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安然離去

第一百七十章:安然離去

「依劉某之見,還送一程吧!」

劉玉面無表情,居高臨淡漠地看著三,說到後面一句語氣已森冷無比。

三名靈植夫聽聞此言,立刻變了顏色,神情極為驚恐。

眼睛情自禁睜,抬頭看向劉玉張了張嘴就說些什麼。

劉玉眸盡冷漠,早已收起該的仁慈之心,張口吐三縷淡青色的火焰,瞬間向著三激射而。

「呃啊!」

近距離之三根本反應及,直接被青色火焰撲身,隨後火焰一漲向著全身蔓延而,半息之間就已經化為飛灰。

生命就如此脆弱,眨眼間便生死輪轉。

控制三縷青陽魔火從口飛入丹田,劉玉仔細體會魔火的變化。

燃燒了三鍊氣期修士,也一絲絲的威能提升,比築基修士相差甚遠。

種情況劉玉早心理準備,畢竟築基期比之鍊氣期生命本質的提升,二者的生命本質差距的,無論肉身還元神。

或者說修仙者每一境界的提升,都生命本質的蛻變,由凡到仙由平凡到超凡,一步步脫離「」的領域,進入「仙」的範疇。

絕單單隻法力的質變、實力的提升,更關鍵的元神、肉身之蛻變與升華!

伸手一抓,將三的儲物袋隔空攝入手,隨意系腰間。

劉玉當然貪圖三的那點靈石,而想到三身為靈植夫,儲物袋應該保留許多靈草靈藥的種子,還關於靈植夫的書籍。

雖然打算精修此,但若空閑間,了解一番也很必的。

做完一切后,劉玉正想施展土遁術遁走,突然心一動,靈覺感應到兩築基期修士的氣息正從地面快速接近。

及多想,想與合歡門修士照面,當即一拍儲物袋手便現一張色澤微黃的靈符。

正從鍊氣四層留存至今,一直未曾使用的一階品土遁符,以土穿左右的距離。

靈符的使用極為簡便快捷,劉玉微微輸入一絲法力,便激活了張土遁符,化為一黃色的靈光將身形包裹,轉眼間就融入地面,原地見了身影。

同集心神運轉隱靈術,全力收斂自身的修為氣息,將波動盡能的減。

靈藥園,了三四息后原本駐守門口的兩名合歡門築基期修士終於趕到現場,卻只能望著幾團黑灰發獃。

門口呆了半盞茶的間終於意識到對,按理說白須老者一老牌築基期修士,收拾一築基初期的子應該需么久,而且仔細感應一連鬥法的動靜都沒。

「莫非老傢伙貪了,還搜刮靈藥?」

兩暗罵已,但面對同尋常的情況還決定查看一番,雖然想多撈點好處,但吃相也能難看了,然好跟齊少安交代,其也會同意。

兩萬萬沒料到,白須老者一接近築基期巔峰的老牌修士,竟然會被一築基初期修士滅掉。

此兩望著白須老者氣息的一灘黑灰,對視一眼都意識到麻煩了。

靈藥園的靈草少了許多好解釋,按門規計較起兩也受到重罰,最後兩一番商議后,都決定推脫說元陽宗之事先轉移的,哪怕被搜查儲物袋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至於劉玉如何遁走的,兩都心數,隻眼還需看守靈藥園。

兩也築基期修士,與白須老者的實力伯仲之間。連白須老者樣的老牌修士都死對方手,若分一追擊,單獨面對那更沒半點把握,且會暴露自己的失誤。

兩默契的沒提及此事,反而打算把件事情隱瞞,也算間接幫了劉玉一忙,所以合歡門並沒派追殺。

但若所的靈藥都被收取或者毀壞,那情況就同了,兩想隱瞞也能,只能選擇報,屆會受到合歡門眾修的全力追殺。

謀划很成功,但劉玉並知靈藥園后的事情發展,從會把希望放僥倖。

……

劉玉此正沼澤之的黑色淤泥心翼翼潛行,黑暗、潮濕還伴隨著一股濃濃的惡臭,第一感覺。

遁入地底穿靈藥園用法術固化的泥土后,劉玉就真正進入到了黑色沼澤二三十丈的地,深度的淤泥沒沼澤表面那麼濕滑,土質稍微堅硬了一點。

所以土遁術穿行的速度並慢,但劉玉還保持一種快慢的速度,盡量減自身的波動,以防被修士敏銳的靈覺或者神識察覺到。

築基期修士還需呼吸的,此地空氣但渾濁無比還伴濃濃惡臭,開始的候劉玉猝及防吸入一口,差點維持住隱靈術,好一會才緩起。

最後只能用法力濾惡臭才減少半,到了以忍受的程度,所幸修仙者體質遠非凡比,劉玉一刻鐘呼吸一次也問題。

關乎自身的性命,就算再難受也得忍受。

劉玉心翼翼沼澤之穿行,神識受到重重阻礙無法觀察地面的情況,但間已經么久,忌憚會築基後期修士或者齊少安返回,所以波動敢速度快起。

半刻鐘的間僅僅遁三里剛好了沼澤範圍,土遁符威能耗盡的候,自己施展土遁術續,保持原的節奏穿行。

能夠製作土遁符的制符師,本身修為絕對低,一般修為應該都築基期,才能夠將遁術封印進靈符之。

劉玉本身築基期的境界,又木火土三靈根,修鍊木、火、土三種遁術並沒障礙,宗門穩固境界的三年已經把三種遁術修鍊了,此已能熟練的施放運用。

並沒直接朝著望月城方向行,而先向東方遁,打算繞一圈子再返回望月城,樣遭遇敵方修士的幾率最。

合歡門陣營的修士加起才一百多,能分散,所以追殺的範圍會遠。

劉玉估計追了幾十里就停,畢竟此處離望月城兩辰的路途,援兵隨能到。

除了通向望月城的南面敵修會比較注意外,其它三面能投入多精力,再者只遇到齊少安或者多名敵方築基修士圍攻,以劉玉的實力絲毫懼。

心做判斷,劉玉安心的土穿行,待距離靈藥園已經二十里的候便再壓制速度,但隱靈術依然全力運轉沒停。

白須老者死亡約一辰后,距離丙字六號靈藥園一百里遠的東邊方向,一處高約半丈、長著雜草的土坡。

地面突然了細微的抖動,隨後從地冒一名身穿黑袍、面容普通的青年男子。

此正潛行已久的劉玉!

重新回到地面后,舉頭四顧同神識全面掃視,待發現視野與神識都沒修士存,才心神一松。

劉玉沒意,馬取遁風舟輸入法力往空一拋,化為一艘兩丈長、半丈寬的黑色飛舟,立刻跳了。

認準方向往望月城風馳電掣般飛,遁速竟比一般築基後期還隱隱快一線,還因為修為低的緣故,愧專門飛遁的法器。

盤坐遁風舟甲板劉玉神識全開,一手子母追魂刃一手銳金劍,金鋼旗放身,隨準備應付能到的攻擊。

遁風舟遁速快則快矣,但本身的防禦並色,若突然遇到攻擊反應及很能被擊毀。

而劉玉本身的遁速築基修士只能說一般,到那很能陷入危險,所以敢意。

8)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章:安然離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