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靈蛇小青(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八十七章:靈蛇小青(二合一大章)

什麼理由,能夠阻止一男奔向海?

什麼理由,阻止一名修士尋找機緣?

「也罷,既然已經做決定,那血色秘境搏一搏機緣。」

「劉某也能強行阻止。」

神色嚴肅的盯了耿雲松一會,見依然堅持己見,劉玉沒繼續進行開導。

此子終究與自己非親非故,讓居住彩蓮山,只基於與耿元章當初的約定。

又自己後輩或者弟子,既然做決定,沒必強行改變。

以此子的資質,繼續待彩蓮山修鍊,確實沒築基的能。

繼續樣,等於抹殺了未。

「顆陰雷子威能奇,即使築基初期修士意之也能隕落,且拿防身吧。」

「還兩件法器,也拿使用,增加一點自保之力。」

說著,劉玉取三樣物品放桌,平靜的說。

三樣物品分別一顆黑乎乎的圓珠,還一柄三寸劍一面巧的盾牌,劍與盾皆品法器。

「多謝劉師叔賞賜!」

「師叔恩德,雲松今生今世莫敢忘!」

耿雲恭敬的說,面還些忐忑,但眼的喜意卻難以壓抑。

次之所以拜見劉玉,就想得到一些支持,好增加一點自保之力。

如今得償所願,心興奮非常,就連闖血色秘境的把握都增加了許多。

看著此子恭敬、忐忑、興奮的神色,聽著耳邊恭敬的話語,劉玉忽然覺得意興闌珊。

樣的言語,築基之後聽得多了,已經些膩味了。

「進入血色秘境后切輕敵冒進。」

「退吧。」

象徵性的叮囑一句,擺了擺手,劉玉就此將之打發。

「,師叔,弟子了!」

耿雲松恭恭敬敬行了一禮,然後向外走。

知錯覺,的腳步似乎輕快了許多。

望著此子的背影,劉玉眼神變得深邃。

對於多數普通修士而言,管勇猛精進,還穩紮穩打,想進一步都難加難。

淺淺的水池,養騰飛九的蛟龍。

平凡與平庸才的主旋律,逆襲只極少數、極少數的現象,或稱之為奇迹。

劉玉曾今也其的一員,如果沒仙府,或許做同樣的選擇。

搏一搏還一絲絲希望,如果爭、搏,那便只永恆的黑暗,永遠能奇迹降臨。

沒迴音山谷,值值得一躍?

如果走正確的路,即使身死消,想必也應該沒遺憾了。

耿雲松耿元章留的遺澤,加自己賜予的一攻一防兩件法器,通宗門選拔還成問題。

至於能能秘境所收穫,最後帶著收穫,就看的造化了。

贈與三樣東西,看離玄劍與遁風舟的面子。

如此一,耿元章當初的因果也就差多了,只一約定。

搖了搖頭,劉玉將些雜念放到一邊,拿著已經書寫成冊的「御獸密錄」慢慢翻看。

一辰后,洞府的靈氣突然著細微的波動,現些許的紊亂。

「莫非......?」

劉玉心一動,從儲物袋拿戊土青石陣的令牌,將紀如煙的房間打開一細的縫隙,然後神識探了進。

只見以紅色、粉色為主調的「閨房」,一家碧玉、眼角顆美痣的少女,正盤坐床榻之打坐鍊氣。

紀如煙似乎正處於突破的關鍵刻,黛眉微皺額頭浮現點點汗珠,身的靈壓也節節攀升,即將越鍊氣八層的範疇。

劉玉保持著一縷神識窺探,沒冒然打擾。

修士突破修為的關鍵刻,如果受到外力干擾而分心,很能導致功虧一簣,從而修為損。

神識觀看,並為了滿足某些「奇怪」的癖好,而為此女保駕護航。

萬一現什麼意外,也好及搶救,避免現身受重傷、修為損的情況。

修仙之路,單面對外界威脅,就連修鍊本身,也著的危險。

一看,就兩辰。

某一刻,紀如煙靈壓一漲,真正達到鍊氣九層的範疇,隨後神情也放鬆了許多,氣息開始穩定。

劉玉看到里,關閉陣法,悄無聲息的收回了神識。

修為達到鍊氣九層,已經對築基瓶頸發起衝擊的資格,自己當初便如此,沒修鍊到鍊氣圓滿,便直接衝擊瓶頸。

打算讓紀如煙如此,還先服用龍血果,再修鍊到鍊氣圓滿,最後再衝擊瓶頸,樣穩妥一點。

至於築基丹,現也該準備了。

思及此處,劉玉收起御獸密錄,發一傳音符,隨後離開洞府駕馭遁光,往宗門殿所青雲峰飛。

以現築基期的修為,花費一些靈石,湊齊兌換築基丹的宗門貢獻輕而易舉。

回到宗門的幾月,一步早就完成了。

元陽宗規定,從宗門兌換的築基丹只能給宗門弟子使用,得交易給宗門之外的勢力或者修士。

但幾千年,一條規則說形同虛設,也了許多操作的空間。

比如借用一宗門弟子的名頭,兌換了築基丹,然後做一些偽裝,再宣稱築基失敗等等方法。

樣一,築基丹就以神知鬼覺的轉移。

只現的問題,宗門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畢竟即使築基修士,想從宗門再次搞到一枚築基丹,也極難的事情,築基丹根本能量流。

但劉玉本身築基期修士,也二階煉丹師,還頂著「長老弟子」的名頭,發動宗門的脈關係,想弄到一枚築基丹還以的。

找到一名內門弟子,將量貢獻點轉,然再打著此青雲峰,找掌門莊子陵兌換築基丹。

一切奇的順利,並沒波折發生。

掌門莊子陵當初清楚其能存貓膩,換做普通的築基修士,必定嚴查一番,想兌換到築基丹基本能。

但劉玉已經今非昔比,修為達到築基期,而且還金丹長老的門徒。

只一顆築基丹,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故作知了。

當然,如果劉玉於貪心,還想通類似的方法弄到第二顆築基丹,基本能的事情了。

如果於貪心,那「長老門徒」的名頭也好使了。

築基丹順利到手,劉玉給了那名辦事的內門弟子一些好處,然後一番敲打,讓其該說的說,便駕馭法器返回彩蓮山。

門半后,月朗星稀之,劉玉又回到洞府。

廳沒見到紀如煙的身影,此女剛剛突破修為,應該花兩三日間穩固境界,才能結束閉關。

劉玉進入練功房,吞服丹藥運轉功法,開始每日的打坐鍊氣與神識淬鍊。

除非環境允許,否則樣事情十年如一日,一日都未曾懈怠。

兩日後,紀如煙關,告訴了劉玉達到鍊氣九層的消息。

劉玉表現得就如剛剛得知一樣欣喜已,當場誇讚了此女一番,並且順勢賜三顆龍血果,讓其每月服用一顆。

猶及,鍊氣期修士服用三顆龍血果,已經以使得氣血活躍、肉身增強,再多的話肉身能會承受住,畢竟鍊氣期修士的「本質」低。

故而三顆,鍊氣期修士服用最佳的數量。

就樣,兩的修為都穩步提升,兩月的間一晃而。

……

兩月後,劉玉悠哉悠哉的躺師椅,手拿著百草丹書翻看,皺眉細思。

青竹丹經已經參悟的差多了,其記載的煉丹手法也已經融會貫通,自然需翻看。

百草丹書一些內容、原理,即使以劉玉現的眼光看,依然許多解其意。

需將解之處記錄,藏經閣或者與同交流尋找答案。

今日血色秘境開啟的日子,而宗門隊伍昨日就已經發。

意外,選的十名外門弟子皆通選拔,還耿雲松此子,也通了選拔。

宗門沒達命令讓劉玉護送,故而用,帶隊的長老也便宜師尊李長空,所以用被抓壯丁。

「希望十讓失望。」

劉玉默默想到。

投資打水漂心疼,最關鍵的靈草靈藥種子,關乎結金丹的煉製。

突然,通主僕契約的聯繫,劉玉感覺靈獸蛋傳動靜。

似乎,將生了?

主僕契約的聯繫較為特殊,戊土青石陣畢竟只偏向防禦的陣法,即使著陣法阻攔,依然能切斷聯繫。

劉玉起身打開陣法,走進靈獸室。

冰冷,潮濕,冒著絲絲寒氣,牆壁還著顆顆細的冰晶。

此靈獸室模樣變,與陰冥靈蛇居住的,寒潭之的洞府相差無幾。

依然那乾草做成的巢穴,兩顆灰黑之色的靈獸蛋安安靜靜躺面,一顆表面的藍色線條紋路較多,另一顆較少。

一顆藍色線條紋路依然明亮,另一顆已經暗淡了。

心神的聯繫,此已經只剩了一,一永久性的消失了。

劉玉看向右邊那顆藍色線條較少的靈獸蛋,它還原本的模樣,並無明顯的變化,敏銳的靈覺以感應到,此蛋已經沒了生命的氣息。

已經成為了一顆死蛋。

另外一顆靈獸蛋生命氣息更加旺盛,劉玉走伸手掌,輕輕撫摸略顯粗糙的蛋殼。

靈獸蛋微微些顫動,似乎歡迎主的到。

通主僕契約的聯繫,清楚的感應到,靈獸蛋的意識已經再懵懂,似乎「醒」了,變得活躍靈動,正發親近的情緒。

劉玉微微一笑,通聯繫安撫著傢伙的情緒。

已經確定,今日就傢伙生的日子。

妖獸的生、蛻變,最好由自己獨立完成,否則能影響到后的發展潛力,利於妖獸的成長。

雖然打開蛋殼就能讓傢伙順利生,但種拔苗助長之事,劉玉當然會做。

退後兩步,傳鼓勵的信息,讓傢伙自己加油,掙脫蛋殼的保護與束縛。

裡面的傢伙明白了劉玉的意思,頓開始掙紮起,想破開蛋殼。

肉眼見的,靈獸蛋開幅度顫動、搖晃起。

身體、精魄已經基本發育完全的傢伙其使勁撞擊。

「嘭、嘭」

靈獸蛋傳陣陣輕微的聲響。

劉玉靜靜旁觀,絲毫沒手的打算。

一隻連生都需輔助的妖獸,沒培養的價值,沒養廢物的習慣。

「嘭」「嘭」

累了就休息,恢復了就繼續,頑強的生靈使勁撞擊著蛋殼,根本打算放棄。

「咔嚓」

一聲脆響后,灰黑的蛋殼現了一細的裂痕。

光明,透縫隙照射了進。

傢伙原本已經非常疲憊,見此頓備受鼓舞,鼓起剩餘的力量對著裂痕繼續使勁。

裂痕越越,漸漸擴散至整蛋殼。

「咔嚓」

一聲稍的聲音室內響起,蛋殼的裂痕突然擴了許多,一的腦袋從縫隙鑽了。

陰冥靈蛇!

只傢伙的顏色與它母親些同,皮膚部分青色,只部分黑色,幾乎兩模樣了。

同樣的藍色線條花紋,劉玉都懷疑它陰冥靈蛇生的了。

「咔嚓」

又一聲脆響,蛋殼裂成兩半徹底破碎。

傢伙終於掙脫束縛,真正意義的「生」了。

傢伙鑽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劉玉,毫遲疑向爬。

主僕契約的聯繫,劉玉絲毫感到陌生或者其它,伸手掌讓它到自己的手,仔細打量著傢伙。

它現還比較嬌,體長約七寸多一點,粗細成拇指。

皮膚青黑、兩色混雜,青色佔據了十分之七,黑色只佔據十分之三,表面依舊著熟悉的藍色線條。

剛生,氣息就差多一階品巔峰的程度,對應類修士鍊氣三層。想必用了多久,就能成長到一階品。

「錯。」

「傢伙,以後就叫青。」

.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七章:靈蛇小青(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