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養神丹(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一十二章:養神丹(二合一大章)

一名戴着彌勒佛面具,身穿黃色裙裝的女修輕飄飄說,話落取了兩綠色玉瓶放桌。

劉玉的靈覺,女修身的氣息極為強,觀其一身靈壓赫然已經達到了築基後期巔峰的程度,便黃臉修鍊還強。

「寒鷹之蛋」「冰火靈液」「玄光寒液」「三陽之精」

場幾十位築基期修士的目光匯聚四樣寶物身,尤其後三樣對凝結金丹幫助的輔助靈物,更令的視線炙熱無比。

此地望月城之內,而且又吳家修士坐鎮,加之拿些靈物之修為強,恐怕早已少修士手搶奪了。

原本想拒絕吳維光,聽見又修士拿靈物進行交換,黃臉修士心一喜。

迅速朝聲之看,之後目光一直吳維光與黃裙女修兩的靈物巡遊,似乎考慮什麼。

其實黃臉修士想拖延一間,看看沒再價。

雖然玄光寒液與三陽之精兩樣結丹靈物,加起增加的成功率已一但還滿足,抱着僥倖的心理,想看看還沒修士更好的靈物。

就樣的安靜,十幾呼吸的間。

見黃臉修士遲遲肯做決定,吳維光眉頭一皺,面無表情的開口:

「友否已經考慮好了?」

「諸位友的間都很寶貴,友還速速做決定為好。」

與黃裙女修拿的靈物價值相差巨,孰優孰劣一看便知,種情況妖獸蛋顯然能到手,既然沒利益言,自然無需客客氣氣或者浪費間了。

見遲遲沒修士再拿靈物交換,黃臉修士心失望已,此聽見吳維光的催促,也好再拖延。

「抱拳吳友,選擇與位仙子交換。」

話音落,黃臉修士拿起身的妖獸蛋向黃裙女修遞了。

畢竟只一型交換會,能現三種輔助結丹的靈物,已經算少的了。

黃裙女修接妖獸蛋,同將裝兩份靈物的兩玉瓶向其輕輕拋,被後者運用法力吸入手。

吳維光見此也生氣,甚至面還露一絲笑意,畢竟又沒損失什麼。

何況妖獸蛋到手也漫長間投入量資源才能成長起,途若現什麼差錯,那見血本無歸了。

待黃臉修士與黃裙女修兩驗明真偽,表示都沒問題,此次交易便算完成了。

又輪到一名修士拿交換的寶物,同提交易的求。

眼看寒鷹妖獸蛋與輔助結丹靈物都被收進儲物袋,劉玉心遺憾已,但也沒「膽」的想法。

無,方才交易的幾修士修為最低都築基後期,實力高強都好惹。

若自己拿符寶樣的底牌,只怕以目的境界沒戰勝的希望。

但能修鍊到築基後期,自己底牌,又怎麼能保證其它修士沒厲害的底牌呢?

動起手風險多,所以念頭僅僅只劉玉心一閃而逝,旋即便放棄了。

說到底,還實力問題。

實力相對強,便重拳擊,或強行交易,或強取豪奪,甚至以殺奪寶肆無忌憚。

實力相對弱,便低調行事,苟且偷生並恥。

謹慎穩健放第一,盡量引起其它修士的注意。

間漸漸,修士虛此行,換到了需的寶物,修士一無所獲,失望已。

終於,旁邊修士完成交換后,輪到了劉玉。

站起身,淡然的將幾玉瓶輕輕放桌面。

「青元丹兩瓶、精元丹三瓶,其青元丹由古方製作,藥力更為強,對築基初期同著極好的效果。」

「換取築基期各種精進修為的丹方,特殊效果的丹方也。」

「或者煉體功法亦,求至少能修鍊到築基後期巔峰,並且沒明顯的缺陷。」

劉玉雙手抱胸,平靜的話語傳遍四周,雖然只築基初期的修為,但毫怯場。

因為白色面具的遮擋,其它修士只能透雙眼處的孔洞,看到一雙漆黑平靜的眼眸。

「友,里正好一份煉體功法,看看如何?」

修士聲,說完立刻取一枚玉簡,手法掐了幾法決落玉簡,隨後才遞了。

玉簡佈置了簡單的禁制,為了防止功法被「竊取」,遮擋了部分內容,只露包括目錄內的極少一部分內容以觀看。

劉玉動聲色接玉簡,一縷神識探入其觀看起,一會就放玉簡,又將之還了回,鹹淡:

「友份功法築基期的內容也殘缺了吧?而且最高只到築基期,完全符合的求。」

那修士立刻訕訕一笑,將玉簡受了回,面具遮擋眾也看起的表情。

作為修仙界主流的法修,肉身普遍都極其脆弱,鍊氣期因為年齡問題一心為築基做準備,所以及彌補。

但築基后就同了,築基之後壽元多了一倍多,了充足的間,些修士就會想辦法彌補弱點,用一些靈物強化肉身,或者兼修一些簡單的煉體功法增強肉身。

演演算法體雙修,只稍稍強化一些肉身,使之那麼脆弱,稍稍彌補弱點罷了。

那名修士就屬於種,只稍稍強化了一番肉身,而聽聞劉玉所言,因為眼饞劉玉的丹藥,所以打算「碰碰運氣」。

劉玉築基間長短,之一直急於提升修為,又沒合適的功法,所以一直沒強化肉身。

「里也一本煉體功法,友妨看看。」

一名戴着惡狼面具的修士站起說,也遞一份玉簡,說話之間頗為客氣。

見劉玉用丹藥交換,又一次性拿,還兩種同的丹藥,猜測其煉丹師,便起了交好的心思。

煉丹師原本就多,而能煉製築基期丹藥的煉丹師就更少了,許多老牌築基家族都一定。

對於種求,劉玉自然者拒,觀看后又放,遞了回面無表情:

「友份築基期內容也殘缺多,符合的求。」

丹藥屬於比靈石還硬通的硬通貨,沒修士會喜歡,一連就修士提用煉體功法交換。

惜,都或或那的缺陷,么就限低,么就缺損多,都符合劉玉的求。

拒后,再無新的修士站起提交換,場面一冷了。

份殘次功法,沒一修士用丹方交換。」

見此情景,劉玉心一沉。

對於丹方的珍貴,早已經清楚,沒想到,區區已經沒落的流派,體修的功法也么難弄。

功法一修士,甚至一門派的根本,果然隨隨便便就能買到的。

一刻劉玉意識到,能夠得到青陽功多麼僥倖,若沒得到青陽功,只怕自己最後得修鍊「枯榮決」之類普通功法吧。

體修雖比之法修如,但作為一切根本的功法,也那麼容易就弄到的,何況其傳承困難經么長的間,些多早已斷絕或者殘缺,想找到一本滿意的更難加難。

心些失望,了幾息見還沒修士聲,劉玉伸手就收回丹藥,準備就此作罷。

就,一清冷的聲音傳,令手一頓。

「且慢,女子裏一份效果特殊的丹方,友妨看看如何?」

卻先交換到妖獸蛋的黃裙女修說話了,說着將一枚巧精緻的玉簡拋了。

因為需保密的原因,此女並沒丹方的名字,什麼特殊的地方。

「養神丹!」

劉玉接住玉簡,一縷神識探入其,緊接着瞳孔微查的一縮,隨後若無其事的放玉簡。

若表現得重視,利於壓價。

幾十雙眼睛盯着,豈那麼容易就騙的?剛才的那一點反應已經落入眾眼,場的修士都知劉玉對份丹方應該畢竟滿意。

黃裙修士面具的臉龐也微微一笑,知對方對於份丹方很滿意。

「份丹方很滿意,就用些丹藥交換如何?」

「如果友同意的話,那麼現就以進行交易。」

劉玉心知自己方才意之露了破綻,繼續交換能會多損失一些代價,還想將丹方拿到手。

畢竟養神丹對能夠溫養神識、增長神識,能會對存神妙法的修鍊思議的效果。

「友想必一份煉丹師吧?那麼應該也知一份丹方的珍貴,尤其種能夠增長神識的特殊丹方。」

「僅憑丹藥還夠哦,想交換友還得再加一千靈石。」

黃裙女修飽滿的紅唇輕啟,與之相符的清冷聲音從傳。

最近花銷點,儲物袋的靈石已經捉襟見肘,此機會自然多賣一點一點,好好彌補虧空。

「友份丹方的靈草珍稀,根本難以湊齊,而且年份的求實高,就算距離煉製金丹期丹藥的標準也差之遠,想開爐煉製的難度高了。」

「而且丹方說得明明白白,只對金丹期之的修士起到效果。」

「試問哪築基修士,能湊齊樣一份丹方?只怕到壽盡之也能夠湊齊!」

「也只想嘗試一番,而且自問給的價格很合理,若友的價實高,也只能就此作罷。」

雖然露破綻,暴露了某些想法,但劉玉也任拿捏之輩,心念急轉當即神識傳音。

養神丹對金丹修士沒效果,而煉製的靈草既珍稀難尋又年份求高,煉製成本說,築基期幾乎沒修士能湊齊一份煉製材料。

劉玉看準一點,毫留情的展開回擊。

「......,雖著種種缺陷,但它的價值否定,丹藥再靈石,女子只能退步么多了。」

養神丹的缺陷事實,黃裙女修似乎擅口舌之爭,頓氣勢被打壓了,退了一步,了一會才傳音。

丹藥再加兩百靈石,也的極限。」

「像種雞肋的丹方,除了種一心丹的「丹痴」外,也能其它修士給如此高價了。」

「仙子請仔細考慮,若行便就此作罷吧。」

早已組織好了語言,收到黃裙女修的傳音,劉玉眸光一閃迅速傳音。

言語態度強硬寸步讓,面對修為高於自己的女修毫怯弱,七成把握此女會答應。

討價還價修士的交易之最尋常,劉玉若向冤頭一樣一口答應,那才最的正常。

當然,若黃裙女修願意鬆口,劉玉也能眼睜睜看着養神丹與自己失之交臂,那立刻會改變態度主動加價。

顏面,實實對自己幫助的丹方面,又算得了什麼?

再者而言,眼些修士,都知自己的真實身份,又何須講顏面種東西。

聽了劉玉的神識傳音,黃裙女修士默然無語,因為面具的遮擋只能看見眸光閃爍,似乎陷入了思索。

場陷入寂靜,諸多修士看着兩,知神識傳音,但因為交換會的規則,都沒冒然窺探。

「友說的也些理,好,那就再加兩百塊靈石成交。」

了一會,黃裙女修的聲音傳。

「友絕對會後悔絕對,就以價格成交!」

劉玉心一喜,面卻露絲毫表情,只迅速迴音。

接着從儲物袋取兩塊品靈石,連同青元丹與精元丹,用法力控制着向黃裙女修飛。

黃裙女修也同控制着那麼記載丹方的玉簡,向著劉玉飛。

雙方確認無誤相互點頭,次交易便算完成了。

交易完成後,劉玉分明看到黃裙女修狠狠瞪了自己一眼,好像吃了虧一般。

劉玉心毫無波動,丹方確實就值價。

每瓶四靈石的精元丹三瓶,加價值七百靈石左右的青元丹兩瓶,再加兩百靈石,總計接近三千靈石。

價格算低了,就算賣給那些店鋪或者家族,也差多價,甚至還低一點。

畢竟份丹方的缺點很明顯,它的限制就那裏。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二章:養神丹(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