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暗夜突襲(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一十四章:暗夜突襲(二合一大章)

雖然得到了嚴家的「關照」,但望月城畢竟嚴家的一言堂,而由三位金丹長老共同執掌。

家都分屬同門,表面的公平還維持的。

種情況,嚴家親族修士都許多線戰場,何況劉玉一外。

於次劉玉避免的被安排了一些風險的任務,偷襲合歡門鏡州邊境的一處礦脈,求將其破壞,使之無法正常開採。

對於樣的安排,早心裡準備。

種任務對普通築基修士或許風險很,但對現的劉玉說,卻未必如此。

以如今的實力,只碰到合歡六子那樣的物,或陷入圍攻、埋伏,風險其實很。

一切的底氣都源於自身的實力,若一心想逃,金丹修士手的情況,築基期內能留的已經多了。

神識的掃描之,一切的景物都那麼清晰,草地泥土、樹木河流神識纖毫畢現,甚至連地皮被深埋的蟲子都一清二楚。

附近除了執行此次任務的修士,並沒發現合歡門修士的身影。

使得劉玉稍稍鬆了一口氣,收回了神識,但心的那根弦依然沒放鬆。

與一同執行此次任務的築基修士九名,鍊氣後期弟子七十名。

值得意的,執行次任務築基修士還兩劉玉比較熟悉的修士,分別與一同望月城的庄世隆,還交換黃家煉丹傳承的謝俊傑。

兩似乎比較熟悉,奔走直接還交談,思慮間劉玉轉頭看了,卻想謝俊傑剛好忘了。

兩面色如常,皮笑肉笑相互點了點頭,知的修士還以為兩的關係多好,轉頭卻笑意全無。

「最好惹到劉某,若然.....。」

劉玉雙眼微微眯起。

普通築基期修士已經很難危及的性命,隊伍最值得意的也兩,而一名劍眉星目、身材高,穿著藍色衣衫的男子。

靈覺,此劉玉見的除了金丹長老之外靈壓最強之,周身的氣息十分強,比李同還強一籌。

使感到非常的壓力,自問與之為敵毫無勝算。

「周卓峰」

此元陽宗三英四傑之一,排名第四位。

但修為達到築基後期巔峰,而且還雷靈根修士,聲名遠播實力強無比。

築基期內最頂尖的那一批修士,元陽宗內比掌門莊子陵還受重視。

「連周卓峰樣的修士都派了,看宗門對次任務很重視啊。」

劉玉眼閃深思,次任務築基修士雖然只九名築基修士,但實力卻非常強勁。

包括周卓峰內築基後期修士就三,築基期修士四,築基初期修士只自己與另外一。

平均的修為水平築基期算較高的了,而且都根正苗紅的宗門修士法器精良,輕易擊潰一築基修士的隊沒問題。

普通築基隊雖然也九組成,但修為多築基初期,也全宗門修士,實際戰力參差齊,遠遠能與之相比。

為了防止被提發現,七十九名修士離目標百里之外便降落,之後便一直行趕路,期間極少交談。

就劉玉警惕思慮的同,樹木與草地漸漸變得稀疏起,遠處的綠色開始減少,之後滿目黃色的荒地,點綴著零星翠綠。

視野所及之處,兩座百多丈高的普通山,兩座山之間一片還算寬廣的山谷。

酉後半段日只剩餘暉,以修仙者的視力,以清楚看到一名名礦工正排隊交今的收穫,而後領取食物回到窩棚休息。

「紫晶礦。」

接近任務目標,周卓峰身形一頓,揮手示意眾停腳步。

「藉助地形隱蔽,防止被合歡門修士發現。」

「待到子敵修放鬆警惕的候再發起突襲,務求一次功成。」

「若誰心被合歡門修士發現,按照門規從嚴處置絕輕饒!」

周卓峰凝望了山谷一會,轉身淡淡吩咐。

身為三英四傑倍受宗門高層看重,本身實力又場最強的,成為唯一領隊毫無爭議。

此一聲令,自然無從。

「,周師兄。」

管築基期修士還鍊氣期弟子,無轟然領命,隨後各自找地方隱蔽起。

劉玉也跳一顆枝葉繁茂的樹木,挑選一根粗的樹枝盤坐起。

一縷神識進入儲物袋,檢查自己的法器、靈器、靈符、符寶等,確定都放熟悉的位置,能心念一動便快速拿。

宗門次任務的主目的便盡量破壞處礦場,盡能將礦場的修士、礦工滅殺,使之癱瘓能正常運行,最少十幾年內無法正常開採,給合歡門造成損失。

紫晶礦開採的紫晶原石,經複雜的提煉,以得到一種名為「流螢紫晶」的煉器材料。

流螢紫晶由紫晶石提煉而,煉製極品、品法器錯的輔助材料,只煉器摻入少量,便能夠使其它各種材料融合的更加順利,同靈力其運行也會流暢許多。

礦場並,紫晶原礦開採的量非常觀,提煉成流螢紫晶再販賣成靈石,每年都能給合歡門帶一筆的收入。

重性比之元陽宗的丙六靈藥園也差之多,如果能夠使其癱瘓絕對一的打擊。

只與丙六靈藥園同,此處離鏡州的門戶「穹城」僅僅一百八十里,以築基期修士的遁速,到半辰便能趕到。

穹城與望月城分別位於青鏡二洲最邊緣,一北一南遙遙相望,規模相,合歡門的金丹長老也城指揮。

所以戰鬥絕能拖延,否則必定會陷入利的境地,長老會派周卓峰,恐怕就於方面的考慮。

劉玉默默想到,已經做好了見勢妙立即跑路的準備。

凡事利弊,正因為紫晶礦場離穹城接近,加之正面戰場以及各處資源點都需手的原因,此處的合歡門修士的數量並算多。

根據安插合歡門的暗子傳的信息,就算局勢最緊張的候,也僅僅只九名築基修士,加七八十鍊氣期修士,現只會更少會更多。

當然少歸少,能打敵修一其意取得先發優勢最好,而紫晶礦場分量輕,各種明哨暗哨會缺少的。

白很容易被發現,晚則能摸得近一些,對己方更利。

隨著間推移,日儘管很甘,但還得沉入地平線,最後一絲餘暉也徹底消失。

今晚的星空格外昏沉,皎月見蹤影,色比以往更加黑暗。

「月黑風高殺夜。」

視野黑暗對已方利,執行任務的七十九名修士靜靜等待著,已經沒心思交談,多數拿法器默默的擦拭。

都知,今晚一場惡戰避免!

「任務開始,速戰速決。」

子到,周卓峰的話語傳到樹林間每修士的耳,隨後便一陣淅淅索索的聲音響起。

「!」

場築基期執事、鍊氣期弟子無領命,然後走樹林踏荒地,向著兩山之間的山谷進發,目標直指紫晶礦場。

築基修士方十里開路,鍊氣期修士後方十里穩步行,七八十身影悄無聲息向紫晶礦場的方向接近。

「呃啊」

荒郊野嶺之間響起聲的慘叫,但及傳播更遠,立即消失了。

些礦場布置外的暗哨,惜都只鍊氣期修為,又因礦場離穹城近,近幾十年從未遭遇襲擊,所以放鬆了警惕。

些合歡門修士雖然隱藏的錯,但築基修士認真搜尋之根本無所遁形,些修士甚至死都知怎麼死的,根本及發訊息。

一邊拔除暗哨,一邊穩步進,元陽宗修士趁著夜色慢慢接近,從一開始里,慢慢接近到二十里的範圍。

此眾已其一座山之,俯視山谷的紫晶礦場。

礦場只零星燈光,根本驅散濃郁的黑暗,依然保持著原本的寂靜,意味著元陽宗一行還沒被發現。

相互點了點頭,元陽宗幾位築基修士遲疑,按照先的節奏,緩緩向著礦場推進。

二十里、十六里、十三里、十里!

接近礦場的範圍,便意味著徹底進入合歡門修士的視野之,只敵修另外一座山安排了崗哨,輕易便以察覺元陽宗一行。

雖然九築基修士清除暗哨,但對另外一座山的崗哨卻無能為力,只能硬著頭皮進,能晚被發現一點一點。

「敵襲!」

從接近到十里的距離,雖然合歡門修士因為長間的安逸所懈怠,但最終還發現了元陽宗諸多修士。

畢竟七八十實顯眼了,而簡單的隱身術眼術根本無所遁形。

「啊!」

隨著一聲長嘯,另一座山的哨崗終於發現群「懷好意」的修士,及向礦場發預警。

沉寂的夜空被一聲長嘯打破,隨之七八白光迅速向礦場方向飛。

「好,傳音符。」

周卓峰、劉玉等築基修士迅速反應,知已經被發現。

「等弟子迅速將外面的崗哨拔除,合歡門外的弟子一留,事成之後再匯合。」

既然已經被發現,周卓峰迅速調整策略。

繼續隱藏自欺欺,索性直接吩咐弟子斬殺哨崗,而其餘修士光明正的向礦場全速接近,再偷偷摸摸壓抑速度。

無需多言,其吩咐鍊氣期弟子之,劉玉、謝俊傑、庄世隆等八名築基修士已經取法器,化為各色遁光全速進。

十里,對於駕馭法器的築基修士而言只一段距離,半刻鐘四分之一的間便已經臨近。

惜的,合歡門哨崗的提預警終究起到了作用,劉玉等接近之,籠罩礦場半部分的那層淡紅色的光罩已經逐漸明亮。

顏色從淡紅變為粉紅,並逐漸朝深紅轉變。

劉玉眉頭微皺,用想也知正全力操作陣法,使低耗狀態運行的陣法全力運轉,威能開始復甦。

八名元陽宗築基修士心雖各種的想法,但手的動作卻絲毫慢,遁光還未落,便已經拿極品法器毫遲疑向著陣法轟。

從哨崗示警到接近攻擊,其實沒多長間,看得合歡門築基修士還沒全部到齊,僅僅三件法器外阻擊。

元陽宗築基修士修為較高,執行此次任務的修士實力皆水準之,八件法器只兩件被阻攔。

剩的六件極品法器掃滅諸多鍊氣期修士的法器、法術阻攔,轟擊粉紅色光罩之。

「嘭嘭嘭」

一連六聲巨響,徹底打破夜的寂靜,荒郊野外傳開。

陣法的威能還沒全面復甦,紅色光罩經此連綿的轟擊顫動已,表面頓現六「凹坑」,並且凹坑的區域光華暗淡接近透明。

陣法內一名身穿粉色紗衣、面容嫵媚的妖嬈女修正操作陣法,見此場景頓臉色一白,到底經歷少鬥法的築基修士,知此已生死存亡的關鍵刻,絕能讓元陽宗修士攻破陣法。

否則生死盡操於手,以兩門派的關係,恐怕沒生還的能。

妖嬈女修毫遲疑,一口精血噴陣盤,手連續打數十法決,務求將陣法恢復維持。

此地離穹城遠,相信只憑藉陣法堅持,一定能等援兵,到定解決現的困境。

陣法外劉玉等見一擊的效果顯著,毫遲疑控制法器折返積蓄力量,同落遁光加力度,兩件法器同向著陣法轟擊而,想快速突破。

已方的實力絕對勝合歡門修士的,只掉陣法層阻礙,完成任務還非常簡單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四章:暗夜突襲(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