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戰爭結束(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四十三章:戰爭結束(二合一大章)

元陽宗與合歡門仇怨頗深,劉玉也與合歡門修士鬥法好幾場。

屁股決定腦袋,站宗門的立場,自然對雄踞鏡州的門派沒好感。

四件法寶接的動作,印證了劉玉的猜測並沒錯誤。

銀白飛劍法寶,斷劍旗幟的營停,其它三件發白,也代表各宗門標誌的相對應營落。

幾件法寶到到達后,其它四座營也了的動靜。

雖然因為地勢的原因,兩座營能夠直接看見,也超了神識範圍,但還能夠感覺很多股氣息波動的。

突然,營地內一股浩的靈壓浮現,眨眼間便現劉玉等的面。

顯然又一名金丹修士,正身形相對瘦弱,留着長長鬍須的周全周長老,先一步寒霧營主持局了。

周長老走到離嚴長老遠處,揮手間佈置了一隔音結界,兩也知商議什麼。

兩位金丹長老當面,元陽宗一方兩百多名築基修士還算安靜,只聲議論著,抬起頭看着其它營的方向。

而鍊氣期修士則一接着一從營內,眾多築基修士身後站定。

些鍊氣修士明顯分為兩股,一邊全元陽宗弟子,彼此間相距遠;一邊附屬勢力的修士,各家族、宗門自己組成團體,彼此間相距較遠,顯然極為信任。

的根基同樣青州,彼此之間為了生存說定早就結了仇恨,只因元陽宗的高壓之,才一起作戰,但顯然會放心把後背交給彼此。

如果說者「正規部隊」,那麼後者就像「雜兵」了。

間漸漸,日到空正。

其它四營的修士也差多傾巢而,嚴長老揮手撤銷了隔音結界,隨後威嚴的聲音傳到每一修士耳邊,令向殘月谷營的方向移動一些距離。

長老一聲令,面的築基執事,鍊氣弟子立刻了動靜,向著左邊開始移動。

同一間,殘月谷方向也了動靜,向著元陽宗所的右邊移動。

劉玉心瞭然,的神識探查了十里,但對金丹長老卻菜一碟,說定一點間內雙方早已經商議好了。

隨着距離的接近,元陽宗一方以清楚的看到殘月谷一方最面的修士。

因為門派半數劍修,故而許多的背或者手都背負、拿着一把各式各樣的劍器。

些劍器寬細、長短,就連顏色也各相同,些劍器用劍鞘裝着,些則乾脆使用知名的布料纏起。

因為一身實力與修為皆繫於一劍之,所以殘月谷的修士非常注重培養與劍器的聯繫,一般情況會將劍器收入儲物袋,而拿手。

熟悉彼此。

相對而言,元陽宗的修士就「正常」多了。

兩手空空腰間儲物袋,需的候瞬間取法器對敵,算比較「傳統」的法修了。

因為相距較遠,故而殘月谷派的修士當然沒元陽宗宗多,看差多隻六七千名鍊氣修士的樣子。

同樣也全殘月谷門,半數左右附屬勢力的修士。

兩門派距離接近三里的候,嚴長老令停止進。

號令傳達后,元陽宗一方立刻停住了腳步,幾乎同,殘月谷一方也止步。

雙方間隔三里,遙遙相望。

嚴長老與周長老對視一眼微微點頭,隨後藉助任何法寶法器之力,直接肉身飛了空,兩方央之處停住。

同一間,殘月谷陣營也兩騰空而起。

一皮膚微黑面容普通,但卻一種「重劍無鋒、巧工」的氣質,背掛着一把又長又寬的黑色巨劍。

最令觸目驚心的,其臉一深深的劍傷,從眼角一直蔓延到了巴處。

「重玄真。」

劉玉心一動,認了位金丹真的身份。

殘月谷重玄真與元陽宗長風真一樣,皆名傳幾國的成名修士,赫赫聲名皆由一場場戰績鋪墊而成。

相傳其金丹期之,就曾越階擊敗金丹後期的對手。

現么多年,進階金丹後期之後,想必境界內已經難逢敵手。

殘月谷派位真此主持局,足以說明對條型靈石礦的重視,嚴長老與之相比,無疑遜色幾分。

殘月谷另一名金丹修士,身穿白衣面容俊秀,背後掛着銀白飛劍法寶,確幾分劍俠的味裏面。

但與重玄真相比,就相形見絀了。

「長風兄沒嗎?此次貴宗就由嚴友主持嗎?」

重玄真與長風真相交莫逆,此次本想與老朋友見見面切磋切磋,沒想到連影子都沒一,心由些失望,於向嚴長老問了一句。

嚴長老元陽宗老牌的金丹修士,結丹已四百多年,修為也達到了金丹期巔峰,自然夠資格主持局面。

至於只金丹初期的周長老,則被無視了。

「哈哈,叫楊友失望了。」

「李師弟事身無法,故而此次靈石礦邊的事情,由老夫全權負責。」

嚴長老含笑說,同之間交流,自然沒了面對低階修士的威嚴。

重玄真本名楊開,兩宗一向交好,金丹修士之間還比較熟悉的,自然無需介紹。

「型靈石礦的利益得失關乎宗門興衰,長風友都沒,難還什麼事情能更重?」

「莫非長風友已經走到了楊某的面,正為那關鍵的一步做準備?」

重玄真問,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靜,似乎什麼事情都能讓所波動。

對於此問嚴長老卻笑而語沒回答,表情令捉摸透。

隨後揮手間佈置了一範圍較的隔音結界,將四籠罩內,與殘月谷一方開始商量同盟事宜。

無非約定雙方聯合一定,同進同退,爭取更多的利益。

因為隔音結界的存,後面的內容劉玉等得而知,但想差多意思。

面的內容已經足夠引遐思,「那一步」什麼?莫非元嬰瓶頸?

沒了長老的約束,聽到談話的築基修士竊竊私語,站原地等待起。

一次沒等多久,隔音結界便消散,嚴長老與周長老重新飛回元陽宗的陣。

隨後兩一同令,向著片被開闢的空曠之地的心,也就寒霧靈石礦所之地趕。

殘月谷一方,也隨之一動。

「踏踏」

因為距離極近,需御劍飛行,一兩萬名修士行進,動靜自然極。

但修士法力身,做到身輕如燕的地步還很輕鬆的,故而沒現「塵土飛揚」的景象。

一會就趕到了寒霧靈石礦所之處,好幾長寬幾丈的礦洞,裏面黑黝黝的看清楚任何景象。

到了此處,元陽宗與殘月谷諸多修士停腳步,此其餘三宗門的修士也已經趕到。

長達二十幾年的戰爭,彼此之間自然結了深刻仇恨,此見面,氣氛瞬間凝重起。

望向彼此的眼充滿敵意,許多修士一手放儲物袋,似乎只長老一聲令,就能瞬間動手。

好專門的執法隊維持着秩序,元陽宗一方的修士雖然接近一萬關,卻也保持住了事先安排好的陣型。

從空往看,以看到圍繞着寒霧靈石礦的礦洞,漫山遍野都修士。

此宗門的修士相距里遠,甚至進入了築基修士的神識範圍之,劉玉以清晰的看到其它宗門的修士。

拋那些雜七雜八的附屬勢力修士算宗門弟子就顯得正規多了。

元陽宗外門弟子身穿灰袍,內門弟子身穿白袍,方築基修士穿着則比較隨意。

清虛派傳統的「門」,皆身穿袍。

外門弟子穿灰色袍,內門弟子穿淺藍色袍,築基執事則深藍色的袍,至於修為定位最高的金丹修士,則穿着杏黃袍。

一眼望,全貌岸然的「」。

其它宗門雖然服侍怎麼統一,但衣服也圖案,或掛着令牌,標明了等階身份。

而全場最顯眼的飄雪閣,陣列的方全衣帶飄飄女修。

些女修的相貌無一佳,放世俗絕對算得百里挑一的美。

或裙裝、或宮裝,種種引發癢的打扮一而足,一眼望千嬌百媚,吸引著許多修士的目光。

就如一種種氣質、姿態各異的鮮花,吸引著許多修士的目光。

許多修士將目光看,些女修習以為常加理會,保持着高冷的模樣。

些女修非但害羞,反而還暗送秋波、極盡挑逗,深情款款,的眼春水蕩漾。

趣的,飄雪閣的女修似乎元陽宗與清虛派的修士最感興趣,暗送秋波者再少數,而對合歡門與殘月谷則興緻缺缺,沒多少女修回應。

牡丹、芙蓉、曇花、紅白玫瑰……

常想的美好旖旎,都能從找到。

就連劉玉,一之間也差點看花了眼,直到嚴裙兒一聲嬌哼傳到的耳邊,才得收回了目光。

「傳聞飄雪閣招收弟子對容貌也求,樣貌平凡、醜陋者拒收錄。」

「而且修鍊的功法也一定美化容顏的作用,看果真假。」

劉玉面改色的摸了摸鼻子,心暗暗想。

飄雪閣的些女修,只皮囊的美麗而已,修鍊魅功或者魅功修鍊到高深處的極少。

欣賞者眾多,迷戀者卻極少。

像合歡門的馬金蓮一樣,著一種能夠支配雄性的致命魅力,使修士內心自然而然生想與其交流的想法。

飄雪閣雖然多女修,但實力卻折扣楚最強的,門內常年兩位元嬰修士,獨自佔據着蘭州、幽州兩洲。

雖然幽州的面積最,但還引得其它四宗門兩兩聯合、隱隱忌憚,意無意抵制着飄雪閣。

此次飄雪閣一方光築基修士便了接近四百名,鍊氣修士早已萬,金丹修士三,種陣容已經超了其餘四派任何一派一半。

見到飄雪閣如此強的陣容,劉玉收斂心神凝重已,朝自家宗門的方看。

緊緊跟隨兩位金丹長老身邊的,兩名元陽宗久負盛名的修士,皆位列的三英四傑,地位極高,宗門重點培養的對象。

其一,便劉玉認識雷靈根的周卓峰。

另一更加了得。

此位列三英四傑排名第一,無數宗門低階敬仰的對象。

曾受到元陽宗唯一的元嬰修士「風老祖」的指點,靈根悟性皆屬乘,被斷定七成能結丹成功,親自傳宗門直通元嬰期的根本功法三陽焚功。

只待其結丹成功,便會被風老祖收為弟子。

此名為——趙無極之的火行造詣極深,著獨到的見解。

曾一次碰撞,力壓合歡門的王憐花一籌,隱隱成為元陽宗一代築基修士第一的趨勢。

嚴長老、周長老低聲吩咐了趙無極與周卓峰幾句,隨後騰空而起向而飛,最後立於礦洞方几百丈的高空處。

其餘四宗門的金丹修士絲毫虛,亦憑藉肉身御空飛行,幾百丈的高空處立足。

金丹長老之間會展開怎樣的博弈,方的築基、鍊氣修士無從得知,也敢擅自窺探。

只各自宗門威望極高的修士組織,刻警惕著敵對宗門,防止其暴起發難。

樣緊張的氛圍,即使其它宗門熟識的修士,彼此之間也敢擅自交流。

萬一扣一「通敵」的帽子,那就口莫辯了。

間一點一點的,日漸漸往西邊滑落,轉眼間就了三辰。

劉玉抬頭向看,只見十幾名金丹修士似乎爭論什麼,手腳並動情緒異常激烈。

存神妙法雖然玄妙,但的神識境界低,沒瞞金丹修士的把握,故而敢用神識窺探。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三章:戰爭結束(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