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敵蹤

第一百五十一章:敵蹤

知的,黑色沼澤邊緣處,一名修士正默默觀察著靈藥園所之處的情況。

名修士身穿黑衣戴著黑色斗笠,身影與夜色融為一色,渾身沒絲毫氣息外泄,顯然著專門的秘術。

因為處於神識掃視的範圍之外,又沒絲毫氣息外泄,劉玉也沒發現此的存。

眼眸亮起熾烈的紅光,黑夜遠遠看就像兩隻喜慶的紅燈籠,種特徵眼術的表現截然同,顯然其它更加高明的靈目法術。

此名修士目轉睛的盯著靈藥園所之處,似乎以穿黑水極風陣表面的幻象,看到裡面的虛實。

「盧執事,經查探,元陽宗的丙字六號葯園應該就此處了。」

一辰后,幾十裡外的一處山坡后,頭戴斗笠的黑衣男子向合歡門一名姓盧的執事稟告。

位盧執事身材瘦、頭髮几絲白色,身穿深綠色的長衫,巴留著一簇短短的鬍鬚。

「既然樣,立刻準備動手!」

盧執事神情略顯陰冷,沙啞。

「!」

站各處或坐或卧的眾,知馬一場硬仗打,馬端正了態度,齊聲應。

盧執事見狀,心殺意暴漲,率先向著靈藥園摸。

一行十名築基期修士,築基後期一、築基期三、築基初期六,十也全合歡門的修士,只盧執事與兩位築基期的修士合歡門的,其它七名築基期修士從合歡門各附屬勢力抽調而,主的話語權還掌握合歡門修士手。

此外還二三十名鍊氣期修士,修為最低都鍊氣期,種陣容已經算得合歡門的一支分隊了。

靈石礦戰爭隨著三陣營誰也奈何了誰,局勢陷入僵持后,逐漸朝著持久戰方向發展,就看誰率先堅持住。

三陣營的激烈戰鬥已經再局限於正面戰場,都秘密派遣修士潛入其它陣營的後方,伺機偷襲敵方的資源點,試圖給對方造成壓力,使其堅持住退關於靈石礦的爭奪,從而贏取最終的勝利。

由於潛入敵方後方破壞資源點的風險,稍注意就很能陷入圍攻,所以合歡門內部許以重賞,甚至拿了輔助結丹的靈物作為獎勵。

盧執事就種情況接取的任務,今年一百七十歲,距離築基後期頂峰已然遠,但輔助結丹之物卻只收集了兩種作用微乎其微的,所以為了更進一步,便決定拼一把。

黑夜,合歡門陣營十位築基期修士帶著二十幾名鍊氣期修士一齊向著靈藥園方向趕,為了避免被提發現,都沒御使法器飛行,顯然打定主意法器偷襲。

一朵烏雲遮住了皎月,今晚的光線並明亮,似乎預示著什麼事情即將發生。

間知覺到丑,辰最容易犯困,謹慎也容易鬆懈。

黑水極風陣的南方,瞭望塔的兩名內門弟子眼皮也一跳一跳的,偶爾望一眼陣法之外,見黑色沼澤的情況一如既往便收回了目光,繼續與睡魔作鬥爭。

兩年常被劉玉敲打,木屋裡瞭望塔又么近,神識一掃就能知的情況,所以無論如何都敢睡覺的。

突然!一名看起些機靈的弟子靈覺一動,似乎感覺到什麼,轉頭仔細向陣外看。

只六色的光華亮起,打破了黑夜的平靜。

紅色、藍色、紫色、白色,各種各樣的靈光視野迅速放,那弟子睜了眼睛,才終於看清了些光華的本面目。

火球、冰錐、雷電、風刃,原竟一修士釋放的法術!

「敵修襲!」

那弟子終於意識到了什麼,頓亡魂皆冒原本的睡意徹底消散,連忙動用擴音法術狂喊,想通知另一名瞭望塔的弟子與木屋的劉師叔。

連續喊了,那弟子才醒悟,木屋陣法阻隔外面的聲音傳進的,連忙從儲物袋取四張劉玉之給的傳音符,輸入法力與信息然後將之往空一拋。

傳音符頓化為四白光,一向著木屋飛,三向著東西北三方向飛通知其它築基執事。

說遲那快,從那名弟子發現敵修襲,再到發傳音符通知別,其實只了一兩息的間,而各種各樣的法術已經跟黑水極風陣表面的幻陣發生碰撞。

「嘭嘭!」

一間各種聲音絕於耳,風刃、冰錐落表面看似空無一物的地方,卻發如擊實物的聲響。

「嘭!」

伴隨著一聲巨響,表面的幻陣一照面便被破,現一層黝黑的護罩,以及護罩內瞭望塔的輪廓,丙字六號靈藥園的布置也現了合歡門一眾修士的眼。

幻陣被一照面破並奇怪,畢竟只黑水極風陣附帶的功能,防禦並強。

擊破了護罩,一法術的威能還沒耗盡,余勢絕接連落黝黑護罩。

一法術之後便各類的法器,散發更加強的靈光,顯然威能還超法術許多,緊緊跟法術之後方向著黝黑護罩攻。

「砰砰」

法器、法術攻擊黝黑護罩,發一聲聲巨響,打破了黑夜的寂靜。

但黑水極風陣愧二階極品的陣法,受到十名築基期修士加二十幾名鍊氣期修士的同攻擊,只光芒一暗晃動了幾,隨後護罩的光芒又漸漸恢復的趨勢。

劉玉此正木屋,拿著書寫了存神妙法的書籍參悟,突然一傳音符穿外面的陣法現的眼。

劉玉神色一變猛然起身,種樣式的傳音符給手巡視的弟子每都發,用緊急通知之用,以直接穿透木屋的陣法,若非緊急情況會動用。

難真敵修襲?

想到此處劉玉敢意,顧查看傳音符的內容,立刻打開陣法了木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敵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