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嫌隙暗生(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零二章:嫌隙暗生(二合一大章)

早已站甲板的劉玉等縱身跳,然後岳良帶領的城衛軍也陸續了飛舟。

接著李同幾法決打控制令牌,龐的歸元舟漸漸縮,變得巧精緻一掌握,最後被收進儲物袋。

岳良指揮著城衛軍站成整齊幾隊,然後快步走到幾位築基執事邊,聽候指示。

「好了,暫沒城衛軍什麼事了。」

「岳師侄,以帶著城衛軍復命了。」

嚴紅玉督了一眼,淡淡吩咐。

「。」

岳良恭恭敬敬應了一聲,朝著隊伍走。

隨後,劉玉、嚴紅玉、李同等築基修士相互點頭,穿城門徑直向著城主府走。

幾目的明確,此都想早點向長老會復命,然後做自己的事情,所以腳步走得飛快,一會便已經到達城主府。

築基期任務的間隔間都比較長,就算處於戰爭期,十半月發布一次也常態,而且一般短間便能完成的。

像劉玉此次肅清叛逆的任務,短短几間便完成了,已經非常少見的那種了。

依然那處專門接待築基修士的偏殿,殿內冷冷清清一名築基修士都沒。

只兩姿色佳的鍊氣期女弟子,靠著櫃檯站立,無精打採的一句沒一句閑聊。

兩女突然看到好幾位築基期師叔走進殿,立馬精神一振站直了身體,其一女:

「參見各位師叔,知師叔何吩咐,弟子馬辦。」

兩名女弟子容貌身段皆佳,但對於築基期修為的男修說,想找幾姿色錯的女弟子輕而易舉。

若尋常之能還心思與之調侃幾句,但此剛剛完成任務歸,卻沒那份「雅興」,何況眾目睽睽之,還保持幾分顏面的。

「沒兩什麼事,速通知吳玉菡師姐。」

其還未開口,謝俊傑便急耐。

「,弟子便通知吳師叔!」

兩女低聲應,方才那名率先開口的女弟子立馬快步走向後殿,另外一名女弟子則站旁邊,隨聽候吩咐。

保持笑容,如同吉祥物一般站幾位築基師叔遠處,敢隨意開口,生怕說錯了什麼話。

「劉師弟,城的妙味齋嗎?」

「告訴,妙味齋的雪澆龍魚口味真一絕,為兄次嘗之後至今記憶猶新,現回想起都口齒生津。」

「怎麼樣,待會彙報完任務后,嘗嘗?」

「放心,為兄此行收穫,算髮了一筆財,就由做東。」

「算宴請劉師弟,如何?」

突然,謝俊傑靠近劉玉,面洋溢熱情的笑意,聲說。

修仙從都閉門造車,也情世故。

見劉玉手之間頗為闊綽,年紀輕輕便築基成功,煉丹之也成就,更重的似乎與嚴紅玉很親近,心想與之交好一番。

其實謝俊傑更想交好嚴紅玉,攀嚴家顆樹,無奈嚴紅玉對理睬,所以只好退而求次了。

劉玉原本與謝俊傑並無交情,直到值此任務才認識,對於其突如其的熱情,第一反應高興,反而深深的警惕。

「...多謝謝師兄一番好意,但十分抱歉。」

「劉某還一件事急著處理,能奉陪。」

「妙味齋的名劉某也曾聽聞,亦想品嘗一番。」

「次機會,一定主動宴請謝師兄。」

劉玉客氣,語氣十分平靜,卻一種疏遠的意味裡面。

幾乎想也想,便隨便編造一理由,盡量得罪的情況將之委婉拒絕。

看,此實力平平,管什麼用心,都值得自己浪費間與之虛與委蛇。

至於謝俊傑稱兄弟的稱呼更理也未理,兩的關係還沒那麼親近。

「哈哈,既然劉師弟事處理,那也好勉強。」

「間的話,師弟以隨聯繫!」

謝俊傑聞言,微笑的臉色頓一僵,但還勉強笑。

聽了劉玉話語的意思,見一番好意被視而見,眼閃一絲羞惱。

謝俊傑看,自己堂堂築基期修士放身段,交好一新晉築基,其應該受寵若驚才。

想到竟熱臉貼了冷屁股,讓心惱怒已,暗罵其識好歹,同心對劉玉產生了厭惡的情緒。

謝俊傑也沒腦子的,沒當場表現,依然掛著笑容聊了幾句,才閉口語。

劉玉淡淡瞥了一眼,心回憶起此的往,便再放心。

晉陞築基期的間已經了接近二十年,對境界已經了足夠的了解,對築基期各境界的實力也了一清晰的判斷,知自己的實力處什麼位置。

最頂尖的無疑「三英四傑」、「合歡六子」之類,普通修士與之差距極,其次普通的築基後期修士。

劉玉自持此實力只比築基後期稍弱一籌,實力相比往日已經了長足的提升,自然將普通的築基修士放眼裡。

得罪了也就得罪了,若惹到自己頭,了設法滅殺便。

兩之間看起正常的同門交流聯絡感情,其它築基同門也各自與熟悉之閑聊著,並沒多關注。

只嚴紅玉往邊瞥了兩眼,但也沒意。

間了約半刻的間,吳玉菡終於趕到此處偏殿,那名通知的女弟子亦步亦趨跟身後。

「諸位師弟師妹么快便歸,想必任務進行得應該十分順利吧?」

吳玉菡走到眾遠處,輕輕抬手笑。

雖詢問,但的語氣極為肯定,畢竟雙方實力差距十分明顯,而且又打了對方一措手及。

「哪裡哪裡,吳師姐謬讚了,全長老會安排得好。」

眾拱手回禮,嚴紅玉熟練的回。

「嚴長老正殿接見,詢問任務的情況。」

「正殿的位置家都清楚,諸位師弟師妹自行,還事情處理,就帶路了。」

沒多的客套,詢問了幾句此行的情況后,吳玉菡便言簡意賅。

「那就打擾吳師姐了,告辭!」

嚴紅玉說。

隨後劉玉、李同等轉身離開了處偏殿,向著城主府正殿走。

馬又面見金丹長老,儘管第一次,但劉玉內心深處還幾分安。

雖然實力已經進步許多,但金丹修士照樣以輕易將滅殺。

表面動聲色,暗地裡隱靈術卻全力催動,收斂修為、靈壓與法力的波動,保持正常修士的進境與水準。

當劉玉、嚴紅玉、李同等,執行次任務的八名築基修士趕到城主府正殿,殿內正央、九層台階的三把師椅,已一位老者就坐。

那老者身形壯碩,頭髮黑白參半,目光閃爍精光,周身的氣息對劉玉等說深測。

正嚴長老!

「弟子劉玉,拜見嚴長老!」

劉玉等築基修士紛紛彎腰拱手行禮,然後才說,隨後靜靜等待長老說話。

「嗯~,各位師侄必多禮,」

了一會兒,嚴長老威嚴的聲音傳,同的一隻手臂微抬。

劉玉等聞言收起了禮數,站直身體。

「此次任務否順利?情況如何?黃家否已經誅滅?」

「李師侄、紅玉,兩將情況仔仔細細給老夫講一遍。」

嚴長老目光一轉,落兩名築基後期的領隊身,淡淡。

「回師叔,此行一切順利。」

「黃家均已伏誅,修仙者包括凡盡皆滅殺。」

「除了因為各種原因外的修士與凡,墉山附近已無一姓黃。」

「那些外的漏網之魚已經通知城主府,吳師姐安排手斬草除根,相比很快便會好消息傳。」

李同毫怯場,聲的回答。

話語疾徐、條理清晰,顯然早腹稿。

此雖然平話語極少,但並意味著愚笨,相反還十分聰慧。

正因為聰慧,李同才願意把精力浪費爭權奪利、爭風吃醋,一心放修鍊之,至於浪費了賦。

而師傅「長風真」為靠山,作為其唯一的弟子,就算對一切都聞問,該的利益、資源也一分都會少。

「好!」

嚴長老聽到此處忍住點了點頭,讚賞的看了一眼李同,示意繼續講。

「方乘坐歸元舟清晨分趕到墉山,黃家措手及值得倉皇面對……。」

李同、嚴紅玉斷斷續續將事情的經講了一遍,間差多一刻鐘。

兩所講同異,只各自的視角同,但描述的事實皆一致。

嚴長老非常耐心的聽完兩講話,輕輕頷首明顯比較滿意,隨後:

「各位師侄做得很好,沒墜了元陽宗的威名。」

「像黃家種私通其它門派,賣青州利益的叛逆,就該連根拔起一剩。」

「以儆效尤,讓青州其它勢力、修士看看。」

「,就背叛元陽宗、背叛青州的場!」

嚴長老的聲音傳遍殿,帶著莫名之威嚴,令心生敬畏。

元陽宗站據青州絕對正統,站正統的一方審判叛逆名正言順,一命令就一家族的覆滅,幾十萬生靈因此灰飛煙滅。

元陽立足青州八千年,統治三千年,正統的觀念深入心。

內外門弟子的月俸、築基執事的年俸、金丹長老的利益、元嬰老祖的利益從何而?

正從青州搜刮而,元陽宗把持青州九成以的修仙資源,只任何一點對的苗頭,便會以雷霆之勢將臣服的叛逆掃滅。

寧殺錯放!

元陽宗修士享受了遠超其它宗門、家族修士的待遇,相比之自然會對宗門產生歸屬感,自發維護宗門利益,至少危及自身性命的情況。

聽聞嚴長老此言,包括劉玉內,幾深感認同的點了點頭,並沒覺得絲毫對。

看到幾的反應,嚴長老滿意的輕輕撫了撫鬍鬚,又訓誡了幾句話,才:

「好了,等以了。」

劉玉聞言心頭微松,知嚴長老並沒看破隱靈術的遮掩。

心感嘆隱靈術的神異,動作絲毫慢,隨著其它同門一齊拱手:

「,弟子告退!」

幾說完,轉身向殿外走。

了城主府,八名築基修士互相拱手告別,走向同的方向。

「劉師弟稍等,些事情說。」

劉玉正離,卻突然收到一神識傳音,由轉頭看。

只見嚴紅玉行走間腳步未停,但頭也轉了微微示意。

劉玉心念急轉,想明白此女還什麼事情找。

但交好嚴家早已決定好的目標,只損害自身的利益,還介意與之多多走動的。

樣想著,劉玉身體一扭改變方向,看著嚴紅玉的背影加快了步伐。

從後方看,此女雖然穿著一身頗為寬鬆的杏黃袍,但卻絲毫能遮掩豐腴的身材。

其身段起起伏伏凹凸致,皮膚白皙耳垂晶瑩,黑色長發用一根玉簪簪起,氣質雍容舉止端莊,眉梢眼角自然而然一種成熟女的風韻流露而。

定力稍弱的修士相處久了,恐怕會心神蕩漾。

行走的程,劉玉心知為何閃一些雜念,但很快被按捺住。

快步追了與之並肩行走,保持合適的距離,方才微微轉頭問:

「知紅玉師姐傳音劉某,何事?」

嚴紅玉也轉頭看了劉玉一眼,露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隨後看向方:

「確實一件與劉師弟相關的事情說,但此地說話的地方,容師姐先賣關子。」

「師弟到望月城邊也十幾年了吧?」

「么長間都還未主動拜訪師姐,也知的洞府哪裡,如次就府喝一杯靈茶,然後再容細細分說如何?」

嚴紅玉聲線細柔,語氣輕鬆舉止優雅,只話語似乎帶著一絲責備。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零二章:嫌隙暗生(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