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再臨多寶閣

第二百三十二章:再臨多寶閣

隨著存神妙法的運轉,劉玉平靜的面孔漸漸發生變化,鬢角、額頭漸漸冒些許汗液,打濕了衣袍。

「呼。」

又了兩辰后,一口長長的濁氣呼,如同無形的「氣箭」,吹起了地面些許的塵埃。

劉玉掐著法訣的手緩緩停,最終睜開了雙眼。

此窗外已一片黑暗,清冷的月光灑落窗沿,間已經到了亥三刻。

感受著比以往更強盛一分的修為與神識,心暗暗滿意。

隨後站起身,了練功房到盥洗室,用法力凝結了一的水球,開始清洗身體。

片刻后,待肉身的污垢與汗漬皆清洗乾淨,劉玉進了卧室。

寬衣解帶躺木床,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接連的好幾場鬥法,還與同門之間的必交際,讓的心神無無刻緊繃,即使築基期修士,也感到了一陣疲憊。

回到洞府後一放鬆,立刻便一陣睡意襲。

……

了多久,劉玉睡眼朦朧的睜開了雙眼,發了一會呆后,才漸漸恢復了清醒。

看著窗外明媚的日光,聽著知名凡鳥嘰嘰喳喳的叫聲,心情似乎也變得輕鬆了起。

掐指一算現已經接近巳,一覺睡辰之久。

起身穿衣衫,離開卧室了閣樓,劉玉閣樓的草地停步。

一絲苟的打完兩套「元陽鍛體拳」,身體漸漸發熱,意識也徹底清醒了。

此離次吞服丹藥修鍊六多辰的間,宜再次修鍊,回到閣樓找了一張師椅坐,取青竹丹經開始參悟。

存神妙法的金丹篇深奧,以劉玉此的元神造詣,參悟起事倍功半。

而且也很容易現錯誤,故而已經被暫擱置。

元神方面的造詣更進一步,便打算再次參悟,畢竟現考慮金丹期的事情為尚早。

之的三年,隱靈術早已完全被吃透,並且修鍊到了圓滿的地步,方面已經需花費間。

而青陽功築基期的功法,劉玉也已經被參悟透徹,相信修鍊起會現的差錯。

目已經開始著手第六層築基後期,進展順利並沒現什麼問題。

正常情況劉玉一月只需睡一次覺,便完全會疲憊之感,而存神妙法的擱置與隱靈術的完成,也解放了量的間。

使得現除了日常修鍊、練習法術、溫養法器與參悟功法外,了一些閑暇的間,以翻看繳獲的功法典籍之類,或者翻看一番靈草心得。

所謂修仙,僅僅只自身的蛻變,還知識的積累。

或者說,知識、見解夠的情況,些蛻變根本無法完成。

修仙之路,單單某些想象的,只法力、實力積累與提升的程,那樣狹窄與無知了。

間慢慢到午,感受到儲物袋的動靜,劉玉神色一動,將宗門令牌取了。

「任務完結,功勛點已經發完。」

「林曉月、謝俊傑、姚雲松、樓存軍四,留宗門玉冊的身懷氣息已經消散,確認隕落。」

面對兩位合歡六子的追擊,那位林姓師姐的死亡並奇怪,雙方的實力差距一點半點。

讀取了宗門令牌的訊息,劉玉心毫無波瀾,一切都意料之。

姚雲松與謝俊傑的死亡,雖然直接或間接與關係.

但以現楚國修仙界的形勢,執行任務的程,隕落幾名築基修士已經無法引發波瀾。

何況事情發生合歡門掌控的區域,又沒留明顯的線索與漏洞,一切都合情合理嗎

或許,宗門派發任務的候,就已經做好了某些弟子隕落的準備。

任務都圓滿完成了,又怎麼會因為幾弟子的死亡,而動干戈呢?

搖了搖頭,劉玉將宗門令牌放回儲物袋,隨後進了練功房。

花辰的間,完成青陽功與存神妙法的修鍊。

沖洗一番身體,換一身青衫,將裝著準備售的修仙資源的儲物袋別腰。

劉玉迎著亥的月色,走了洞府。

此次門,主三件事情需完成。

一處理修仙資源,二修復青蛟戟,三拜訪一番嚴紅玉,透露自己能夠煉製精元丹的消息,看看能能達成合作。

一躺劉玉沒易容,此次收穫的流螢紫晶等修仙資源,都執行任務的途得,屬於以見光的,自然無需遮遮掩掩。

至於那些見得光的,帶標誌性能夠指明謝俊傑身份的東西,自然早就被放到一邊。

因為些資源路「正當」,所以並打算再分開售,而徑直往東市,打算一次性全部售給多寶閣省省力。

算流螢紫晶自己現已經用的幾件品法器,一併處理,批資源約價百靈石左右,對築基後期修士都一筆數目了。

修士把戰爭當做噩夢,生怕丟了性命,從而退縮。

也修士把戰爭當成機緣,希望殺敵立功賺取資源,能得到師長的賞識那就更好了。

毫無疑問,弱者的噩夢,強者的......盛宴!

而劉玉屬於兩者之間,實力與底牌遠超同階,也需特意獵殺敵方修士賺取資源,但該手還會手。

約半刻鐘后,多寶閣,一間掛著許多山水畫的會客廳。

劉玉比較隨意的坐椅子,品嘗著侍女奉的靈茶,目光掃視牆的字畫,耐心等待多寶閣主事賈富的到。

築基期的修為、元陽宗門的身份以及數千靈石的交易,自然區區鍊氣期管事能接待的。

許多候,平等對話的提,都實力與身份對等。

若用鍊氣期的管事,接待築基期的客,難免存一種輕視客的感覺。

什麼修為的店員,接待什麼修為的客,算修仙界成文的規矩之一。

此處多寶閣分店,只賈富達到了築基期,自然只一能接待劉玉。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二章:再臨多寶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