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善後回宗(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四十七章:善後回宗(二合一大章)

然,管李長秀背景如何。

區區一築基修士,使用儲物戒指也高調,管怎麼說都算「僭越」了。

此女腰間掛着的儲物袋,應該才的儲物法器,至於儲物戒指屬於宗門,應該會被允許帶城主府。

「若將儲物戒指里的寶物全部拿到手,都能暢通無阻修鍊到築基後期巔峰了?就連結丹都的把握。」

走到功勛點門口,劉玉的腳步一頓,心突然閃念頭。

通靈覺感應到功勛殿及附近的幾股強氣息,還打消了念頭。

真敢那麼干,概率走望月城。

此事已了,望月城也就沒重的事情了,劉玉一路腳步絲毫沒停頓,直接回了城南洞府。

……

修仙無歲月,三月的間彈指即。

三月以,寒霧靈石礦那邊的局勢算比較平穩。

雖然圍繞如何開採靈石礦宗門都各自的想法,存「」的分歧,但最終還談攏了,沒再次成為修仙界戰的導火索。

三月之後的一日清晨,劉玉完成了每日的打坐練氣后,從裏到外收拾了一番洞府,將髮絲、頭屑等等帶自身氣息的物品全部清除乾淨。

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走了洞府往望月城一側而。

仙貴私,的利益與宗門的利益同的,說定哪就會為了的利益而損害宗門的利益,從而被宗門追殺。

留自身氣息,也就很必了。

劉玉需知一什麼候會臨,只需知若足夠的利益,比如結丹機緣,自己絕對會鋌而走險就對了。

三月,沒一直待洞府修鍊,也了一趟,易容參加吳家舉行的交換會。

既然馬就離開望月城,也就沒那麼多顧忌了。

劉玉直接掏十幾瓶精元丹,直言優先換取各種奇花異草,若沒滿意的靈草,那麼靈石亦。

引得參加交換會的修士驚疑定,紛紛猜測哪底蘊的煉丹師。

能因為修仙界戰結束,所以參加一次交換會的修士,比次還多了三分之一,沒想到還真意想到的收穫。

交換會結束后,劉玉換取到了幾種仙府都沒的珍稀靈草,還塊靈石入賬。

然後輕易擺脫懷着各種心思想交流的修士,神知鬼覺回到洞府,自始至終都沒暴露身份。

至於參加交換會的面具,也被事後銷毀。

反正回到宗門以後,也能繼續望月城邊才加交換會,也就沒留着的必了,誰知其沒自己沒發現的暗手?

了洞府後,劉玉一路慢悠悠的走着,最後欣賞一次望月城的景象。

隨着局勢的平穩,望月城往的修士更多了,短短三月的間就比戰更加繁華,而到了今,聯軍修士也以返回家鄉了。

故而一路,以看到少修士往城門走,看樣子城。

些修士多抱團的,少則、多則十幾,多家族或宗門一類,由散修組成反而最少。

由於走得很快,一刻鐘后劉玉才到嚴紅玉得洞府。

此姑侄兩還寒霧靈石礦駐守,洞府自然空的。

劉玉嚴紅玉洞府留一枚傳音符,而後又按照次嚴裙兒所說的位置,也其洞府外留了一枚傳音符。

傳音符里的內容,意任務結束,自己先返回宗門了。兩位師姐保重,咱宗門再見,屆再一起坐而論之類的。

以現嚴家的關係,樣打一招呼,還必的。

何況三年之後劉玉還想參加收徒會,找一名義的師傅作為靠山,還指望望嚴紅玉給自己推薦推薦呢。

站嚴裙兒洞府,劉玉思想確定沒遺漏,望月城邊的事情,該善後處理的都處理了。

於接毫遲疑,向著城主府快步走。

一刻鐘后,劉玉趕到吳玉菡所那處偏殿,隨口吩咐一名迎的女弟子通知吳玉菡,便坐椅子等待了起。

注意到,殿內還十幾名些眼熟的築基修士此,應該與自己的意一樣。

許料到今日的情況,會許多同門迫及待返回宗門,交換各自洞府的令牌,所以沒等多久吳玉菡便從後殿走。

「諸位師弟師妹交還洞府令牌的?」

「么急着返回宗門,再望月城遊玩一陣子了嗎?」

「望月城離遠,十萬山裏的機緣少。」

吳玉菡對着殿內的築基修士點頭示意,含笑。

一次臉色難得沒嚴肅,而帶着較為柔的笑意,似乎因為席捲修仙界的戰結束,也輕鬆起了一般。

「吳師姐,非喜邊,實等身望月城多年,宗門那邊積累了許多事情處理,故而得回。」

「極極。」「正如此」

修士馬回,給了合情合理的解釋,許多修士連忙附議。

「回宗門,難里給城主府當苦力用嗎?」

修士心腹誹。

「既然師弟師妹都急事,需回宗處理,那師姐也好強留。」

「將洞府令牌交給吧,之後諸位師弟便以回宗了。」

「間以望月城邊看看。」

聽到回答,吳玉菡臉稍減,但面對眾口一詞只能無奈回。

身為城主府的主事之一,當然希望留望月城的同門多一點,那樣城主府也能輕鬆一點,但既然些同門返回宗門,也能強行返回。

正常說,吳玉菡與殿內的築基修士級關係,從宗門的角度講,雙方都築基修士,地位理論平等的。

殿內諸修聞言,並沒再客套,一將洞府令牌交給吳玉菡,然後迅速向外走。

劉玉隨流交還令牌,正往傳送殿走,殿的候卻碰到熟崔亮。

「劉師弟真巧啊,此莫非......。」

看到劉玉,崔亮精神一振笑着說。

看樣子對普通築基修士而言,每兩年售一瓶優惠丹藥的誘惑也啊。

看着熱情的崔亮,劉玉心閃念頭,隨後點頭應。

「好了,為兄也交還令牌返回宗門的。」

「如一起同行,師弟稍等,區區就。」

崔亮一臉笑意的說,得到肯定的答覆后快步向殿內走。

影響修鍊的提,多認識一些同門還必的,如此修仙界什麼風吹草動,也能寬甸知。

劉玉雙手抱胸,微微低着頭站殿外等待。

一會兒,崔亮走了,笑着說:

「劉師弟走吧。」

劉玉點了點頭沒說話,兩一起朝左邊走。

走到一交叉路口,兩卻突然朝兩方向分開。

一朝傳送殿,一朝城主府門口。

劉玉頓步回身,微微些愕然,但轉念一想就明白了。

崔亮眼也愕然,稍稍一想也明白了因後果,饒如也覺得臉皮些發燙。

一般築基初期修士儲物袋的靈石超一塊,雖然此次難死反而發了一筆財,但儲物袋的靈石也沒多多少啊。

靈石花修鍊心疼,哪裏捨得花費兩百塊靈石,坐傳送陣趕路,那相當於半瓶精元丹!

所以崔亮早就做好了一路飛行,花費十幾的間返回宗門的打算。

想到劉玉煉丹師的身份,又些釋然,了煉丹師的話,確實就么財氣粗。

「走吧走吧,劉師弟。」

崔亮調整方向,些尷尬的說。

既然決定交好劉玉,說好的一起同行肯定能言而無信,兩百塊靈石也就只能忍痛了。

一刻,崔亮感覺無比難受。

看破說破,劉玉微微點頭,兩一起朝傳送殿走。

望月城身為青州南部最的城池之一,元陽宗此設置了一座短距離傳送陣,能傳送到青州任何地方。

從望月城傳送回宗門,每次每需兩百塊靈石,還宗門修士的內部價格。

若換成元陽宗之外的修士,則需二塊靈石。

高昂的價格,導致傳送陣開啟的頻率高,多數間處於閑着的狀態。

一次同,參戰的萬名修士,總一些修士發了或或的財,想體驗一把傳送陣。

所今傳送殿還挺熱鬧的,足足二十多此等候,築基期修士也鍊氣期修士。

劉玉與崔亮到此的候,掌管傳送殿也唯一許可權開啟傳送陣的主事還沒到,只好站一旁等待着。

崔亮此已經將方才的尷尬拋之腦後,揮手佈置了一隔音結界,兩就開始談說地起,多說,劉玉聽。

說到興起處,開始說自己的觀點。

什麼修鍊之餘忘記享樂,生幾何當及行樂,輩修士妻妾成群乃尋常。

說到最後崔亮一臉猥瑣的笑意,吹噓自己夜御多少女的戰績,將殺得潰成軍,轉而又說起了「那方面」的經驗。

劉玉倒聽得津津味。

崔亮的部分看法,某種程度說也認同,但覺得就算行樂能毫無保留的投入,能毫無節制。

候,慾望的門一旦打開,就再難以關。

「限度的放鬆。」

劉玉的底線,沒達到一定高度之,絕對能意,然容易動搖心。

隨着眼界的提高,把高度從金丹期,提升到——此界的頂峰。

直到沒沒修士能夠威脅到自己性命,如此方能放鬆。

約了一刻鐘左右,傳送殿的主事終於姍姍遲,以開啟傳送陣了。

傳送陣一次只能傳,場的修士雖二十多名,但築基期修士卻只九名,其還附屬勢力的修士。

自然而然,劉玉等元陽宗修士被排到第一批乘坐傳送陣離開的,修仙界默認的規則,沒哪裏長眼的跳反對。

交了靈石走到傳送站靜靜站立,等待傳送開始。

青州內部互相傳送,傳送的距離會超兩萬里,以說非常之短了,肉身需承受的空間壓力極。

並需「傳送符」或者「挪移令」、「挪移令」之類的東西保護肉身,么一點壓力,就算鍊氣期修士也以輕易承受。

一般說,只十萬里以的傳送距離,鍊氣期、築基期修士才需「傳送符」的保護,抵消傳送程空間對肉身的擠壓之力。

而金丹修士則必,因為其肉身比之兩境界全方位幅度增強,能承受更的壓力。

見一切都準備就緒,傳送殿主事也墨跡,眾目睽睽之從儲物袋取十塊品靈石,放入傳送陣四角為其提供能源的凹槽之。

而僅僅放入靈石,當然能就此開啟傳送陣,那樣一誰放入靈石,豈都以使用傳送陣了?

接着毫遲疑,又從儲物袋取一顆拇指的透明晶體,插了一處更加起眼的凹槽。

「遁空石!」

劉玉典籍看種材料,及多想,傳送陣已經了巨的動靜。

插入遁空石后,腳的傳送陣迅速了細微的震動,與此同,被放入凹槽的品靈石光芒放,緊接着整傳送陣開始靈光閃耀,並且越越強烈。

陣法的靈光達到一定程度,拇指的一塊遁空石,卻釋放刺目的白光,與陣法產生了某種共鳴,引發了場修士都理解的變化。

隨之,陣法與遁空石靈光一閃,然後迅速暗淡恢復原的模樣,

與此同,陣法修士已經見了蹤影,凹槽的十塊品靈石因為靈氣耗盡,也徹底化為飛灰。

……

元陽宗,青台峰。

青台峰元陽宗七主峰之一,連通楚國修仙界與其它修仙界的傳送陣,都設置此峰之。

此峰峰頂之被開闢了一片平地,一座寬闊的青銅殿就平地建立,多數傳送陣,就設置此殿。

對元陽宗山門說,極為尋常的一日。

青銅殿一處起眼的傳送陣,突然亮起了白光。

當白光暗淡身影現了傳送陣,劉玉與崔亮身影赫然就其。

「眩暈」「噁心」「嘔吐」

感官傳各種適。

劉玉第一次乘坐傳送陣,雖然肉身的壓力很,但還現了各種適。

心裏明白,極為正常之事,典籍曾說第一次乘坐傳送陣正常的現象。

————————————

PS:第二卷完結。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七章:善後回宗(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