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圖窮匕見(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七十四章:圖窮匕見(二合一大章)

石猿能夠感受到,子母追魂刃強的威能與鋒銳,故而根本敢讓黑色劍刃落自己妖軀。

所以拿半的心力防禦,對於耀金弓射的金色箭雨,只能使用賦法術抵擋。

但幾輪攻擊后,賦法術被消耗一空,需一段間恢復。

它只能匆匆揮舞拳頭掃滅半,還半箭矢落身軀,留血痕。

箭矢化為極具破壞性的金屬性靈力,侵入其身體之,給其造成更重的傷勢,影響其行動。

「唧~」

終於,傷勢累積重的石猿反應慢了一瞬,被子母追魂刃從相對脆弱的咽喉部位一穿而,發細微的哀鳴。

它全身強的力量迅速消失,氣息也急速衰弱,但強的生命力依然頑強挺立,沒第一間倒。

「噗噗噗」

劉玉面改色,子母追魂刃毫留情,直接將其頭顱化為齏粉,血花飛濺。

「撲通」

石猿才倒地,徹底失生命氣息。

另一邊,飛火流螢被蒼藍如臂指使,或聚或散十分靈活,噴的火焰停變幻著各種形態。

暗紅色火焰非同,讓二階品的石猿投鼠忌器,敢輕易沾染。

每當石猿想沖與蒼藍貼身激戰,都會火焰半途阻攔,使之生生止步。

石猿全身覆蓋一層石甲,力無窮卻力無處使,它雖怒吼連連,但一之間卻沒好的辦法。

而青松老與那一邊,激戰的聲勢最為浩。

「砰砰」

猿王雙瞳發猩紅的光芒,身軀龐卻靈活無比,一拳便將青松老的無塵劍錘飛。

而後雙手直接連根拔起一根高的樹木,往青松老那邊用力一擲,強的動能爆發了極快的速度,竟然着絲絲破空之聲。

做完些,猿王身軀關鍵部位覆蓋一層黑色石甲,輕輕一躍龐的身軀急速向目標接近。

氣勢之兇猛,禁讓青松老微微變色。

「嘭」

築基期修仙者反應速度已經提升,此自然會反應,迅速將手一卷捲軸往空一拋展開,化為一卷兩丈繪著陰陽魚的圖,擋住了猿王投擲的樹木。

接着將法力灌注入白須佛塵,數百根白須如同怪蛇一般,斷扭曲拉長向猿王纏繞而。

猿王肌肉鼓起對着一拳揮,惜白須虛受力,只稍稍被擊退了一些,而後靈光一閃直接纏了它的一隻手臂。

「吼!」

猿王右臂迸發一股巨力,右臂往後猛然一拉,竟然還能將白須扯斷,只將佛塵扯了一些。

以白須之鋒利,雖刺破它的防禦,其堅韌性與拉扯性,也輕易能夠扯破的。

見此它左手利爪伸,就想試試用利爪能能將之斬斷。

青松老如何會坐視靈器的攻擊被破?

無塵劍已經重新積蓄力量,滴溜溜一轉,向著猿王脖頸害刺,使之得回防。

青松老額頭微微流汗,同驅使三件法器靈器,尤其佛塵靈器與猿王拉扯,對精力法力的消耗。

但場面,一之間卻僵持了,直到劉玉將那隻二階品的石猿擊殺。

說遲那快,從三手到劉玉斬殺另外一隻二階品石猿,實則短短十息間。

,外圍的紅眼石猿群已經反應,發現了幾入侵者。

眼見族群長老短短間已其二,它非但沒感覺到害怕,雙瞳似乎更紅了,充斥着淋漓的恨意!

「吼吼吼!!!」

一階石猿發怒吼,向著三奔襲而,對群強的入侵者悍然發動攻擊。

誓保衛家園!

突然,劉玉捕捉到腳的異樣,輕輕往旁邊一躍。

「流沙術」

一階法術,能夠一片土地化為流沙吞噬敵,能夠起到奇效,但缺點發動慢。

「螳臂擋車,自量力。」

劉玉露一絲冷笑,目盡殘忍。

子母追魂刃一分為七,化為烏光向猿群射,同耀金弓方向一轉,一片金色箭雨射。

金色的微光夜空美輪美奐,帶卻美好,而無情的殺戮。

「唧唧~」

一照面猿群便現了死傷,多數紅眼石猿只得及發一聲哀鳴,便徹底失生命氣息。

極品法器的鋒芒,根本一階妖獸能抵禦的,尤其築基期修士的驅使。

賦法術形成的石甲顯得極為脆弱,被子母追魂刃輕輕一刺就已經告破,而身軀血肉則更堪,直接被貫穿。

再次現,六枚子刃與一枚母刃,都已經染成了血色,看血腥非常。

而耀金弓因為攻擊分散,造成的傷亡便得多了,依然只一階品的石猿能夠倖免,一階品的石猿非死即殘。

僅僅兩照面,紅眼猿群便傷亡了二十多隻,對兩百隻左右的族群而言,傷亡謂慘重。

僅沒讓它退縮,血腥味反而激起了石猿的凶性,使得它忘卻了對死亡的恐懼。

猿王眼見自己的族群被無情屠戮,雙眸的血色更加濃郁,盯着劉玉的眼神盡兇狠與恨意。

「吼吼!」

它露長長的獠牙晃動頭顱怒吼三聲,知使了什麼方法,竟讓右臂膨脹一圈,同周身氣息升一截,竟然變得比陰冥靈蛇還強一截的樣子。

接着猛然一揮手臂,竟然擺脫了佛塵靈器的糾纏,將之甩十幾丈遠靈光些暗淡。

面對猿王滿煞氣與恨意的目光,劉玉心一跳,竟然被震懾住了一瞬,使得攻勢為之一頓。

就猿王掙脫束縛,劉玉以為它將攻擊目標放自己身,誰知其竟做了乎意料的舉動。

只見猿王竟然抽身而退,對着紅眼石猿群連續發一連串意義明的吼叫,似乎達什麼命令。

猿群聽到命令,眼紅光稍減,向著三突進的步伐為之一頓。

直到猿王再次發急切的吼叫,才甘心的放棄進攻,往猿王身邊聚集而。

對於妖獸、野獸而言,族群王者的命令,約束力非同一般,會本能的服從。

否則便背叛族群,對着群居妖獸野獸而言致命的,往往會被逐族群或者失交配的權力。

就連那隻與蒼藍交戰的二階品石猿,也退了回,聚集猿王身邊。

三極快的對視一眼,沒看懂妖獸的意圖,眼已經占風,妨看看猿王的動作,以靜制動。

看着傷勢重倒地,發一聲聲哀鳴,卻還沒死亡的紅眼石猿,猿王眼性化的複雜。

似哀傷、似舍。

最終它狠狠盯了劉玉三一眼,似乎將些仇的容貌記眼。

然後緩緩轉身,帶領殘餘猿群向與黯星靈樹相反的方向離開,丈許高又魁梧的妖軀,很快消失黑暗。

「猿猴果然靈長類動物,竟然能壓野性,暫退讓。」

劉玉眼閃一絲意外。

捍衛領地本能,生存繁衍更本能,當二者衝突,該遵從哪一種呢?

猿王替族群做了選擇,選擇讓領地,保全族群。

「兩位友,等若趕盡殺絕,萬一妖獸引其它妖獸,那該如何好?」

青松老原本想樣簡單放猿群,見劉玉兩原地一動動,便勸說。

妖獸身的材料價值少,斬殺越多最後的收穫也就越,當然想輕易放棄。

「等首的目標還黯星靈樹,群紅眼魔猿就由吧。」

蒼藍微微皺眉,顯得些悅。

對而言,靈桑最重的東西,根本願節外生枝。眼靈桑已經到手,也就沒必像之一樣,對老客客氣氣的了。

星瀾果就眼,劉玉對妖獸身的材料也感興趣,無非一些靈石罷了。

眼眸一轉,望向黯星靈樹。

兩同意,青松老雖萬般情願,但也能一追,只能就此作罷。

按照約定,擊殺的妖獸都歸,於操縱着法器開始收拾現場。兩隻二階妖獸屍體,數十隻一階妖獸屍體,絕對值幾千靈石了。

對散修而言,任何一塊靈石都得容易,都需珍惜。

因為沒能夠產生資源的資源點,只能依靠其它方式獲取靈石,如果會修仙百藝還好,如果會那就只能用相對效率較低的方式賺取靈石。

每一塊靈石都精打細算。

樣一,仙路又何其之艱難?

正種艱難處境,註定了一部分甘平庸的散修極具攻擊性。如果合適的機會,以獲得筆靈石,願意向宗門弟子、家族子弟甚至其它散修手。

如果沒機會,那麼就創造機會。

「摘吧,拿吧,反正最後都貧的。」

收著妖獸屍體,別頭的青松老面容些陰狠。

一路,就么走的,相信一次精心算計,也會例外。

劉玉與蒼藍對視一眼,同向黯星靈樹靠近,彼此警惕著,一一邊分別收取靈果與靈桑。

星瀾果對妖獸也益處,顯然那群紅眼石猿也服用了少,此樹只六果子,其四淡藍色,兩深藍色還閃著微光。

顯然,淡藍色的還沒成熟。

並妨礙劉玉將之收起,按照仙府逆、獨特的規則,些果子的果核很能重新長成黯星靈樹。

很快,六果子都已經收入儲物袋。

十息后,蒼藍與青松老也都收拾好了自己需的東西,自此三明面的目標都已達成。

既然目標都已達成,自然需再次停留,距離鬥法開始的已經一段短的間,難保會妖獸聽到動靜查看。

懷揣著同心思的三,都願意節外生枝,當即決定沿着原路返回。

劉玉將子母追魂刃與耀金弓收進儲物袋,只左手拿着厚土擎傘防備,心神非但沒放鬆反而更加集。

如果沒猜錯的話,接就到了翻臉的候了。

青松老到底何底牌?或者暗佈置好了什麼威力陣法?亦或幫手?

憑表現的些實力,拿自己與蒼藍兩。

走森林間,劉玉心念急轉,神識掃視周圍的動靜,同一縷心神放儲物袋,隨準備取三件靈器先行發難。

沒等待對方做好了準備,先動手的習慣。

突然,行走的劉玉腳步一頓。

青松老與蒼藍同停,回頭。

「洪友為何突然停」

青松老動聲色問。

「發現了二階妖獸的蹤跡?」

蒼藍也投探尋的目光,皺眉問。

劉玉臉露一絲莫測的笑意,令青松老心頓覺得些妙,果然,一秒現了最願意見到的情況。

「洪某想,青松友為等精心準備好戲,何才能場?」

話落,劉玉眼神一冷,揮手屈指朝面的樹林彈十幾彈珠的火球。

修鍊了存神妙法,神識掃描的手段遠比普通築基修士精確與精細,仔細掃描之終於發現幾裏外的細微動靜,配合敏銳的靈覺終於發現異樣。

既然察覺到了,當然能踏入全套。

青松老見此臉色些難看,已經安排自己的團隊方設陣法,同收斂氣息隱藏埋伏。

方法已經成功了好幾次,一直以都沒現什麼破綻,明白只些實力的洪姓修士,為何能夠看破?

一般的斂息秘術,即使收斂的再好,終究會或多或少的氣息與法力波動外泄。一切劉玉神識的仔細掃描,根本無所遁形。

當然,怎麼發現的劉玉用向其修士解釋。

「砰」

紅色的火花照亮了森林,十幾顆火球徑直落幾裏外的幾地方,炸毀了幾顆古木,炸了幾坑,表面非常正常。

蒼藍的臉色卻冷了,火球炸開之,方才分明感應到了幾股氣息波動。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四章:圖窮匕見(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