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交換會(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零八章:交換會(二合一大章)

「佳品居」從外表看與其它商鋪差別,生意溫火,往之間的修士數量算多,但也算少。

劉玉平靜的抬頭,看了一眼店鋪的牌匾,便抬腳走了進。

步伐並匆忙,顯得極為從容、沉穩,與其它匆匆忙忙的修士形成了對比。

由於沒特意收斂靈壓,進之後很快便被店鋪的夥計注意到。

立刻就一名身材苗條、妝容艷麗,穿着綠色衣裙,像店鋪管事的女修迎了。

「歡迎輩到佳品居,請先到雅間就坐。」

「女子立刻通知主事,親自招待輩。」

「輩若需,請儘管吩咐女子。」

綠裙女修臉掛着謙卑恭敬的笑容,微微彎腰行了一禮,然後輕聲說。

築基期修士對佳品居種的店鋪而言,已經算得「主顧」,交易的靈石數額遠超鍊氣期修士,當然得認真對待。

而自己也只一鍊氣期修士,更敢得罪築基輩。

若鍊氣期的客,還敢賣弄一姿色,看看能能誘惑一番。

但此築基期輩當面,卻絲毫敢搔首弄姿,一舉一動皆規規矩矩,生怕犯了位輩的某些忌諱。

法器、丹藥、靈符等,皆被放置一精美的櫃枱。

櫃枱一修士或靜靜觀看挑選,或與夥計一句沒一句交流着,或口若懸河與店內管事討價還價。

「帶路。」

劉玉旁若無緩緩轉頭,環視佳品居內部一圈,將店內的情形盡收眼底。

而後聽到綠裙女修的言語,才淡淡看了一眼,冷冷吐兩字。

「輩請跟。」

綠裙女修聞言敢怠慢,立刻伸手一引,面帶路。

劉玉跟的後面,接連了兩層樓梯,進了第三樓一裝飾精緻的雅間,一張棕色木桌一端坐。

恭敬客氣的倒一杯好的靈茶,而後此女一聲告退,輕手輕腳關房門退了,看樣子通知里的主事了。

地面鋪着知名的黃色獸皮,牆掛着裝裱正式的各類山水畫,一隻的香爐插著兩根熏香,淡淡的香味瀰漫房間。

除此之外,房間內的各種裝飾品十分繁多,甚至還一武器架子,面擺着嶄新的十八般兵器。

劉玉打量著房間的佈局,由暗暗點頭,顯然佳品居裝飾了一番功夫。

神識一掃確定靈茶沒問題,端起茶杯走到牆邊,一邊品著一邊欣賞字畫。

沒讓等多久,雅間的房門又被重新推開,一名身穿黃袍、面容老成的青年走了進。

黃袍青年一進就看見正欣賞字畫的劉玉,立刻走,帶着笑容:

「歡迎友到佳品居,若招待周之處,還請海涵。」

「姓邱宗興,添為佳品居主事,知友如何稱呼?」

邱宗興也築基期,雙方地位平等的,但因為劉玉客,所以語氣頗為客氣。

「姓洪。」

早邱宗興進門劉玉就已經發現,但此聞言才轉頭,言簡意賅。

依然用曾經的那假名,元陽宗山門離此地遙遠,倒也用被聯想。

「哈哈,原洪友,看友方才站邊,莫非也對些字畫感興趣?」

邱宗興爽朗一笑,然後開口說,試圖打開話題拉近彼此的距離。

對劉玉些冷淡的態度毫意,修仙界什麼樣的都,當了么多年主事,什麼樣的修士沒接待?

「略研究罷了。」

劉玉淡淡一笑,。

世的確喜歡古玩字畫、奇珍異寶,卻沒錢財購買,今生執著於長生,對從的愛好已經看得些淡了。

「那洪友好好看看,副「蛟伏黃泉圖」雖然只一副仿製作品,但卻也得了真正作品的些許神韻。」

「真正的「蛟伏黃泉圖」,據說古期一位方姓能屠龍之後所畫,氣勢磅礴暗含韻,惜已經失傳。」

聽到劉玉也喜歡字畫,邱宗興精神一振,立馬指著牆壁其一幅畫。

口若懸河滔滔絕的講述起,說自己得到幅畫多麼容易,說到「蛟伏黃泉圖」正品失傳,語氣卻又惋惜無比。

劉玉自動濾掉邱宗興的話,朝着那幅畫看,確實氣勢磅礴如高山仰止,蛟龍栩栩如生令種說的渺之感。

惜終究死物。

劉玉看了一會,心雖然些喜愛,卻還收回了目光,

邱宗興似乎好容易遇到同樣愛好字畫的修士,而且還同境界的修士,所以些興奮,說起頗些沒完沒了的架勢。

劉玉見此微微皺眉,得口打斷:

「邱主事,關於古玩字畫的事情等以稍後再說,現還先把正事辦了吧。」

售修鍊資源的,自然願意為沒意義的事情浪費間,修仙界刀光劍影,像樣志長生的修士,沒多少賞玩古玩字畫的間。

「咳,洪友說的,該先辦正事。」

「好容易遇見同,談興起,讓友見笑了。」

劉玉了一聲無妨,隨後往木桌走,將茶杯放桌,一張師椅坐。

隨後取腰間的一品儲物袋,向已經坐對面的邱宗興推,同問:

「佳品居應該收低階修仙資源吧?」

邱宗興給自己到了一杯靈茶,接儲物袋聽聞此言想也想回:

「收,當然收。」

「友若將資源賣給本店,佳品居保證以市面正常的收購價格收購。」

「合作雙贏,絕會讓友吃虧。」

對於樣的話,劉玉置否早已見慣,反正心裏半字都會相信。

面色平靜沒說話,只示意其查看裏面的資源。

「一千六百靈石。」

邱宗興看樣子當了許多年的主事,對各種法器、丹藥、靈符等的行情都十分了解,神識一掃點清數目,僅僅沉吟計算了一會,便報一價格。

「以。」

劉玉對些修仙資源的價格早就心數,聽了其報價格頓了一會,便點頭答應。

價格算非常公了,比市面的收購價微微高了半成左右,應看同為築基修士原因。

就算價格還能議一議,左右也幾十一百塊靈石,懶得繼續墨跡。

「好,洪友果然爽快。」

聽到想的答案,邱宗興笑容燦爛贊了一聲,

馬拿十六塊品靈石,放桌向劉玉推,同沒急着收起儲物袋,以免引起必的誤會。

劉玉瞬間就點清了靈石數量,手臂一揮便全部將之收進儲物袋,如此次交易便算完成了。

邱宗興見此也將那隻儲物袋收了起,一間皆歡喜,又主動與劉玉攀談,說一些古玩字畫方面的消息。

既然東市最主的事情都已經辦完,劉玉也介意閑聊一會,主想看看,能能從此口打探到一些消息。

兩圍繞一副「蛟伏黃泉圖」,約聊了半盞茶的間。

「邱友,知佳品居築基期的丹藥丹方售?」

「或者特殊功效的丹方也以。」

半盞茶后,劉玉見火候差多了,便試探性問。

見談正事,邱宗興臉色一正,思慮了一會才回答:

「十分抱歉洪友,本店並無任何丹方售。」

「丹方的重性遠超尋常法器靈器,就如一隻以源源斷蛋的母雞,很多店鋪都願意高價購買。」

「但多數修士根本會售,除非遇到特殊情況。」

「擔任佳品居主事已年之久,也只收購到一份丹藥的配方,而且還只鍊氣期修士使用的。」

「家族當然築基期丹方,但並手裏,並且絕對會向外手,其它的店鋪也莫如此。」

似乎為了顯示自己的誠意,邱宗興解釋的非常仔細。

「無妨,洪某一位好友煉丹師,也只替問一問而已。」

些年劉玉已經詢問多家店鋪,都同樣的答案,此早已做好失望而歸的準備,還笑着解釋了一句。

「那麼邱友沒方面的消息?」

「那至交好友特別托打聽,只所收穫,定然送一份謝禮。」

將茶杯放到一邊,既然沒得到想的消息,劉玉意已生,但臨走靈機一動問。

「......。」

邱宗興一臉為難,想說些什麼卻似乎所顧忌。

「邱友什麼話儘管說,洪某若收穫,定然好好感謝。」

劉玉見此心一動,立刻從儲物袋取塊品靈石放桌,目光灼灼看着對方。

些靈石似乎打消了心的某些顧慮,使之終於鬆開:

「七日之後望月城西邊,一場屬於築基修士之間的隱秘交換會舉行,許多自散修、家族,甚至元陽宗的修士都會參加。」

「洪友若想購買丹方,通交換會交換得到的能最。」

邱宗興一臉神秘,說此處買了關子,悠哉悠哉的喝着茶,等著劉玉主動詢問。

「哦?那交換會地點何處?想參加何求?」

「邱友能解決入場的問題嗎?」

劉玉自然能種候打臉,見狀配合著問。

邱宗興似乎十分吃一套,繼續緩緩開口:

「隱秘交換會的地點就城西......」

「想參加場交換會,但修為最低達到築基期,而且必須參加交換會的修士介紹擔保,方入場。」

「洪友以手一兩千靈石的闊綽,財力自然沒問題,但擔保卻好辦吶?」

看着擺桌塊靈石,食指與拇指微微搓動,似乎別玄機。

劉玉哪裏明白此舉的意思,左右拿錢辦事而已,又缺那點靈石。

當直接又從儲物袋摸兩百靈石,方方放桌:

「樣如何?邱友願做洪某的擔保?」

總共兩百靈石的好處費,已經少了,一瓶築基初期修鍊用的精元丹也才四靈石,已經相當於半瓶精元丹。

而付的給劉玉做擔保而已,又會損失什麼,全都純利潤。

利益得失邱宗興計算的一清二楚,加看同樣對古玩字畫的「洪友」比較順眼,也就沒討價還價一口答應了。

若然按照以往的情況,必定二百二三十靈石的價格。

「既然洪友如此誠意,那麼此事便答應了。」

「七日之後,友儘管佳品居,屆咱同才加拍賣會。」

邱宗興動聲色將桌的靈石收起,終於做了承諾。

「如此,那就多謝邱友了。」

「洪某還事身能久留,那麼七日之後再拜訪。」

見事情已經辦成,劉玉站起身,輕輕一拱手。

「洪友慢走送,等七日之後見。」

邱宗興起身將劉玉送到門口,滿面笑意。

對於短短間的兩百交易,都非常滿意,因為都賺了少。

劉玉微微點頭沒說話,了樓梯了佳品居。

雖然店鋪買到丹方的能性極,但也排除瞎貓碰耗子的情況。

將從黃家得到的低階修仙資源全部換成靈石后,劉玉沒離開東市,而繼續片區域轉着,進一店鋪,詢問沒築基期丹方體修功法售賣。

惜的辰一無所獲,許多店鋪一聽築基期丹方立刻閉口言,就連一些對修鍊沒直接作用,但一些特殊效果的丹藥配方都肯售。

即使劉玉開高價,依舊如此。

手現築基期各階段的丹藥配方都,但築基後期丹方只一種,以的資質加魔火煉元的損耗,僅僅一種丹藥肯定夠的。

再則劉玉的煉丹之術想繼續進步,也需盡能多的煉製一些種類同的丹藥,開闊丹的見識,提升自己的限。

而體修如今早已經沒落,功法流傳的也很廣泛,甚至多數現了同程度的殘缺。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零八章:交換會(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