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死亡短暫(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五十五章:死亡短暫(二合一大章)

「啊~」

八少年少女,發驚恐的叫聲,慌亂已。

也刻保持驚的冷靜,取法器或拚死一搏,或悄悄遁走。

但絕對的實力差距面,一切掙扎都註定徒勞無功!

七八丈的青色火網一罩而,管些修士使任何攻擊或手段,都發阻攔程。

的瞳孔,青色的火焰越越,也越越接近。

危險!危及性命的危險!

修士的靈覺提醒,及發示警。

但一切發生的快快,還待做什麼,青色火網已經罩。

「滋滋~」

青陽魔火如今的威能已經同凡響,而黃色飛舟本身只一件品法器,況且本身便已經受損,故而兩者剛一接觸黃色飛舟的靈光便暗淡。

然而,火網沒停留,繼續向舟的少年少女籠罩而。

「三長老救!」

「啊!!!」

部分只能及發一聲慘叫,便被燃燒成黑灰飄灑長空,即使一兩駕馭法器逃一段距離的,也很快會被追。

最終,無倖免!

八條鮮活的、原本著好途的少年修士,就樣化為了飛灰!

說遲那快,從發動襲擊到飛舟被毀少年少女的死亡,短短一息多一點的間。

「!」

一聲夾雜著憤怒的聲音傳,已經降落地面的杜京山望見一幕目眥欲裂,發聲的咆哮,一線之迴響。

劉玉伸手一招,青蛟戟與離玄劍還青陽魔火便回到了身邊,然後輕輕一跳降落地面。

此與杜京山相距僅僅十幾丈,但卻沒第一間選擇動手,而戲謔的看著後者。

「為什麼?」

「杜京山自問一向與為善,知哪裡得罪友,友為何狠殺手手?」

「況且些晚輩剛從家族,沒任何做得對的地方,稚子何辜?」

杜京山雙目通紅,死死盯著劉玉,質問。

家族的修士多低頭見抬頭見,些少年少女的長輩,少都的沒,而被帶一趟竟然全部死亡,讓杜京山內心生一種強烈的愧疚之感。

感覺對起族,對起家族的信任。

方才那種情況,只能躲閃,倉促之間根本無法硬接。

「與為善?」

劉玉冷冷一笑,接著低沉一笑:

「好一句冠冕堂皇之詞!」

說著劉玉一摸儲物袋取子母追魂刃,看向杜京山,開口說:

「友還使得此物?」

既然清算舊賬,那麼條件允許的候,當然能瞬間就結束對方的生命。

然死亡只短短一瞬,何清算舊怨或者復仇的快感言?

既然如此如此意方才那幾少年少女的性命,劉玉就讓對方知,都因為對方而死!

讓其陷入內心的自責與煎熬之!

死亡真的短暫了,短的及感受痛苦,或懺悔自己所犯的錯誤。

往往習慣站弱者的一方,同情即將死亡的修士,所以起到應的、震懾的效果。

些許震懾效果,也很快會被遺忘,因為總健忘的。

讓劉玉禁回想,世被議論紛紛的「廢除死行」。

如果死亡並能帶應的效果,否應該考慮另一種方式,讓犯錯誤的贖罪?

例如一輩子高強度的勞動,每讓贖罪之幾的睡眠,只保證最低限量的食物,卻每承受高強度的勞動折磨。

比起死亡之後的威懾力迅速消散,種實實以看到,並且毫無自由、極為痛苦的懲罰方式,否更為殘忍、更震懾力?

而且隨以被觀察到,警告著越紅線。

候,劉玉心升起一種明悟,為何許多故事的復仇反派,總喜歡說一些廢話。

因為單純的死亡,並能提供多的復仇快感,甚至毫無快感,需的,被複仇者的懺悔、痛苦、或者煎熬!

所以,才那麼多反派即將勝利的刻,喜歡玩「貓戲老鼠」的遊戲,就想從被複仇者的恐慌、痛苦,享受那種復仇的愉悅。

所以,候那些反派才會顯得「啰嗦」、「喋喋休」,最終被完成翻盤,然後「正義」迎了勝利。

「子母追魂刃!」

「!」

杜京山瞳孔一縮,發一聲低呼,瞬間明白了眼的身份,以及事情的龍脈。

萬萬沒想到,短短二十年見,當年的鍊氣期修士竟然築基成功,而且還如此強的實力。

那麼當年暗做的手腳,只怕早就被其發現了,難怪后的追蹤手段失效。

所以,此次,便為了?

杜京山心一顫,悔恨交加,沒想因為自己當年的一念之差,斷送了家族一代最賦的子弟性命。

當年,為什麼果斷一點,找偏僻一點的地方,取了眼賊子的性命?

「杜友,看認件法器了。」

「老熟了,洪某次就找友敘敘舊的。」

「多年未見,一份禮,友還滿意?」

劉玉一聲輕笑,像多年見的老友一般打著招呼,只漆黑的瞳孔盡冷意。

杜京山咬緊牙關,因為心的情緒,面容復平靜,竟然逐漸扭曲起。

「好一賊子,只恨當年夠果斷,才釀成今日的後果。」

「但現糾正錯誤,也為未晚!」

杜京山死死盯著劉玉,說話間取一張繪著金色短劍的符籙,手輸入法力就激發。

「符寶,好!」

劉玉一直觀察著對方的動靜,見狀第一間就反映了,同樣儲物袋一摸,取金剛戟符寶。

築基修士的液態法力,比之鍊氣期修士的氣態法力,質量已經了很的提升,所以激發符籙的間自然幅度縮短了。

一息后,幾乎同一間,兩就完成了符寶的激發。

一把亮金色的戟與一把暗金色的短劍,兩身幻化,隨後激射而向對方攻擊而。

「嘭嘭」「叮叮」

劉玉操控金剛戟符寶,射一月牙形的氣勁,直取杜京山的頭顱。

但卻都被暗金短劍輕易擋了,擊潰了一氣勁,隨後暗金短劍符寶亦連連揮舞,斬一又一透明的劍氣。

劍氣又快又急,無形卻質,而且極為凝練,竟然比金剛戟符寶斬的氣勁都強一籌的樣子。

劉玉心閃念頭,隨即靈覺傳一陣強烈的危機之感。

收束心神,神識鎖定著無形的劍氣,慌忙的操控著金剛戟符寶將之一一斬滅。

同一摸儲物袋,將疑似防禦性法寶的紫色鍾符寶藏入袖,準備情況對立刻激發。

雖然一但使用符寶,便等同於動輒幾千靈石的損耗,但此也顧了那麼多了。

「子為何也擁符寶?」

「難元陽宗某家族或者知名修士之徒?」

「,對,讓此真那種背景,也會需到聚寶樓購買法器了。」

見劉玉也擁符寶,杜京山心頓一驚,變得些慌亂起。

從剛遇襲劉玉手之間的實力,便判斷堂堂正正鬥法自己只怕佔到便宜,但沒第一間選擇逃跑,便因為著符寶作為底牌的緣故。

聽說對方二十年那修士的候,心就更底了,畢竟修鍊到築基期加兩件品靈器,樣的花費對絕多數築基修士說都巨款,又哪裡還餘力購買符寶種高端的消耗品?

現實給了杜京山一驚喜,那賊子竟然也符寶!

讓杜京山開始慌亂起,終於感覺到事情朝著自己能掌控的方向發展,隨能隕落的危機。

因為張符寶的威能所剩多,僅兩次的使用機會了,萬一對方完好無缺的符寶,等自己暗金短劍符寶的威能消耗完,那豈成了待宰的羔羊?

思及此處,杜京山渾身冒汗,心思考著對策。

然而待多想,劉玉又發起了猛烈的攻勢。

符寶交鋒,金剛戟雖然落風,但一之間還回,並會被迅速擊敗,維持住局面還沒問題的。

畢竟金剛戟符寶還剩三次的威能,足以保證長久的戰鬥。

一面操控符寶,一面劉玉兩靈器齊,

氣機鎖定杜京山的位置,衣袍鼓盪,法力毫吝嗇的傾瀉而。

青蛟戟與離玄劍為能全開靈器化形,帶著駭的威勢,一左一右向對方攻擊而。

做完些劉玉還罷手,一指身的青陽魔火使之焰光漲,變化為一隻半尺的青鳥,扇動翅膀往杜京山那邊飛。

青鳥極為靈活,身軀為淡青之色,雙眼為深青之色,雖然巧卻讓敢忽視。

如果沒神采,說定修士會認為火焰的精靈!

面對一連串猛烈的攻勢,杜京山眼皮一跳,迅速摸一件通體漆黑的圓錐,向青蛟戟抵擋而。

「砰砰」

青蛟戟與漆黑圓錐打得回,一之間分勝負。

漆黑圓錐看起起眼,但觀其威勢竟然也一件品靈器!

擋住了青蛟戟杜京山及鬆一口氣,又從儲物袋取一把棕色傘,輸入法力漲至兩丈,擋住了離玄劍的攻擊。

幾擊后,棕色傘只幾淺淺的痕迹,靈光絲毫顯暗淡,抵擋離玄劍似乎並如何吃力。

棕黃傘看樣子一件專精防禦的法器,還極品法器的精品,防禦力甚凡,比金鋼旗還勝一籌的樣子。

最後剩青陽魔火,杜京山一張水屬性二階品打,化為的、幽暗的水流,如同而黑色絲帶一般向青鳥纏。

試圖進行克制,看看能能將其撲滅。

水火容相互克制,以青陽魔火現的威能,面對二階品水屬性的法術的攻擊,一照面便被壓制了。

幽暗水流形成的黑色絲帶輕易將青鳥纏住,其連連揮舞利爪也毫無辦法,然後越收越緊,試圖磨滅詭異的火焰。

但青陽魔火普通的法術之火,豈那麼容易被磨滅的?

見此情景劉玉法決掐動,青鳥焰光一斂,突然散開成一縷縷細的火焰,擺脫了黑色絲帶的纏繞。

一縷縷青色的、細的焰絲,遠處重新匯聚成一團青陽魔火,變化為各種形狀繼續消磨著法術。

身為聚寶樓的主事,杜京山的手段並少,只築基期的修為,控制一件符寶、一件品靈器、一件極品靈器,已經差多達到了極限。

最多再御使一件法器或者靈器,但選擇了保守的方式,沒主動進攻,留餘力以免被抓住破綻及彌補。

至此,劉玉的攻擊全部被擋住,雙方陷入僵持之。

「愧聚寶樓的管事,手段、底牌果真少,比之從交手的謝俊傑強了了止一籌啊。」

劉玉心感嘆,很快又也意味著待會的收穫會更多。

就樣的僵持,一刻鐘間了。

杜京山刻注意著兩件符寶的碰撞,感受到暗金短劍符寶的威能開始衰弱,而對方的金色戟符寶卻一如之。

使得氣機微微一亂,如墜冰窟一股涼意從心底升起。

杜京山開始打量周圍的環境,心退意已生。

劉玉的靈覺何其敏銳?

當場就察覺到了暗金短劍符寶的威能衰弱,與對方的動作,當即加了法力的輸,青蛟戟與離玄劍的攻擊更為兇猛!

「行,能樣了,否則性命保。」

「留得青山,怕沒柴燒!」

「那些輩的隕落,也只能回到家族負荊請罪了。」

感受符寶的威能就耗盡,杜京山迅速了決斷。

當即從儲物袋又摸三張品階一的二階符籙,向青蛟戟、離玄劍與青陽魔火甩,同召回漆黑圓錐與棕黃傘,又摸一把紅色的飛劍跳了。

杜京山連符寶都留斷後,一閃已半里之外,就憑藉修為高的遁速優勢逃之夭夭。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五章:死亡短暫(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