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功勛妙用(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四十六章:功勛妙用(二合一大章)

三月之後,若局勢沒現反覆。

則劉玉些后被派往望月城的修士,便以返回宗門了。

而青州附屬的宗門、家族,以及徵召而的散修,組成的聯軍修士也會正式解散,以各自回到自己的地盤了。

從儲物袋取令牌,幾打令牌,頓一微光激射而落陣法。

「轟隆隆」

一無形的缺口被打開,劉玉走了進,步入閣樓之。

隨着的進入,無形的缺口迅速彌合,一會便恢復如初。

進入閣樓后,劉玉首先到盥洗室。

洗一身塵埃,換一件新的黑袍,才進入練功房。

此次行三間,也沒經鬥法,對心神與精力的消耗都,所以並需睡覺,現還神采奕奕。

劉玉盤膝坐蒲團之,開始了幾十年如一日的打坐鍊氣,修鍊青陽功與存神妙法。

一顆青元丹入腹,主修功法青陽功全力運轉,開始煉化藥力。

一股青光也浮現於的臉,忽明忽暗。

「呼~」

修鍊完之後,一反常態的沒參悟青竹丹經,或者翻看靈草心得什麼的。

而徑直了洞府,往城主府而。

望月城的二十多年,劉玉也執行了好幾任務。

耗十多年的駐守丙六靈藥園任務,血腥的夷滅黃家全族任務,最後風險收穫並存的破壞紫晶礦場任務。

些任務難易,但都多多少少一點功勛點,好幾任務,應該也能換點寶物。

功勛點之易,一般冒着生命危險才能得,所以能換取的寶物也一般渠難以購買的。

通常名列兌換榜的都比較珍稀的寶物,因為種種原因而稀少、珍貴。

了洞府後,劉玉舉頭四顧,望月城的情景又發生了變化。

與談判之嚴肅、凝重的氣氛同,此望月城已經退了戰備管理的狀態,差多已經恢復了平的模樣。

沿途的商鋪也一接着一開門,往之間的修士也少,除了巡邏的城衛軍多了許多,還一些路口核查身份,一切就如往常一樣。

但些與劉玉關係,元陽宗築基執事的身份,足以一路暢通無阻。

一會兒,城主府已經歷歷望。

劉玉面色如常眼眸一掃,便看見進進的許多修士。

聯軍修士返回后,此地又恢復了以往的熱鬧,甚至因為戰爭陰影的遠,往的流更多了三分。

三月之後,便以回到宗門或者家族。

拼死拼活得的功勛點,此用更待何?

些散修、家族修士野心,到戰場亡命一搏,就為了嗎?

惜的,些修士永遠的倒,些修士則活着回到望月城。

同的,些修士完成了自己目標,以兌換想的東西,一臉喜色途光明。

屬於群極少的一部分,心性、實力、氣運皆缺,同輩的佼佼者,偶然的必然。

經歷了場蛻變,或許就會由此走自己生涯的巔峰,一鼓作氣築基成功,將執掌或者創建自己的家族。

些修士雖然活着,但功勛點卻夠換取心儀之物,於眉頭緊鎖途依然困難重重。

相比者,總缺少了一些東西,么向死而生孤注一擲的決心,么支持行動的實力。

么......一丟丟的氣運。

次危險機遇並存的戰爭后,處境還沒改變,從怎樣,以後還那樣。

歡喜愁,種種表現一而足。

劉玉睫毛的瞳孔漆黑如黑,將一切盡收眼。

修仙界向如此,沒什麼好感嘆的。

沒理會行禮的修士,穿越了流向兌換寶物的「功勛殿」走。

一會兒,就到一處只比正殿了一點的偏殿。

抬頭望,方深色的牌匾,用知名的金色筆墨寫着「功勛」二字。

看氣象凡、氣磅礴,使心生敬畏。

此聯軍修士剛剛回到望月城,便迫及待想兌換早已看的物品,進城主府的修士許多都為此而,所以功勛殿極為熱鬧。

因為接待鍊氣期修士的櫃枱只三,而第一間想兌換的修士卻足幾百之多,所以長長的隊伍甚至排到了殿之外。

接待築基期修士的櫃枱就更少了,孤零零的只一。

築基修士數原本就少,第一就兌換的修士也多,只排隊。

為了保護修士的私隱,櫃枱設置了一的陣法,籠罩方圓兩丈,能夠屏蔽外界的視線與神識窺探。

裏面能夠觀察外面,外面卻觀察到裏面。

只兌換的修士能夠站到櫃枱,排隊的修士則站兩丈之外,等一修士兌換完成退後,一修士方能。

劉玉自覺的排到隊伍的最末端,神識動聲色的向陣法內探入。

但很快發現,一睹「牆」阻擋住了神識的滲透。

感受了一堵牆的強度,如果自己稍稍用一些手段強行突破,還以的。

但勢必隱瞞了動靜,想了想就此作罷,心念一動控制神識退了回。

畢竟自己兌換寶物的,窺視隱秘的。

何況功勛殿絕對算得望月城重地,很能佈置比二階品「黑水極風陣」還強的陣法,也必定高手此坐鎮。

好容易得的功勛點,兌換寶物當然慎之又慎,速度自然快起。

劉玉耐心的等待着。

方修士離,後方修士排後面。

了約半辰后,終於輪到劉玉,一步跨步入櫃枱。

如同撞破了一層窗戶的遮擋,裏面真正的樣子呈現了眼。

櫃枱通體黑色,皆用知名的材料製成,居然能夠阻攔神識的窺探,知何原理。

其別心裁的放了兩花瓶,瓶插著修仙界比較常見的兩種花朵。

與劉玉想像同的,主持築基期修士兌換的,居然想像「老成持重」的修士,而一看十八歲的妙齡少女。

身穿樣式新穎的鵝黃長裙,兩隻蓮藕般的手臂戴着細細的紅繩,眉間用深紅色硃砂點了一點。

眼神明亮黛眉細細,瓊鼻秀美嘴唇淡紅,長發披精緻,恰如一朵水的芙蓉。

此女看年輕卻毫無稚氣,修為也達到了築基初期,甚至比劉玉顯露外的修為,還深厚許多。

「劉玉,特定兌換寶物。」

劉玉瞬間觀察清楚環境,露一絲笑意拱手,然後將宗門放櫃枱任其查檢。

能功勛殿主持築基修士兌換的,背景肯定簡單,所以語氣頗為客氣。

黃裙少女聽到名字,眼卻閃一絲異色,嫣然一笑:

「原劉師弟啊,叫李長秀,以叫李師姐。」

的聲音溫柔平,令容易心生好感,一種傳統知性女子的味裏面。

劉玉客氣的回:

「見李師姐。」

「劉某還沒拿定主意兌換什麼,知師姐否先把兌換名單拿一觀。」

「想先看看,再做決定。」

注意到李長秀眼的異色,心暗暗皺眉,思想也沒想起與此女什麼交集,為何會種反應?

「當然以,劉師弟請看,兩枚玉簡,便記錄着所能夠兌換的寶物。」

「左邊那枚記錄的築基期能夠用到的寶物,右邊那枚,則鍊氣期能用到的寶物。」

李長秀輕聲說,素手攤開輕輕一指櫃枱的兩枚玉簡。

自以為隱蔽的打量著劉玉,眼帶着些許好奇。

嚴家與李家關係一向錯,李長秀與嚴裙兒年齡又差多,自然而然就玩到了一起。

好姐妹自從一次外之後就變了,對一男修念念忘,修鍊也變得刻苦起。

為了被落修為,從而被長輩數落,於也只好努力修鍊。

正因為種種原因,所以李長秀對讓嚴裙兒念念忘的劉玉,產生了些許好奇。

「長相很平凡嘛,修為也很一般。」

「真知裙兒看哪一點。」

李長秀心暗,突然些開心。

由於身的原因,接觸的門修士都同輩比較優秀的,資質優秀長相好看的比比皆。

相比之,劉玉就顯得十分普通平庸了。

另一邊劉玉暗暗感覺些古怪,雖然李長秀一直「偷偷」觀察自己,但明顯沒感覺到惡意,也知什麼原因。

想清楚索性也糾結,拿起櫃枱左邊的那枚玉簡,一縷神識探入其查看信息。

「紫心破障丹」「塵丹」「冰火靈液」「菩提果」「極品靈器烈焰輪」「極品靈器雪霽劍」「符寶三英尺」

看清楚了玉簡記錄的寶物,劉玉心湖激蕩。

名單精進修為的丹藥,突破瓶頸的丹藥,增加實力的品靈器、極品靈器,一次性威力的符籙、寶物,甚至就連輔助結丹的靈物,都好幾種。

裏面的寶物涵蓋方方面面,增加修為實力、療傷、保命、回復法力,方方面面應盡,加起足數百種之多。

任何一築基修士得到些寶物,恐怕都能一躍成為三英四傑那般的存。

「就宗門的底蘊嗎?」

劉玉心震撼。

隨後定了定神,按捺住起伏的心緒,開始逐查看起。

以的資質,即使築基初期升期遇到瓶頸,期到後期也會遇到瓶頸,所以事先準備幾種突破瓶頸的丹藥,一定沒錯的。

首選自然紫心破障丹,此丹築基突破瓶頸最好的丹藥之一,備受築基修士推崇。

惜以劉玉現的功勛,想兌換紫心破障丹,還差了一半,故而現也就只能看看。

艱難的移開目光,又挑挑選選了一段間,劉玉最終選定了一顆名為紅炎丹的丹藥。

紅炎丹,丹如其名,適合修鍊火屬性功法的修士,突破瓶頸的丹藥。

修鍊其它屬性功法的修士服用了,則效果打折扣。

此丹通體火紅,其內蘊含一種極為特殊的火系靈力,突破築基期瓶頸服用,能夠增加兩成多破關的能,對突破築基後期瓶頸,也的助力。

青陽功正以火為主,火木雙屬性功法,兌換此丹的功勛點也剛好足夠。

「就它了。」

劉玉心做決定,但沒急着兌換,將么玉筒的寶物記心,又拿起另外一枚玉簡查看起。

毫無意外,另外一枚玉簡記錄的寶物,也鍊氣期修士夢寐以求的。

築基三寶之二,築基丹、紫陽草赫然其。

以劉玉現的功勛,完全以兌換到紫陽草,給江秋水使用,使之築基的能提高,

只那樣一,剩功勛點,連兌換半顆紅炎丹都差了許多。

種捨本逐末之事,怎麼能幹?

若此女築基失敗,花一些間總能找到替代品的,又哪裏比得自己的途重?

將兩枚玉簡放,劉玉對着李長秀客氣的說:「李師姐,劉某兌換紅炎丹,勞煩幫忙辦理。」

「好的」

李長秀微微點頭沒啰嗦。

素手取一精緻的玉盤,對着劉玉的令牌一番操作,扣除相應的功勛點。

隨後手掌一翻,一精緻的紅色玉瓶便現了手,接着放櫃枱。

「儲物戒指!」

劉玉瞳孔一縮,次注意到此女手一枚古樸的戒指。

儲物戒指一般為金丹修士所用,其內的空間至少品儲物袋的十倍。

而且與儲物袋拿到就以使用同,儲物戒指需煉化后,方才能夠使用。

驚訝后劉玉很快平靜,拿起紅色玉瓶查看丹藥,確認沒問題之後便告辭離。

枚儲物戒指,應宗門為了保護寶物安全所配置的,而且定然做了些手腳裏面。8)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六章:功勛妙用(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