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不同以往(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六十一章:不同以往(二合一大章)

「飄雪閣、殘月谷修士,為何此?」

「往的收徒典,很少邀請別派修士觀禮的習慣。」

「莫非寒霧靈石礦之事,又變故?」

看著兩件法寶,劉玉眉頭一皺,心瞬間閃許多念頭。

至於兩宗齊攻山門?根本能,幾金丹修士還撼動了元陽宗。

轉頭掃視四周,參加收徒典的諸多同門眼皆驚訝、解之色,就連掌門莊子陵也例外。

顯然飄雪閣與殘月谷修士突然到,家事先都沒收到消息。

一紅一白兩遁光氣勢如虹,眼看就接近真陽場。

突然,劉玉敏銳的靈覺感受到一絲微查的波動,猛然朝場方看,禁瞳孔一縮。

只見一穿著深青色寬袍的影,知何到了場方。

目視兩遁光的方向,沒憑藉任何法器法寶之力,便靜靜懸空而立。

看歲左右,留著兩寸長的烏黑鬍鬚,臉龐瘦立體、皮膚白凈,一種動如山的沉穩氣質。

如同一把收劍鞘的劍,則以,一必定震驚四座。

「似乎.......曾經遠遠見一面的長風真?」

劉玉心一驚。

藉助器物便凌空飛行,金丹修士的標誌之一,此毫無疑問本宗的一位金丹長老。

從位長老身,感受到所未的強氣勢,比從所見的任何一位金丹修士都強盛。

其的差別,就如宗內普通靈山與七主峰相比一般,雖然同樣高,但間的差距非常明顯。

或許因為穿越重生的緣故,劉玉靈覺遠比同境界修士敏銳,直到發覺長風真的一息后,場其築基修士方才後知後覺陸續察覺。

「長風真!」

築基同門發低呼,認位長老的身份。

「莫非名傳諸國、神通驚的李長風李長老?」

「正李長風長老!」

同門發疑問,而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一般築基修士與金丹修士的接觸極少,當然能認識所金丹長老的身份,劉玉自築基以,見的金丹修士也超雙掌之數。

「收徒典種事情,需驚動李長風長老嗎?」

劉玉心浮現一疑問。

長風真樣的物,金丹修士裡面也屬於頂尖的一撮,區區築基修士的拜師之事,還足以驚動吧?

恐怕長風真的現,與飄雪閣、殘月閣訪關!

劉玉暗暗猜測。

「傳聞長風長老才收了一位弟子,此次現里,莫非?」

「劉師弟,待會兒得好好表現,若被長風長老看,那以後就一片坦途了。」

「就算凝結金丹,說定也能一兩分希望。」

錢師兄喃喃自語,突然向劉玉訴說自己的猜測。

話語落精神一振,似乎連站姿都筆直了少,顯然懷著美好的期待。

長風真威震楚國,最頂尖的金丹修士之一,就算周邊一片國家也名聲流傳,一定程度能夠代表元陽宗。

所以宗門,更許多仰慕者,許多修士努力修行的目標。

劉玉面色如常,微微搖頭沒說話。

此次長風長老現此,估計為了門築基修士的拜師之事,而因為飄雪閣與殘月谷修士的到。

或許錢志金也敬仰位長老,所以一之間才沒想那麼多,待回神,便能想通因後果。

「等拜見長風長老!」

眾築基修士行禮,異口同聲說,眼閃敬仰、嚮往等種種情緒。

見眾行禮,懸空而立衣袂飄飄的長風真只微微點頭,便再搭理,繼續望向兩件法寶的方向。

待兩件法寶接近通峰七八里的候,只見嘴唇開合,似乎說了一些什麼。

方的築基修士,卻沒聽見任何聲音,顯然運用了高明的技巧。

終於,兩件法寶長風真的遠處停,從了兩,亦光憑肉身便凌空飛行。

相互之間打著招呼似乎早就認識,嘴唇開合也說了一些什麼,聲音同樣為一眾築基修士所知。

其一赫然背負黑色巨劍的殘月谷「重玄真」,至於另外一,則名肌膚賽雪、眉目如畫的女修。

身穿綠色的典雅長裙,氣質清麗絕俗、冰清玉潔。

位女真似乎聲名顯,但劉玉認識,場的築基修士也沒一認的身份。

知三位金丹修士說了什麼,只看見相互點頭,而後長風真低頭看向方莊子陵的位置,嘴唇張合似乎吩咐了什麼。

「!弟子遵命,一定妥善安排好兩宗訪的修士!」

面對金丹長老的候,莊子陵如雞啄米一般點頭,沒半點掌門的「威嚴」。

空重玄真與飄雪閣的綠裙女真,也各自給法寶的修士達命令。

一會兒,銀白飛劍法寶與紅色綉樓法寶,便都十名築基修士駕馭法器而,向掌門莊子陵所之地落。

待所都后,兩位真便各自把法寶收起,跟著長風真向通峰被雲霧遮掩的山腰之飛。

的身影,很快就進入了雲霧之,消失一眾築基修士的眼。

劉玉也隨之收回目光,金丹修士之間商議的事情,暫所能知的,必花費心思胡思亂想。

隨後看向兩宗訪的築基修士,心略帶好奇。

還第一次,近距離與同為宗門身的築基修士好好接觸,與合歡門修士鬥法的算。

劉玉修行幾十載一直以穩為主,還沒青州,自然沒多少機會接觸。

一方面仙府手缺靈石,目所需的修仙資源完全以通宗門的渠購買到,需像散修、家族修士那樣,到處遊歷冒著風險尋找資源賺取靈石。

一方面築基初期的修為還低,遇到較的兇險足以應付,而且修為實力還很的提升空間。

劉玉的預期最好修鍊到築基後期,到一邊門遊歷,一邊尋找輔助結丹的靈物。

殘月谷的修士男多女少,但無一例外背後皆背負一把劍器,看幾分生勿進的意味;而飄雪閣的修士則女多男少,十裡面九名女修,僅一名男修。

些女修的穿著與寒霧靈石礦又同,相比之更為正式,多標準的白色衣衫或長裙,乍看之確實幾分「仙子」的風姿。

但與想象仙子的高冷同,並沒遺世獨立,反而都較為擅長交際,元陽宗認識之的女修,已經嬌滴滴的打著招呼了。

同為宗門的修士,現又局勢緊張的候,三宗修士總體還比較友好的,至少表面樣,沒發生狗血之事。

莊子陵耐心的等待了一會,隨後將安排到為客準備的亭台。

劉玉、錢志金等參加收徒典的修士,則繼續站原地等候。

修為的差距帶地位的差距,低階修士就算等高階修士几几夜,也只尋常之事,沒修士會覺得什麼對。

反而低階修士讓高階修士久等,才極為失禮的行為,能造成測之後果。

或許客的緣故,劉玉等並沒等多久。

了約一刻鐘,山腰之便忽然七金丹級的靈壓顯現,緊接著七遁光從雲霧沖,向真陽場迅速接近。

「轟隆隆」

與此同,場的心似機關被觸動,表面的青石沉,一座高台從冒。

高台長約七丈、高約九丈,其還擺放了七張硃紅色的師椅,足以輕鬆俯瞰場任何地方。

遁光高台落,現了七位金丹長老的身影,四男三女。

「參見諸位長老!」

參加典的修士恭恭敬敬行禮,雖然像面對長風真那樣因為敬仰由心而發,但也規規矩矩挑半點毛病。

劉玉亦恭敬的行禮,隨後望見七位長老的某,眸光閃爍。

位長老體態微胖身著金邊黃袍,臉龐比較寬,一寸長的鬍鬚遍布兩頜,面透著淡淡的威嚴。

此正嚴紅玉所說的李長空長老!

坐左數第三把師椅,差一步就到了最央,似乎地位長老屬於較高的。

行禮之後,莊子陵立刻快步走了,站高台之彙報著什麼,然後聆聽長老的吩咐,邊聽邊點頭哈腰口應。

了一會後,長老說完,莊子陵手拿著一壺竹籤走了回。

輕咳了兩聲,然後宣布:

「諸位參加收徒典的師弟師妹,長老到典正式開始!」

「希望諸位師弟師妹好好發揮,如此才能被長老看。」

開頭客氣一兩句,莊子陵又:

「方才長老達宗門指令,此次收徒典展示自己方式所同,改為鬥法的方式進行。」

「通抽籤取得自己的編號,竹籤編號相同的師弟鬥法台展開鬥法,勝者晉級敗者淘汰,如此進行分最終排名。」

「鬥法屬於切磋,目的於展現自己的修行成果,而爭勇鬥狠,故而能手重,致使同門重傷或隕落。」

「違者取消參加典資格,並且依照門規處置。」

「提醒諸位師弟師妹的,鬥法的排名僅作為參考。」

「排名越靠,只越容易被長老看,並一定就會被選,排名靠後的,也失機會。」

「一切還看諸位長老的意願。」

規則簡單易懂,眾修士一聽便瞭然。

但突然之間的改變,與以往完全同的方式,卻讓許多修士面面相覷。

歡喜愁,尤其一些以鬥法能力見長的同門,面無閃憂愁之色,樣的規則明顯對利。

同也讓一些築基超十年,還機會參加次收徒典的修士暗暗決定,回之後好好提升一番鬥法的能力。

「為何突然改變了一貫以的規則?」

「莫非與兩位真訪之事關?」

「難什麼深意?」

劉玉與錢志金對視一眼,皆知所以,心猜測紛紛。

規則變成樣,對也影響,原還頭疼如何展現自己的特長,現只需經歷兩場鬥法便。

以現的實力,即使藏拙的情況,戰勝築基初期的修士也比較簡單的。

劉玉心打定主意風頭,待會實力隱藏半,「努力」擊敗一名同門晉陞第二輪,便「力戰敵」敗陣被淘汰。

反正「內定弟子」,只表現差,最終還會被長空長老選。

同也想表現得好,萬一被收為親傳弟子,被傳喚到身邊指導,那就偷雞成蝕把米了。

總而言之,就走流程。

「諸位師弟,還異議,現以提。」

了一會,等眾消化信息,莊子陵又問。

......無聲。

宗門的決定,金丹長老都沒異議,些做弟子的自然更沒異議了。

須知元陽宗等高門派,最為重視規矩,輕易會改變。

但權力集高階修士手,若些規矩滯后了,改變起也非常快捷,只需高階修士商議決定就行。

見無提異議,參加收徒典的修士便開始抽籤。

「二十七」

劉玉從壺抽一根竹籤,得到了自己的編號。

與錢志金交流了一,兩的編號相同,並沒現註定一淘汰的情況。

否則,也只能心說一句見諒了,事關途百年計,劉某會心慈手軟!

若表現的差,雖嚴家那邊的招呼,但選樣的修士做弟子,李長老面也會好看,只怕什麼招呼都好使。

嚴家的推薦,只幫劉玉增加了砝碼,而能左右一位金丹修士的決定,暫還沒那價值。

況且,隨著長風真的崛起,李家已經隱隱成為元陽宗第一家族的趨勢。

從一開始,相同編號的築基修士登鬥法台,開始展開鬥法。

被金丹修士看,哪怕只一記名弟子,對新晉築基修士而言也益處多多,途會因此通順許多,故而一眾築基修士基本拿了真正的實力。

為此,常常修士打真火受到輕傷,但若現能重創甚至隕落的情況,則會長老手及制止。

鬥法進行的並快,許多新晉的築基修士實力相差拖延了間,直到半后才輪到劉玉。

第一場意外的「艱難獲勝」,間一辰恢復法力,又了四辰第二場開始。

劉玉與對手法器、法術齊,打了足足一刻多鐘,方才「遺憾落敗」。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一章:不同以往(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