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金篆銀篆

第二百二十七章:金篆銀篆

張符籙比金風散形符、玄鳥烈焰符等常見的符籙,寬一倍左右,握手一種冰寒至極的感覺。

劉玉能夠感覺到,符籙蘊含了濃郁的空間之力,被封印一張的符紙之。

遠比儲物袋本身的空間屬性更加高級,卻能夠存放進儲物袋,着實思議。

符籙所繪製的銀色符文,與現今修仙界的完全同,一種古老、久遠的味裏面,似乎經歷悠久歲月後的滄海桑田。

「真畏怖啊。」

劉玉看着古老的符文,心卻翻江倒海。

已經七八把握,符籙至少從古甚至古流傳的。

種銀色的符文名為「銀篆文」,據說由真仙所穿的「金篆文」,簡化而。

金篆文種文字本身便蘊含思議的力量,能夠記載地規則與真理,據說仙界真仙所使用的文字。

因為金篆文蘊含規則的力量,本身便一絲真仙位格的偉力,非近仙的乘期修士無法領悟。

若乘期之的修士強行領悟,往往得善終,會被其的偉力撐得爆體而亡。

所以便「聖賢」將金篆文簡化,創造了銀篆文。

樣一其真仙的偉力也就存了,也能用記載規則與真理。

但依然種種神秘而思議的力量,學習的門檻已經降低許多,乘期以、煉虛期以的修士,也以領悟使用了。

古古之此方修仙界皆為繁盛,自然煉虛期能存的。

只那場曠日持久的「古戰」之後,整修仙界的靈氣濃度都避免的開始衰竭,頂尖的修仙資源也漸漸減少。

直至古最後一位煉虛期能坐化后,再也沒新的煉虛期能誕生,到了如今化神修士都已經成為傳說,元嬰期也稱之為「能」。

劉玉剛好一本沒封面的古籍,見到關「金篆文」「銀篆文」的描述,了解到古的榮光,所以才會感到畏怖。

「竟一張煉虛期能親手繪製的符籙?」

劉玉面動聲色,心頭卻極為震動,呼吸都開始沉重起。

「張符籙何作用?如何使用?」

淡淡聲,詢問關張符籙的信息。

「回劉師叔,弟子也知此符的名稱,但擅自將它稱為瞬息千里符」

「此符使用后,能夠瞬間傳送到一千里之外。」

「只一千里的範圍內,都以瞬間到達標記的地點,若沒標記,那就隨機傳送到千里之外。」

「使用之只撕碎便。」

顏開敢隱瞞,恭恭敬敬回答。

劉玉點點頭,又打量了一會手的張瞬息千里符,了一會才問:

「說說看,那麼如何得到張符籙的?還其它符籙?」

顏開聞言汗如雨,背後的汗水已經打濕了衣衫,濕漉漉的黏背分外難受。

知,眼已經到了最關鍵的刻,生死全看能能讓劉師叔滿意了。

以對劉師叔的了解,什麼心慈手軟之,絕對算得殺伐果斷,自己回答的好,恐怕今就交代里了。

所以顏開打算如實交代,微微沉吟組織了一會語言,便馬回答:

「回師叔,瞬息千里符當初共四張,弟子從坊市裏一老散修手收購而。」

「當被夾一本古籍毫起眼,弟子也偶然間才發現夾層里的蹊蹺。」

「一開始並知曉其功效,直到一偶然的機會激發了一張符籙,直接從望月城傳送到了數百里之外,才明白了此符的價值。」

「之後丙六靈藥園被攻破的候用了一張,方才為了脫險又用了一張,所以才能么快到達此處。」

顏開敢說謊,將自己得到瞬息千里符的程十說了,而後又拿一本泛黃的古籍。

「用了三張?」

劉玉只感覺的自己手微微顫抖,簡直暴殄物!如此珍貴的符籙居然被鍊氣期修士用了三張!

深吸一口氣平復心緒,將古籍拿手,隨手翻開了起。

古籍的內容極為符籙,只記載了某一地方的風土情、民俗習慣,但那地方,劉玉從未聽聞。

找到顏開所說的那夾層,確實被打開的痕迹,看沒說謊。

古籍也知用什麼材質製成,經歷漫長歲月還未腐朽,但的的確確只一本普通的書籍。

劉玉反覆翻看之後確定,而後將之遞給了顏開,又問:

「后曾尋找那散修?」

顏開拱手:

「尋找,弟子尋遍坊市也沒找到那散修,打聽之也沒消息。」

「似乎就關於此的一切,就如從未現憑空消失一般。」

流浪的散修?還隱士高?

劉玉聽了眉頭一皺,些驚疑定。

但沒頭緒,很快再糾結於些,淡淡:

「劉某對瞬息千里符非常感興趣,知顏師侄否願意割愛?」

「師侄好好考慮清楚,願的話也會強求。」

「當然,劉某也會佔輩便宜,就用兩件極品法器交換吧」

說考慮里兩字,劉玉加深了語氣,寓意言而喻。

說着取火紅箭矢與黃色土輪兩件極品法器,拿手把玩。

極品法器剛一現,就牽動了顏開的目光,由自主的落其,目盡渴望。

顏開雖然些機緣,品都兩件,超了多數鍊氣期修士,但終究沒後台,根本敢奢望極品法器。

沒想到曾經眼饞已的東西,就現了自己眼,只點點頭就以得到。

「多謝師叔厚愛,弟子願意交換。」

顏開沒考慮多久,便拱手說,回答的非常果斷。

對說,瞬息千里符只能提供一次逃命的機會,本身並能增加任何實力,次打的修士次還打。

而兩件極品法器就同了,煉化之後實力立馬就以得到增強,幾乎以鍊氣期內橫著走。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七章:金篆銀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