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突生惡念

第二百一十八章:突生惡念

八名築基期修士的動作極為迅速,各色的遁光夜空划,如同世俗凡眼的流星,散發屬於築基期的強靈壓與氣息。

幾向著分開逃走的,剩合歡門築基修士追殺而。

神識之間的交流極為迅速,一兩呼吸的間,就分配好了各自的目標。

劉玉與另外一名法器被毀的築基初期同門,共同追殺合歡門一名修為同樣築基初期的修士。

通交談得知,此名為姚雲松,築基已年,同樣三靈根,被築基期的瓶頸卡住能寸進。

傳音眼閃一絲落寞,似乎已經向命運屈服,知自己金丹無望,羨慕劉玉年紀輕輕就如此修為。

但姚雲松畢竟築基修士,很快收斂了情緒,無論如何先將眼的戰利品收入囊再說。

築基初期修士的遁速約每辰三百里左右,一兩後半刻鐘的間轉瞬即,三遁光追逃之間已飛二十多里。

那合歡門修士正輔助妖嬈女修操控陣法的之,陣法被破也避免了反噬之力,受了輕的傷勢,遁速因此受到些許的影響,雙方的距離漸漸拉近。

能宗門氛圍的問題,合歡門修士分男女,許多都喜歡穿粉色的衣衫,劉玉追殺的就如此。

「兩位友慈悲,否放一馬?」

「願給兩位友每奉流螢紫晶,就當一點的心意。」

「只求兩位友再追了,感激盡!」

隨著距離漸漸縮,粉衣男子心知自己的狀態與神通能以一敵二,感受到死亡的臨近。

對死亡的恐懼壓倒了一切,臉露惶恐,堂堂築基修士竟然開始求饒,並且願意付代價。

流螢紫晶煉製品與極品法器極為實用,所以價值菲,一兩便需兩百靈石。

惜的元陽宗與合歡門積怨已深,粉衣男子又傷勢身,雙方的實力對比已經完全失衡。

無論劉玉還姚雲松,皆一語發的駕馭遁光追擊,對其話語聞問。

「願八兩流螢紫晶如何?」

「每再加七百靈石!」

粉衣男子試圖破財消災,並沒因為一次被拒就死心,依然依饒的報價。

隨著間,一次次提價都沒得到回應,此終於放棄,反而開始謾罵。

各種惡毒的言語張嘴就,臉掛著扭曲的笑意,似乎以此發泄心的恐懼。

「何須討價還價,將斬殺就隨意拿取了嗎?」

劉玉面色冷漠心湖沒一絲漣漪,心閃句話,但卻沒說口。

法力一提,駕馭子母追魂刃遁速再増一笑截,身位超姚雲松向粉衣男子接近。

由於法力更為精純,無論施展法術還飛遁,都比同階修士快一些,佔據多方面的優勢。

粉衣男子往穹城方向逃的,隨著間推移,能遇到增援的隊伍。

劉玉願生變故,故而加快了遁速,想快點了結此。

二追一逃間又了半刻功夫,粉衣男子終於進入攻擊範圍。

「咻」

劉玉手持著耀金弓拉動弓弦,三根金色箭矢同凝聚,而後向著方激射而。

同凝聚三根箭矢,雖然威能了點,但也指望一擊建功,只想騷擾粉衣男子飛遁。

面對攻擊,飛遁的粉衣男子得防禦。

為了影響遁速,迅速取幾張靈符向後扔,化為火蛇、冰針、風刃之類的法術與金色箭矢抵消,暫拖延間並乞求碰到增援的同門。

面對靈力化成的源源斷的箭矢,需靈石購買的靈符終究限。

粉衣男子面露仇恨之色,最終還取一件紅色骨爪模樣的法器,向後飛抵擋箭雨。

紅色骨爪像類或者類生物的手臂砍煉製而成,散發的威勢超普通極品法器一些,輕易將金色箭雨掃滅而自身損分毫,能夠擊穿鋼鐵的箭矢沒其留一絲痕迹。

無論紅色骨爪的威能如何,御使件法器,粉衣男子遁度避免的受到影響慢了。

三的距離進一步拉近,姚雲松卻突然露一絲尷尬。

原本兩件極品法器,一件攻擊礦場陣法被毀,另一件腳御器飛行,一之間竟然拿極品法器。

於只好拿一把品法器的黃色飛劍,向粉衣男子斬,同手施展各種法術攻擊。

粉衣男子似乎也那種「富」的修士,也只兩件極品法器。

見黃色飛劍襲,當也掏一把紅色飛劍,一紅一黃兩件品法器開始「互啄」。

金鋼旗環繞周邊,劉玉沒因為對方築基初期就馬虎意。

手指快速拉動弓弦,給敵修喘息的機會。

面對兩又快又急的攻勢,粉衣男子以一敵二還傷身,越發力從心。

終於被一法術攻擊到護罩,得降落地面。

劉玉二緊隨其後,也荒漠落了遁光。

著陸后兩騰兩把極品法器,差距拉得更。

粉衣男子險象環生,只能憑藉紅色骨爪與一把綉著仕女圖粉色摺扇勉勵抵擋。

眼看就敗亡,臉帶著恐懼而又瘋狂的笑意。

「還交儲物袋與法器速速受死,說定等發慈悲,還以留一條全屍。」

姚雲松聲呵斥,臉露一絲笑容,似乎覺得勝券握。

劉玉轉頭看了一眼,卻沒開口說話,只控制子母追魂刃與耀金弓攻擊,金鋼旗環繞周身。

「死也拉一墊背的!」

粉衣男子聞言雙眼通紅,眼布滿血絲與瘋狂,心已被恨意填滿。

相對於劉玉更恨言遜的姚雲松,而且後者的實力弱一些,將之拉水的把握更。

突然取兩張符籙激發,一張化為金色護罩護住周身抵擋金色箭雨,一張化為丈許的十字形青色風刃,向著子母追魂刃糾纏而。

青色風刃威勢驚,似乎與金風散形術、玄鳥烈焰術差多威能的法術,使得子母追魂刃一開始竟然落入風。

接著粉衣男子抬起右手,對著胸口重重的連拍四,連續四口精血噴紅色骨杖與粉色摺扇,使得兩件法器血光盛威能節節攀升。

失四口精血后,粉衣男子臉已經沒一絲血色。

但還沒停止,雙指併攏心口連點幾,打一玄奧的法決。

接著雙眼與雙耳皆深紅色血液流,但身的靈壓與氣息降反升,似乎施展了某種拚命的秘術。

一切都電光火石間完成,做完些后發足狂奔,向著姚雲松沖,兩件受到精血刺激的法器已經先一步攻了。

「拚命了。」

劉玉心閃念頭,看了此想拉一墊背的企圖。

此自己拿金風散形符或陰雷子,或迅速破解十字風刃,幫姚雲松解圍。

但,必嗎?

身受重傷,待會分贓的候對自己更利嗎?

或者兩同歸於盡,自己就贏者通吃了嗎?

或者以……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八章:突生惡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