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秘境投資(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八十四章:秘境投資(二合一大章)

「......,還確實沒想,還勞煩師姐了。」

劉玉一頓,客氣的回。

之確實從沒想問題。

同於古、古,隨著歲月變遷,自近古以,修仙界已經發生了少變化。

如今修仙界,除非特別正式的場合,否則已經很少用號了,也就宗門修士之間,偶爾還用號稱呼對方。

像家族修士與散修,根本沒什麼號。

當然,若闖諾的名聲,倒會一響亮的「名號」。

根本像盧雪師姐說的那樣,能沒號,多半一興起之言罷了。

「師弟何必如此客氣,的號名為素雪。」

「余江師弟的號,就幫想好的。」

「既然師弟真的沒想好,如就讓師姐幫想一?」

盧雪一臉笑意的說,似乎對幫取名件事,著濃厚的興趣。

一旁的余江聞言,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而作為親傳弟子的景永清,嘴角露一絲笑意,似乎對種情況見怪怪了。

「,還勞煩師姐了。」

「還自己想想吧。」

劉玉擺了擺手,再次拒絕盧雪的提議。

若讓此女幫忙,還知會想什麼奇葩的號,知很多女修都傷春悲秋的文藝情懷。

劉玉稍稍沉吟,心頭念頭閃動,想到了自己的修鍊功法,靈機一動輕咳:

「就叫青陽吧,師姐看怎麼樣?」

「青陽?」

盧雪聞言微微蹙眉,毫留情:

「號非常一般啊,還如讓師姐幫取一呢?」

「六師弟再想想?」

說完,一臉期待的看向劉玉。

劉玉只微微搖頭,笑而語,絲毫沒改變的打算。

盧雪見狀撇了撇嘴,但也沒生氣,只能無奈的接受現實。

經此一遭后,四又相互報了自己的號,相互之間倒熟悉了許多。

又亭聊了半刻,三師兄景永清便提告辭。

走後,劉玉見差多了,也提還事,就告辭離。

「師弟等等,的洞府也那方向,咱正好同行。」

盧雪叫住了取子母追魂刃,正離的劉玉,似乎還什麼話說。

劉玉聞言微微點頭。

「余師弟,告辭。」

盧雪對著余江拱了拱手,隨後取一件綠色荷葉般的法器,往空一拋跳了。

「盧師姐、劉師弟慢走。」

余江微微拱手,還老神的站立原地,沒馬離的意思。

「告辭!」

子母追魂刃,劉玉再次說了一句,隨後化為一烏色遁光,朝先行一步的盧雪追。

盧雪對的態度,李長空坐弟子,明顯最為親近的。

沒無緣無故的恨,也沒無緣無故的愛,相信一切都原由的。

一烏一綠兩遁光,白日依舊著暗淡的光芒,一一後向邊飛。

「劉師弟很好奇?」

「與嚴裙兒師妹,自認識的哦。」

「雖然之沒見劉師弟,但從裙兒口,沒少聽劉玉師弟的名字。」

沒等劉玉問心疑惑,盧雪便主動神識傳音。

劉玉聞言心一動,心疑惑頓解開。

跟嚴裙兒私交甚好,那麼與嚴家的關係定然也差,如此一比其師兄弟更為親近,也就說得了。

「劉師弟已經到了,就先返回洞府了。」

「早就聽聞師弟煉丹造詣錯,若煉製二階品的修鍊丹藥,忘了師姐哦。」

盧雪的洞府離通峰只三百多里,到一辰后便遁光一停,遙遙拱手。

「那一定的。」

「師姐制符的本領,也十分佩服,機會定然向師姐購買幾張威能的二階符籙,用防身。」

劉玉也遁光一頓,傳音說。

通之的一番交談,已經了解到盧雪正一名制符師,目已經能夠煉製二階品的符籙。

從購買的金風散形符,效果確實錯,惜只剩三張了。種二階品的靈符,一般的店鋪也就一張兩張,補充起比較麻煩。

若能從盧雪裡直接購買好幾張二階品符籙,那也十分錯了,以省卻少功夫。

隨著本身實力的提升,符籙更多的作為一種補充手段,遠沒築基初期那麼重,所以二階品也能勉強將就用。

客套幾句,初步表明彼此的意願,隨後盧雪朝方一座靈山落。

劉玉也遁光一動,繼續朝彩蓮山飛,又一辰左右,才返回彩蓮山。

……

兩日之後,彩蓮山洞府的廳之,劉玉與江秋水相對而坐。

至於紀如煙,則被吩咐待房間好好修鍊。

「師兄,吩咐收集的靈草,還金星玉丹堂今年的收益,都裡面了。」

江秋水說著,解腰間一儲物袋放桌。

「辛苦師妹了。」

劉玉微微點頭,口頭鼓勵了一句,右手一吸將儲物袋攝入手,隨後一縷神識探入其,開始查看裡面的物品。

江秋水見對方只口頭誇獎一句,便沒什麼表示,白了一眼表示滿,便自己倒了一杯靈茶喝了一口。

「味。」

黛眉一蹙。

么多年相處,江秋水對劉玉泡的茶,味熟悉了,此一品就知此茶對方泡的。

劉玉,那就只能使那「侍女」了。

想到里,心莫名生幾分苦澀。

儲物袋多少七千塊靈石,還十幾玉盒,面貼了各種靈草的名稱。

現每年往那邊放二十瓶精元丹,減每年花費兩千塊靈石收購靈草掩耳目,看金星坊市那邊的玉丹堂已經到達收支平衡。

現仁坊市玉丹堂每年三千塊靈石收益,金星玉丹堂七千塊靈石收益,嚴家那邊兩千八百塊靈石收入,合計一萬兩千八百靈石。

收益劉玉目滿足了,打算再售更多的丹藥。

轉念一看,那些靈草卻微微皺眉。

些靈草,些煉製其它丹藥所需的,能用煉製結金丹的,只其區。

江秋水邊收集靈藥的主力,加現的一批靈草,煉製結金丹所需的靈草也還之二的數目。

由此女面,通各種宗門渠、關係,短間能夠搜集到的,現已經收集到了。

剩的還沒收集到的,就些好辦了。

「靈草只收集到么多了嗎?」

劉玉微微皺眉,問。

「沒錯,師兄次給的名單,面都珍稀靈草,些連築基修士都聞所未聞。」

「秋水通玉丹堂金星坊市收集,還通一些同門,從駐守宗門靈藥園的師兄手購買。」

「目,也只能收集到么多。」

「些靈草宗門管理的非常嚴格,哪怕種子都記錄冊,靈藥園即使,駐守的同門也根本敢做手腳。」

「想打動,除非花費重金。」

江秋水放茶杯,熟練的回答,闡明了因後果,與所遇到的困難。

劉玉聞言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沒什麼表示。

江秋水隨後又說了一些玉丹堂遇到的困難,劉玉聽了之後當即發一張傳音符,請駐守金星坊市的一位同門幫忙,解決問題。

隨著二階煉丹師身份的傳開,手的脈資源也多了起,些事情根本無需親自馬,一傳音符便解決問題。

隨後兩聊了一會玉丹堂的事情,劉玉便揮手讓其離,無視其眼眸的盈盈水光,與幽怨無比的眼神。

「轟隆隆」

隨著石門關閉,洞府徹底安靜。

劉玉一杯飲盡放茶杯,臉的神色一陰晴定。

重金收買?

,只做了就一定會留痕迹,就算殺滅口也沒用。

若宗門追查起,哪怕自己面,也能順著玉丹堂條線查到江秋水,查到自己。

千萬能看,獨霸一州之地的元嬰宗門的力量。

既然宗門靈藥園條路走通,那就只能慢慢收集了,血色秘境機會一定把握住。

血色秘境每四十年開啟一次,距離次開啟已經了三十八年,還到兩年的間就再次開啟。

候為此籌謀一番了。

思及此處,劉玉對血色試煉件事情愈發重視起,取一傳音符召見伍昌。

之已經通知伍昌,讓收集一些實力強的外門弟子信息,此應該差多了。

相比於賦優秀一些,受到宗門一定資源傾斜的內門弟子,還外門弟子更容易收買。

而且外門弟子的境界實力一定就比內門弟子差,只沒三十歲之達到鍊氣後期,築基的潛力差了一點而已。

但劉玉乎其潛力,只需其幫自己收集靈草種子,自然首選容易收買的外門弟子。

兩日後,洞府。

「劉師叔,名單便段間弟子收集到的信息,三十皆外門實力強之輩。」

「而且還沒放棄衝擊築基的希望,很能願意進入秘境冒險。」

伍昌站劉玉身側,恭恭敬敬遞了一份名單。

現已經徹底放棄修鍊,取了一名家族的女修,還納了幾房凡女姬妾,了「快活」日子。

把仙的希望寄託一輩手裡,現正努力賺取靈石,向多為後代留一點東西,所以辦起事倒盡心儘力。

知根知底,劉玉也能放心使用。

「做的錯。」

劉玉贊了一聲,接名單仔細查看起。

名單記錄了伍昌所知的,實力比較強的三十名外門弟子信息,包括的境界、使用的法器,性格愛好等等,以及些弟子進入秘境的意願強弱的。

些弟子的信息詳細,些弟子的信息簡單。

劉玉一目十行,很快便看完,伸手指劃掉其一半的名字,只剩十六。

些弟子么進入秘境的意願強,么實力弱,么性格優柔寡斷。

「就些,劃掉的就用管了。」

「按照后順序,報的名字,從明日開始,每日帶兩見。」

劉玉重新將名單遞給伍昌,淡淡的說,自一種築基修士的威嚴,讓對方畢恭畢敬。

「!謹遵師叔之命!」

伍昌立刻應。

「好了,辦吧。」

劉玉揮了揮手,淡淡。

「,弟子告退!」

伍昌恭敬的行了一禮,然後輕手輕腳走洞府。

……

八日後,彩蓮山洞府。

「劉某方才所說,兩聽明白?」

劉玉坐師椅,看眼兩名身穿灰袍的外門弟子。

「弟子明白,進之後一定迅速匯合,然後按照師叔說的辦。」

「以收集靈草種子為重。」

平日裡外門聲名赫赫、橫行霸的兩,此刻卻如溫順的獸一般,低眉順眼恭恭敬敬。

「嗯,錯,只按照劉某說的辦,事成之後少了的好處。」

「量靈石,威能強的法器,精進修為的丹藥,甚至助於築基的靈物。」

「都以從里得到。」

威逼加利誘,劉玉用一種誘惑的口吻,甚至拿一些貨真價實的東西當場給看。

「屆宗門的獎勵,加劉某里的一份獎勵,築基之事為。」

「說得幾年以後,等再次見面,就以同輩相差了。」

劉玉爽朗一笑。

「敢,敢。」

兩連連擺手,眼的火熱卻怎麼也掩飾住。

「劉某為準備的血色秘境地圖,比宗門發的更詳細一些。」

「半月之後血色秘境試煉就開始,好了,回好好準備一番,准好商量一彼此怎麼配合。」

說著,劉玉面露笑意,拿兩枚玉簡放桌。

「!劉師叔,弟子告退!」

兩拿起玉簡,了洞府,一同向山走。

眼看兩離,劉玉臉的笑意緩緩收斂,眼神變得深邃無比。

已經安排的第九、第十名外門弟子。

名單的十六,願意進入血色秘境,並且願意接受「投資」的,經一番試探后。

最終只十。17244/9586070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四章:秘境投資(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