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潰散

第一百六十六章:潰散

只見陣法形成的結界如迴光返照般,靈光猛然一盛,隨後一道接著一道密密麻麻的裂紋在結界上蔓延開來,迅速遍布了整個結界。「砰」最後如窗戶的玻璃破碎一般,在敵方修士的攻擊下四分五裂,化為漫天的星屑,然後融入黑暗散於無形。以修士的靈覺可以明顯感覺到,這一片地域的靈氣濃郁程度突然提升一大截,這是陣法從靈脈吸收過來,還沒有消耗完的靈氣融入空氣中的緣故。「噗!」作為陣法的主持者,當陣法被破之時曹夢雨受到無可避免的受到反噬,猛然噴出一大口鮮血,面色蒼白如紙連氣息也衰弱了一大截。有陣法為依憑都不是對手,陣法被破了那就更加不是對手。陣法中元陽宗的修士當然不會留在原地等死,就在陣法被破的那一刻,不約而同的轉身就逃。一個個鍊氣期弟子駕馭法器往南方飛去,這是與北方截然相反的方向,也是通往望月城的道路。也有一些機靈的修士並沒有跟隨大部隊走,而是往左右兩個方向飛遁,為了避免被敵方大部隊追擊,他們並沒有聚在一起而是分散開來,一個個轉眼間就跑了一百來丈遠,眼看就要消失在黑暗中。鍊氣弟子的反應都如此之快,何況是築基期修士?嚴紅玉、李不同、丁惠、曹夢雨等一眾築基修士早就做好準備,一個個反應更快,駕馭法器轉眼間就飛行了二三里遠。幾人很有默契的分散逃跑,往不同的方向飛遁,能否逃得一命就要看天意了,曹夢雨因為陣法反噬受了不輕的傷勢,所以落在最後面。但此時生死時速,每一息的時間都什麼關鍵,自己逃命都來不及哪有閑心去關心別人?所以並沒有人施以援手。但她並不是落在最後面的築基修士,在最後的是劉玉,陣破的那一刻他似乎「發獃」了一會才反應過來,隨後駕馭法器「慌不擇路」向後撤退,方向正好是靈藥園入口。因為落在最後面,元陽宗其它築基修士並沒有過多關注劉玉的情況。堅守到陣法被破的那一刻,已經算完成宗門的任務,畢竟敵修勢大,再留在原地抗敵絕對是死路一條,改變不了什麼也毫無意義,只是白白送死而已。「你、你,去靈藥園的入口,防止有人亂來。」「其他人隨我追擊!」齊少安陰惻惻的下令,隨後拿出一把粉紅色的長扇,化為一道粉紅的遁光飛速向著李不同追擊而去。其遁速與靈壓遠超普通築基修士,還有那其貌不揚的長扇,觀其威壓竟比上品靈器還要超出許多。已經到了收穫成果的時候,擊殺一名對方的築基修士,不單可以得到其本身的財務戰利品,回去之後還能領取一筆可觀的功勛,這可都是一塊塊實實在在的靈石啊!合歡門陣營其它築基反應絲毫不比嚴紅玉、李不同他們慢多少,一個個面露獰笑,陣法剛一消失就就駕馭法器緊緊追在後面,雙方的距離並沒有拉開,反而在慢慢縮小。只見夜空中一道道遁光璀璨如流星,迅速接近然後又遠去,各色的遁光朝四面八方擴散,如夜空里爆炸的禮炮一般煞是美麗。轉瞬間,雙方陣營交戰的地方就已經空無一人,只剩下一片片法術、法器的痕迹,彰顯著方才所發生的一切。四名築基後期修士中有兩名對嚴紅玉緊追不捨,其它兩名築基後期修士則各自挑選了一名築基中期的元陽宗修士追殺而去,築基中期修士則或是合作追殺同階修士,或是乾脆去獵殺築基初期的修士,穩穩的賺取收益。而築基初期修士除了與同道合作追殺同階外,有人眼珠一轉,索性就對著元陽宗鍊氣期修士追殺而去,這樣沒有風險,而且只要獵殺的數量足夠多,收益也不會比其它人低到哪去。至於高階修士不得隨意殺戮低階修士的公約,戰場上誰又去管這些?「叮」劉玉駕馭子母追魂刃快速飛遁,操控銳金劍抵擋敵方修士的攻擊,一擊之後佯裝不敵讓銳金劍被打得倒飛而回。他此時被敵方一名築基中期修士盯上,看其窮追不捨的架勢,是已經把劉玉當成了目標。追殺的這人看起來七老八十,是一個留著白須飽經滄桑的老者模樣,他法力深厚、經驗老到,修為氣息隱隱達到築基中期巔峰的地步。「小友何必急著走呢,老朽並無惡意。」「只要小友交出這兩件極品法器,老朽保證掉頭就走絕不追擊,如何?」白須老者腳踏一根漆黑的鐵索緊緊追在後面,看向劉玉的目光滿是貪慾,對於兩件極品法器更是垂涎不已,顯然是因為這個原因才盯上的。話落腳下的黑色鐵索靈光一盛,速度再増一小截,神識緊緊鎖定劉玉,雙方的距離正在快速拉近。白須老者看劉玉修為氣息普普通通卻有兩件極品法器,猜測身家應該不菲,修為尋常身家卻不少,這不就是最好的下手目標嗎?根據他修行多年的經驗,這類修士比較容易得手,油水也比較充足,是最好的下手目標,於是果斷追擊。「交出法器掉頭就走?」劉玉心中冷笑不已,這話去騙三歲小孩還差不多。不過他並沒有與其虛與委蛇的興緻,而是法力一提迅速向著靈藥園的入口飛遁而去,對於白須老者蠱惑的話語不管不顧。從陣破到現在方才過去五六息的時間,修鍊風屬性功法速度最快的李不同都只不過遁出四里遠,還在劉玉的神識範圍內,其它幾名築基修士則還在三里左右的距離。「啊!額啊!」這時速度較慢的一些弟子,已經被敵方修士追上,面對數倍於己的敵修全無反抗之力,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就沒了聲息。鍊氣期修士在圍殺鍊氣期修士,築基期修士也在屠殺鍊氣期修士,短短時間元陽宗的鍊氣期弟子就已經出現了大量的傷亡,慘叫聲劃破夜空此起彼伏。沒有修士會手軟,鬥法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修仙界的殘酷可見一斑。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六章:潰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