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結金丹方(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六十三章:結金丹方(二合一大章)

看着未行跪拜之禮的劉玉,李長空微不可查的一皺眉,心中有略有不喜。

但左右也只是因為老祖要求和宗門慣例方才收徒,而非要傳承所學,所以也就沒有發作。

「嗯,起身吧。」

李長空輕輕一抬手,淡淡說道。

低着頭的劉玉,這時只感覺一股柔和的力量施加於身軀,令他不由自主的直起了身子。

劉玉克制住身體本能的抗拒意願,順從的直起身軀。

「師尊,弟子準備一個小小的禮物,作為拜師之禮。」

「弟子無能,些許心意,還請師尊笑納!」

取出一個由上等靈玉製作的精緻玉盒,劉玉雙手托著上前幾步,恭敬的放在木桌上,又退回原處。

像他們這種半途被收為弟子的,一般都會準備一些拜師禮物,禮物的價值不一定要有多高,關鍵是表明態度。

若是沒有準備拜師禮物,難免會落下話柄,可能會給師尊留下不通世事的印象,師徒關係可能從開始便產生隔閡。

考慮到以後在宗內,可能會借用其長老的名頭行事,所以劉玉準備的東西稍微貴重了一點。

師徒關係上保持不近不遠,禮數上該到位的完全到位。

這就是他的方針。

「倒也不是迂腐之輩。」

李長空微微點頭,隨後右手抬起將精緻玉盒打開一道縫隙,看見了靜靜躺在盒中的一株人蔘。

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之色,轉頭認真的打量了劉玉一眼。

以他的閱歷,自然輕易辨認出,這是一株年份五百年的普通靈參,能夠做為一些金丹期丹藥的輔葯,對金丹初期修士作用不小。

可惜,李長空已經是金丹中期的修為,這株五百年人蔘對他而言,價值相對較小。

不過於築基修士而言,五百年的靈藥還是非常難尋的,足以說明準備這份禮物的修士花費了不少心思。

「不錯,有心了。」

李長空開口贊道,聲音柔和了些許,對劉玉印象稍稍改觀。

資質普通,但卻有不錯的煉丹天賦,最重要的是深諳世事,難怪能得到嚴家的看重與舉薦。

「師尊滿意便好。」

劉玉態度恭敬,謹慎的說道。

這株普通的靈參,自然是通過仙府催熟的,但經過特殊處理,看上去就像已經出土一二十年了。

這些年閱讀了這麼多的靈草典籍,經手過這麼多靈草,以他現在對靈草的了解,或許栽種靈草方面還比不上二階靈植夫。

但如果是給靈草做「特殊處理」這方面,他自認不輸於任何人,畢竟有仙府在手他可以奢侈的用靈草練習。

不管是從靈草的外表上看,還是從內里的生機、藥力、靈力等幾個方面探查,都不會出現半點破綻。

選擇這種年份足夠,但是沒有特殊功效的靈參,自然是經過劉玉一番深思熟慮。

普通靈參生長條件簡單,許多宗門之中都有種植,除了年份高了一點之外並沒有其它優點,所以算不得多麼珍稀,花費靈石總能買到。

但對金丹修士又有用處,這一點便超出了其它修士的拜師禮物,可也沒有到極為誇張的地步。

這也比較符合劉玉作為二階煉丹師,相比其它修士富裕的人設。

「既然已經接受拜師之禮,從此以後你便是本座的記名弟子,那本座也不能沒有表示。」

「這樣吧,這份丹書便作為見面之禮賜給你了。」

李長空揮手將玉盒收進儲物戒指,然後稍稍沉吟,取出一本厚約兩寸的冊子。

結丹后李長空也曾想過涉獵煉丹之道來賺取靈石,但一番嘗試后,無奈發現自己並沒有煉丹的天賦。

自那之後,這本丹書就一直放在儲物戒指,已經一兩百年沒有翻看了。

現在想到這個記名弟子煉丹師的身份,作為師徒之間的見面禮正合適。

「多謝師尊。」

劉玉接過丹書,收進儲物袋,沒有當場翻看。

不過金丹修士的見面禮,怎麼都不會太差吧?

接下來李長空又說了門下的規矩,比如不得欺師滅祖,同門之間不得自相殘殺,師兄弟之間要相互幫助之類的。

最重要的一條是,師尊傳授的一切修仙知識,未經師尊允許不得私自傳授給其它修士。若有違反直接廢除修為並逐出門派!

不只是功法秘術,一切的修仙知識都是有價值的!

這些都是正常的規矩,沒有什麼不合理的條款,劉玉自然滿口答應。

到了這一步,拜師的流程便算是全部走完了,劉玉也正式成為李長空門下的記名弟子。

隨後通過李長空的講述,劉玉了解到其門下包括自己在內,共有六個弟子,三個親傳弟子、三個記名弟子。

分別是:大師姐李不語、二師兄李不凡、三師兄景永清,四師姐盧雪、五師兄余江,最後是劉玉自己。

前三者是親傳弟子,后三者是記名弟子。

其中大師姐李不語是築基後期修為,離後期巔峰不遠,已經在為結丹做準備了。其餘四位師兄師姐最晚都入門三十年了,皆是築基中期以上修為。

說到李不語的時候,李長空面露笑意,顯然對其非常滿意。

因為某種原因,李長空的弟子名額,比其它金丹長老要多了三個。

「如今你的幾位師兄師姐各有要事,一時之間不能聚集。」

「本座已經發出消息,令他們抽出時間,兩年之後你再來此一趟,和幾位師兄師姐相互認識一番。」

簡單說了門下弟子的情況,李長空又如此說道,安排門下相互認識。

以免同為一師之徒,以後見面不認識的情況。

「弟子遵命,謹遵師尊吩咐!」

劉玉點頭回道。

能夠認識其它師兄師姐,增加自己在門內的人脈,這種事情當然是好事。

同為李長空門下,師兄弟之間相比元陽宗其它同門,自然更為親近幾分,彼此之間互幫互助也是正常。

而相比師傅可以直接命令弟子,師兄師弟之間卻是平等的關係,有事情可以幫忙,也可以拒絕,劉玉自然樂得多多走動。

這也算是拜師的助力之一。

「你修鍊之中可有不解之處,現在可以提出來,本座正好空閑,便為你解答一番。」

最後,李長空一摸鬍鬚淡淡說道,只等解答一番疑惑,便將這個幾名弟子打發了。

只是記名弟子而已,師尊並不需要像對待親傳弟子一樣,為其籌備修鍊功法,或是賜下厲害的秘術法術之類。

指點一番,就算是盡到「義務」了。

畢竟他因宗門慣例而收徒,因嚴家的面子而選擇劉玉,根本不是要傳承自己的衣缽,所以根本沒有好好栽培的想法。

何況以李長空的眼光,一眼就看出劉玉築基已有二三十年,早已有了根本功法,現在想改也不是簡單之事。

「弟子在修鍊之時.......。」

有金丹修士親自指點的機會,劉玉自然不會客氣,立刻將自己修鍊中遇到難點,一一問了出來。

當然,有關根本功法青陽功與元神功法存神妙法的問題,都只是拐彎抹角的講,而不會直接將這兩種不凡的功法暴露。

以李長空金丹中期的境界,指點築基初期境界的問題,幾乎不需要思索,如吃飯喝水一般簡單。

修鍊方面的問題被輕易解答,反而是一些關於神識元神方面的問題,他也要仔細思索后,方能給出不確定的答案。

「好了,此次指點就到這裏。」

「記住,若非要事不得打擾本座修行,沒有傳喚也不得前來通天峰!」

「這張傳音符可以聯繫本座,若有要是便使用傳音符聯繫。」

大約兩刻鐘后,見劉玉似乎還有許多問題,李長空眉頭一皺停止講述,拿出一枚傳音符放在桌上。

「是,師尊,弟子必定謹記教誨。」

劉玉將傳音符收入儲物袋,略顯恭敬的說道。

沒有要事不能打擾,有事用傳音符說,卻又只給了一張傳音符,其用意不言而喻,就是讓自己不要主動找他。

「還真是想到一塊去了。」

果然是記名弟子的現狀,劉玉心中暗笑,不過這正合他的心意。

「嗯,退下吧。」

李長空淡淡出聲,手臂抬起微微揮動。

為了完成宗門老祖交代的收徒任務,在一個記名弟子身上花費這麼多時間,他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師尊萬安、仙運昌隆,弟子告退。」

劉玉又行了一禮,隨後緩緩走出蓮湖,往山下走去。

整個通天峰山腰部分的面積非常寬廣,而又只有二十來位金丹長老居住,每位長老可佔據的地方自然非常寬大。

除了居住修行的洞府外,還開闢了一畝畝靈田,在其中種上了一些低階靈藥。

通天峰是接近四階上品的靈脈,以此地靈氣的濃郁靈土自然也是不凡,種植一些低階靈藥還是非常容易的,只需派兩個鍊氣期弟子稍稍打理一番,每年便有不菲的靈石入賬。

洞府的近處是靈田、湖泊、建築等,遠處是樹林、草地還有各種珍奇異獸,許多金丹長老還會在洞府之外修建一些娛樂場所,作為修鍊之餘的消遣之用。

劉玉出了蓮湖,一路朝山下走去,見到的就是這樣的景象。

雖然對本宗唯一的四階靈山非常感興趣,有些想到處看一看,但一想到居住在此的皆是金丹修士,心中就頗為不自在。

仙府、存神妙法珍貴無比,他背負的秘密不少,若是泄露出去必定惹來殺身之禍,能不與高階修士接觸,就盡量不要接觸。

這樣想着,劉玉加快了腳步向山下走去。

長老與老祖都居住在此,所以在通天峰築基期修士是不允許飛行的,上山下山只能用兩條腿走路。

半刻鐘后,劉玉重新來到真陽道場。

此時人群已經散去,道場中央的高台重新沉下,錢志金與崔亮不知所蹤,東邊的建築里,依然有二三十名築基修士逗留。

倒是殘月谷與飄雪閣來訪的修士,依然還在原處,似乎在等待自家的真人,不過元陽宗的山門中,他們也肯定不能亂跑。

劉玉默默觀察了一會,隨即取齣子母追魂刃,化為一道烏光衝天而起,向彩蓮山洞府飛去。

此時他才鬆了一口氣,畢竟有隱靈術這種專門隱藏修為的秘術,自然就有專門探查的秘術。

雖然隱靈術三層號稱可以瞞過高一個大境界的修士,但如果對方正好修鍊了探查類的特殊秘術,那是否還能隱藏,就不好說了。

屬性之間能相互克制,法術之間有相互克制,秘術之間自然也有相互克制的,所以對隱靈術的效果,劉玉一直以來還是秉著謹慎的態度,沒有盲目的去相信。

三個時辰后,彩蓮山遙遙在望,一個紫色盛裝、頭戴銀簪的女子,徘徊在洞府前。

不是江秋水又是何人!

劉玉落下遁光打開陣法,攬住其腰肢往洞府內走去。

……(不可描述的一千字)

事後,大廳中兩人相對而坐,江秋水動手開始泡著靈茶。

「師兄,這是金星坊市玉丹堂半年以來的收益,請你查看。」

泡製好靈茶並給劉玉倒上一杯后,江秋水解下腰間一個儲物袋,她此時臉上還有淡淡的紅潮沒有消退。

因為金星坊市裏元陽宗山門較遠往來不便,還有其它方面的一些原因,故而現在改為一年彙報一次情況。

「八千靈石」

劉玉拿起儲物袋神識一掃,瞬間點清了裏面的數目,隨後微微皺眉。

記得一年前開業時,他便放了二十瓶精元丹進去,如今扣除店鋪的各種消耗后,卻只有八千靈石的收益。

這讓他有些不滿意。

精元丹四百五十每瓶,二十瓶便是九千靈石,還少了一千靈石,這豈不是說金星坊市連收支平衡都做不到,全靠自己的二階丹藥撐著?

「金星坊市那邊的市場競爭更激烈,前不久才勉強聘請到一個煉丹師,而且煉丹造詣非常一般,所以極少有鍊氣期修士來我們店鋪購買丹藥。」

「而且,我的年俸也算在消耗裏面。」

見劉玉神色不喜,江秋水咬了咬紅唇出言解釋,言語中稍顯委屈。

煉丹造詣不錯的煉丹師一向比較搶手,而且一年時間也太短了。

想到此處劉玉皺着眉頭舒展開來,吩咐道:

「既然如此,就先從仁和坊市店鋪的兩名煉丹師中,抽調一名過去。」

「現在金星坊市的那個煉丹師,如果願意簽訂長期的特殊契約,那麼我們可以培養,若是不願,便讓他離開吧。」

「同時招募也不要停下,還有各種二階靈草的收購,回去之後也要開始。」

抽調一名煉丹師過去,應該勉強能維持收支平衡,至於孫菊樂不樂意,那就不在考慮範圍內了。

對於手下,劉玉一向是一言九鼎不容反駁。

收購各種二階靈草,可以掩蓋煉丹的靈草來源,減少有心人察覺到異常的風險,目前兩處店鋪都在收購靈草,數額與多少完全保密,其他修士根本看不破虛實。

即使如此,等靈石達到五萬后,劉玉也會減少二階丹藥的流出。

包括與嚴家交易的七瓶在內,每年最多流出二十瓶,對外說的數量還要少一些,反正金星坊市那邊的不容易查。

賣出去多少丹藥,劉玉便賺了多少靈石,因為他不像其它煉丹師那樣有極高的靈草成本。

「好的,我聽師兄吩咐。」

江秋水輕聲道,態度溫順。

晉陞築基之後她的身價水漲船高,因為種下元神禁制又比較放心,所以目前每年一瓶精元丹,絕對勝過許多築基修士。

加上宗門的俸祿,每年一塊中品靈石,每三年一瓶精元丹,絕對比大多數築基修士手頭都寬裕。

之後兩人又說了一些店鋪的問題,江秋水也問起了收徒大典的結果,得知劉玉被長空真人看中時,既驚訝高興又覺得理所當然。

「沒什麼事情的話,你可以回店鋪了。」

半個時辰后,劉玉端起茶杯淡淡說道,意思非常明顯。

「這麼快便回店鋪了嗎?我還想......再待一會。」

看着眼前這個熟悉之極的人,江秋水眼含幽怨,輕聲說道。

似乎在傳達某種「運動」的信號。

但她註定要失望了,劉玉面無表情,絲毫不為所動,處於某種如聖如佛的狀態。

見狀江秋水臉上閃過失望,抿了抿嘴唇只好站起身來,慢慢朝洞府外走去,期間幾次停頓。

江秋水離開后,劉玉開啟了守護洞府的陣法,而後從儲物袋中取出李長空給的丹書,細細查看起來。

「結金丹丹方?」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三章:結金丹方(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