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收割燃料

第一百九十三章:收割燃料

築基期對鍊氣期當然沒么誇張,但也佔據了絕對的優勢與主動權。

除了歷史屈指數、驚才艷艷的「驕」,幾乎沒修士能「以伐」,就算劉玉鍊氣期也做到越境界挑戰築基修士。

陣法被破黃長老逃亡,已經對黃家修士達各自突圍逃亡的命令,後續匯合聚集的地點都及交代,或者說敢交代。

黃家二百名左右鍊氣修士一鬨而散,城衛軍負責追殺跑的快的,跑的慢的與呆立原地動的只四十左右。

子母追魂刃帶着青陽魔火群肆意收割,十幾息的間便無一活口,當最後一聲慘叫落,片山腰只剩一地的黑灰與寂靜,只遠處傳的鬥法之聲傳。

四十多條方才還鮮活的生命,其或許還幾所謂的「才」,但轉瞬之間就成了地一團團黑灰,存的痕迹。

劉玉面無表情望着一切。

心念一動,子母追魂刃迅速轉了一圈,將一團團黑灰的淡青色火焰吸收劍身。

劉玉又一招手,子母追魂刃便返回到身懸浮,青陽魔火從劍身分離,又右手匯聚。

「一點二度」

望着無聲無息燃燒着的青陽魔火,憑藉心神的緊密聯繫,劉玉瞬間就感應到四十名鍊氣期修士為魔火提供的燃料。

一批鍊氣修士為青陽火魔提供的燃料,遠超死山頂的那一批,僅僅數量多了一倍,因為將還活着,所以血肉的生機與靈魂能量都更豐富。

劉玉微微點頭,對收穫比較滿意。

經些年法力的蘊養,與燃料的添加,青陽魔火威能又強盛了一截,根據青陽功的描述,已經足以完成第四次魔火煉元。

劉玉見此臉由露一絲笑容,隨後淡漠的看了眼一地的黑灰,手掌一動就儲物吸到手,隨手往懷一塞,顯得些「鼓脹」。

四十名鍊氣修士面對高一境界的築基修士毫無反抗之力,劉玉能做到,次的其它築基同門也能做到。

談功勞,所以收穫自然也能獨吞,到最後查看收穫之後由十名築基修士平分。

若誰擊殺就歸誰,那也沒願意追殺黃家築基修士了,些開始就說好的,家都同意,劉玉自然也沒意見。

加仙府的靈石,劉玉現總共概還二塊靈石左右。

玉丹堂持續斷的收益,靈石夠了還以再擺一些碧靈丹售,並把一兩萬靈石放眼裏。

靈石就靈石,本身一種或缺的修仙資源,若劉玉貪,反而會引懷疑。

所以就隨手收儲物袋,都記憶修為較高的黃家修士所。

意一回事,但靈石就眼,劉玉還介意將之彎腰撿起的。

也收起環繞周身的金鋼旗,劉玉神識一動。

控制子母追魂刃變化到一丈,隨後左手耀金弓、右手青陽魔火,輕輕一跳跳劍身,化為一烏光向著遠處還逃亡的黃家修士追。

難得機會,劉玉當然把握住機會,盡量多收割一些燃料。

然回到宗門,平哪種肆收割的機會?

遠處李同正發動凌厲的攻勢,讓黃毅成片刻能停息,狀態越越差,已經抵擋住極品靈器的鋒芒,死亡只早晚。

空已經零星七八遁光飛起,那黃家修士駕馭法器試圖逃升,每遁光之後都一段遁光緊追舍,城衛軍展開追擊。

鍊氣期修士想駕馭法器飛行都一段「緩衝期」,就加法器輸,使之變的程,程約兩息左右的間。

間雖短,但黃家修士根本及駕馭法器飛行。

陣破之,黃長老只顧帶着關係親近、靈根錯的核心族逃跑,隨後丟幾打低階靈符斷後,對於普通族便棄之管。

而黃毅成也拼盡全力攔截築基修士,也無能為力。

面對一堆靈符釋放的低階法術,城衛軍選擇直接正面硬憾,八十多件品法器的長槍與弓箭一齊手,輕易將之破滅,體現良好的訓練與鬥法素養。

隨後毫停息逼近黃家鍊氣修士,發動攻擊使之沒間御器飛行。

鍊氣後期能夠御器飛行的黃家修士面對攻勢,只得收起法器向著山跑,試圖掏一段距離后駕馭法器逃跑。

而鍊氣初期的黃家修士,只能憑藉雙腿逃跑,也只能儘力往山跑,卻僥倖多活了一段間。

城衛軍主先獵殺鍊氣後期、能夠御器飛行的黃家修士,鍊氣初期的因為跑了多遠,沒投入多精力,反而能夠多苟活一段間。

「啊!」

山林間慘叫聲此起彼伏,一聲接着一聲,沒了陣法保護,黃家鍊氣修士迅速現死亡。

每當黃家修士的遁光升起,城衛軍就會默契派一跟,追魂索命死休!

劉玉駕馭子母追魂刃快速進,遇到黃家修士便稍稍停頓,手一團雞蛋的青陽魔火分,向著方正與城衛軍鬥法的一名灰衫修士飛。

灰衫修士修為也鍊氣後期,注意到團看起極為凡的火焰,想抽手應對。

但無奈的兩件法器被城衛軍牢牢糾纏得收回,只能一張黃色漁網模樣的品法器,向著青陽魔火罩,寄希望收到奇效。

然而現實殘酷的,青陽魔火與黃色漁網剛剛接觸,一刻便從法器穿透而,漁網法器燒了雞蛋的一口子,使之靈光消失掉落地。

灰衫修士反應剛所動作,便如紙一般穿護罩,落的肩膀。

「額啊~」

火光迅速一漲,向全身蔓延,但半息原地就只剩一堆黑灰,與一儲物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三章:收割燃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