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滄浪靈水(求訂閱)

第二百六十九章:滄浪靈水(求訂閱)

「若哪位道友有「祛毒靈物」,可以在這三件法器中任選一件作為交換。」

「當然,若是不需要法器,在下也可以用丹藥、靈石換取,價格方面保證比出售給商號高。」

劉玉說着,從儲物袋取出幾件極品法器,一一放在桌上,展示給參加交換會的修士觀看。

這幾件法器分別是:兩把紅色飛刀、紅色骨杖和粉紅摺扇。

皆為紫晶礦場一戰的戰利品,威能皆不是普通極品法器可比,算得上其中的精品。

尤其是紅色飛刀,更是成套的法器,曾與離玄劍打得有來有回。

不過隨着手中上品靈器的增多,劉玉已經用不上這些法器了,故而拿出來作為交換。

在幾件極品法器拿出的一瞬間,場中修士視線瞬間集中在法器上,炙熱、貪婪、覬覦等等情緒從他們眼中閃過。

這些精品法器,對普通的修士而言乃是不可多得的寶物,得一便可增加不少實力。特別是那兩把成套的紅色飛刀,威能更是不凡。

有眼光毒辣的修士,一眼就看出紅色飛刀的不凡。

這些法器從何而來?其中兩件一看便有魔道的痕迹。

能修鍊到築基期的修士,對修仙界的殘酷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認識。

一時間,場中修士看劉玉的目光,頓時發生了變化。

忌憚的神色在他們眼中閃過,眼前這個披頭散髮的黃袍道人,形象也變得神秘起來。

就連腰間掛着幾個靈獸袋的黑袍男子,也不由側目望了過去,但有着兜帽的遮擋,旁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的是,此次交換會的發起者青松老道,眼底閃過詭秘的神色。

在劉玉話語落下后,場中一時間寂靜無比,無人說話。

雖然很想要這幾件法器,但諸修回想自己儲物袋中的物品,卻並無這種祛毒靈物。

祛毒靈物價值並不算太高,但卻十分稀少罕見,鍊氣期的便稀少無比,築基期的就更為罕見了。

再者而言,正常修士哪裏用得到這種東西?

是以四五息過後,場中諸修無一人發聲。

劉玉心中一嘆,雖然早知道這只是一個普通的交換會,但心中還是不免生出幾分失望。

「道友這幾件法器是否出售,周某願用靈石購買。」

雖然沒有祛毒靈物,可這幾件精品法器實在讓人眼熱,於是一名參加交換會的修士問道。

「抱歉,在下暫時沒有出售的打算,只換取需要的靈物。」

劉玉眼眸一轉看向說話之人,平靜的回道。

如此又過了幾息,場中諸修開始竊竊私語,卻無一人有祛毒靈物。

劉玉見狀,將三件法器一一收回儲物袋,這次交換會之行似乎便要以失敗告終。

「洪道友,你所需之物貧道有些眉目,待交換會結束,請酉時返迴風雨樓一敘。」

剛將法器收回,突然就收到青松老道的神識傳音,劉玉收差點忍不住看過去,但還強行按捺住了本能反應。

「青松老道有祛毒靈物?」

「只是為何不光明正大交易,反而偷偷摸摸?」

「莫非這其中另有隱秘?」

收到傳音劉玉面上不動聲色,默默觀看交易會的進行,心中卻閃過諸多念頭。

他想到黑袍男子疑似收到神識傳音,莫非也是青松老道所發?

只是正常的交易,為何要這般偷偷摸摸,莫非有什麼見不得光的東西?

劉玉隱隱感覺有些不對,但一時之間沒有頭緒。

思來想去,還是決定赴約,好不容易有祛毒靈物的消息,他不願意輕易放棄。

而且在坊市中,也不怕其圖謀不軌。

「若是正常交易,自是皆大歡喜。」

「若其圖謀不軌,就讓這老道看看,他劉某人的法器利否!」

雙眼微眯,劉玉心中已經有了決定。

有道是藝高人膽大,以他現在的實力,只要不遇到築基境界最頂端的那一小批人,或是中了埋伏,已經俯仰無懼,自然少了許多顧忌。

不管諸修心思各異,交換會還是正常的進行着。

有修士換取到自己需要的東西,如修行功法的必須之物,或者精進修為的丹藥等。有修士白跑一趟,卻也心態樂觀,全當是修鍊之餘散散心了。

這其中並沒有劉玉能看上眼的寶物,所以他並沒有出手,只是坐在原地慢慢品著靈茶,看着這些修士你來我往討價還將。

與會修士拿出的物品有,極品法器、二階丹藥、煉器材料、靈符等等,不一而足。

但是最多的還是妖獸材料,如爪牙皮毛等。

因為此地靠近金星支脈,許多修士都進入過其中獵殺妖獸尋找資源,是以妖獸材料是最多的,價格相比楚國其它地方也會便宜一兩成。

對修士而言,妖獸一身是寶。

爪牙鱗甲可以用來煉製法器,血肉可以熬製成靈食,血液也可以製作成符墨,內丹可以用來煉製丹藥,總之用處多多。

不但是靈草靈藥可以煉丹,妖獸的內丹、妖丹、血液也可以用於煉丹,只是步驟略有不同。

但劉玉有仙府的優勢,自然不會去用妖獸內丹煉丹。

時間漸漸推移,交換會有條不紊的進行着,不知不覺已經進入了尾聲。

「好,此次貧道發起的交換會,至此便算是結束了,多謝諸位道友捧場。」

「我等下次再會,各位道友道途昌順!」

青松老道面容和善,笑着朝四方拱手,宣佈此次交換會結束。

「不敢不敢,我等還要多謝青松道友發起交換會呢,否則想換取到需要之物,說不得還要費一番功夫。」

青松老道話音一落,便有修士客氣的說道,似乎這老道在這一批修士中有些威望與名聲。

寒暄了幾句,參加交換會的修士開始離去。

劉玉、黑袍男子也混在離去的修士中,出了風雨樓,各自向不同的方向離去。

出了風雨樓后,劉玉在金星坊市轉了一大圈,見識了一些新奇的物件,不過沒有花費靈石購買。

待到大日西斜,天色昏沉之時,便重新向風雨樓走去。

「希望這青松老道真有祛毒靈物,就算代價高一點,也不是不能接受。」

「但若這老道以為可以憑此拿捏自己,提出一些苛刻的條件,那他就想錯了。」

一步步走在木梯上,劉玉神色平靜,閃過這個念頭。

只要見到確實是自己需要的靈物,那便要想盡辦法搞到手,他可沒有空手而回的習慣。

能和平換取最好不過,若是不能.......

再次登上風雨樓二樓,這時裏面的桌子被清理的只剩下一張,擺放在正中間的位置,使得整體看上去有些空曠。

青松老道坐在主位上,正飲著靈酒手上拿着一半道經慢慢翻看,悠哉悠哉神態愜意。

「洪道友來了啊,快快請坐。」

似乎是察覺到劉玉的到來,青松老道放下道經站起身來,一拱手笑着說道。

「青松道友不必客氣。」

伸手不打笑臉人,對方如此客氣,劉玉也沒有冷著一張臉,客套了一句后便找了一張椅子坐下。

「洪某就開門見山了,還請道友不要見怪。」

「先前青松道友傳音於洪某來此一談,可是有祛毒靈物的消息?」

劉玉坐下不久,便可直接了當問道。

這是最關鍵的問題,有祛毒靈物或是其消息,才能談下去,否則他轉身就走,懶得與此人在此墨跡。

「哈哈,洪道友真乃性情中人,不過既然道友這麼說了,那貧道也就不賣關子了。」

「不知洪道友可否聽過滄浪聖水?」

青松老道哈哈一笑,似乎沒有將劉玉有些無禮的態度放在心中,打了個哈哈后神色一正說道。

「可是中古傳說中的滄浪聖水?」

劉玉眸光一閃,問道。

「正是。」

青松老道肯定道。

劉玉神色一變,隨後臉色低沉了下去。

此世有詩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

在神話傳說中,有一條至清至潔的河流,因為不知名的原因從仙界流落到了人間,此河便是滄浪江,河中之水便是滄浪聖水。

傳說此水至清至潔,可以洗凈世間一切的污穢與雜質。就連元神與精神心靈上的污垢,也能清洗的一乾二淨,使修士肉身、元神、精神達到最完美無暇的狀態。

相傳中古年間,有一名葉姓修士在機緣巧合之下誤入滄浪江,在其中浸泡了一夜。資質從五靈根變成了單靈根,從偽靈根的廢物變成了天靈根的天驕,從此走上逆襲之路一發不可收拾,一直到後來成為了煉虛期大能。

直到舉世無敵後,這位大能才在一次無意中,說出了這個驚世大密。

可惜,除了這位葉姓大能外,其它修士再也五人找尋到滄浪江,或者說無緣找到滄浪江。

不過到了如今,修仙界只是將之看成傳說,當成無聊修士的臆測罷了,沒有修士覺得這是真的,劉玉也不例外。

否則真如傳說中所言,此水連靈根都能洗滌,區區丹毒自然不在話下。

「滄浪聖水不過是神話傳說中之物,莫非青松道友是要告訴洪某,此聖水在你手中?」

「莫非道友是在耍我,真當洪某是三歲小兒不成?」

劉玉眉頭一皺,臉色徹底陰沉下去,沉聲道。

「洪道友息怒,還請聽老道把話說完。」

「滄浪聖水真假我輩修士暫且不知,但老道這裏卻有一份滄浪靈水的配方,與聖水有一定相似之處。「

「祛除丹毒不在話下,連資質都能略微改善。」

「這份配方乃老道早年遊歷所得,卻一直用不上,今日見洪道友需要祛毒靈物,於是便傳音道友了。」

青松老道見劉玉臉色不對,沒有繼續賣關子,坦白說出了前因。

「哦?這份靈水的效果真如道友所言?」

「可否拿給洪某一觀?」

聽了解釋劉玉神色稍緩,隨後問道。

「按照配方的描述,貧道以道心發誓沒有半分虛假。」

「不過洪道友見諒,現在只能將一半的配方給道友觀看。」

「這份配方貧道可以免費送給道友,只需道友幫貧道一個小忙。」

青松老道神色認真,說着從儲物袋取出一張獸皮遞了過來。

「滄浪靈水。」

劉玉接過獸皮,拿在手中攤開,觀看起其中的內容。

這份配方上所描述的滄浪靈水效果,確實如青松老道所說,能夠祛除丹毒,而且可以略微改善資質。

獸皮被一份為二,下半部分還在老道手裏。

「不知青松道友,如何才可以將配方交給洪某?」

「洪某可以用靈石、法器、靈器、丹藥等等交換,價格稍微高一點,在下也能接受。」

免費的往往是最昂貴的,所以劉玉對「小忙」避而不談,想要以資源購買配方。

「看來洪道友也是明白人,那老道也就直言不諱了。」

「老道已經離築基後期巔峰不遠,金丹瓶頸就在眼前,普通資源對貧道而言已經沒有意義。」

「此次傳音道友,便是想請道友幫一個小忙,作為交換貧道願將滄浪靈水配方雙手奉上。」

「而且滄浪靈水的主葯星瀾果,在楚國等周邊九國早已絕跡,貧道卻是知道何處還有。」

「若道友答應幫忙,這個消息也就一併告知道友了,如何?」

青松老道態度誠懇,用利益勸說,試圖讓劉玉答應下來,隨後緩緩講述那個「小忙」的具體事情。

在其講述之中,劉玉了解了其所提之條件。

一次偶然的機會,青松在金星支脈中發現了一種能夠輔助結丹的靈物,但卻有強大的妖獸守護。妖獸的實力極其強大,他判斷出自己無法擊敗,所以就起來找幫手的念頭。

發起交換會,正是為了物色合適的人選。

不過關於結丹靈物是什麼,靈物、妖獸的地點,青松老道卻隻字不提。

「只要道友協助貧道擊殺妖獸,待結丹靈物到手之時,滄浪靈水配方與星瀾果消息,老道一定雙手奉上分文不足。」

「若是道友答應,我等這就發下心魔誓言!」

青松老道輕撫黑須,盯着劉玉鄭重的說道。

滄浪靈水正是自己所需之物,更難得的是還能略微資質,錯過了此物,下一次再有消息也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

劉玉面不改色,心中卻是念頭急轉,過了一會才試探性問道:

「非要洪某前去嗎?洪某願意花費靈石,請一位築基後期、實力不俗的同道協助道友,可以達到同樣的效果。」

「而且臨行之前讓其發下心魔誓言,保管不會出現半分意外,如何?」

但青松老道只是搖了搖頭,笑而不語。

劉玉嘴唇微張,就想要再試試能不能用修仙資源換取,但卻突然感受動靜轉頭朝樓梯口望去。

一個身穿黑袍兜帽遮臉,腰間掛着幾個布袋的修士,緩緩走了上來。

正是疑似御靈宗修士的黑袍男修!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九章:滄浪靈水(求訂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