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詭異手段(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二十二章:詭異手段(二合一大章)

在場的合歡門修士以馬金蓮、馬金華實力最強修為最高,而這兩人又一向是馬金蓮佔據主導地位,故而此女發號施令沒有修士敢違背。

話音落下,也不等待後面的增援,十道遁光衝天而起。

其中粉色遁光與金色遁光形影不離,速度遠遠超過其它修士,目標赫然是林姓師姐。

飛遁中劉玉時刻關注後方的情況,見到這兩人沒有追擊自己,這才真正放心。

不過這也是正常之事。

殺雞焉用牛刀,自己終究只是一個築基初期修士,被合歡六子這樣的人物直接盯上的可能性太小了。

事情的發展並沒有出乎劉玉的意料。

後方只有一道紅色遁光窮追不捨,正是方才交戰的黑衣老者。

或許是方才的大佔上風讓他有了信心,自以為看穿虛實能夠拿捏住劉玉,所以窮追不捨。

黑衣老者這些年修鍊之餘省吃儉用,也只購買了三件極品法器。

而眼見對方修為與實力都遠不如自己,卻接連拿出四件極品法器,這讓他如何不妒忌?

特別是那件防禦法器,更是讓他眼紅不已。

所以眼見劉玉施展秘術,爆發之下遁速不下於自己,黑衣老者依然僅僅咬在後面,不想輕易放棄。

就這樣元陽宗修士四散而來,合歡門修士也分頭追殺。

雖然分散了,但合歡門修士絲毫不擔心安全問題,因為已經傳訊附近的所有據點,只要稍稍纏住元陽宗修士一會,馬上便會有同門到來。

青州與鏡州的邊境之間,有一片範圍接近三千里的大平原,名為克米爾大平原。

克米爾地區修仙資源豐富,又在兩個洲的邊界,理論上不屬於任何一個洲所有。

但元陽宗與合歡門都想將之據為己有,兩個門派之間的摩擦大多因此而來,久而久之關係自然非常惡劣。

在不成文的口頭約定中,雙方以克米爾地區中心的寒霧森林分界,將這片大平原一分為二,各自掌控一片地區。

但這終究只是口頭約定,雙方都曾越過寒霧森林,去實際佔據更多的範圍。

圍繞克米爾平原上的各處資源點你爭我奪,誰佔領了就是誰的。

目前兩個門派掌控的範圍差不多,元陽宗控制克米爾南方一千六百里範圍,合歡門控制克米爾北方一千四百里範圍。

與洲內不同,克米爾上生活的凡人極少,兩個門派的掌控也沒有那麼強,平時沒有派太多修士駐紮。

防備對方門派的任務主要還是靠邊境的兩座城池,而駐守修士的任務主要還是守護資源點,以及起到一定的預警作用。

對於出現在範圍內的對方門派修士,只要不來攻擊資源點,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過去了。

可眼下不同,時值戰爭時期,元陽宗與合歡門正式成了敵對門派,一但敵方門派的修士出現自己掌控的範圍,那麼便要合而擊之。

所以現在元陽宗面臨的危機,不但是後方追擊之人,還有可能從各處資源包圍而來的修士。

正是因為這方面的考慮,所以劉玉沒有直接往正南方而去,而是往西南方向飛行。

不知是何原因,越靠**原的中心,優質的修仙資源變越多,而平原的邊緣,則都是一些價值較低的資源,所以兩大宗門都只派了一些鍊氣期弟子看守。

劉玉打算貼近克米爾平原的邊緣,繞一個圈子再返回元陽宗掌控的區域,這樣迎面撞上合歡門修士的幾率就小了許多。

這樣一來路程雖然遠了將近一般,但卻勝在安全。

不過在那之前,還得先解決這個老東西!

劉玉雙眼微眯,注視跟在身後的紅色遁光,心中閃過殺意。

不知是不是巧合,在他轉嚮往西南邊界而去的時候,謝俊傑也剛好轉向。

而且此人速度遠超現在劉玉,後來居上已經飛到了前面。

明明只有築基中期的修為,但遁速卻比普通築基後期還快上一線,應該是施展了什麼秘術。

不過這也是正常之事,劉玉築基十幾年都搜集到了祭血遁,何況這樣的老牌築基修士。

追擊謝俊傑的是一名築基後期修士,遁速比之前者還要快上一線,兩者的距離在慢慢縮小。

此人經過劉玉的時候絲毫沒有停頓,似乎大魚就在眼前對小魚興趣不大。

「莫非是故意想拉我下水?」

劉玉見到這一幕面沉如水,稍稍調整方向,但總體還是往西南而去。

萬一謝俊傑很快就將合歡門修士甩掉了,或者很快被解決掉,那麼那名築基後期修士返回,豈不是剛好碰見自己?

一時間,劉玉眸光一冷,只希望不要出現最壞的情況。

無論有意還是無意,謝俊傑此舉都讓自己置身於險地,承受可能被包圍的風險。

星火之仇燎原往複,如果有合適機會,劉玉不介意出手送他一程。

夜幕上兩道都帶着紅色光芒的遁光劃過,一前一後漸漸遠去。

築基中期的遁速大約在一個時辰四百里左右,一追一逃轉瞬就是半個時辰過去,距離紫晶礦場已有兩百里的距離,漸漸接近了克米爾平原的邊緣地帶。

「小友留步,老朽並無傷人之意。」

「只是手頭並不寬裕,想找道友借取一點靈石而已。」

「小友你先停下,咱們凡事都可以商量。」

黑衣老者神識傳音道,語氣極為和善,頗有有幾分老爺爺的味道在裏面,似乎事實正如他所說的一樣。

他見劉玉施展提升遁速的秘術似乎消耗不大,又不知能夠持續多久,就試圖用言語動搖其意志。

事實上黑衣老者也有類似燃燒精血提升遁速的秘術,只是他年歲已大,這種消耗精血的秘術對壽命也有些影響,所以他不願輕易施展。

人越老,越怕死,就是如此。

「商量?」

這樣的橋段《魔修要略》中記載了太多,劉玉心中嗤笑,絲毫沒有新奇之感。

他一語不發控制着銳金劍飛遁,對黑衣老者的言語恍若未聞。

「老朽可以對天發誓,只要小友交出在紫晶礦場的收穫,老朽立馬掉頭返回!」

「若違此誓,天打雷劈!」

黑衣老者還不私心,依然喋喋不休。

劉玉卻是不言不語,並未做口舌之爭,只是按照自己計算好的方向急速飛遁,速度沒有減慢半分。

假裝自己處於弱勢,讓其以為自己怕死一心想拉開距離,從而放鬆一些警惕。

「敬酒不吃吃罰酒,非要逼老夫施展消耗精血的秘術。」

「待會落在老夫手中,定讓你這豎子嘗嘗抽魂煉魄的滋味!」

又過了小半刻時辰,黑衣老者已經說得嘴唇發乾,見劉玉還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

他似乎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終於惱羞成怒,佈滿皺紋的臉配合陰冷的語氣,顯得分外醜陋。

隨後黑衣老者不知施展了什麼秘術,速度猛然增加一大截,逼近築基後期,快速縮短兩人的距離。

「差不多了。」

對方的遁速剛一增加,劉玉便感受到了。

他挑選了一小片茂密的森林,徑直沒入其中遁光一斂。

在一根粗大的樹枝上站定,取出法器好整以暇等待着對方的到來。

想悄悄往元陽宗控制的區域摸去,不可能讓黑衣老者跟在後面,這個地方距離其它築基修士很遠,便在此處解決掉這個麻煩吧。

劉玉面色冷漠,心神卻極為集中,隨時準備發起雷霆一擊。

這個地方已經是克米爾的邊緣,再徑直往前一百里,便是連綿的高山與廣闊的森林——十萬大山所在。

其中居住的高階妖獸數不勝數,對人類修士而言危險無比,等閑金丹真人都不敢冒然闖入。

「小友想通了?」

「可惜耽誤太多時間,得付出更多的代價,現在不但要交出紫晶礦場的收穫,還要留下你的儲物袋!」

七八十丈外黑衣老者落下遁光,同樣立於一根樹枝之上。

只是他見劉玉有恃無恐的模樣,內心隱隱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一時有些驚疑不定,於是想先試探一番,沒有立刻發動攻擊。

但他想談,劉玉卻沒有多廢話的意思。

此地還處於合歡門掌控的地域,每多待一點時間,便多一分風險。

在其話音還未落下的那一剎那,劉玉便動手了。

沒有相互試探的過程,一出手便是靈器與法器全力而為,黑衣老者的實力在礦場之時已經摸清楚,即使有所隱藏也不會相差太多。

金鋼旗環繞周身,毫不吝嗇形成金色護罩,全方位無死角的防護。

不再隱藏實力,子母追魂刃化為丈許大小的黑色劍刃,無視樹葉樹枝的阻攔從側面向黑衣老者橫斬而去。

烏光並不如何耀眼,卻有一種殺人無數形成的煞氣!

心性不堅的修士面對,未戰氣勢便先弱了三分。

「嘶」

因為實在太快,烏光經過了好一會,才有被鋒芒切斷的樹枝樹葉落下。

離玄劍更為霸道,直接化為一隻有着鳥類輪廓,渾身纏繞紅色烈焰的火鳥。

「嚦!」

火鳥翼展半丈大小,似有似無間發出一聲清鳴,正面向黑衣老者飛撲而去!

因為溫度太高,火鳥所過之處周圍一丈的樹木都開始自燃,沿途很快形成了一條「火焰通道」。

聲勢最小的是一把黑色鐵索,鐵索冒着絲絲森冷的寒氣,有幾分不詳的意味,悄無聲息聲息向黑衣老者纏繞而去。

像是神話傳說中牛頭馬面逮捕亡魂的鎖鏈,要一步步將魂魄拖入死亡的深淵!

劉玉出手間威勢,根本不像是一個築基初期修士,而且法器、靈器無一不是精良。

「不好!」

「這豎子隱藏的太深了!」

見此情景,黑衣老者哪裏還想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他眼中滿是驚駭,有一種立刻駕馭法器轉身就逃的衝動。

但這種衝動被黑衣老者硬生生壓制住了,來不及了,他的動作再快還能快的過法器靈器不成?

種種一閃而逝,不想身死道消就只能迎擊!

火鳥的威勢最為驚人,威脅也是最大。

黑衣老者急忙掐着法訣,驅使兩柄紅色飛刀一左一右向火鳥斬去。

而後又取出一支小巧精緻、通體火紅箭矢,注入法力飛速漲大。

箭身高速旋轉,箭頭冒着寒光,徑直射向子母追魂刃。

最後把滿是黃牙的大口張開,吐出一團粉色的霧氣,攔截在黑色鐵索的必經之路上。

這粉色霧氣與齊少安攻破黑水極風陣所使用的霧氣有七八分像是,只是眼前一團霧氣顏色更為鮮艷,也不知有無關聯?

吐出粉色霧氣后,黑衣老者眼中的神光略微暗淡,原本強盛的氣息也衰落了一小截,似乎使用這種手段的代價非同一般。

「叮」「叮」

離玄劍化形的火鳥一雙利爪上焰光暴漲,隨後左右一揮,與迎擊而來的紅色飛刀正式交鋒!

兩聲如刀劍相擊一般的傳遍林間,只見兩柄紅色飛刀各自被擊退半丈之遠方才穩住。

但離玄劍也沒有佔到明顯上風,火鳥亦是一個踉蹌倒退半丈,一雙利爪各自有一道深深的痕迹。

不愧是成套的極品法器,面對上品靈器都絲毫不落下風。

「叮」

一聲極為難聽的脆響,子母追魂刃與火紅箭矢針尖對麥芒,劍尖與箭頭髮生正面的碰撞。

兩柄法器誰也沒有上風,烏光與紅光寸步不讓,一時間僵住了。

另一邊黑色鐵索與粉色霧氣的交鋒無聲無息,結果卻讓劉玉心中一驚!

只見黑色鐵索徑直沒入粉色霧氣,沒有受到半點阻礙。

但粉色霧氣從此卻黏在索身之上了,並且霧氣的體積在縮小,如同被鐵索「吸收」了一樣。

隨着霧氣的減少,黑色鐵索的靈光越來越暗淡,速度也越發緩慢。

「啪」

直至霧氣徹底消失,黑色鐵索已經靈光全無,直接掉落在地。

索身竟然生出了點點銹跡!

說時遲那時快,兩人第一輪的交手,實則不過短短三個呼吸的時間。

觀察到這一幕,劉玉瞳孔一縮,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詭異的神通。

但看黑衣老者衰落的氣勢,這種手段雖強,他卻不相信其能夠隨意使出。

再者而言,自己的法器不少,也不一定非要使用法器對敵!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二章:詭異手段(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