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大變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變

如果將精元丹放玉丹堂售,勢必會築基期修士購買。

倘若管事主事皆只鍊氣期修為,無疑先處於弱勢的一方,對議價極為利。

雖然玉丹堂開宰元陽宗之內的坊市,但築基期想拿捏鍊氣期士,手段實多了。

樣想,玉丹堂沒築基期修士坐鎮的話,將精元丹放進售賣確實合適。

培養或者收服一位築基期的手,也就迫眉睫了。

否則玉丹堂只能維持現的體量,而無法闊張,將會影響到自己的修鍊。

劉玉默默想,距離一次回到宗門已經了接近四年,還一年間就了。

屆正好回將玉丹的收益收,順便看看江秋水現的情況再做打算,合適的話就將築基丹交給。

此比自己三歲,算算年齡也四十八了,即將錯築基的最佳年齡,也適合繼續拖了。

心注意已定,劉玉走到一張師椅躺,隨手取靈草心得翻看起。

執行了一次任務后,一次任務一般會隔一段間,但只默認的規矩,並沒寫明面。

只被派往線,就隨能任務到,劉玉倒沒擔心,現與嚴家正處於「蜜月期」,自然會受到照顧。

以嚴家望月城的影響力,自己享受到的待遇,比普通築基修士應該會好一點,休息一兩年沒問題。

……

修仙無歲月,一年間彈指即逝。

望月仙緣城,城南洞府,練功房。

劉玉臉龐青光明暗定,周身靈壓毫無保留的釋放,以查的幅度漸漸增強。

每日都服用青元丹與養神丹,樣奢侈的的修鍊,一年的實力又了的進步。

待吞入腹的丹藥都被煉化,劉玉手法決一變緩緩收功,臉龐的青光也漸漸斂。

隨即,睜開了漆黑深邃的雙眼。

推開房門了閣樓,劉玉一摸儲物袋,取一劍一戟。

正離玄劍與青蛟戟!

此處洞府陣法的守護,能夠隔絕外界目光與神識的窺探,故而外面練習法器靈器也無妨,用擔心被別的修士發現。

閣樓皆為凡木建成,極品法器的鋒芒與紙皮無異,如果裏面驅使法器,恐怕隨便一擊都能將閣樓拆了。

青蛟戟一年之已經修復好,並且將之煉化,沒現什麼意外的情況,畢竟李秋根本知靈器的歷,而宗門已經蓋棺定論。

丹田內法力鼓盪,劉玉控制法力通經脈注入兩件品靈器之,隨後雙手一松兩件靈器憑空懸浮半空。

手法決疾徐連連掐動,對兩件靈器施展化形之術,控制着兩件靈器互相碰撞。

只見離玄劍一聲清鳴,變幻為一隻丈許、燃燒烈焰的火鳥,同空氣溫度迅速升;而青蛟戟氣勢毫遜色,甚至更勝一籌,只見它迅速漲至一丈半左右,戟刃寒光閃閃,一條青蛟戟身遊動,隱約間發嘶吼。

「叮叮!」「嘭嘭!」

劉玉控制兩件靈器以各種方法碰撞,測試其各方面的性能,但都控制好了尺度,讓靈器至於現損壞。

最終得結論,論威能與品質,整體還青蛟戟更勝一籌。

就測試即將結束,儲物袋傳一陣異動,能造成種動靜的只宗門令牌,應宗門直接將訊息通令牌傳達了。

但宗門如若沒重的信息,比如說任務之類,會通令牌直接發送信息。

「距離次任務僅僅一年,莫非新的宗門任務么快便了?」

「以自己現嚴家的關係,沒理么快輪到自己啊?」

心瞬間閃幾想法,隨後劉玉收回兩件靈器,從儲物袋取宗門令牌,一縷神識向裏面探入,查看次的信息。

「所接到傳訊的弟子,速城主府正殿集合。」

令牌並沒說任務的具體信息,只言城主府待命,與以往相同。

劉玉眉頭一皺,嗅到了同尋常的味。

一次,莫非什麼動作?

心閃種種猜測,但宗門的命令能公然違背,迅速回到閣樓沖洗一番身體,換一件帶兜帽的黑袍,而後離開城南洞府匆匆向城主府趕。

許久沒門,望月城的變化頗。

街空空蕩蕩,除了巡邏的城衛軍,再沒其它的修士行走,沿途的雜貨店、丹堂、茶樓等等商鋪皆已關門。

客棧修士打開窗戶,心翼翼朝外面觀看,眼神複雜。

以往熙熙攘攘的流,車水馬龍的場景,全都見了蹤影,似乎被絕對的力量強行改變了發展軌跡。

能做到一點的,只元陽宗。

冷風空曠的街吹,吹起了枯黃的落葉,帶了一陣陣肅殺的氣息,四季輪轉知覺已到了秋。

莫非短短間之內,修仙界的局勢發生了什麼重的變化?

劉玉心閃念頭,隨意叫住一隊巡邏的城衛軍,隨後拿宗門令牌。

「見師叔!」

為首的一名靈鎧靈槍明顯更為精良的修士站了,見了令牌向劉玉躬身行禮,其它幾名城衛軍連忙效仿。

城衛軍自然識得元陽宗的執事令牌,除了收一些精銳的散修與家族子弟作為爪牙,一般隊長、統統等皆由元陽宗弟子擔任。

「必多禮。」

「閉關一段日,望月城的變化竟然如此之,還實施了戰備管理。」

「知何緣故?」

劉玉將令牌收入儲物袋,語氣頗為嚴肅的問。

「回師叔,對望月城實行戰備管理從七日之開始的。」

「具體的原因弟子知,只奉命維持一塊區域的秩序,看到疑的修士以直接擊殺。」

那弟子聞言挺直腰桿,卑吭的回。

劉玉見此眉頭微皺,鍊氣期弟子的階層低,知原因也很正常。

揮了揮手讓些退,繼續向城主府走。

「同尋常的訊息」「戰備管理」

劉玉種感覺,定然什麼事情發生。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