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通玉鳳髓(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七十七章:通玉鳳髓(二合一大章)

一聲冷哼,如驚雷炸響一般,傳達到兩伙修士耳邊。

同築基期的靈壓毫無保留的釋放,向著方壓迫而,發嚴厲的警告。

「輩,還請救救姐弟!」

被追殺的一男一女兩名修士,雖然臉帶著驚恐之色,腳步卻還沒停止,依然向著劉玉靠近。

一溺水的,哪怕眼只一根稻草,也會拼盡全力抓住。

面對邪修團伙的追殺,停腳步必死無疑,後果堪設想,唯指望位築基輩方逃生的希望。

雖然高階修士喜怒無常,動輒殺戮低階修士,但為築基輩。

說定就那種外冷內熱之呢?也或者突然動了憐憫之心呢?姐弟還其它選擇嗎?

被追殺的那名女修長相家碧玉、唇紅齒白,右眼一顆好看的美痣,姿色佳輸江秋水多少。

只一身白色衣裳,此已經沾染了許多塵土,惶恐的臉看起些楚楚動。

而男修則看起十七八歲,修為堪堪煉,臉還些稚氣,六神無主眼滿驚恐之色。

那一夥邪修,面皆系著黑色紗布,能夠阻攔鍊氣期的神識窺探,顯然願意透露自己身份,樣一便會影響平的正常修鍊生活。

感受到築基期強的靈壓,以及劉玉發的警告,立刻停了腳步,些刀口舔血的修士,對高境界的修士、對力量著深深的敬畏。

聽到警告停腳步,彼此對視著,敢再半步,生怕觸怒了位築基輩。又甘心到手的肥肉就么溜走,所以沒立即離。

見此情景,劉玉眉頭一皺心暗怒,討厭被白白利用的感覺,即使自己會損失什麼。

「將劉某當成擋箭牌?」

「以為樣便能逃脫危險?」

「既然如此,那便送一程吧!」

劉玉面色徹底冷了,手掌一番兩火球緩緩凝聚,就了結兩的生命。

區區鍊氣期修為,竟敢冒犯築基期修士,真知死活。

雖會惻隱之心,但多一興起罷了,那種路見平拔刀相助之,尤其厭惡無緣無故的麻煩。

「輩,!」

家碧玉模樣的女修見此心急,面徹底慌亂了起。

緊緊咬了咬嘴唇,似乎定了莫的決心,眼閃堅毅之色,紅唇微動發了一傳音。

「什麼?」

劉玉瞳孔一縮,露驚訝之色,被當成擋箭牌的怒氣突然消失了少。手即將激發的火球也因此一頓,暫沒射。

「此言當真?」

「確定為了保命而編造的事實?現說實話還能一痛快。」

「若待會知誆騙於,會明白死亡候一種解脫。」

劉玉認認真真打量了一番女修,然後傳音。

語氣森然,話語的內容令寒而栗。

「女子所言句句真,絕敢欺騙輩。」

兩姐弟已到近,家碧玉的女修面色羞紅,但性命攸關之,卻也顧女兒家的害羞,飛速傳音。

劉玉聞言神色一緩,若真如所言,此次倒也以「拔刀相助」一次。

神識交流極為迅速,一切都短短几息間完成。

「好!快撤!」

那一夥邪修眼看劉玉即將手,又突然停止,神色也緩了許多,頓想到什麼心生妙。

此想御劍飛行已經及,只能轉身逃跑。

一切都晚了。

「逃得了么?」

劉玉臉露一絲獰笑,張口吐青陽魔火,變化鵝蛋的青色火球,邪修飛速射。

如今青陽魔火經眾多燃料的補充,威能又增加了一截,距離第六次魔火煉元的程度只差了一點點,哪裡些最高品的法器能阻擋?

短短兩息間,就將阻攔的法器灼燒得靈光暗淡掉落地,先後撲邪修身,將之化黑灰。

劉玉伸手一招,青陽魔火回到身重新聚為一團,最後被吞入丹田,原地只留一地黑灰與好幾儲物袋。

后間,就已經塵埃落定。

兩姐弟睜了眼睛,似乎還沒回神,反應后看向劉玉的眼,帶著深深的敬畏以及惶恐。

讓慌擇路的邪修,就么輕描淡寫的被擊殺了?

「晚輩紀如煙,晚輩紀如坤,見輩,多謝輩救命之恩!」

家碧玉的女修帶著稚氣男修行禮,腰部深深彎了。

「起吧。」

「醜話說頭,洪某無緣無故手。」

「若方才所言半點虛假,洪某會讓知欺騙高階修士什麼後果。」

劉玉定定看著紀如煙,面無表情的說。

雖然沒用靈壓壓迫,但攜擊殺邪修之威,依然給了兩沉重的壓力。

「回洪輩,女子方才所言句句屬實。」

紀如煙眼些驚魂未定,但還知一次的危機還沒徹底,勉強讓自己鎮定,臉帶著堅定之色回。

經歷了一次生死危機,似乎成熟了許多,對修仙界的殘酷黑暗、爾虞詐了幾分深刻的認識。

劉玉置否的點了點頭,隨後沒什麼表示,意思言而喻。

紀如煙雙手糾結一起,最終還轉對著紀如坤說:

「如坤,先到一邊,些話單獨與洪輩說。」

紀如坤今年剛十七歲,此次偷偷跑,想與族兄族姐一同見見世面,卻幸的遇到了邪修截殺,只剩姐弟兩。

此手還些發抖,沒從方才的驚險回神,聞言只獃獃的點了點頭往一旁走。

待紀如坤走遠后,紀如煙揮手布置了一隔音護罩,些緊張的緩緩挽起右手的袖子。露潔白如蓮藕般的粉臂。

而粉臂,赫然一顆米粒、鮮紅的守宮砂,白色的肌膚映襯無比醒目。

臉的神情些忐忑,望了劉玉一眼,見其無動無衷,最後還抿了抿嘴唇,左手伸指往守宮砂微微一壓。

一壓之,頓發生了奇異的變化。

只見那原本鮮紅醒目的守宮砂緩緩淡化,而守宮砂的周圍,縷縷紋路浮現,最終些紋路竟然組成了一隻銀色的鳳凰圖案,面隱隱光華流轉。

看栩栩如生、渾然成,找到半點雕琢的痕迹,十分思議。

劉玉此也些好奇,走近此女,輕輕抓起那截藕臂,銀色鳳凰圖案慢慢撫摸。

肌膚的親近,讓紀如煙略微些自然,想把手臂抽回,但還強行按捺住了種衝動。

知,與族弟的生死都位洪輩的一念之間。

「果然通玉風髓之體!」

一會後,經反覆確認,劉玉終於此女正通玉鳳髓之體,臉露一絲驚喜。

通玉風髓之體,一種只會現女子身體質。

它雖然無法其特殊靈根相比,也算什麼百年一見的稀罕體質,但卻修仙界著鼎鼎名,為許多男修津津樂!

此體質對擁的女修,修鍊沒什麼助益。

但擁通玉風髓之體的女修,卻每一都會受到眾多男修的追捧,因為些女修一旦進入築基期,體內就會生一絲精粹的通靈之氣。

種通靈之氣,號稱世間七精粹靈力之一。

對女修本身沒任何功效與助益,但卻以讓男修獲益良多,能夠洗髓易經改善資質,並且修為進。

當然,種洗髓易經、精進修為的功效,也所限制的。

修為越低獲得的好處就越,對金丹期以修士的效果就了許多,但就算樣,也以媲美古靈丹的難得之物。

種通靈之氣,只女修心甘情願之,才能渡給男子。強行使用各種秘法向女子吸取或者採補的,根本無法得到靈氣的。

而擁通玉風髓之體的女修,一生之也只會產生一次通靈之氣,讓一名男修受益。

其後,體內便再也會產生通靈之氣了。

若此之,失處子之身,通靈之氣同樣也會的自行散。

正因為紀如煙傳音告知,通玉鳳髓之體,劉玉才會轉變想法。

通靈之氣雖然對金丹期以修士效果,但對只築基期的而言,效果還很明顯的,以真正的改善自己的資質,對修為也很增益。

而資質改善了,對以後的修鍊與衝擊金丹瓶頸,也會的助益。

劉玉此只一想法,那就得到此女身的通靈之氣。

思及此處,放紀如煙的手臂,並且細心的將袖子捋了,隨後認真的打量此女。

身高只到劉玉的鼻子左右,目光清澈見底,瓊鼻些秀氣,即使穿了白色勁裝也難掩家碧玉的秀氣。

「通玉鳳髓之體的作用應該明白,作為救命之恩的報答,體內的通靈之氣便渡給洪某吧。」

「從此以後便跟隨修行,洪某會提供修鍊資源,足夠修鍊到築基期。」

劉玉壓心的驚喜,沉默了一會,說。

此女說自身體質的消息后,應該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救命之恩換通靈之氣,並算分。

至少劉玉看樣的。

「女子的家族.....。」

紀如煙臉頰些發紅,聞言遲疑著說。

「的家族那邊,暫用回了。」

「會提供足夠的資源,讓修鍊到築基期,家族那點資源也罷。」

劉玉微微皺眉,打斷的話語,隨後覺得自己的語氣嚴肅了,便解釋了一句。

「資源,女子所的親、朋友都家族。」

「......捨得。」

紀如煙怯生生說。

說後面一句,眼眶些紅。

聞言,劉玉沉默了。

所的修士都堅定移,摒除雜念一心追求仙,對許多修士而言,親情、友情甚至愛情,也仙途缺少的東西。

「樣吧,待築基以後將通靈之氣渡給,便還自由,屆留隨意。」

「此之,必須得跟身邊修行。」

「為了防止突然溜走,得讓洪某設元神禁制!」

「放心,待通靈之氣到手后,會解除元神禁制。」

劉玉做讓步,緩緩說自己的條件。

沒辦法,通靈之氣必須女修自願才能渡給男修,能憑藉秘術吸取或採補,只能做一些讓步。

紀如煙沉默了一會,才微微點頭。

已經些明白,位洪輩只怕什麼路見平拔刀相助的俠修,多半那種冷漠無情、自私自利的修士,絕會無緣無故幫助別。

今日若答應,恐怕......。

想到此處,紀如煙內心一顫。

「閉眼睛,放開心神。」

劉玉沉聲。

後者聞言聽話的閉了眼眸,糾結一起的雙手停動著,還些緊張。

配合那顆美痣,一種別樣的美感,

劉玉伸食指,點後者眉心之間。

「以睜開眼睛了。」

一會,似乎經無比漫長的間,紀如煙聽到句話語,睜開了清澈的眼眸。

感應了一自身的情況,卻並沒覺得什麼同。

劉玉見此微微一笑,隨後揮手撤了隔音結界,隨意:

「既然些邪修因兩而死,那麼的身家便賞給了。」

「速速收拾,隨返回金星坊市。」

區鍊氣期修士的身家,還放眼裡,因為通靈之力需自願的緣故,也介意用些東西消除一些隔閡。

「。」

紀如煙低聲,知對洪輩而言些值一提,但對鍊氣修士確實一筆巨款。

紀家只一名築基修士,排名墊底的築基家族,所以家族子弟平的修鍊資源並寬裕。

帶著紀如坤打掃現場,邪修的儲物袋與法器一一收起,最後紀如煙將些東西都塞給了族弟,讓後者些摸著頭腦。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七章:通玉鳳髓(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