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核載一人

第二百二十四章:核載一人

丈許的黑色劍刃毫停留,直接將黑衣老者四,碎成幾塊血肉,相信生活此地的一些低階妖獸看了,會非常喜歡。

「啪」

主死,兩把紅色飛刀與火紅箭矢失控制,靈光快速消失掉落地。

「呼」

劉玉重重吐一口濁氣,鬥法的間雖短,但全力而為之比攻打紫晶礦場消耗更,心神也卻極為緊繃。

按儲物袋的右手重新放,情況終究沒發展到使用符寶那一步。

動輒幾千萬靈石的符寶,對劉玉說也極為難得的。

此地宜久留!

劉玉縱深一躍,樹枝幾起落,將現場的幾件法器收起。

隨後到黑衣老者的屍體,伸手一吸將其儲物袋攝入掌,然後別腰間,熟練的彈幾火球把的血肉焚毀。

自此一切塵埃落定,接只回到元陽宗控制的範圍,便算安全了。

劉玉正離,但臨走一頓,望著片樹林因為離玄劍而引發的火勢。

想了想還雙手掐訣,一低階的「雲雨術」使。

引動空氣的水氣,凝聚一團的雨雲,隨後淅淅瀝瀝起了雨。

雲雨術雖然只一階品法術,但由築基期修士施展,威能還非常觀的,撲滅些凡火綽綽余。

做完些后劉玉也等待結果,駕馭遁風舟沖而起沖而起,化為一夜空並顯眼的烏光,沿著克米爾平原的邊緣向南方飛。

原地只留一片雨雲嘩嘩著雨,森林的火勢逐漸變直至熄滅,最後雨雲也消失見。

只切口整齊的樹木,與殘留的火跡,昭示著里方才經歷了一場修士之間的鬥法。

……

後方雖沒了敵方修士追擊,因為還合歡門的控制範圍內,劉玉敢鬆懈。

一辰后,遁風舟,劉玉刻觀察著周圍的動靜,手一火一木兩塊品靈石,因為靈氣耗盡化為飛灰飄灑長空。

一連串的鬥法,雖然法力比同階修士深厚,但滅殺黑衣老者之法力也只剩到三成,此終於恢復得七七八八。

一般築基後期修士的遁速,約每辰六百里左右,比初期修士快了一倍。

遁風舟專精飛行,遁速比築基後期修士還快一線,但因為防禦脆弱需刻心能到的攻擊,劉玉敢全速進。

一辰,距離鬥法的那處森林已里,距離寒霧森林約還六百里左右。

么久都沒合歡門修士追,應該打算動干戈了,畢竟也資源點駐守。

劉玉默默想到,隨後法決一掐,遁風舟開始全速飛行。

接的一段路應該安全許多了,合歡門的築基期修士限,又駐守資源點,克米爾平原那麼,想封鎖能的事情。

離地十幾丈夜空,一烏光快速划,直直的朝南方飛。

如此黑暗的夜晚,遁光高的話目標就明顯了,很能被還搜查的合歡門修士注意到。

十幾丈的高度剛剛好,至於目標明顯,又以規避多數障礙,容易被地面的修士偷襲。

突然,烏光方的某處叢林,一藍色遁光沖而起,也向著南方飛,兩者的速度相差無幾。

劉玉神色一驚,迅速從儲物袋取法器,沒想到地方還修士存。

「謝俊傑」

認了遁光,還駕馭遁光的修士。

原本敵方的地盤遇到同門應該抱團取暖,共渡難關才。

「但也巧合了吧?」

劉玉心一冷,絲毫沒因為同門而放鬆警惕,握手的法器也並沒收回的意思。

無論逃跑選擇同一方向,還恰巧此地相遇,都感覺巧合,就像意為之一般。

更令警惕的,追擊此的築基後期修士呢?

甩掉了?知難而退?亦或者……?

腦閃種種猜測,無論哪能,都說明此實力非同,實力遠超普通的築基期修士。

尤其最後一猜測,更讓劉玉所未的警惕。

正思慮間,謝俊傑的話語已經傳了。

「能里遇到劉師弟真好了。」

「師兄為了擺脫合歡門的追兵,受到了輕的傷勢,一身實力只剩成。」

「現急需穩定傷勢,否則修為倒退損傷根基。」

「此地已經離寒霧森林遠,師弟否載一程?」

謝俊傑語氣誠懇,隨後遁光一轉向著劉玉靠近。

配合蒼白的臉色,還衣衫點點血跡,似乎真如其所言一般。

見其遁光靠近,劉玉眉頭一皺,只好控制遁風舟徑直往降落而。

一條溪旁落,揮袖間將之收入儲物袋。

件飛遁法器對自己而言頗為難得,靈石也很難購買,但防禦脆弱容易損壞。

若待會發生點什麼因而受損,那就惜了。

謝俊傑也溪旁落,距離劉玉只十丈的距離。

距離十分微妙,以極品法器的速度而言,只需兩瞬便跨越,稍留神發起偷襲很能得手。

「同門之間理應守望相助,應之義,原本劉某該推辭。」

「但劉某的法器核載一,實方便搭載謝師兄。」

「以一同穿越寒霧森林,彼此之間也好照應。」

劉玉遠遠的看著謝俊傑,緩緩開口。

話語間毫猶豫拒絕了求,但並沒把話說絕,只語氣頗為冷漠。

法器搭載其修士,就算極為親密的同之間,也極少發生種事情。

畢竟分神操控法器,而且彼此的距離又接近,若搭載之心懷軌,那麼後果堪設想。

所以好的友甚至侶之間,都很少乘坐一件法器。

修仙界的常識,冒然提種求,極為失禮的。

管原因如何合理,劉玉與謝俊傑終究只普通的同門罷了,聽了番話基本斷定了其安好心。

既然如此,那麼先手為強。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四章:核載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