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金星支脈(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七十章:金星支脈(二合一大章)

「貧道言盡於此,洪道友不妨回去再考慮考慮。」

「只需幫貧道擊殺或擊敗守護妖獸,配方與靈草消息,屆時一定雙手奉上。」

「若道友考慮清楚了,三日之後午時,可再來風雨樓商談。」

青松老道笑着說道,隨後端起茶杯。

劉玉知道這老道心意已決,繼續勸說下去,估計也沒有效果。

他見其端茶送客的意思十分明顯,也就不好繼續待着,說了一句會好好考慮,便起身朝樓下走去。

走在木製梯道上,劉玉回頭深深望了一眼,正好看見黑袍男修正好坐了下去。

「如果沒有猜錯,青松老道邀請的另一個幫手,就是此人了。」

閃過這個念頭,劉玉出了風雨樓。

確認沒有修士跟蹤后,找了一條小巷恢復原本的相貌,回到玉丹堂。

沒有通知江秋水,劉玉打開禁制進入房間坐了下來,隨後開始思考。

首先青松老道咬着一個條件不鬆口,此次若想得到滄浪靈水的配方,就必須進入金星支脈,最少幫其擊敗妖獸拿到金丹靈物才行。

隨後劉玉思索,自己要不要放棄此次機會,反正修為剛突破不久,一時半會不用面對瓶頸的困擾。

只是這份祛毒靈物是以靈草調製而來,而且能夠略微改善資質,讓他有些猶疑。

若是能夠拿到配方,他便能通過仙府催熟,源源不斷配製出滄浪靈水,再也不用為丹毒困擾了,至少築基境界不用為此困擾。

需知只要服用丹藥,就必定會產生丹毒,即使是一次性將大量丹毒清理乾淨,但只要還服用丹藥,就必定會有丹毒產生。

雖然丹毒不多的話,不會對修士造成大的影響,但架不住劉玉每天服用一顆養元丹一顆養神丹啊。

換做別的靈物只能用一次,便還要繼續尋找,會牽扯一定精力。

而如果將滄浪靈水配方弄到手,再收集齊靈草,就可以源源不斷配置出來,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

內心不想與滄浪靈水擦肩而過,隨後劉玉又開始衡量此次行動中的風險,心中估測青松老道與黑袍蟲修的實力。

最後得出結論,這兩人對自己的威脅其實不大。

青松老道是散修,雖然在散修有一定的名聲,卻算不得成名的修士。

其境界雖高,但修鍊功法與法器卻一定不會太好,其戰力應該與李不同這等金丹修士親傳弟子存在一定差距,與自己應在伯仲之間。

畢竟自己有極品靈器與法術驚神刺作為依仗,法力也比普通築基中期修士更精純,只是法力的總量不足,僵持下去對自己不利。

而黑袍男修的修為只有築基中期,疑似御靈宗修士,其大半實力要看靈獸靈蟲的好壞。不過其境界與自己相當,就算其靈蟲兇猛,劉玉也自信能以法器靈器之鋒芒與之爭鋒。

若兩人聯合,祭出符寶相信也能從容退走,畢竟符寶價格動輒上萬靈石,根本不是絕大多數散修與宗門修士用得起的。

綜合自身種種優勢與劣勢,對於劉玉而言,進入金星支脈最大的風險不是這兩人,而是山脈中的妖獸。

金星支脈可還是以妖獸為主導,人類修士的一切秩序,進去其中都失去了效果,隨時可能有三級妖丹期妖獸路過。

修士肉身蘊含大量的靈氣,於妖獸而言是大補之物,而築基期修士已經可以入得了三級妖獸的法眼,值得其專門獵殺。

再者而言人妖本就相互敵對,只要實力相差不大,不需要任何理由就是相互獵殺,若青松老道要去之地太過深入,便有被妖獸圍攻的風險。

風險、收益。

劉玉眸光不斷閃爍,心中衡量著風險與得失。

最終眼神一凝,下定決心走一趟。

有瞬息千里符在手,瞬間便可以激發,即使見勢不對用此靈符保命還是沒有問題的。

「不過,還需做一些準備。」

劉玉喃喃自語。

瞬息千里符這種保命底牌,用了之後可就沒有了,他可捨不得就此消耗,能永遠不用那是最好不過了。

所以便需要多預備一兩種其它的手段,用來瞬間遁出一大段距離,然後駕馭遁光從容退走。

思及此處,劉玉喬裝易容,將修為隱藏到築基初期,出入各大商鋪之間,尋找合適的手段。

最終經過慎重對比下,花費八千塊靈石,在天符閣購買了一張能極快移動到五十里之外的「遁地符」。

其遁速僅比雷遁、風遁差上一些。

此符能瞬間一經激發,能向指定方向以極快的速度移動五十里的距離,對築基期修士而言可謂是強大無比。

因為一般築基巔峰的神識範圍都只有十里的距離,超出這個範圍擺脫神識鎖定,脫險自然簡單許多。

不過若面對金丹修士或妖丹級妖獸,效果便要打一個折扣了,因為金丹修士或者妖獸神識起步便是五十里,若是使用的時機不恰當,並不能擺脫神識鎖定。

遁地符到手后,劉玉儲物袋中的靈石又下降到五千塊,想購買強力的手段話力有不殆,而且儲物袋中各種消耗品並不少,於是便返回了玉丹堂。

……

三日時間,彈指即過。

三日後,午時。

劉玉化為洪浩,依然是黃袍道人打扮,來到了風雨樓。

擺手示意店小二不必招呼,他沿着木製樓梯緩緩向二樓走去,拾級而上視線逐漸開闊,兩個人影映入眼帘。

一人是身穿青松道袍留着黑須,看上去仙風道骨的青松老道,一人是身着黑袍面色蒼白、氣質冷傲,正是疑似御靈宗修士的黑袍男修。

兩人相對而坐,正默然無語,似乎在等待着什麼。

「哈哈洪道友能來,吾心甚慰。」

「道友請放心,當日所言之事不會有半分虛假。」

眼見劉玉到來,兩人目光隨之一轉,青松老道站起身來笑着打招呼。

至於黑袍男修,則依然坐在原地,沒有什麼表示。

「還是放不下道友手中那物啊,洪某不得不來,只望青松道友如實遵守承諾。」

劉玉微微拱手,「無奈」的說道。

他充分表現出了一個有些實力,但實力又不太強,顯得有些瞻前仰后的修士之形象。

「洪道友請放心,老道的處世準則一向是以誠信為先。」

「對了,這位是蒼藍蒼道友,是貧道這次邀請的另一名幫手。」

「蒼道友,這位是洪道友。」

青松老道見劉玉到來似乎心情大好,再三保證之後,開始給作為幫手的兩人做着簡單介紹。

蒼藍反應平平,對於介紹只是淡淡點頭。

劉玉見此也只是拱了拱手,沒有想與之結交的意思。

因為提升修為與境界是修士的本能,可提升修為又少不了修仙資源的幫助,而搜尋資源的過程中,常常伴隨殺戮與血腥,故而陌生修士之間的關係往往是冷淡與敵視。

這是修仙界的常態。

若無親無故的一名修士對另一名修士過分熱情,可能是抱有善意,但更大的可能是另有所圖。

既然要一起進入金星支脈,彼此當然稍微了解一番手段,不說配合至少要避免內耗。

「貧道主要使用的是無塵劍.......。」

作為發起者,青松老道首先說了一下自己的手段。

「在下主要御使一種火屬性的靈蟲,攻擊比一般極品法器略勝一籌。」

蒼藍冷冷開口,似乎是性格便是冷漠與偏執,此時他依然沒有脫下兜帽。

「洪某的法器是一把金屬性的長弓......。」

劉玉從善如流,也稍微介紹了一番自己的手段。

通過一番了解,他了解到青松老道主要使用的是一把極品法器飛劍,而黑袍男修蒼藍驅使的是一種名為「飛火流螢」的火屬性靈蟲。

就如自己僅僅顯露了一部分實力,將心比心劉玉自然不會認為這便是兩人的真正實力,最多僅僅是最表面的一部分罷了。

「原本想着洪道友不來,貧道還要想辦法再請一位道友援助,不過既然洪道友已經來了,那也就不必多此一舉了。」

「事不宜遲,兩位道友如果沒有意見,我等這便出發!」

介紹完之後,青松老道伸手一指樓梯,有些急切的說道。

劉玉來之前已經有了準備,此時自然不會有意見,而蒼藍比劉玉還早到一步,其態度早已說明了一切。

當下兩人便起身,向樓梯走去。

「結丹靈物要拿到手,這兩人的身家也不能放過。」

「屆時,才是真正的金丹可期!」

兩人身後,青松老道也起身跟上。

但他眼底深處閃過貪婪,似乎是想到了大好前景,他眼中的貪婪又轉變為火熱,無聲無息露出詭秘的笑意,隨後又很快隱去。

心思各異的三名修士共同走出風雨樓,向坊市東門快步行走,出了東門便駕馭遁光向金星支脈飛去。

許多從山脈中冒險歸來的鍊氣修士,見到三位築基前輩出行,連忙遁光一轉讓到一邊,等築基前輩飛走了才繼續前行。

雖然青州明令禁止殺人奪寶這種行為,一經發現便會被打為邪修,並且受到通緝。

但若是衝撞了高階修士,輕則小懲大誡,重則取了性命,誰也不會覺得不對。

這樣的事情修仙界每年都會發生,元陽宗也不會去管。

遁光中,劉玉雙眸四處掃視,記住附近的地形。

雖然事先已經買了地形圖記下,但還是比不上親眼所見清楚。

幾十里的距離,對築基期修士而言實在太短,僅僅兩刻鐘不到便已經跨越。

一片綿延不絕的山脈,進入三人視線。

它由一座座高大的山峰和各種地形組成,其中有原始的森林、寬闊的湖泊、惡臭的沼澤等等,也有瀑布、草地、山谷、盆地等等。

高大的古樹上方,有一種種或猙獰、或美麗的飛禽飛過,不同的外表下卻是相同的強大力量,它們有着相同的身份——妖獸。

除卻天空上飛舞的妖禽,草地、森林、沼澤等等地方卻很少有妖獸的身影。

因為隨着人類修士源源不斷的湧入,原本的格局被打破,那些警惕心不強、實力弱小、目標明顯的妖獸早已被淘汰。

剩下的妖獸早已經學會了隱藏,不再大大咧咧的顯露行跡。

它們隨時可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發出致命一擊,平靜的景象下卻是殺機暗藏。

就算是不隱藏的妖獸,也提高了警惕心,稍有風吹草動便會立馬做出反應。

三道遁光在山脈開闢的入口處落下,現出了劉玉、青松老道、蒼藍的身影。

山脈的入口有金丹修士駐守,沿着這條安全通道進入山脈,根據修為需要繳納少數的靈石,作為交換,修士若在其中惹到厲害的妖獸,只要逃到入口處便會獲得庇護。

即使是妖丹期妖獸,到了入口處也不會在追擊,因為人妖兩族的高階早已達成了某些默契。

繳納靈石過後,三人收斂氣息提高警惕沿着入口進入山脈之中,各自加持御風術在山林間奔行跳躍。

因為御器飛行目標太明顯,很容易淪為妖獸的目標,而且人類修士的遁速,一般比同等階妖禽慢上一些。

所以在金星支脈中,即使是最愚笨的修士,也不敢大大咧咧的飛行。

橫斷山脈金星支脈長達千里,但經過修士的開發與探索,前三十里還是比較安全的。

「青松道友,都已經進入山脈,那妖獸所在之地總該說了吧?」

「也好讓洪某與蒼道友,心裏有個準備。」

「不會是要太過深入山脈吧?」

奔行間,劉玉突然停了下來,不動聲色問道。

蒼藍聞言也是頓步,向青松老道望了過去。

「兩位道友何必心急,山脈深處可是金丹期妖獸盤踞,貧道怎麼可能去送死呢?」

「不然既然已經到此,貧道也就不瞞着兩位道友了。」

「貧道這次所說地方就在......。」

青松老道知道到了此處,在遮遮掩掩未免有些說不過去,於是停下腳步,邊放開神識掃視周圍,邊嘴唇蠕動發出神識傳音。

老道所了解到的,存在結丹靈物的地點,位於距離入口四百八十裏外的一處寒潭中,有一條二階巔峰冰水屬性「陰冥靈蛇」存在。

此蛇妖軀堅硬無比,就連極品法器的攻擊,打在身軀上都不痛不癢,不能造成嚴重的傷勢。

而且幾種天賦法術皆達到二階上品,不弱於金風散形術、玄鳥烈焰術之類,若在寒潭之中鬥法,一身神通要更增三分。

「深入四百八十里?那已是極為靠近深處深處的位置。」

蒼藍這時取下兜帽,露出蒼白沒有一絲血色的冷厲臉龐,他微微皺眉道。

「青松道友所需之物,在寒潭之中?」

劉玉一手托著下顎,面色有些凝重的問道。

而後得到了肯定的答覆。

「二階巔峰妖獸陰冥靈蛇,而且還在寒潭之中。」

聞言,劉玉皺眉。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章:金星支脈(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