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殘忍試驗(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八十二章:殘忍試驗(二合一大章)

正當許康其手,呼吸越發粗重,袁萬麗眼眸水光盈盈身體酥軟,進行一場「戰」之。

一股,令鍊氣期修士感到沉重、壓抑的靈壓驟然降臨,讓已經呼吸急促的兩動作一僵。

「......築基期修士!」

兩對視一眼神色驚,身體原始本能的瞬間消失,向靈壓源望。

只見一烏光以極快的速度從邊而,落溪邊遠處,現了一身穿黑袍的青年修士身影。

此正測試滄浪靈水功效的劉玉!

「好,很好。」

劉玉督了一眼溪邊的黑灰,又打量著眼兩名修士,滿意的點了點頭。

以的經驗,一眼就能看那團黑灰原本什麼,結合兩腰間比尋常修士多的兩儲物袋,難猜方才里發生了什麼。

「此地罕修士經,萬麗也以尋找刺激為借口,才將肥羊騙。」

「該死的!怎麼突然會築基修士到?」

「該會......?」

想到某念頭,許康如墜冰窟,頓覺手腳些冰涼。

築基修士遠夫婦能夠抵擋的,若築基修士的目標真,今日恐怕難以倖免了。

一旁的袁萬麗站了起雙腿併攏,也同樣的想法,專干殺奪寶的勾當,總喜歡將最壞的情況也考慮進。

「晚輩許康(袁萬麗),見輩。」

「知輩到此何貴幹,若吩咐晚輩夫婦一定竭盡全力,所辭!」

兩抱拳行禮,規規矩矩打著招呼,然後由許康試探性的問。

然後就見到那位「築基輩」,露了一詭異的笑容。

「哦,吩咐?」

「劉某此確實一件事情,兩幫得忙。」

兜帽遮住了劉玉半的臉龐,低沉的說,同露奇異的笑意。

話音落,眼精光一閃。

「好,快退!」

許康駭然,憑藉多年的經驗,感覺眼築基修士八成懷好意。

及多想,一把符籙灑,以極快的速度取法器,就帶著侶飛遁。

「夫君先走,斷後!」

患難見真情,生死危機之,袁萬麗做了乎意料的決定。

掙脫了許康的手,取法器向劉玉攻擊而,想拖延間。

許康眼掙扎之色一閃,但終究還沉默著催動法器,默認了袁萬麗的行為。

修士每一境界的差距都極,根本簡單的數量以彌補的,兩都知面對築基修士頑抗沒任何意義,只想辦法逃跑方一線生機。

但想法美好的,現實卻殘酷的。

換做一築基初期修士,處理兩鬥法經驗豐富的散修,說得還真被兩逃到嘉泰坊市,暫保住一條性命。

兩卻倒霉的遇了劉玉!

神識秘術驚神刺發動,兩根無形無質的神識之刺瞬間射,從毫無阻攔的從兩眉心刺入。

正操控法器的許康、袁萬麗,只覺神識一陣刺痛,還及感受痛楚,就失了意識。

兩仿若失所的力量,撲通一聲倒地。

只跳動一的脈搏,證明兩還活著。

「真感的夫婦情深啊。」

劉玉輕輕一笑,眸卻一片冰冷。

以如今的神識強度施展驚神刺,連築基巔峰的修士都能影響,卻沒取兩名鍊氣後期輩的性命,當然所留手的緣故。

畢竟此行為了測試靈水的功效,而為了純粹的殺戮,或為魔火增添燃料。

至於許康那些低階符籙激發的法術,則被一念激發的護罩輕鬆擋住,沒引起多波瀾。

隨著劉玉修為的提升,法力的質量越越高也越發精純,護罩的防禦能力也增強,如今就算普通極品法器,一擊也難以擊破。

兩隻暫昏迷,並沒死亡。

劉玉走了,將兩身體擺正,接著手快速掐了幾簡單的法訣。

雙指併攏袁萬麗腹丹田的位置連點九,液態法力從指尖輸,定住關鍵的穴位,暫封住丹田,使得其能調動法力。

如此一,便與凡沒什麼兩樣,只身體強健了許多。

但只最簡單的方法,封印也永久性的。

其體內的液態法力終究無根之水,總被消磨乾淨的一,屆其便以恢復法力。

如法炮製,用同樣的方法,將許康的丹田也封印住。

而後將兩的法器、儲物袋全部收繳,神識兩身體內外反覆掃視,確定沒任何問題后。

劉玉才一手拎著一,步伐敏捷一步兩三丈,迅速朝遠處的密林趕。

神識全開斷掃視周圍,尋找合適的位置,半刻鐘后,終於找到了一處自然形成的地洞。

腳步一轉向地洞趕,一會兒便進入了地洞,裡面一片漆黑。

取日光石隨手放一旁,將裡面照亮。

劉玉拿一條曾經留的法器「捆仙索」,將許康、袁萬麗捆巨石,隨後用法力凝聚了兩水團,向兩頭頂落。

「噗~」

被冰冷的水流一淋,兩眼皮抖動搖晃著腦袋緩緩清醒,隨即意識到自身的處境,就想運轉法力所動作。

丹田已被封住,兩如何能運轉得了法力?

只覺法力無論如何都能調丹田,同一陣冰冷、虛弱感傳,令許康、袁萬麗兩難受非常。

「輩,夫婦與無冤無仇,何意?」

「輩事好商量,與夫君最普通的散修,值得輩動干戈!」

注意到劉玉的許康、袁萬麗兩,口說疑問與服軟之言,同扭動身體想掙脫繩索。

捆仙索乃法器,哪裡一點點氣力變成掙脫的?

「呃呃~」

以非但沒鬆動的跡象,越用力反而越收越緊,深深勒入兩的肉,使之發一聲聲痛哼。

劉玉一語發,靜靜觀看著一切。

「輩,還請手留情!」

袁萬麗沒堅持多久,便開口求饒。

細皮嫩肉的,何受種苦楚?

倒許康非常硬氣,還苦苦的煎熬著。

但劉玉會欣賞種堅持,反而控制捆仙索越發收緊,而求饒的袁萬麗那邊,則稍稍放鬆了一些,讓後者鬆了一口氣。

「劉某此行,想找兩修士試驗一番,新配置的靈水效果如何,所以需兩位幫忙。」

「如果兩位乖乖配合,說得最後劉某還能讓安然無恙的離開,並且給一些的好處。」

對於兩者的話語充耳聞,先折磨了一會磨銳氣,了一會劉玉才緩緩開口,冰冷無情的話語清晰傳到兩耳邊。

「輩,再折磨妾身了!」

「管輩怎麼樣,妾身都願意配合。」

袁萬麗髮鬢凌亂氣喘吁吁,早已堪忍受,許康置信的目光選擇了屈服。

「很好。」

「張嘴。」

劉玉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從儲物袋取裝著滄浪靈水的玉瓶,打開瓶塞控制玉瓶飛至其嘴邊。

袁萬麗依言仰頭張嘴,然後就看到一些蔚藍的液體從瓶口傾瀉而,進自己口。

「咕嚕」

原本想吞咽的,但感覺到繩索一緊立馬乖巧起,將口液體一咽而。

液體一入肚,立馬一陣冰冰涼涼的感覺傳,但袁萬麗馬神色一緊,及體會種感覺,因為抓住的築基修士又了動作。

劉玉走到此女身,伸手緊貼其腹,運轉法力幫其煉化滄浪靈水的藥力,同努力感應靈水此女體內發揮的效果。

隔著打濕的薄衣,一陣溫熱、濕滑的觸感傳,如果意志堅的修士,只怕忍住已經起了慾念。

但劉玉眼毫無波瀾,只幫袁萬麗煉化靈水的藥力,觀看其體內服用靈水之後的變化,對女修嬌艷的一幕視若無睹。

袁萬麗知滄浪靈水藥力的緣故,還身體敏感的緣故,臉已經染了紅霞,身體也開始發燙。

滄浪靈水藥力先清清涼涼的,被煉化后立刻順著各處經脈,朝四肢百骸蔓延而。

了一刻鐘后,一份滄浪靈水已經被完全煉化,藥力充斥袁萬麗四肢百骸,血肉、經脈、血液、骨絡無處。

一絲絲灰白之色的污垢,從此女毛孔排,散發濃濃的惡臭。

便一些沉積了幾年,甚至幾十年的丹毒,以及身體之的雜質。

原本嬌艷散發幽香的美,變得腥臭無比,令正感應其體內變化的劉玉微微皺眉,暫封閉了自己的嗅覺。

此女體內的變化還沒停止。

漸漸的,冰涼藥力開始發生某種其奇異的變化,由藍色逐漸變化為紅色,迅速變得「滾燙」起。

袁萬麗的體溫迅速升,全身冒起淡淡的白霧,身的水流被快速蒸發。

「啊啊~」

接著,發一聲慘叫。

袁萬麗只覺得每一寸血肉,每一滴血液,甚至骨髓深處,都被熾熱的火焰灼燒。

就如同將的肉身,直接放築基真火灼燒一般,產生了難以忍受的痛楚。

因為極限的痛苦,此女原本嬌媚變得扭曲,看醜陋無比。

眼眸逐漸翻白,慘叫之聲突然消失,竟然又暈了。

與此同,伴隨藥力的變化,一絲絲漆黑的物質,從袁萬麗身體無數的毛孔排除。

密密麻麻的黑色點,遍布每一寸皮膚,看起觸目驚心。如果讓密集恐懼症的看了,恐怕會直接瘋狂。

一股更加濃烈,令聞之欲嘔氣味,同地洞內現。

劉玉已經封閉了嗅覺,現感受到,但看許康喉結聳動強忍住的模樣,就知絕對好受。

蒼藍靈水的藥力沒因為袁萬麗昏厥而停,依然迅速發揮著功效。

皮膚變得通紅,周身煙霧繚繞,斷漆黑的物質從毛孔被排除。

「額啊~」

了一會,此女悠悠醒轉,還沒睜開眼睛,就極限的痛苦又發慘叫之聲。

就樣持續了兩刻鐘左右,滄浪靈水的藥力漸漸被消耗乾淨,那種炙熱的灼燒之感緩緩退卻,袁萬麗眼神才重新變得清明。

劉玉收回手掌後退兩步,掃視了此女一眼。

現渾身惡臭無比,顯露外的皮膚,皆覆蓋一層漆黑與灰白的物質,看骯髒無比。

腳裸幾自而的水痕,也知先水球留的水沒幹,還......。

「此女身的丹毒確實被祛除了九,而且被易經洗髓排除了許多雜質,資質了幅度的改善。」

「樣說,滄浪靈水應該沒問題。」

劉玉雙手環胸細細思索,回憶滄浪靈水進入袁萬麗體內的變化與功效,與配方的描述做對比,最後得結論。

「,用急著定論,眼還一修士以用試驗。」

樣想著,劉玉將目光望向許康。

無視其各種污言穢語,露一絲獰笑,粗暴的玉瓶塞入許康嘴。

然後其嘴與脖頸處捏了兩,滄浪靈水便通食進入其腹。

「呃啊~」

久后,一聲凄慘的叫聲響起,地洞之回蕩,經久衰。

能對某些士而言,最美麗的樂章。

……

兩刻多鐘后,劉玉平靜的收回了手掌。

根據兩使用的效果看,滄浪靈水沒問題的,自己以放心使用。

袁萬麗、許康氣無力的垂著腦袋,一系列的折磨,連求饒的力氣都沒了。

只偶爾費力抬頭看向彼此的目光,帶著絲絲眷戀與複雜。

或許,一對殺奪寶的修士,對於待會的場已經所預料。

「也罷,既然此行圓滿,便成全夫婦二,做一對亡命鴛鴦吧。」

話落,捆仙索一松,劉玉張口吐青陽魔火。

兩想掙扎,卻連抬手都無比艱難,只能眼睜睜看著青色火焰越越近。

最終,被魔火撲身。

連慘叫聲都沒,短短一息間,兩先後化為了黑灰。

片刻后,一烏色遁光從森林沖而起,劃破了寂靜的夜空,向元陽宗方向飛。17244/9569816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二章:殘忍試驗(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