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離開前夕

第一百三十八章:離開前夕

「嚴師姐,在下還有要事得回去處理,先走一步,三天後見面再聊不遲。」

劉玉頓步,笑著說道,隨後從儲物袋取出法器。

「那...好吧,劉師弟三天之後見!」

嚴裙兒原本還有許多話沒有說完,但見劉玉還有事情要處理,也只好揮了揮小手與之告別。

劉玉輕輕點頭,隨後駕馭子母追魂刃,化為一道烏光回返彩蓮山。

望著遠去的遁光,嚴裙兒眸子一暗,心中湧現一股失落。

無數次幻想這重逢的場景,但真正重逢卻沒有想象中高興,她從眼前人身上感受不到想象中的熱情,心中失落不已,只是方才沒有表現出來罷了。

物換星移,她終究不是從前天真的少女。

家族、宗門、感情,要考慮東西實在太多。

在原地靜立良久,嚴裙兒才取出法器,化為一道粉紅遁光消失在天際。

……

半個時辰后,劉玉返回彩蓮山。

經過山腳時停留了一瞬,傳音正在打理靈草耿雲松馬上來洞府他,沒有多言徑直進了洞府。

在客廳石桌旁的石凳坐下,劉玉取出今早泡好的清荷靈茶,拿著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

神識達到築基期后,清荷靈茶早已沒有任何效果,但畢竟喝了這麼多年,早已習慣了口味。

劉玉一邊飲茶,一邊給江秋水、孫菊分別發了一道傳音符,心中靜靜思考起來。

短短三天時間,也增加不了什麼實力,早料到這一日會到來,大威力的靈符與回復法力的丹藥都準備了不少,剩下無非是安排一下玉丹堂的事務,讓其正常運營。

洞府的陣法並沒有關閉,思考間耿雲松已經走了進來。

他走到石桌前恭恭敬敬的彎腰行禮,然後才道:

「雲松拜見劉師叔,不知師叔喚我前來有何吩咐?」

劉玉面色平靜看不出喜怒,打量著眼前這個少年。

耿雲松在他爺爺耿元章死後,彷彿變得成熟了許多,臉色有著一絲堅毅之色,平時修鍊與打理靈藥更加認真刻苦。

他穿著外門弟子的灰袍,修為也提高了兩層,達到鍊氣四層,有著遺澤這很正常。

但耿元章顯然不會留給他太多遺澤,多了他也保不住,以其四靈根的資質,想要更近一步困難重重。

心中不看好耿雲松的未來,思及此處劉玉淡淡說道:

「坐。」

「劉某三日之後即將離開宗門執行任務,這一去也不知要多久,短則五載,長則十年。」

「你修鍊上有什麼疑問可以說出來,現在給你解答一番。」

耿雲松聞言,依言坐到對面的石凳,不過坐姿很是端正,屁股僅接觸石凳的三分之一。

隨後他才小小翼翼,將修鍊中遇到的問題說出來。

以劉玉築基初期的境界,解答鍊氣中期的疑問,高屋建瓴之下自然沒有問題,輕而易舉的事情。

「多謝師叔解惑,弟子已經沒有疑問了。」

小半個時辰后,耿雲松恭敬的說道。

劉玉點點頭,隨後一摸儲物袋,取出清靈丹放在桌上,淡淡道:

「之後幾年時間我不在彩蓮山,若遇到不懂的地方,你要自己思考」

「這兩瓶清靈丹你且拿去,好好修鍊,不要辜負耿師兄的一片苦心」

「就這樣吧,你可以退下了。」

說完幾句場面話,劉玉揮了揮手,示意此子退下。

幾年時間不能指導,這兩瓶丹藥就算是補償,也算對得起耿元章的兩件法器。

畢竟極品法器、上品靈器就算傳給耿雲松,他也有命拿、沒命用。

「多謝劉師叔的賞賜與教導,弟子一定刻苦修鍊,不負曾祖父和劉師叔的期望!」

「弟子告退。」

耿雲鬆起身彎腰行了一禮,認真道。

隨後轉身慢慢離開了洞府。

劉玉輕輕呷了一口茶,內心毫無波動。

他所做所為不過是看在心魔誓言,與兩件法器的份上,並沒有所謂的期望。

兩個時辰后,江秋水也來到了洞府,也帶來了玉丹堂現有的所有收益,一千塊靈石。

隨著玉丹堂漸漸走上正軌,劉玉減少了親自煉製丹藥的次數,但日積月累之下身家依然不菲,儲物袋中也已經有三萬多靈石。

這已經超越了絕大部分築基期修士,若是有意的話還會更多!

只可惜有些資源可遇不可求,不是簡簡單單靠靈石就能買到的,比如符寶,劉玉三年中也參加過幾次拍賣會、地下拍賣會之類的,但都是小型的,一直無緣買到符寶。

符寶是一種特殊的符籙,至少需要金丹期的修為方能製作,可能把法寶的一部分威能封印進符籙裡面,對金丹期以下的修士具有強大的殺傷力。

與一般符籙只能使用一次不同,符寶根據其儲存的威能,一般能使用三到五次不等。

將玉丹堂的收益收進儲物袋,劉玉打斷了江秋水想要彙報情況的話,把她一隻玉手放在手心把玩。

手掌潔白柔弱無骨,指甲塗成紫色,煞是好看。

「宗門已經發下任務,三天之後便要出發。」

把玩了一會,劉玉淡淡說道。

「是...要去靈石礦戰場那邊嗎?」

江秋水略微遲疑,隨後另一隻手也伸過來,輕輕握住劉玉,擔憂道。

三年過去她的修為已經到了鍊氣期七層頂峰,突破就在這一兩個月,現在隔幾天便能服用修鍊,比從前不知勝過多少。

一切都是因為眼前這個人,若不是他,自己修鍊的條件不可能有現在這麼好,說不定還要被派往前線,一去不復返。

不知不覺間,江秋水發現自己離不開這個人了。

宗門殿那邊打過招呼后,就沒有再給江秋水和耿雲松安排任務,築基執事的身份庇護兩名弟子還是不成問題的。

劉玉輕輕點頭,隨後交代她好好經營玉丹堂,同時收集靈草種子,自己不再的時候盡量低調,維持收支平衡即可。

靈草種子這三年中一直在收集,現在仙府小木屋中的存貨又多了不少,可惜的是沒有遇到類似清荷靈茶這種,可以增加神識或者增強肉身的珍稀品種。

「師兄吩咐的事情,秋水一定會認真去辦。」

江秋水眼中真情流露,隨後咬著紅唇道:

「玉郎,你一定要平安回來。」

她眼中泛著水光,顯然情動不已。

劉玉哪能不明白她的意思,當下將之橫抱而起走向卧室。

此處省略兩千字……

事後江秋水走路的姿勢有些奇怪,回頭凝望了劉玉一會兒,才離開洞府。

孫菊那邊也是類似的話,都在傳音符里交代,沒有讓她過來。

江秋水離開后,劉玉關閉戊土青石陣,好好睡了一覺補充精力。

隨後服用精元丹修鍊,參悟存神妙法。

修仙之道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三天時間眨眼即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離開前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