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陰暗想法

第一百六十三章:陰暗想法

幾遁光騰空而起,散發著屬於築基期修士的強靈壓,其一遁光的靈壓格外強盛,正「長風真」的弟子,築基後期修士李同。

此情勢緊急,顧得靈藥園得飛行的規矩,幾築基修士帶著反應快的鍊氣期弟子,迅速朝著通往地面的飛。

「眾弟子聽令,隨等返回地面,迎擊敵修!」

「畏戰者,就地處斬!」

劉玉身著黑袍,長風無風自動,渾身靈壓毫無保留的釋放。

森冷的目光掃周圍的鍊氣期弟子,無敢與之對視,將話語又重複了一遍。

原本些遲疑的弟子聽聞此語,連忙駕馭手的法器向著地面趕,迎戰敵修一定死,但留此處就一臨陣脫逃的罪名,絕無生機。

元陽宗對臨陣脫逃者處罰極嚴,絕容許樣的情況發生,領導者權當眾將之斬殺先斬後奏,情節嚴重者甚至會連累師徒、親族。

劉玉眼神微閃,因為自身某些陰暗的想法,希望留靈藥園的修士多,所以此極力催促著眾修離。

了,見靈藥園的都走得差多了,只剩三名需參加正面戰鬥的靈植夫,劉玉也取子母追魂刃,駕馭法器全速向地表趕。

能夠照顧么一片丙級葯園的靈植夫,其職業品級自然低,至少都達到二階的水準,雖然修為低了一點,但也屬於珍稀的才,所以並需正面戰場。

劉玉也能栽種同樣的靈草,並且使之存活,但都因為仙府的特殊,並沒多少的技巧言,接觸各種靈草十幾二十年的間,最多只能達到一階品的靈植夫水準。

雖如此,但並打算往方面學習。

每修士精力都限的,資質普通,就算仙府相助也能掉以輕心,應該把主的精力放提升境界與實力,學習煉丹就如此。

而仙府作為依仗,靈植夫一對的幫助限,反正靈草種仙府的黑色靈田裡,目還沒哪種靈草種活的。

據傳幾千年,一位驚才艷艷的「衍神君」,原本希望破界飛升,但因為分心顧耽誤了修行,最終抱憾而終。

后修士為「衍神君」作傳,將傳記放宗門的藏經閣,讓後者以此為戒。

「轟轟」

劉玉剛樓梯通,就聽到一聲聲巨的轟鳴聲傳。

暗暗運轉存神妙法所記載的技巧,神識無聲無息間全面展開,將整黑水極風陣內外都籠罩其。

四里範圍內的一切都如掌觀紋——纖毫畢現,就算神識比劉玉強的築基後期、後期頂峰修士都未曾察覺,除非金丹真當面,就直達化神的「存神妙法」之玄妙所。

只見陣法所未的劇烈顫動,幽光一閃一閃明暗定,就盧福斌一行攻擊最猛烈的候都沒如此情況發生,見敵方修士實力之強勁、攻勢之兇猛。

陣法的北方,嚴紅玉、李同、曹夢雨、丁惠等十名築基修士,帶領一眾鍊氣期弟子已經與敵修猛烈的交手。

陣法外面的空屹立著十八築基期的氣息,其四的氣息明顯超其一截,為築基後期修士。

築基期修士方一眾鍊氣期修士,約七八十,分散站開集一起,樣就能避免被威力的法術、靈符造成巨傷亡。

敵方十八名築基期修士一名男修格外醒目,但穿著一件血紅色的長袍,而且臉塗抹著深深的粉底,呈現一種病態的蒼白,但一身修為氣息與靈壓卻場所最強盛的。

赫然已經達到築基後期頂峰!

火球、火蛇、冰錐、冰針、風刃、冰刃、閃電,各種同屬性的法術,足足百之多,而且源源斷,呈鋪蓋地之勢向著黑水極風陣一齊落。

面對樣的攻勢,即使一般的築基期修士,也會感到自身的渺與無力,絕能正面抗衡。

密密麻麻的法術甚至遮蔽了陣法內眾的視線,只動用神識方能看清具體的情況。

法器、法術各色的靈光肆意閃耀,將此地照得比白晝還明亮,遠遠的即使距離幾十里,依然能夠望見此處巨的動靜。

「嘭嘭」「轟轟」

一鍊氣期法術綿延絕的攻擊陣法,將之打得靈光連閃。

些鍊氣期法術之後,一陣蝕骨銷魂的金色微風,與一隻燃燒深紅色烈焰的火鳥。

兩種法術劉玉非常熟悉,正二階品法術「金風散形術」,與二階品法術「玄鳥烈焰術」。

金風與火鳥卻沒能攻擊到陣法,而半途被一高約十丈、劇烈旋轉的青色旋風擋了,三者衝撞、對抗、抵消,最後一齊泯滅。

正李同的手筆,以一敵二對抗兩同階修士的法術絲毫落風。

相傳「長風真」李長風最擅長的就風系法術,李同其侄孫,又同樣擁風靈根,已經被收為親傳弟子,看已經得了幾分真傳。

神識無聲無息觀察著場的情形,劉玉法器停迅速接近元陽宗一行,看見李同手的一幕,心思索著自己與其的差距。

曹夢雨、丁惠遠處落,劉玉操控子母追魂刃,又取銳金劍,驅使兩者一齊了陣法,攔截敵方兩名築基初期修士的攻擊。

之所以拿兩件極品法器,因為次斬殺紫衣修士家目共睹,繳獲了兩件極品法器家都看到了的。

種危急的關頭,如果只拿一件極品法器應付了事,那就明顯了,會被所厭惡。

傳會損害無形之名聲,無疑符合劉玉的利益。

名聲一種無形的資產,候會意想到的作用,劉玉目還沒脫離宗門的打算,而壞的名聲無疑會起到負面的作用,讓辦某些事情的候難度增加。

所以管內心想法如何,表面的文章還做的。

就算靈藥園被攻破,劉玉也認為所都會死亡,比嚴家嫡系的嚴紅玉,比如長風真的親傳弟子李同,的長輩定然會賜予一兩件保命之物。

特別李同,身為金丹親傳,又血裔族,保命之物定然非同一般。

「轟隆隆」

曹夢雨操控著陣盤,手急速打著法決,一落陣盤,主持整黑水極風陣的運轉。

手法決一刻未停,額頭浮現一層細密的汗珠,顯然壓力極。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三章:陰暗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