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黑袍蟲修(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六十八章:黑袍蟲修(二合一大章)

至此,熔火刀的祭煉算初步完成。

此已經以發揮靈器的七八成威能,剩的就一段間磨合了,待磨合完成,便能完全發揮熔火刀應的威能。

劉玉第一件極品法器。

件法器入手,意味着的實力正式步入築基境界的高端,已然超越部分築基修士。

此倘若遇到李同樣的對手,雙方都動用底牌的情況,憑藉驚神刺與熔火刀,劉玉信心與其周旋。

即使現還對手,但全身而退也了幾分把握。

雖然很想試一試極品靈器的鋒芒,但玉丹堂樣的環境顯然經起折騰,劉玉只好作罷,將熔火刀收進儲物袋。

而後拿煉製好的養元丹,仰頭吞服運轉功法,開始日常的修鍊。

養元丹的煉製難度與青元丹差多,但所需靈草的年份比後者低了許多,更適合售。

青元丹乃古方,對築基初期修士而言藥效極其強勁,但所需靈草的年份比養元丹還高,所以並適合售。

若其修士也看張古方,見劉玉售量青元丹,定會懷疑么多高年份靈草從何而。

故而劉玉只售了少量青元丹,賺取靈石主還靠二階品精元丹,至二階品養元丹,則打算再二三十年再放入店鋪。

靈石夠用就好,劉玉知自己需什麼。

……

間一晃,便三月。

三月,劉玉每日花費三辰完成每日的修鍊,一辰溫養法器,其餘間便參加各種拍賣會,與築基修士之間的聚會。

但知好運用盡的緣故,收穫寥寥無幾,極品防禦靈器的影子都沒見到。

祛除丹毒的靈物,倒收集到了一份比較珍稀「地石冥乳」,花塊靈石,使用後效果卻盡意。

丹毒倒祛除了一部分,但還部分如蛆附骨淤積各處經脈之。

祛除的部分,都鍊氣期服用丹藥留的丹毒,屬於糾纏較淺的淺層丹毒。

修士鍊氣期,氣態法力與肉身結合的還那麼緊密。而丹藥的藥力被煉化為法力,部分丹毒隨法力流動,自然也會沉積的深。

但到了築基期肉身經靈氣洗滌,肉身全方位增強的同,與法力結合的也更加緊密,修鍊的同會被動增強肉身,丹毒沉積的自然也就越深了。

所以築基期之後產生的丹毒,祛除起更為困難。

劉玉想祛除部分丹毒,自然需效果更好的「祛毒靈物」。

考慮到購買熔火刀后,儲物袋只剩多塊靈石,想購買極品防禦靈器差了許多。

幾月喬裝易容,入種拍賣會與修士聚會的同,也陸陸續續售了一批精元丹與養元丹,使得靈石重新回到一萬三千左右。

收回思緒,劉玉結束修鍊打開陣法樓而,對着打招呼的店員微微點頭,而後了玉丹堂,準備參加一知名散修舉辦交換會。

二階丹藥較為稀,做了一定宣傳后便少築基修士購買,些修士經常,慢慢也就熟悉了。熟悉之後每年二十瓶丹藥的份額,自然也就優先供應給。

正通些修士,江秋水才知金星坊市附近許多修士聚會的舉行,然後告知了劉玉。

值得一提的,儘管暫待玉丹堂,但劉玉也沒插手店鋪的管理,就算修士購買精元丹,也由江秋水面。

「再金星坊市待三月,看次金星拍賣行的拍賣會沒想的東西,實行再回到宗門想辦法。」

「眼沒迫眉睫的危機,離後期瓶頸也差得遠,還以穩妥起見急於一。」

劉玉心閃念頭,隨後熟練的走進一條偏僻、隱蔽的巷完成換裝,易容成披頭散髮黃袍年士,然後腳步疾徐,慢悠悠向著東門走。

散修因為各種原因走修仙之路,修為資質乃至境遇良莠齊,多落魄修鍊到鍊氣期還購置了品法器之。

但畢竟著龐的基數,也少數歷經磨難脫穎而的「草莽英雄」。比如被清虛派追殺逃入青州的燕無憂之類,多數宗門弟子也敢看,遇見了說還會叫一聲「燕兄」。

一刻鐘后,劉玉走進東門一間名為「風雨樓」的茶樓。

「輩才加聚會的?」

立刻一名年輕的夥計迎了,恭敬的問。

「錯。」

劉玉四打量了一番間茶樓,淡淡說。

「好嘞,輩請二樓,面許多輩已經到了。」

「晚輩還招呼客,就作陪了。」

年輕夥計熱情的說,一指遠處的樓梯。

劉玉微微點頭,而後朝風雨樓二樓走,一會就見到了裏面的場景。

長寬十丈左右的空間裝飾簡約自然,裝飾品的拜訪看似隨意,卻又暗含某種規律。令覺得什麼順眼,著幾分家無為的韻味。

此裏面已經擺了十幾張四四方方的桌子,已經十先到一步,正相互寒暄,沒一修為低於築基期。

「洪友果然了,還沒找到祛毒靈物?」

一名著幾分姿色,濃妝艷抹的女修瞥見劉玉,笑着打招呼。

「啊,后后忙活了么長間,但卻毫無所獲啊。」

劉玉臉露一絲笑容,客氣的回。

築基期修士的圈子就那麼,像種聚會三月已經參加幾次,自然也就與其一些臉熟了,保持能夠叫號的程度。

至於一般修士修鍊丹藥那麼缺少,為何還會淤積深厚的丹毒,則沒修士識趣的問,劉玉也沒向解釋的意思。

能夠修鍊到築基期,每修士都自己隱秘。咧咧探尋其修士隱秘,極其犯忌諱的事情。種修士非常稀少,修仙界也說定會什麼候消失。

劉玉並沒加入的交談之,而旁邊的桌子做,客氣的與認識之打着招呼,保持一定的距離。

濃妝女修見劉玉鹹淡的態度,並沒熱臉貼冷屁股的意思,打招呼之後就轉頭繼續與熟悉之交談。

位需「祛毒靈物」的洪姓修士,眼些神秘,使得心好奇想了解。但其客氣保持疏遠的態度,又讓無法接近,也就只好作罷。

「青石友,觀滿臉喜色,想必次入山收穫少吧?」

「魏老怪,短見,居然突破到築基後期了?!」

劉玉獨自坐一張桌子旁,倒一杯靈茶自斟自飲,同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試圖收集到用的消息。

一杯靈茶飲盡,劉玉注意到一張桌子所坐修士也獨自一。

此一身黑袍臉色蒼白,兜帽遮住了半臉龐使看清面容,一種冷漠拒於千里之外的氣質油然而生。修為築基期,最惹注目的腰間掛着好幾布袋,儲物袋只其一。

「靈獸袋,此莫南瑜國御靈宗修士?」

劉玉心一動,一眼就認了黑袍男子幾布袋靈獸袋。

楚國根本沒專門驅使靈獸的宗門,就宗門靈獸的修士都很少,修鍊到築基境界的就更少了。

倒鄰國南瑜國御靈宗善於馭獸,並且同元陽宗一般龐的宗門,門弟子御使靈獸的少。

無怪乎劉玉此聯想,金星支脈裏面修仙資源豐富,更難得的基本沒被類修士開發,所以一直吸引著一些內陸國家的修仙者此冒險。

似乎因為劉玉打量的久了,黑袍男子轉頭冷冷的看了一眼,目光冷漠而又銳利。

劉玉動聲色別開目光,繼續探聽着場修士交流的信息,沒將此事放心裏,畢竟此地遇到別國修士乃正常之事。

間漸漸,此才加聚會的修士也多了起,最後達到了二十,便一段間沒加入進了。

一名身穿青色袍,留着長長黑須的老走了,稽首:

「貧青松,感謝諸位友賞幾分薄面捧場。」

「牽橋搭線舉行次場交換會,意等同之間互通無,待會若意見合之處,還諸位同莫傷了氣。」

「間也差多了,交換會就開始吧,規矩就按照正常交換會一樣執行,相信諸位逗明白,貧就多贅述了。」

「貧一次作為東主,就先拋磚引玉了。」

青松老說着輕輕一撫儲物袋,取一枚通體淡紅的妖丹:

「四階火屬性妖獸內丹一枚,保存良好其內蘊含濃郁的火屬性靈氣,管用作修鍊功法還煉丹,對輩都極的益處。」

「此枚妖丹以用靈石換取,每名友都只一次的報價機會,價格者得之。」

「想的友以傳音於貧。」

話落少修士眼皆閃意動之色,畢竟顆妖丹高達四階,對應修士築基後期的修為。

對築基初期修士而言多得之物,特別對某些修鍊火屬性功法的修士著用,其它修士也以也以用以物換物,換取自己需之物。

於立刻修士心思索,估算顆妖丹的價值,然後神識傳音給青松老。

劉玉雖然修鍊了火屬性功法,但丹藥服用,對火屬性的妖丹倒,所以並沒價。

青陽魔火需的肉身、靈魂的某種「能量」作為燃料,妖丹離開妖獸身軀,其又沒妖獸精魄寄存,自然無法為魔火提供燃料。

場交換會,終究只築基修士之間的範圍互通無,現的珍稀資源多,甚至比一些型拍賣會。

劉玉此原本也只碰碰運氣,早心裏準備,也就談失望。

但而言的雞肋之物,於其修士則然。

隨着一件件寶物被拿,一次次成功交換到想之物,現場的氣氛漸漸熱烈起。

但成功達成交易的也只半數,還半數修士拿的寶物無問津,或看到想的靈物,選擇拒絕交易。

間推移,輪到了那名疑似御靈宗修士的黑袍男子,淡然的坐着沒起身,拿一顆水藍色的珠子放桌,冷冰冰的:

「極品防禦法器紫源珠,換取二階品靈桑葉。」

「哪位友若二階靈桑葉,願意高價購買。」

「若二階品靈桑的消息,告知也以得到一定的報酬。」

黑袍男子話語一,現卻一片寂靜,參加交換會的修士互相望着,彼此眼都露一絲惜,顯然沒修士擁品階達到二階品的靈桑葉。

也修士眼珠一轉,聽到提供消息也好處,起了糊弄的心思。

「莫非還馭獸修士極少的「蟲修」?」

「只惜,能產靈桑的靈木極其稀少,甚至比靈草還少見,何況品階還高達二階品,此怕失望了。」

劉玉做如老松一動動,默默注視場一切,心閃念頭。

一件防禦性極品法器最少價值一千兩百靈石,許多修士心已,只惜確實沒二階靈桑葉,只能眼巴巴看着。

了約十幾息左右,黑袍男子伸手準備收回紫源株,顯然沒此次交換以失敗告終。

但的手即將接觸到法器之,突然一頓,隨後又自如將法器收回儲物袋。

「神識傳音,此所需之物還另轉機?」

劉玉一開始便覺得此與參加交換會的其它修士些同,所以一直關注著,正好注意到了一幕。

但神識傳音極為隱秘波動極,身體的動作也需,也知誰發的傳音。

黑袍男子之後,又了兩,總算輪到劉玉。

「洪某需祛除築基期丹毒的靈物。」17244/9487067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八章:黑袍蟲修(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