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玄元冰晶(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七十二章:玄元冰晶(二合一大章)

「陰冥靈蛇!」

劉玉心中一動,一眼就認出了此蛇。

一階、二階妖獸的大致資料,他早已通過一些典籍了解,結合青松老道所言,此蛇確定就是陰冥靈蛇無疑了。

無他,灰黑身軀上的藍色線條花紋與淡藍豎瞳,特徵實在太明顯了。

「噝噝」

陰冥靈蛇破水而出后,吐了吐蛇信,淡藍冰冷的瞳孔四處掃視,很快鎖定了距離幾裏外的妖獸屍體。

對人類而言會引起不適的血腥味,在它的感官中卻無比誘人,令它食慾大增。

妖軀微微躁動,身體本能傳達着需要進食的渴望。

只是妖獸終究不是野獸,二階妖獸更是擁有了不弱的靈智,令它本能覺得有些什麼地方不對。

陰冥靈蛇扭動蛇頭左右觀察,妖識放出掃視四周,尋找可能存在的危險。

但劉玉、蒼藍、青松子三人早已做好了掩飾,又哪是隨意便可察覺的?

但妖獸終究是妖獸,二階妖獸還只產生了簡單的思維,無法進行複雜的思考。

久久沒有發現危險,進食的本能漸漸佔據了上風。

上一次膽敢入侵它領地的入侵者,早已成為一堆排泄物,無數次勝利早已證明,它就是這塊領地唯一的王!

陰冥靈蛇在水底的蛇尾一甩,身形緩緩向岸邊移動,上譚前微微停留了一瞬,然後毫不遲疑扭動龐大的身軀向紫沼蛙屍體遊動而去。

「噝噝」

陰冥靈蛇突然妖軀一頓,看着紫沼蛙的身體,似乎聞到了一絲絲微不可查的不同氣息。

蛇瞳中閃過人性化的遲疑,但終究身體迫切的渴望壓倒了一切,它長達三丈的蛇軀急速向食物撲去。

如同一道黑色的閃電。

此蛇身軀雖然龐大,卻不顯臃腫,反而極為靈活。

但就在它就要接近紫沼蛙,幾乎一百八十度張開蛇口的時候。

異變突生!

一條條墨綠色、長著倒刺的藤蔓,突然從地底衝出,並迅速朝陰冥靈蛇妖軀纏繞而去。

陰冥靈蛇猝不及防之下,瞬間便被兩根藤蔓纏在妖軀之上,並且有更多的墨綠藤蔓纏繞而來。

「嘶!!!」

陰冥靈蛇發出痛苦的嘶鳴。

這藤蔓的倒刺雖然鋒利,但刺不破它順滑堅韌的表皮,可該有的痛苦卻一點都不少。

痛苦之下,它跌落到地上,接着妖軀奮力一甩。

一股巨大的力量迸發,瞬間將兩條墨綠藤蔓掙裂,使之自然掉落在地。

但掙裂了這兩條藤蔓於事無補,又有四五條藤蔓纏繞而來!

陰冥靈蛇剛要有所動作,但劉玉三人的攻擊已經到來。

一把表面隱隱冒着烏光的劍刃,從身後的某個角落射來,帶着鋒銳的寒光在他後背一劃。

「滋啦」

利器破開蛇皮入肉的聲音,在寂靜的樹林間回蕩。

可惜子母追魂刃只是破開了蛇皮,再想向內推進,便遇到了極大的阻礙,最終威能減弱便不得不暫時撤退蓄力。

只造成了條一尺來長的血痕,相對三丈來長的龐大蛇軀而言,恐怕連輕傷都算不上。

「妖獸之身軀居然強橫至此?」

劉玉見子母追魂刃造成的傷勢,眉頭一皺。

要知道方才那一擊他可是發揮了八成的修為,與普通築基中期全力一擊也差不了多少了,居然只造成這不痛不癢的傷勢,二階巔峰妖獸身軀的強橫可見一斑。

同時劉玉意識到,對付這種等級的妖獸,極品法器還過太過勉強了一些,想要快速解決,非要上品靈器甚至極品靈器出手不可。

就在他攻擊的同時,陰冥靈蛇的右側也有一點寒芒乍現,一柄丈許長的青色飛劍從黑暗中冒出,直直斬在蛇軀之上。

「砰」

青松老道接近築基巔峰的修為果真非同小可,一擊便在此蛇的妖軀上留下一條長長的血痕,從傷口出留下絲絲血液。

蒼藍那邊也沒有閑着,一朵「紅雲」從他藏身的方向突兀出現,眨眼便接近了陰冥靈蛇。

這哪裏是什麼紅雲?

細看之下,竟是由一支支冒着淡淡紅光的蟲子組成!

額頭一對觸角,背上生出兩雙薄薄的蟬翼,有些類似於世俗之中的螢火蟲,只不是散發的顏色不同。

「這便是其所說的飛火流螢?」

劉玉閃過這個念頭,隨後留心觀察此靈蟲的威能。

只見數百隻飛火流螢組成的紅雲,飛至離陰冥靈蛇只有幾十丈遠的地方,接着蟲腹鼓脹一縷縷暗紅色火焰被吐出。

數百靈蟲吐出的火焰匯聚到了一起,積少成多,形成了一道粗壯的、暗紅色的火柱,直直朝蛇軀七寸要害射去。

「嘶!」

陰冥靈蛇感受一陣不適,發出意義不明的嘶吼,接着蛇口一張,一股藍色的吐息徑直迎向吐向暗紅火柱。

它是冰水屬性妖獸,對火屬性的攻擊最為敏感,或者說厭惡。

「砰」

所謂水火不相容,兩道攻擊接觸的一瞬間便有了激烈的反應,發出巨大的轟鳴!

接着火柱迅速敗退,在寒冰吐息之下寸寸瓦解,待所有火柱都熄滅后寒冰吐息才僅僅消耗小半,繼續紅雲方向蔓延。

似乎要將之徹底冰封才肯擺休!

這寒冰吐息是陰冥靈蛇的天賦法術,與築基期修士的二階法術類似,是妖獸與生俱來的天賦,不需要過多練習憑本能便可激發。

威能還會隨着妖獸等階的增長,有一定幅度的被動提升,並且不需要過多的引導,可以極快的激發。

許多妖獸的天賦法術,都有接近「瞬發」的速度。

不過在使用一定次數的天賦法術后,一般需要一段時間恢復,不能如人類一般只要法力不耗盡便能一直使用法術。

二階巔峰陰冥靈蛇的天賦法術,其威能甚至要比許多二階極品法術還要勝過一兩籌,劉玉靈蟲方面沒有什麼了解,但這飛火流螢不是對手也正常。

畢竟幾百隻的數量,對於大多數情況下以數量取勝的靈蟲而言,還是太少了。而且看這些飛火流螢氣息也不怎麼強盛的樣子,應該遠遠不到「成熟期」。

剩下的寒冰吐息,最終被紅雲連續兩道火柱抵消。

不過連續三道暗紅火柱后,「紅雲」的氣息衰落了一小截,似乎消耗頗大。

陰冥靈蛇對於發出火焰的紅雲,仇恨值似乎出乎意料的高,豎瞳中儘是暴虐與殘忍,蛇口微張似乎還要來一次天賦法術。

但這時被兩柄法器又一次攻擊在妖軀上,使其發出痛苦的嘶鳴,才不得不停止。

就在三人攻擊的同時,二階中品困陣全面開啟,一道道巨大的藤蔓破土而出,在一小片地域形成一睹由藤蔓組成的「圍牆」。

擋住了它逃回寒潭的路徑,同時遮掩了大部分鬥法的動靜,使之傳達不遠。

青松老道身為散修,摸爬滾打這麼多年,當然考慮進入金星支脈后的種種禁忌。

就這樣,墨綠藤蔓束縛陰冥靈蛇行動,三人從不同方向各施手段,對着其狂轟亂炸。

「事已至此,還請兩位道友不要再留手,我等此時身處四周皆是妖獸的險境,恐遲則生變吶!」

「事成之後,答應兩位道友的承諾,一定立即兌現!」

看着在三人圍攻之下,儘管傷勢不斷積累,但嘶鳴依然有力的妖獸,青松老道眼中閃過焦慮,傳音道。

三人這時已從暗處走出。

「青松道友說的沒錯,此時理應速戰速決。」

蒼藍點了點頭,靈桑葉似乎對他非常重要,此時眼看目的要達成,變得有些急切。

說完他一揮手中拿着靈獸袋,竟又飛出數百隻飛火流螢,煽動翅膀與原來的匯合在一起,組成一朵更大的「紅雲」,其噴出的暗紅火柱更粗顏色更深了。

「此人果然留手了。」

「現在依然沒有出全力。」

劉玉暗道,他注意到其腰間還是有幾隻靈獸袋沒有動用。

如果每隻靈獸袋都裝着靈獸靈蟲,那麼顯然其現在還是沒有出全力,對於兩位「隊友」是有所防範的。

此時此地確實不應該拖得太久,否則引來其它強大的妖獸可就不美了,劉玉也正有此意。

於是法力一鼓,子母追魂刃靈光大盛威能再増三分。

同時取出耀金弓,拉動弓弦一支支箭矢射出,射向陰冥靈蛇相對柔軟的腹部。

而青松老道,早在傳音的同時,就取出了一把白須佛塵。

這佛塵威勢十分不凡,赫然就是一件上品靈器。

也不知這佛塵融合了什麼妖獸精魄,每一根白須就如鋒利的銀針一般,順着陰冥靈蛇的傷口刺入其中,再次出來時已經染成了紅色,待其一陣血肉與血液。

看上竟比魔道法器更像魔道法器!

事關自己的結丹靈物,青松老道下手不遺餘力,雙手各握著一塊中品靈石,全力催動着佛塵與飛劍。

數百根銀針一般的白須,深深刺入陰冥靈蛇妖軀,每一次都能給其造成不小的傷勢。

審時度勢,此時不是拖後腿的時候,劉玉、蒼藍二人也是加大、加急了攻勢。

「嘶!!」「噗」「砰」「滋滋」

三人的狂轟亂炸下,法器、靈器與靈蟲等各種攻勢一刻未停,使得陰冥靈蛇根本沒有反擊之力,只能被動承受着攻擊,接連發出痛苦的嘶鳴。

淡藍色的豎瞳中滿是暴虐、仇恨之色,卻有無能無力。

即使它又使出了其它的天賦法術,依然無濟於事,免不了敗亡的結局。

「噝噝」

嘶鳴之聲從一開始的強盛有力,漸漸變得低落,又轉變為哀鳴。

最終,徹底消失。

「嘭」

陰冥靈蛇龐大的身軀倒在地上,發出一聲巨響,生命氣息漸漸微弱。

劉玉見此眼中一亮,張口就吐出一團鵝蛋大小的青色火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陰冥靈蛇身軀落去。

正是青陽魔火!

妖獸肉身中的生機遠比修士旺盛,何況這還是一隻二階巔峰妖獸,這麼好的「燃料」放在眼前,劉玉如何能放過?

火焰勢必會損壞妖獸的肉身,使其價值大減。

青松老道、蒼藍想阻止已經來不及,總不能各自的目的還沒達成,就與「隊友」翻臉吧?

劉玉正是看中了這一點,來個先斬後奏。

冰冷的豎瞳中,倒映着青色火光。

可這時陰冥靈蛇眼中的靈動都在消失,又哪裏能反抗?

青陽魔火落在其殘軀之上,接着猛地一漲,迅速向蛇軀各個部位蔓延。

兩三息后,將之化為灰燼。

原地只剩下兩根長長的毒牙。

如同吃了大補之物一般,淡青深青摻半的青陽火魔,又多了幾絲深青之色,接着變化為鵝蛋大小,被劉玉召回。

「五度」

吞入丹田,劉玉瞬間察覺此次所獲燃料之多少,心中略微有些失望。

妖獸生機強大,他還預估最少有八度的燃料呢,誰知道少了將近小半。

對此,他倒是有一個模糊的猜測,不過眼前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兩位道友,實在抱歉。」

「剛死亡的妖獸身軀,是洪某修鍊靈火的上佳之物,情急之下忘了規矩。」

「還望兩位道友海涵,不要計較。」

劉玉臉上掛着恰到好處的「尷尬」笑容,向兩人解釋,隨後話鋒一轉,又道:

「這兩根毒牙沒有被靈火焚毀,想必不是普通之物,相信打造兩柄極品法器沒有問題。」

「便由兩位分了吧,洪某就不參與分配了。」

不管是殺伐,還是虛與委蛇,或者其它方面的妥協,都只是手段。

在沒有絕對實力之時,達到自身目標的手段。

不管是正是邪,骯髒或是齷齪,正直還是光輝。

劉玉都不介意使用。

不知不覺中,他已經變了太多、太多。

還將改變得更多。

早已不是剛從元陽別院走出,木訥老實的鍊氣四層小修士。

既然已經成了既定事實,而且劉玉又「誠懇」道歉,兩人不想立刻翻臉,只能勉強接受提議,將陰冥靈蛇兩根瓜分。

妖獸已死,最大的阻礙沒了,青松老道自然急不可耐想將結丹靈物拿到手。

隨後在其領路下,三人撐著護罩潛入寒潭,經過一番尋找,最終在水底找到了一處冰窟。

冰窟被一道由妖力形成的護罩封住,隔絕了寒潭中的水流。

這只是法力、妖力最簡單的一種應用方式,而妖獸又不懂得陣法,所以三人輕易進入其中。

冰窟洞口狹小,僅有一丈長寬,裏面卻別有洞天,有着不小的空間。

裏面環境對修士而言極差,放滿了各種妖獸的屍骨,死亡時間有長有短,顯然都是陰冥靈蛇的食物。

在冰窟最深處,三人停下腳步。

「玄元冰晶!」

青松老道目光灼熱,貪婪的望着前方牆壁上某處。

一片深藍色的寒冰中,鑲嵌著一塊三寸大小的黑色冰晶。

一縷縷寒氣與靈力,經過寒冰從四面八方向黑色冰晶匯聚,使之誕生與壯大。

似乎是因為此物大量吸收寒氣的原因,冰窟最深處的溫度,反而比洞口高了一些。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二章:玄元冰晶(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