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度

第一百八十七章:度

「住手!」

一名鬚髮皆白、滿臉皺紋,看七老八十,修為鍊氣八層的高瘦老者怒吼。

死掉的十幾名少年少女,一正的孫女。

如今的年齡仙路已然斷絕,沒了更近一步的希望,於把對於所長生的執念,都寄託靈根錯的孫女身。

孫女的死亡,對活了八十多歲的蒼老說無異于晴霹靂。

但高瘦老者到底閱歷豐富,此還保留着理智。

眼見手之正元陽宗修士,而且實力極其強,沒白白送死,沒因為憤恨而言遜。

元陽宗青州的霸主,遠遠黃家能夠惹得起的,絕能因為自己的原因,給家族帶禍患。

高瘦老者以仇恨的目光看着嚴紅玉、劉玉一行,同站原地等待族的到。

但終究只的一廂情願,嚴紅玉等十名築基修士絲毫停,快速向著山殺。

城衛軍則岳良的指揮,分散成幾隊,跟十的身後。

待高瘦老者剛剛進入法器的攻擊範圍,瞬間就三十桿長槍脫手而,槍頭閃著盈盈寒光,向高手老者及正向靠攏的黃家修士刺。

「元陽宗的諸位友,......」

高瘦老者強忍着心沉重的悲慟開口,聲音極為嘶啞。

然而待把話說完,就桿制式長槍向著繼續射,將未盡之言永遠堵口。

些品長槍法器均元陽宗用同樣的材料,安排造詣凡的煉器師統一煉製,極的減少了煉製成本,威能卻比尋常品法器弱半分。

高瘦老者鬥法經驗豐富,迅速取一攻一守兩件法器,想抵擋攔截。

但一切都只徒勞,修為都差多的情況,只憑一又如何抵擋多名同階修士的聯手攻擊?

「呵~呵~」

長槍刺破血肉之軀,未盡之言永遠都說了。

高手老者眼睛還睜著的,但生命的氣息已經流逝殆盡,與的長生之夢一同死。

一輪手意料之的順利,擊殺了高手老者以及向匯聚的幾名黃家修士,連拖延元陽宗一行半息間都做到。

說遲那快,一切發生的極快,從歸元舟降落到擊殺高瘦老者,才剛剛了七呼吸的間。

城衛軍沒絲毫心軟,奔走間法器收回,跟十名築基修士身後,一步兩三丈向著山趕。

「撲通」

隨着法器被收回,失支撐的幾具屍體倒地。

兩息后,劉玉已經到了高瘦老者與少年少女屍體的位置。

本着浪費的原則,略一停頓,張口吐青陽魔火,浮左手緩緩燃燒。

然後右手一引,分數十縷青色火焰,向著些剛剛死久的屍體飛。

青色火焰撲屍體,到半息就將屍體燃燒成飛灰,火焰也似乎燃燒得更加旺盛了一些。

劉玉左手后一攝,數十縷火焰便迅速飛回手。

「威能增加了一些,但十分限。」

通心神的緊密聯繫,劉玉瞬間便了解到青陽魔火威能增強的幅度。

如果將丙六靈藥園第一次攻防戰,燃燒活着的築基初期紫衣修士,所獲得的生命與靈魂能量看成「一度」。

那麼搜刮靈草所遇到的築基期白須老者,將其滅殺后所吸收的能量,則只「半度」。

而黃家死的二十名鍊氣修士,所提供的能量僅僅只「零點一度」左右,簡直少得憐。

一方面修士活着的候生命與靈魂能量最為充足,死後兩者便會迅速消散;一方面鍊氣期無論生命還元神雛形,本質都遠如築基修士。

而黃家些鍊氣期修士但生命本質極低,還已經死亡,生命與靈魂能量都消散了許多,所以青陽魔火至吸收零點一度能量也正常。

嚴紅玉、李同見到劉玉的種火焰神通都側目打量,眼神些異樣。

但對於其用屍體修鍊魔火,也沒特別的情緒,更沒清理門戶種「奇怪」的想法。

楚宗門都立的宗門,無論修鍊什麼功法,邪功魔功什麼的都會管。

認為無論正功法還魔功法,都追求長生的途徑,只路徑同,本質並無善惡之分。

但一提,那就能為了修鍊魔功邪功,肆殺戮凡。

只凡基數足夠多,才能產生足夠多的靈根孩童,為宗門注入新鮮血液。

當宗門眼,凡也一種或缺的資源,宗門持續發展的根本,自然允許肆殺戮。

當然,偷偷批量的殺戮,又沒被抓到,那宗門也就睜一眼閉一隻眼了,但能分。

所嚴紅玉、李同並沒覺得,利用屍體修鍊魔火什麼妥,門規沒禁止,更何況黃家修士自己也沒絲毫關係。

但種行為確實為一般修士所喜,劉玉注意到幾名築基同門微微皺眉,但最終沒說話。

兩息完成對能量的吸收,劉玉加快速度跟嚴紅玉、李同的步伐,向著山殺。

沿途避之及的黃家修士,還等城衛軍手,劉玉便輕輕一吹手的青陽魔火,從吹落一朵朵燈花。

一朵朵淡青色的燈花冒着盈盈綠光,看起煞美麗,散發着令安的氣息,似慢實快向著黃家修士飄。

青陽魔火經曆數次成長,還些年的法力蘊樣,威能早已今非昔比。

「啊~」

黃家修士祭的法器沒堅持多久,很快便靈光暗淡掉落地,「金剛符」之類的護罩更如紙一般被燒破,連阻攔半息的間都做到。

些普通鍊氣修士,絲毫能抵擋青陽魔火的攻勢,短短几息間便被火焰吞噬了生命,將其化為自身成長的燃料,隨後被劉玉隔着遠遠的額距離召回。

嚴紅玉、劉玉、李同等十名築基修士一路向,沿途無論修士還凡,皆無情滅殺,絲毫能讓腳步停留半息。

一路向腳步極快,走了接近的間,才接近山腰的地方第一次停住。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七章: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