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焚城之議(二合一大章)

第一百九十七章:焚城之議(二合一大章)

黃家兩百多名鍊氣修士,身的各種修仙資源幾乎都鍊氣期所用,對築基期修士而言作用。

除了賞賜給後輩之外,也就只能到望月城換取靈石了。

築基期修士的眼界鍊氣期修士比,站得高自然看得遠,些儲物袋的資源很少認識的,即使認識,互相問詢一也總知,所以辨認區分起極快。

就算一向「高冷」的金丹真高徒李同,也頗感興趣的參與進。

區區鍊氣期修士,能什麼珍稀寶物?

當然,頭極的那一種,還機緣逆的那一種除外。

兩百多儲物袋雖多,但十名築基修士辨認極快、動作停,僅僅花了兩刻左右就全部整理完畢。

各類資源加起約四萬塊靈石左右,其鍊氣後期修士的身家無疑最多的,鍊氣期次之,鍊氣初期最少。

鍊氣初期連法器都無法驅使,儲物袋多沒一件像樣的法器,多一些靈符、丹藥之類,最多也就值幾十塊靈石。

鍊氣後期就一樣了,身家相比鍊氣初期基本會多幾倍,因為就算一件品法器也價值一百靈石。

特別鍊氣後期,能驅使多件法器,運氣好的話說定還品法器其,所以身家基本超鍊氣期許多,鍊氣初期更遠遠能與之相比。

黃家兩百名鍊氣期修仙者,鍊氣初期與鍊氣後期修士差多,約各佔一半。

些修仙資源價值四萬靈石左右,由嚴紅玉主持分配,劉玉最後分到價值二千二百塊靈石左右。

嚴紅玉與李同因為隊伍的「隊長」,又實力高強的築基後期修士,故而每分配的資源多了一點,每靈石的資源。

三築基期則每三千塊靈石的資源,剩築基初期包括劉玉內每二千二百塊靈石的資源。

「分配方式諸位師弟師妹覺得如何?若更好的方式儘管提,師姐絕介懷。」

嚴紅玉目光流轉、笑意盈盈的當眾,似乎十分開明,沒絲毫雞肚腸的樣子。

的分配方式還相對比較公平,即使所私心,也沒給留明顯的話柄,表面家都同意了。

實力、境界所帶的差異,自然會導致享受資源的同,平分能平分的,除非一方能佔據絕對的優勢,制定規則讓其它方得遵從。

就好像次青、鏡二洲之間的靈石礦,元陽宗與合歡門最初都想據為己,想法破滅后,也能接受與其它三門派平分,至少佔據多一些的份額。

所以楚門派實力相差,隱隱形成一平衡的情況,戰爭遲遲能結束。

「師姐的分配方式很好,也非常公平,師弟並無意見,就按方案分配收穫好了。」

劉玉與嚴紅玉關係一向錯,話音落後久立馬說,表現堅定的支持。

樣的分配方式自己又吃虧,自然會拆台,何況已經打定主意交好嚴家了。

說起劉玉表現的實力毫眾,次行動也沒直面黃家修士,只屠殺了鍊氣修士收割了一波燃料,完全沒風險輕輕鬆鬆,所以對於分配方式自然沒意見。

此行算成功完成了一次宗門任務,還順手得到了黃家煉丹傳承,以及一株價值勝許多三階靈草、能對元神起到作用的「安魂草」,完完全全以及盆滿缽滿的狀態。

光那一株安魂草就價值數千萬靈石,恐怕次行動收穫的最的就劉玉了。

惜的,份快樂只能一獨自消化,絕能與別分享。

滿意,自然就滿意,兩名築基同門圍殺黃家築基長老受到了輕的傷勢,認為自己為次任務了力,對樣的分配方式皺眉已。

但看絕部分同門都同意的方案,提方案的嚴紅玉望月城邊又影響力巨,所以也只好捏著鼻子認了。

既然難以改變既成的事實,那自己會說平白得罪,能修鍊到築基期,除了極少數,腦袋靈光的終究少數。

十名築基修士將四萬修仙資源的三萬瓜分,剩一萬留給城衛軍,負責從其劃一部分給死者發放撫恤,給傷者治療傷勢。

扣除七七八八的費用,每名城衛軍約也能分十靈石,對鍊氣期修士說,確實算一筆「橫財」,再湊一湊便以買一件品法器了。

嚴紅玉主持分配完戰利品半辰后,經城衛軍漫山遍野的搜尋,黃家那處葯園終於被發現,面的城衛軍彙報了。

嚴紅玉、李同等十名築基修士聞之,立刻趕了,面對陣法並沒選擇強攻。

而查看了各自的收穫,最終黃家內務長老的儲物袋找到了陣法的令牌,用控制令牌打開了陣法。

墉山處靈藥園比之宗門丙字六號靈藥園自如,但怎麼說也被黃家打理了三百多年,其的靈草靈藥加起值兩三萬塊靈石,還成問題的。

讓好幾名築基同門些挪開眼睛,起了一些該的心思。

但此嚴紅玉、李同此,也只好暫且按捺住心思,待看見嚴紅玉將之登記為宗門財產,才徹底打消了心思。

待看到靈藥園最心、最寬廣的一塊靈田,所栽種的靈草翼而飛,嚴紅玉臉色微微一沉,了好的聯想。

以駐守丙六靈藥園多年的經驗,自然看得株靈草才剛被挖久。

但看見葯園的靈草體都,並明顯缺少后,次鬆了一口氣,也打算追究了。

畢竟「傑作」很能就場某一位同門做的,但總能讓所都打開儲物袋接受查檢吧?

所幸那還知分寸,知把握分寸,嚴紅玉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全當沒看見了。

劉玉旁邊看見嚴紅玉變幻的表情,面動聲色沒漏任何破綻,心卻暗笑已。

只為了靈草本身,而為了將之換成靈石,已經一株作為種子的情況,自然會節外生枝。

又半辰后,墉山所的黃家修士以及凡,管男女老幼皆被無情滅殺,除了逃走外的幾名鍊氣修士外,沒一活口。

幾十名城衛軍的殺戮,此整墉山乃至周圍,都只元陽宗修士的聲音。

映入眼帘的一片破敗景象,除了資源點城衛軍秋毫無犯還守護的好好的,其它建築之類皆已被推倒成為廢墟。

而黃家的祖宗祠堂更被烈火燒成一片灰燼,原地只留一地黑灰,再也看原的痕迹。

墉所的資源都已清點完畢,城衛軍統領岳良將之繪製成冊,遞交給嚴紅玉。

嚴紅玉自就受家族的精英教育,又許多獨擋一面的經歷,處理起善後事宜井井條。

拿著冊子一一核對相應的資源,確認無誤后,留兩名築基期同門與三十名城衛軍此看守。

那兩築基同門雖然情願,但李同說話的情況,十隊的領導權就落嚴紅玉的手,一沒好的理由反駁,兩也只好將就著答應。

諸多雜事都嚴紅玉處理,劉玉等一旁么閑聊,么閉目調息。

間又半辰,所的間才處理完畢。

「墉山邊的事情都已經安排完畢,兩位師弟只管照常執行便了。」

「現此山所的東西,都宗門財產。」

「兩位師弟切莫意,若造成宗門財產受損,自行承擔責任。」

嚴紅玉最後敲打一番留守的兩名築基修士,隨後帶著當先往山頂走。

八名築基修士、六十四名鍊氣期修士浩浩蕩蕩往山頂走,與匆匆忙忙想打黃家一措手及同,隊伍行進的速度並快,甚至還閑心欣賞沿途的風景,心情已為同。

劉玉話語多,一般只別問,才開口答應兩句,存感極低。

「轟隆隆」

幾聲震動響聲后,歸元舟從地面緩緩升起,然後加速到最快向著南方飛,原地只留一因急速降落而生成的坑。

解決了墉山的黃家修仙者主脈,現到了回頭解決黃家凡問題的候了。

「無論修仙者,還世俗凡,分男女,管老幼,統統滅殺留活口。」

長老會的原話,嚴紅玉、劉玉等築基修士自然敢違逆,按照求執行。

但眼卻一難處,那就墉城二十幾萬凡,其全黃家之,也幾萬與黃家沒血緣關係的外姓之。

但黃家凡與外姓之混居一起極難區分,若少也就罷了,一併處理了便,足足幾萬凡,卻讓嚴紅玉些拿定注意。

「幾位師弟師妹,此事如何看待?」

「關於墉城內的凡,諸位師弟沒好的處理方式?」

歸元舟,嚴紅玉站立舟頭,雙手抱胸左思右想一之間沒想到好的辦法。

讓黛眉微皺些煩惱,於轉頭向著劉玉、李同等問,想聽聽眾的看法。

「.......」

一陣長久的沉默,眾都沒說話,因為此事處理好就會留話柄,說定會背負一「濫殺無辜」的名聲。

「濫殺無辜?」

劉玉想到了詞,弱本身就一種罪嗎?

知眾的顧慮,元陽宗畢竟立的立場,徹徹底底的魔,多少還一點臉面的。

直接將整墉城用法術之火燒了固然快捷省事,但么做無疑後患頗多。

首先凡也一種資源,只凡的基數了,才能產生足夠多的靈根孩童,為宗門注入新鮮血液。

否則一直收納家族子弟,會導致家族的力量漸漸坐,宗門遲早會被化公為私,慢慢分裂、衰弱、滅亡。

所以,吸納無根無萍的靈根孩童,對宗門說很必,制衡宗內家族派系的重力量。

散修也屬於一種,當然相比自培養的孩童說,散修宗門吸納的重點,只能算補充手段。

其次若為了省間無故滅殺幾萬無關凡,傳能使名聲受損,還能受到宗門的懲罰。

「此事對自己也利。」

劉玉轉念一想,自己的青陽魔火正需燃料嗎?

如果待會決定烈火焚城,如自己主動請纓?

二十幾萬凡,就算「燃料」的質量低了一點,生機與靈魂比修仙者,但畢竟數量擺那裡,提供的能量將十分觀,就算比之金丹期修士,恐怕都猶之吧。

至於正口的仁慈?憐憫?

些無用之物早已被劉玉甩到一邊。

仁慈與憐憫強者的專屬,對弱者的恩賜,也給強者套的枷鎖。

劉玉連自己的命運都能掌握,只能被動捲入場修仙界戰爭,隨波逐流說定什麼候便會無聲無息隕落,什麼資格憐憫別?

思及此處,突然對書寫《魔修略》的金丹老魔了一些理解。

或許正想把命運掌握自己手裡,金丹老魔才會為了煉製法寶,布陣血祭一座城池數十萬凡的性命吧?

沉默了許久,歸元舟到了墉城方停住,還沒開口。

「嚴師姐,...一把火將此城燒了吧?」

又了一會,終於沉住氣率先開口,身穿白衣、面容俊秀的謝俊傑開口試探。

想因為一幫凡,而耽誤自己的修鍊間。

何況區區一群愚昧的凡,何資格讓修仙者浪費間?

謝俊傑眼裡,修仙者本就高高,凡只放牧的牛羊而已。

更何況座城池足足二十幾萬凡,想將與黃家沒血緣關係的凡區分開,需的間短。

8)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七章:焚城之議(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