便幾十里,飛了一生都達到的界限。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錦繡山川,即使幾百丈的高度,山川依然雄偉、壯觀,從古屹立至今,甚至比多數修仙者的生命更加漫長。

無拘無束、逍遙地、長生永恆,正修仙的意義所。

「朝聞,夕死矣。」

劉玉一身青衫,雙手負背後,眼熠熠生輝。

地間的景物飛速倒退,一間看得入神,突然聽到動靜,回頭向艙門看。

只見嚴裙兒一語發的走了,與並肩站立船頭,望向方。

今日換成了一件深紅的衣裝,臉的妝容稍稍濃了一些,使得看起幾分美艷成熟。

兩相距遠,站了一會頓淡淡的幽香傳,縈繞鼻間。

「劉師弟,局勢變幻定,一切當以保全自身為重。」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章:交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