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陣法困妖(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七十一章:陣法困妖(二合一大章)

二階巔峰妖獸,相當於類修士築基巔峰的修為,而且其肉身強橫,寒潭之進攻、退守。

雖然以三之實力肯定勝陰冥靈蛇的,最終擊敗甚至擊殺都沒問題,妖獸身軀強橫,能一之間就迅速擊殺,程的間長短就好說了。

妖獸擁強度堪比法器法寶的肉身,生命力旺盛且頑強,法器的攻擊打其身軀之並像類一樣致命,搞好就成了耗持久的鬥法。

別忘了妖獸遍地的金星支脈,間拖得久了說定就會其它妖獸被驚動,而且能金丹妖獸「路」。

「兩位友放心,此行貧早就做了充足的準備。」

「蛇類妖獸最喜食鼠、蛙、昆蟲等妖獸的血肉,陰冥靈蛇也列外,貧已經準備好了誘餌。」

「屆設法將陰冥靈蛇引寒潭,等再從容對付此畜牲。」

青松老解釋。

看得此為此行做了少的準備,連陰冥靈蛇的習性都考慮到了。

「原青松友早已考慮周全,洪某多慮了。」

「四百八十里的距離還深入了,周圍二階妖獸遍地,且隨能三階妖獸路。」

聽聞此言,劉玉緩緩點點頭,然後。

「正因為如此,才需速戰速決,故而貧才會邀請邀請兩位友,待會動起手還請兩位藏拙。」

「越快斬殺那畜牲,等的風險也就越,洪友與蒼友需的靈物消息,也能越快到手。」

青松老鄭重說,暗示只的東西到手后,才會將兩需的消息與配方告知。

對於此言,兩自然口頭答應,至於心裏想些什麼,那就只自己知了。

了三十里后,修士的痕迹便漸漸稀少,森林的樹木愈發高,隨處見的雜草都半丈高。

偶爾碰到的修士,彼此眼深深的警惕。

此地沒任何秩序,山脈修士一切的行為元陽宗都會管束,即使殺奪寶也會受到追究,故而催生了許多「邪修」。

妖獸身軀強橫,狩獵起費費力,程還各種風險,哪修士獵殺起簡單?

所以些「頭腦靈活」的修士進入山脈,為了獵妖尋寶,反而把目標放其它修士身。

往往會把目標放剛進入山脈的修士身,反而盯了那些獵妖歸,實力所損耗卻又能收穫的修士或者團隊,將每一次動手的收益都最化。

所以進入山脈冒險獵妖,但防備妖獸,更心其它修士。

金星坊市就因為源源斷進入支脈獵妖的修士,才發展起的,樣的行為,當損害了坊市的利益。故而元陽宗沒動作,但坊市自發組織的清剿卻一直沒停。

只無本買賣的利益實,靈石也快,就像雜草一樣割了之後也會迅速長,斷修士加入其。

就連原本真正打算進入山脈獵妖的修士,見其修士因獵妖受傷實力損,些也會忍住動手。

故而許多相熟的修士,便會組成團隊一起進入,如此相互照應也就安全許多了。但高一尺魔高一丈,許多專做無本買賣的邪修團隊也應運而生。

金星坊市的插手,邪修團體的數量與規模被牢牢限制,會對坊市的發展造成影響。

劉玉三顯露的修為都築基期以,自然沒長眼的修士打擾,感應到三的修為後,遇見的修士無遠遠繞開,唯恐淪為獵物。

山脈半段,劉玉三一言發的用御風術趕路,經森林、河流、沼澤等等地形,盡量選擇顯眼的位置進。

因為兩百里的妖獸基本沒達到二階的,所以三一般以直線進,偶爾經妖獸的領地也會特意繞路。

欺軟怕硬、趨吉避害生物的本能,而已經達到築基期的劉玉三,對些一階妖獸而言無疑高端的「獵食者」,即使被直截了當的闖入領地,它也多沒進攻,只發意義明的兇猛嘶吼。

而那些主動發起襲擊的妖獸,自然成了法器法術之的屍體。

「撲哧」

奔行間,劉玉突然揮手甩一兩尺長的弧形風刃。

將一隻雙目通紅、渾身漆黑,擁著鋒利爪牙的豹類妖獸一分為二,使其屍首分離徹底失生命氣息。

神識早已觀察清楚了一切,劉玉面向方神情平靜沒一絲波瀾,身形沒一絲一毫的停頓。

雖然沒風屬性的靈根,但畢竟境界擺那裏,學習一最簡單的風刃術還非常容易的。

築基修士隨手揮的一風刃,也只一階品妖獸所能抵擋。

妖獸雖然存趨吉避害的本能,但同樣具領地意識與本能。些領地意識極強的妖獸,會顧一切對侵入領地的敵發動攻擊,哪怕敵遠比自身強。

只些領地極強的妖獸終究只極少數,給劉玉、青松老、蒼藍三造成了阻礙,解決起費吹灰之力。

此地妖獸的地盤,即使三實力俗,也沒狂妄自。所以進入了山脈沒御器飛行,使用御風術趕路的速度也嚴格控制,隨注意周圍的情況。

接近一辰,才進兩百里的距離。

進入山脈兩百里,已經開始現築基期妖獸與妖獸群落,劉玉、青松老三及調整策略,再簡單粗暴的經妖獸領地,而選擇繞其領地再繼續行。

到了地方,碰到的修士已經基本沒鍊氣期存,皆同樣的築基期修士或團隊。

就算築基修士此,也必須心翼翼,以免遇到強的妖獸導致陷入危險之。

因為繞妖獸領地,加此地危險程度進一步升,所以三約而同放緩了速度,剩的路程速度更加緩慢。

偶爾遇到的修士團隊,彼此之間也遠遠對峙,沒發生衝突。

突然,劉玉頓步,面無表情冷冷望着幾裏外一條河流邊的三名修士。

對方一男二女,男子滿臉絡腮鬍的漢,兩名女則衣着暴露打扮艷俗,修為最高的絡腮漢,修為築基後期,其餘二女則皆築基初期。

雙方遙遙對峙了,才彼此遠遠錯開,各自趕路。

樣的情形發生了好幾次,此次似乎只一起眼的插曲,劉玉三繼續趕路。

……

改變策略之後,三再手主動斬殺妖獸,以避免吸引更強的妖獸,與妖**鋒的次數直線降。

途經多次轉向繞路,速度相較之慢了止一倍。

三辰之後,繞一片沼澤的三到一片樹林,走最方帶路的青松老終於停了腳步。

「兩位友,面遠便黑蛇潭了,貧所求之物與陰冥靈蛇就其。」

青松老身凝重,低聲。

劉玉聞言微微點頭,厚土擎傘已經握手,處於半激發的狀態,隨以用抵擋攻擊。

自進入築基期妖獸的地域后,神識就一直沒收回,刻以自身為心注意三里內的一切動靜,就連地也沒放。

妖獸賦法術千奇百怪,說定便隱藏氣息與遁地的,由得劉玉心。

稍微再商討了一番,待會如何對付陰冥靈蛇,三繼續行。

溫度漸漸降,走了約三里后,一片寒潭映入眼帘。

此潭寬約二十丈、長約三十丈,潭水呈淡淡的青色,知其深,絲絲寒氣從潭水冒,使得周圍的溫度都降了許多。

便青松老所說的黑色潭了。

三相互點頭,按照事先商議好的計劃,確定風口。最終確定寒潭的西邊風口,此地的風由西向東吹。

到達寒潭西邊約四里的距離,青松老取九陣盤,挑選合適的位置埋了,再裝好幾顆品靈石,接着陣法央放了一塊血淋淋的妖獸屍體。

按照青松老所說,二階紫沼蛙的屍體,為了次行動花了價錢買的。

紫沼蛙軀體蘊含量靈氣,又蛇類妖獸的最愛,陰冥靈蛇聞之能放,西風會將味吹向寒潭,劉玉三隻需靜靜等待妖獸現即。

至於陣法,則一套二階品的困陣,雖然能憑此一直困住陰冥靈蛇,但困住一段間還沒問題的。

而三的牽制,陰冥靈蛇也能全力攻擊陣法。

一陣的微風吹,將紫沼蛙散發的血腥味吹向寒潭,劉玉、蒼藍、青松老則各自施展法術隱匿樹林,並收斂了自身氣息,等待妖獸的現。

樣一,陰冥靈蛇除非仔仔細細的搜尋,否則無法發現的蹤跡。

「陣法否存問題?」

隱藏一顆高樹木后,並施展隱身術讓身形消失,靜靜動的劉玉心升起一疑問。

隨後疑問很快被否決,青松老拿的陣盤,確實比較普通,雖然對陣熟悉,基本的常識還了解的。

陣法憑藉特殊排列的一「節點」,引動、撬動地自然之力,其威能很程度取決於「節點」的排列否巧妙高明,以「節點」的質量與穩定性等等。

通陣盤與陣旗佈置的陣法,便由兩者便起到「節點」作用,雖然簡單方便且快捷,但威能強與否,很程度取決於陣盤的質量。

陣盤的質量一般般,即使排列的再巧妙高明,能引動的地之力也限,陣法的威能也會、能高到哪裏。

所以劉玉否定了,陣法存問題的能性,但心對青松老的戒心,卻沒半分衰減。

眼的橋段,與《魔修略》的「相約尋寶」很相似,就如同改編的版本一般,讓得懷疑。

何況青松老散修擁一定名聲,完全以邀請一些熟悉的散修,為何偏偏邀請熟悉的自己與蒼藍呢?

劉玉化名的洪浩與疑似御靈宗修士的蒼藍,本地皆無任何根基,如果突然消失根本會引起注意!

管沒埋藏禍心,自身的實力才劉玉敢於赴約的關鍵!

倘若其「德行」夠,那說得今日蒼藍靈水配方得到,結丹靈物與其身家,也一併接手。

一切,都會擊殺擊退陰冥靈蛇之後見分曉。

「只,驅使靈獸靈蟲的蒼藍,又扮演了什麼角色呢?」

劉玉看向蒼藍的位置,心閃思緒。

沒用神識觀察,因為驅使靈獸、靈蟲的修士神識一般比較強,而且方面技巧也比普通修士更高明。

目存神妙法劉玉也只領悟皮毛,還心一點為好。

一刻鐘、半辰、一辰,淡青色的潭水還沒動靜,但三還一動動的等待着。

高明的獵,往往具足夠的耐心。

二階巔峰妖獸,金星支脈接近深處的位置,也算得一方霸主,所以其領地內並無其它強妖獸存。

而那些弱的妖獸,也知寒潭乃「霸主」之居所,攝於其威嚴根本敢靠近。

故而寒潭周圍並無其它妖獸存。

青松老使用了一些技巧,使得紫沼蛙的血腥味只飄向寒潭方向,並用擔心其它妖獸被吸引。

樹林間,蟲鳴又漸漸響起,忽高忽低此起彼伏奏起了自然的樂章。

一圈圈波紋泛起,終於兩辰之後,情況發生了變化。

「嘩啦」

淡青色的潭水,波紋越越,終於一聲清晰的破水聲,現了一巨的身軀。

一條通體灰黑之色,表面著藍色線條花紋的巨蛇。

扁平的蛇頭,淡藍冰冷的豎瞳,巨的身軀。

它身腹部的位置,兩凸起的鼓包,僅僅露水面的部分便超了一丈,蛇身更比水桶還粗了少。

一種頂尖掠食者的威勢,自然而然釋放。

樹林間的蟲鳴之聲,瞬間便消失見,重新恢復了寂靜。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一章:陣法困妖(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