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神霄狂雷(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一十六:神霄狂雷(二合一大章)

種攻擊絲毫比「金風散形術」、「玄鳥烈焰術」等威力法術差,只比紅色冰晶之雨弱一籌,等閑築基期修士操控的極品法器,都被打得倒退一段距離。

法器、法術各所長,一些威力的法術絲毫比精良的法器弱半分。

但缺點也很明顯,那就施法的速度慢,遠如法器、法寶簡單直接迅捷。

所以漸漸被淘汰,如今修仙界已經很少看見專註於用法術對敵的修士了。

而將各種威力的法術製作成符籙,則完美解決了問題,對敵之只需輸入一絲法力便能引動其的法術。

種符籙無一例外售價都菲,純粹用符籙對敵屬於「燒靈石」的行為,一般的修士根本承受起種代價,所以多隻買一兩張作為鬥法的補充手段。

打金風散形符后,劉玉繼續驅使兩件法器攻擊,卻被陣法內一名合歡門築基修士擋了,能攻擊到陣法。

只發揮七成實力的情況,還真拿對方沒辦法。

雖如此,但劉玉也沒拿全部實力的想法。

需維持住「設」,一表現稍好但格的築基初期修士設,遠比此次任務的成敗更重。

神識掃視籠罩礦場,劉玉注意到合歡門修士已經全部到齊,並且防守之間頗章法,復之的慌亂。

八名築基修士的攻擊雖然氣勢洶洶、聲勢浩,但半被途攔截了,只半落陣法之,卻能給其造成嚴重的損傷。

「樣恐生變故,間終究站合歡門那邊的。」

神識將一切都盡收眼底,劉玉做判斷,心生一股緊迫之感,

若能儘快攻破礦場陣法,待穹城敵方增援到,已方便會進退兩難。

「還看周卓峰的實力,希望三英四傑徒虛名。」

想到此處,攻擊劉玉目光一轉,向著後方姍姍遲的周卓峰幾名鍊氣期弟子看。

幾輪攻擊與防守都短短几呼吸間完成,其的兇險只合歡門的鍊氣期修士體會最深刻。

幾輪攻守後周卓峰才到劉玉等遠處,身後跟着鍊氣期弟子。

遠方合歡門哨崗所的山,黑暗已經法器法術的靈光閃耀,傳鬥法的動靜。

像種哨崗一般會安排多修士,實力也會強,鍊氣期弟子足以拿。

礦洞、房屋等等皆被一深紅色光罩護其,合歡門弟子光罩之後防守,望着一切周卓峰面色嚴肅。

令鍊氣期弟子各自攻擊,自己卻沒急着參與到攻擊之,而站原地仔細觀察起,似乎尋找陣法的破綻。

「!」

隨後或使用法器、或者施展法術,還一些奇奇怪怪的手段向著深紅護罩攻。

些鍊氣期修士的法器、法術,雖然威能劉玉等築基期修士眼非常普通,但數目眾多看起頗為壯觀,而且積少成多也合歡門修士帶了的壓力。

法器法術各色的靈光遠如深紅光罩顯眼,但數目眾多難以攔截,赴後繼如六色的雨滴一般落光罩。

「嘭嘭」「叮叮」

一連數十聲的轟鳴,由於力量分散,比起築基期的攻擊完全巫見巫。

就如一顆顆細的石子,投入到了湖之,只能光罩表面濺起的漣漪。

合歡門修士的操控之,一點漣漪迅速消失,很快就會被撫平。

劉玉、周卓峰等見此情景,皆眉頭微皺,樣的攻擊根本毫無意義。

「眾弟子聽令,等分為六組,從同的角度集攻擊那兩敵方」

周卓峰很快令,指著陣法的兩處區域,對着鍊氣期弟子說。

劉玉見此暗暗點頭,對周師兄指揮還比較認同的。

單鍊氣期弟子的攻擊力度弱,只能消耗一點陣法的靈力,只多配合同攻擊一點,才能起到更好效果。

而分成六組從同角度攻擊,則更容易攔截,使得攻擊效率更高。

而經調整策略之後,一次的攻擊效果明顯強了許多,使得深紅光罩微微顫抖,被打了兩稍稍褪色的「凹陷」。

劉玉神識控制子母追魂刃,化為一丈長、一尺寬的巨黑色劍刃,發揮略微超普通築基初期修士的實力,以一敵二與合歡門一名築基初期修士的兩把法器糾纏。

同停的拉動耀金弓金色的弓弦,液態法力經由轉化變為鋒銳金屬性靈氣,凝聚成一根根金色箭矢,鎖定深紅光罩的某處,停的激射而。

以劉玉現的修為,法力神識都超同階修士,控制兩件法器攻擊輕而易舉,攻擊的同還半心神以觀察分析情況。

元陽宗一方築基期、鍊氣期修士的攻勢一刻停,合歡門修士只能攔住半,還半落了陣法之,給陣法帶了的創傷。

按照趨勢,攻破陣法只間問題。

但元陽宗修士缺少的就間,么一段間,估計穹城方面已經收到訊息,恐怕到半辰就會源。

而周卓峰手的情況,半辰根本無法破除此陣法。

劉玉能想到一點,其築基修士也能想到。

見周卓峰遲遲手,庄世隆、謝俊傑等已經開始着急,頻頻向者望欲言又止。

就連驅使品靈器綠色發簪的宮裝女修,也黛眉微皺,看的目光閃一絲惱怒。

以周卓峰築基後期巔峰的修為,當然能夠感覺到同門的目光,也明白的意思。

但依然老神,盯着陣法以及陣法的合歡門修士,似乎思考什麼,又似乎再尋找機會。

此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劉玉知,但知樣絕對行。

「既然樣,那麼宗門任務完成,就怪了劉某了。」

「莫非此合歡門的卧底?」

見此情景劉玉心閃諸多猜測,最後面露一絲冷笑,分一些心神關注穹城方向的情況,情況稍對便會奪路而逃。

為了宗門任務犧牲性命,劉某貪生怕死,沒種覺悟。

間又半刻鐘,元陽宗一方的攻勢依然又急又猛,合歡門修士只能憑藉陣法抵禦,全無還手之力。

局勢雖然兇險無比,但生死危機之卻全無保留,發揮了全部的實力,險險的防禦住了攻擊,似乎看到了曙光。

只少數心思靈通之輩,才沒抱着樂觀的態度,依然留餘力站利的位置,隨準備陣破的候突圍。

就元陽宗幾名築基期修士即將忍住責問的候,周卓峰突然動了。

迅速退後幾步,從儲物袋取一面紫色的盾牌,輸入法力變化到半丈護周身。

首先保護好自己后,周卓峰才繼續一步。

沒與其修士一樣取法器攻擊,而手緩緩打着法決,似乎使用威能極的法術。

就周卓峰開始施法的那一刻,方圓三丈突然狂風作,吹起滿地的落葉飛空。

綁縛長發的系帶也因此脫落,使得長發肆意飛舞,看更添了幾分羈的風采。

已經達到築基後期巔峰的靈壓毫無保留的釋放,一絲絲雷系的靈氣逐漸向手匯聚,形成了一拳頭深藍色雷球。

狂暴的力量被束縛其躁動安,隨着間推移雷球逐漸漲。

「還止於此。」

劉玉心一動,向方看。

一團烏雲其正方匯聚,並且越越,藍色的電光閃爍。

的靈覺,周卓峰渾身的氣機隱隱與空的烏雲或者說雷雲相連,法術絕僅僅一顆雷球那麼簡單。

么強的法術,劉玉還第一次見到。

見到元陽宗一方修為最高的修士,施展蓄力么久的法術,威能必定十分驚,能會對陣法形成強的威脅。

合歡門修士並蠢,立刻三名築基修士對視一眼,鬥法之餘同取一張符籙,釋放其的築基級別法術向著周卓峰攻擊而。

求斬殺對手,但求打亂敵方的施法節奏。

施法突然,劉玉等元陽宗其築基修士發現之,已經及阻攔。

「嘭嘭嘭」

一連三聲轟鳴,三二階法術周卓峰身炸開,被紫色盾牌輕鬆擋住,濺起了量的塵煙。

普通的塵煙絲毫能阻攔神識窺探,劉玉等清楚的看到,紫色盾牌一動動懸浮空,靈光一如方才絲毫沒受到影響。

「最少品靈器。」

劉玉心閃念頭。

三二階法術,雖然與金風散形術、玄鳥烈焰術相比還一段距離,但也極品法器能毫髮無損同接的。

能樣輕而易舉接的至少只品靈器,聯想到三英四傑的名頭,多半極品靈器沒錯了。

「替護法。」

周卓峰的聲音傳到眾耳邊,劉玉、謝俊傑等八名築基修士會意,攻擊的同稍稍向其靠近。

但劉玉還留了一心眼,站最遠的地方。

聯想到周卓峰最初的舉動,適當防範還必的,種威力雷系法術,打向場任何一名築基修士都非死即傷。

此空的雷雲越積越,由輕薄變得厚重,散發的氣機愈發驚。

連劉玉築基修士,都感謝些壓抑,更別說鍊氣期弟子了,施展法術控制法器都受到影響,只能盡量遠離才好受一些。

約半盞茶間,周卓峰鬢角都冒些許汗珠,方的雷雲已經積蓄到了二三十丈範圍。

突然手法決一變,開始急促起,懸浮身的雷球慢慢向空飄,最終進入了雷雲的心。

緊接着周卓峰法決又一變,變得緩慢無比,似乎每掐一法決都無形的壓力附加,使之困難無比。

的控制,雷雲緩緩移動,向著深紅光罩方飄。

妖嬈女修見此,當然知好,立刻令攔截。

說完眼閃一絲肉痛,但還取兩張表面隱隱火鳥模樣的符籙,注入法力輕輕一甩,化為兩隻燃燒烈焰的巨玄鳥,肆意散發着光與熱。

如一朵紅蓮於夜空綻放,洗凈污濁,義無反顧向著烏雲直衝而。

元陽宗一方當然能讓其得逞,宮裝女修反應最快,御使那根綠色發簪又化為青色巨蟒,攔兩隻玄鳥之一甩蛇尾,使之陷入纏鬥之無法進。

趁此機會劉玉等築基修士約而同鼓動法力,又加快了攻勢,使敵方築基修士只能先抵禦眼的攻擊,抽手干擾正形成的範圍法術。

至於雙方鍊氣期修士,數與修為都差遠,倒打得往。

偶爾幾法術、法器落烏雲之卻也造成影響,如同泥牛入海一般一回。

約了的間,宮裝女修控制的青色巨蟒已經將兩隻玄鳥磨滅,二三十丈的雷雲也終於飄至紅色光罩空。

周卓峰身衣衫已經炸裂,現了塊的肌肉,紫色的血光突起。

周身的靈壓與氣機到達了一巔峰,似乎築基期修士的極限。

「神霄狂雷!」

突然間,周卓峰嘴角裂開了一的弧度,眼神一凝露殘忍的微笑。

立雷雲翻湧,體積快速縮,向心匯聚而。

「轟轟轟」

真正的電閃雷鳴,一連九深藍色的雷霆只眨眼間,就劈了深紅光罩方的心一點。

刺目的電光照耀劉玉臉龐,陣電光其它法術法器的靈光都黯然失色,讓看得些失神。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六:神霄狂雷(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