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風月閣(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五十三章:風月閣(二合一大章)

將回到宗門后,未幾年、幾十年做的事情理順,分先後順序、輕重緩急。

劉玉又進入到了半閉關的狀態之,除了必的聯繫便沒洞府,同也等待江秋水與伍昌的消息。

就樣間一晃,又兩月。

一日,江秋水傳了消息,說已經做好了築基的準備。

劉玉慵懶的躺師椅,手拿着青竹丹經,聞言抬頭看向江秋水,:

「真的做好築基準備了嗎?」

「其實還以再等等,待準備更充足一點,把握更一點再開始的。」

「需知此次築基只能成功能失敗,因為再也會第二顆築基丹了。」

江秋水從桌的倒了一杯靈茶遞給劉玉,精緻的面容一刻分外平靜,亮晶晶的眼眸露一絲笑意:

「師兄,秋水已經做好準備了!」

「現便築基把握最的候,能再拖了。」

「四十歲之築基最佳,了四十歲氣血便會開始緩緩衰弱,而歲更會急劇衰弱,到了那,築基的成功率將會降。」

「秋水今年已經四十九歲,能再拖了,就算之後再收集到一些好的築基靈物,也抵消了因為氣血衰弱,而減少的成功率。」

「現,便築基最佳的候!」

說着眼眸之盡堅決,一臉認真之色,顯然做好了迎難而的準備。

劉玉感受到了的種決心,聞言緩緩點頭,:

「既然師妹已然做決定,那麼劉某尊重的決定。」

「洞府里許多房間,隨意選一吧。」

江秋水臉露一絲甜甜的笑意,:

「多謝師兄!」

說完此言,轉身向洞府內部走,開始仔細挑選閉關的房間。

一好的閉關之地,對最終的結果也些影響,故而江秋水挑選的分外認真。

練功房無疑洞府之靈氣最為濃郁的房間,但劉玉肯定會因此相讓,也懂事的避開了練功房,其它房間之進行挑選。

一番挑挑選選,約了半刻鐘后,經認真思考,江秋水最終選定練功房隔壁左邊的一房間,並且告知了劉玉。

房間位置雖如練功房,靈氣最濃郁的,但也差到哪裏。

「既然選好了,那便正式開始閉關,衝擊築基瓶頸吧。」

劉玉點了點頭,認同了的選擇。

「,師兄!」

江秋水微微拱手,然後一輕飄飄的轉身向選定的房間走,帶起陣陣香風,背影看颯爽。

此女雖然築基丹相助,但因為年齡的原因,其築基成功率也剛剛超。

一半失敗的能,最終能否好的結果,還看自己的造化,以及意了。

樣想着,劉玉微微搖頭。

從儲物袋取陣法令牌,一連十幾法決打其,將練功房左邊的那房間的禁制全面開啟。

樣一,劉玉也無法觀看江秋水築基的程了,只能知最終成功或失敗。

用神識掃描周圍情況的習慣,若此女閉關的候被停掃視,難免會造成一些好的影響。

剛剛種元神禁制,還希望此女能夠築基成功的。

洞府內重新恢復寂靜,劉玉剛重新翻看青竹丹經,最外面的陣法便傳了動靜。

心念一動神識蔓延,瞬間看清楚了動靜的原因,竟一枚的傳音符。

劉玉打開陣法,傳音符便自動飛了進,懸浮的身動。

伸手拿傳音符,神識探入其開始讀取信息。

「子。」

劉玉笑罵一聲。

傳音符伍昌發的,說已經調查清楚杜京山的底細,請劉師叔酉到青泉峰風月閣一敘,為師叔接風洗塵,順便將次調查的信息告知。

自從回到宗門,確實極少門,走動走動也好。

築基的程,短則三月長則一年,具體看而定,但二階品戊土青石陣的守護,又宗門之內,應該也會什麼問題。

樣一想,劉玉心已經了決定。

今晚的夜色似乎得特別的快,酉剛到久,地平線最後一絲紅霞便徹底消失,夜色迫及待的籠罩了空與地。

沒驚動江秋水,劉玉走洞府,把子母追魂刃往空一拋,化為一烏色遁光,直直向著青泉峰方向飛。

以七主峰為心,向周圍輻射千里,皆元陽宗山門的範圍。

青泉峰作為主峰之一,處心處的位置,彩蓮山位於宗門邊緣,兩者之間足七百多里的距離。

青泉峰,夜幕一烏光由遠及近,帶着讓鍊氣期修士倍感壓力的靈壓,山頂之落。

遁光收斂,現了一身穿黑袍、長相普通,臉色平靜的青年男子。

此正劉玉!

環繞一圈,沒管周圍行禮的鍊氣期弟子,按照記憶的印象,朝着風月閣所的位置走。

與香樓專註做靈食生意同,風月閣涉獵的範圍就廣的多了。

但經營各類靈食生意,還提供各種娛樂放鬆的服務。

若靈石足夠,風月閣以得非常舒服,據的修士講,快活的就好像神仙一樣!

若靈石再多一點,還以請風月閣當紅的「家」服務。

些「家」亦身具靈根的修士,從受到精心的培養管教,琴棋書畫、舞蹈吹簫十八般技藝樣樣精通,知讓多少浪客流連忘返,一擲千金為搏佳一笑。

「輩您好,歡迎光臨風月閣,快快請進!」

風月閣,八身段容貌皆佳的女修分列兩邊,見客到立刻微微一富,齊齊嬌聲。

聲音酥媚入骨,輕柔婉轉如訴如泣,為之令心神一盪,顯然都受專業訓練的。

「知輩預約,或相熟的家?」

行禮問好后,站左邊最列的女子,心翼翼開口問。

管沒靈石,築基期修士還值得尊重的。

劉玉雖然沒等風月之地,但生死之間的鬥法都經歷了少,自然會怯場。

神色如常,悠然自得的打量著里裏外外的環境,聞言淡淡的點了點頭。

「劉師叔算了,弟子一直里等著,斗膽將見面的地點定此處,還望師叔責怪。」

「先進吧,弟子已經定好了包廂,里的服務包師叔滿意」

伍昌知從那地方冒了,帶着神秘的笑意說。

說完翼翼觀察著劉玉的表情,生怕自己靈機一動冒的主意,惹得師叔快。

劉玉面色平靜看喜怒,聞言微微點頭,吐幾字言簡意賅:

「面帶路,先進吧。」

伍昌聞言臉一喜,立刻伸手一引,:

「師叔,請!」

說完當先走面,步伐快慢的帶着路。

劉玉跟伍昌後面,走進了聞名遐邇的尋歡作樂之所,舉頭四顧好奇的打量著。

只見風月閣之內燈火通明,每隔十步便一隻紅色的燈籠懸掛,其內緩慢燃燒着燭火,透紗布變成淡淡的粉紅色,照射樓內。

使得閣樓內完全變成粉紅色的世界,一切的一切恍惚間都變得些真實,就像置身於二次元的幻想之,令心的防範為降低。

那蠟燭也知使用什麼材質製成,燃燒之餘會釋放一種淡淡香味,聞之令微微躁動食慾振,很容易就會升起享受風月閣服務的念頭。

只建造風月閣的材料似乎好,亦或意為之。

樓往之間,經一或或的房間,隱隱各種各樣的靡靡之音,從房間內傳,匯聚成原始的交響之曲。

劉玉跟着伍昌進了一的房間,房間內也粉紅色的燈光,各類設施偏向華麗,還好幾種娛樂的具。

「師叔,請坐。」

伍昌陪笑着說。

其實一般情況,風月閣的消費也算高,甚至還比香樓。

因為肉體的愉悅,畢竟能增加半分修為,而且無本買賣。

願意為一享樂而花費打量靈石的修士,也極少極少,所以價格自然高起。

像靈食一樣,確確實實能對修行益。

「嘿嘿,劉師叔看,咱,那......。」

伍昌嘿嘿一笑,露男修都懂的笑意,詢問。

一次請劉玉此,原本就為了討好,自然會咧咧的把就叫,萬一師叔喜歡樣呢?

想偷雞成蝕把米!

伍昌自知年歲已,憑藉當的準備,築基成功的幾率極低,冒險一試也想了卻心的執念。

已經想好了,如果築基失敗,就申請離開宗門,往世俗開枝散葉了度餘生。

但命運的每一份饋贈,都標好了價格。

宗門也善堂。

月俸的發放,會六十歲完全失築基希望之後減半。

而且至少為宗門效力到七十歲之後,並繳納一筆對鍊氣期修士而言龐的靈石,方才會被批准離開。

總而言之,宗門會虧損。

但如果離開宗門,還以得錯的。

憑做宗門任務,想湊齊一筆靈石,那得等到猴年馬月,到只怕開枝散葉或者享受生活,都遲了。

而劉玉煉丹師,手又毫吝嗇,若能夠為辦事的話,好處絕對比執行宗門多。

所以,伍昌就動了心思。

劉玉沒說話,而拿起了桌一本薄薄的,像菜單的一樣的東西翻看起。

裏面確實各種靈食圖樣、味,還功效的致介紹,約佔據了菜單一半的篇幅。

了一半之後畫風突變,紙張變成了穿着清涼的各色女修,做着各種撩的姿勢,旁邊還詳細的介紹,註明了修為、姓名、年齡、尺寸,以及報價。

翻到最後幾頁,甚至還築基期的女修!

「些女修應該宗門的。」

劉玉面色動聲色,心閃念頭。

元陽宗畢竟立的宗門,還講臉面的,勢力範圍內以青樓或者爐鼎存,但絕對會允許門弟子成為爐鼎或者技師,只能允許買家或者老闆、顧客。

然為了宗門臉面,定然會派修士「清掃」,抹除種「敗壞門風」「德低」的弟子。

「劉師叔,看些..如何?」

「如果覺得圖紙看真切,以將叫,好好看看再慢慢挑選。」

伍昌黝黑的臉露奇怪的笑容,心翼翼的問。

以為了修鍊,每一塊靈石都數着花,也只此地一兩次,還同門請客才的。

但通同門之間的相互吹噓,以及聽途說,伍昌的理論還非常豐富的,對整套的流程都著致的理解,所以並怕鬧什麼烏龍。

聽聞此言,劉玉也由露一絲笑容,完全以想像那樣的場景,與凡間的「選妃」應該差多了。

「等修仙之,還能貪念肉身的愉悅,偶爾當做消遣即,但千萬能沉迷進,甚至為此影響修行。」

「明白?」

「就點幾靈食吧。」

笑着笑着劉玉突然臉色一肅,「一本正經」的教訓起。

「,師叔說得對,弟子受教了。」

伍昌連連點頭,做聆聽狀,而後接菜單將劉玉方才所點的那幾靈食標記,然後將菜單遞給侍者。

劉玉見此臉色一緩,待侍者離開房間關房門后,開始問詢杜京山的消息。

「劉師叔,弟子已經查清楚了。」

「那杜京山......。」

既然想劉玉手底做事,伍昌當然會所保留,將查到的信息全部說了,想顯示自己的能力。

經伍昌的一番敘述,劉玉也明白了杜京山此的底細。

首先杜京山家族修士,杜家的體量與墉山黃家差多,族內共六名築基期修士,修為最高的其族長,修為築基後期。

而聚寶樓正杜家所開,每年為其家族賺取了少的靈石,而元陽宗弟子,卻能宗內開設店鋪,顯然杜家元陽宗內也靠山。

伍昌查探到,聚寶樓便關閉一次,約七日間之後才會開啟,杜京山回家族彙報情報與交收益,樣的情況已經持續了數十年之久。

而杜家到元陽宗之間,一條必經之路,倘若繞而行,需花費量的間。

一次杜京山返回家族,已經四年多以,距離一次返回,約還兩月的間。

關於杜京山與杜家的情報,伍昌收集了少,由於又講得比較仔細,所以足足一刻鐘才全部講完。

「必經之路。」

劉玉聽了緩緩點頭,腦閃閃種種念頭。

侍者正好將方才點的靈食呈,也就先將放到一邊,招呼伍昌先吃着靈食。

觥籌交錯推杯換盞之間,間漸漸。

伍昌意的恭維之,氣氛自然其樂融融。

酒足飯飽,已經兩刻鐘之後,劉玉呼叫侍者,結清了此次消費。

幾靈食靈酒,加就起就一百多塊靈石,對鍊氣期修士而言絕對的數目。

「劉師叔,如何使得?說好了為師叔接風洗塵,還讓弟子結賬吧!」

伍昌心雖然極為肉痛,但為了討得師叔高興,還硬著頭皮說。

「行了,別打腫臉充胖子了。」

「就那點靈石,還用好好準備築基吧。」

劉玉瞥了一眼,輕笑着說,引得後者一陣尷尬。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三章:風月閣(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