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金丹九品(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八十九章:金丹九品(二合一大章)

盒正煉製結金丹所需的靈草種子,八種皆之沒收集到的,一顆顆形狀各異的種子安安靜靜躺玉盒。

「錯、錯。」

「史師侄,劉某一向言而信。」

「之的投資便正式歸了。」

「說吧,想什麼?只價值合適的,劉某都以考慮。」

一揮手將玉盒全部收起,劉玉滿意的點了點頭,含笑。

「回師叔,弟子別無所求,但求一種輔助築基的寶物。」

「還請師叔垂憐。」

史祥龍語罷,站起深深彎腰。

「史師侄必如此,劉某一向遵守承諾。」

「既然輔助築基的寶物,那麼......就此物吧。」

「以的收穫,也配的樣東西。」

劉玉說着,揮手從儲物袋取一裝着龍血果的玉盒,遞了。

「劉師叔,知?」

史祥龍遲疑着問。

「此物名為龍血果,二階的珍稀靈藥,服用能夠增強體內氣血,些許強化肉身經脈。」

「對史師侄種年齡偏,依然放棄築基的修士而言,最合適。」

「還份築基心得,也對衝擊築基瓶頸所幫助。」

「了兩物,史師侄築基成功率將幅提升,指定日就晉陞築基,成了同。」

一子收穫八種靈草,劉玉心情好,非常耐心的解釋,還開起了的玩笑。

一般的情況,還願意遵守承諾。

龍血果對鍊氣期修士而言遇求,但對而言,只花費靈石就以得的東西,而靈石對擁仙府的說,賺取遠比其它修士簡單。

如果能用靈石解決問題,劉玉非常樂意。

「多謝師叔賞賜!」

些城府外門弟子,聽聞龍血果的功效喜望喜形於色,當即又一番感謝。

「必謝劉某,些生入死應得的。」

劉玉笑着。

隨後又與之聊了幾句,問了一些血色秘境內的具體情況,以宗門的傷亡情況,便揮手讓其退。

「弟子告退。」

史祥龍很眼色,見狀立刻起身告退,見劉玉微微點頭,行了一禮轉身朝外走。

結金丹雖給築基期修士服用的,卻折扣的三階品靈丹,煉製難度還勝許多金丹期丹藥許多。

煉製結金丹需六種靈草,每一種都或珍貴或稀少,非常難以收集。

劉玉些年也收集到二十餘種,如今一子便收集到八種,怎能讓高興呢?

如果此次安排進的弟子存活得多一些,收穫一些,指定煉製結金丹的靈草就差多了呢?

雖然知種能性,但還忍住抱僥倖心理。

按捺住些激動的心緒,劉玉繼續翻著青陽功等待起,神識卻籠罩整座彩蓮山,只修士,就能立馬知。

間得飛快,轉眼又一辰,一遁光自夜空而,彩蓮山落。

現一身穿灰袍、面色蒼白的修士身影。

靈壓忽高忽低,氣息極其穩定,一看便知元氣傷。

雖然此狀態好,但還咬着牙朝洞府內走。

劉玉看着眼面色蒼白、元氣傷的弟子,微查的一皺眉,受到樣的傷勢,其收穫很難到哪裏。

接一番交談,果然所料。

此收穫遠比史祥龍少,僅僅只四種靈草種子,差距了。

雖然此單獨行動,競爭力如兩一起,也算情原,但劉玉心還些失望。

四種靈草,期投資雖然會收回,但獎勵能像史祥龍那麼豐厚。

劉玉僅僅賜給此一份築基心得,加兩百靈石就將之打發了。

名外門弟子知自己的斤兩,自然會所怨言,知如果沒劉師叔賜予的法器,只怕自己想走血色秘境都難,自然敢貪戀多。

劉玉例行詢問了一番秘境的情況,之後便面無表情讓退,此創造的價值遠低於史祥龍,自然值得顏悅色。

通兩口的講述,劉玉了解到,血色秘境拼殺最慘烈的候就最後兩日。

秘境開啟七日,三日總體保持平靜,鬥法的頻率較低的刻,各宗門弟子主精力還放收集資源。

而間兩日,進入秘境的修士多多少少都些收穫了,則會逐漸進入血腥慘烈的刻。

各派養精蓄銳的精英弟子會候手,肆獵殺所收穫的普通弟子。

但候,精英弟子彼此相遇還都相安無事,彼此間很少鬥法,以免被普通弟子撿了便宜。

而普通弟子候,但防備同樣的普通弟子,還防備精英弟子的獵殺。

所以間兩日,被戲稱為「狩獵日」。

精英弟子的肆獵殺,間進入最後兩日,候普通弟子已經量死亡,無法形成威脅。

候精英弟子身已經聚集量的資源,每一都相當於形的移動寶庫。

財帛動心,如果精英弟子相遇,也難以相安無事。

狹路相逢勇者勝,迎接敗者的死亡,贏家則通吃。

些收集了量資源精英弟子,築基幾率遠超普通修士,幾乎都左右,只就會光明的途。

但首先得渡最後兩日最瘋狂、最慘烈的廝殺!

所以最後兩日,被戲稱為「審判日」。

一將功成萬骨枯。

一但渡難關,帶着獵殺其它修士所得的資源,從走的精英弟子如同困龍升,會得到門派的力培養。

沒一,法器沾染幾十條其它修士的鮮血,真謂殺一條血路。

至於普通弟子,即使苟到最後些收穫,也遠比直接掠奪資源得快,秘境之行只會讓一些收穫,但還難以改變自身的階層。

目送第二名外門弟子離后,劉玉繼續耐心的等待着。

乎意料的,一連好幾辰,都沒修士。

讓心頓一沉,了好的聯想。

直到色亮的辰,伍昌才趕到彩蓮山彙報情況。

「啟稟師叔,一次安排的十,就只兩活着走秘境。」

伍昌稟告。

說起,心一凜,本能的感覺劉師叔似乎心情好。

生怕劉師叔發怒,自覺說話的聲音都了許多,腰也彎的更低了。

「知了,吧。」

劉玉面無表情。

此事成了樣子,與伍昌的關係,還至於因此遷怒。

「。」

伍昌顫顫驚驚,隨後輕手輕腳離開洞府。

知錯覺,感覺劉師叔威勢更強了,讓望而生畏。

「嘭」

伍昌走,劉玉臉色徹底陰沉了,一張拍石桌,將之拍幾細的裂痕。

「十名鍊氣後期的外門弟子,還都帶着品法器,最後居然只兩活着?」

胸膛起伏,心湖泛起陣陣漣漪,久久能平靜。

「看普通弟子與精英弟子的差距,比想像還。」

「即使選的些,比普通弟子實力強一些,但面對精英弟子,依然沒什麼區別。」

「呼,失算了。」

良久,劉玉吐一口濁氣,得承認自己失算了,之想的樂觀。

只樣一,錯好機會,煉製結金丹的靈草才湊之三,剩的又該怎麼辦呢?

些靈草皆稀少難尋之物,而且身為煉製結金丹的靈草,必定或多或少受宗門的關注,想靠尋常手段湊齊幾乎一件能的事情。

暗資助一位或者幾位弟子,達到精英弟子的實力,等次進入秘境為自己收集靈草?

劉玉思索。

,行。

想達到精英弟子的實力,至少得極品法器,而且修為還高。

僅僅因為感興趣,就贈予極品法器,讓弟子秘境收集靈草?

極品法器白菜,對築基修士都較為珍貴之物,僅僅因為興趣難以讓信服,也根本說服了宗門。

一但就此深查,後果堪設想。

何況一精英弟子保險,萬一被其它精英弟子斬殺了呢?難還多培養幾?

最終劉玉放棄了想法,無,風險。

宗門就煉製結金丹的靈草,收買看守靈藥園的弟子,想辦法搞到靈草種子?

倒一辦法。

結金丹關乎宗門氣運的戰略資源,就算煉製它的靈草種子,也會受到嚴格管制,嚴禁流向外界。

劉玉一但做了,被查的能性非常,只叛逃一條路以走。

意味着放棄元陽宗苦心經營的一切。

或許,也一錯的選擇?

如果真的到了沒辦法的候,也就管了那麼多了,為了自己途,該放棄的劉玉會毫猶豫的放棄。

至於血色秘境四十年開啟一次,次用同樣的方法?

以準備,但劉玉看好靠血色秘境將靈草集齊。

因為剩的一些珍稀靈草,皆位於秘境心的位置,向只精英弟子才能踏足,而培養、收買精英弟子,又顧慮重重風險。

靜靜坐石凳思想,劉玉臉色變幻定,一之間竟然沒好的辦法。

今歲,結丹最佳的年齡一百八十歲以,還以經歷三次血色秘境事件。

靠着同樣穩妥的方法,配合外界的收集,或許以集齊靈草,一切都晚了。

萬一衝擊金丹失敗怎麼辦?豈失了再次嘗試的機會?

何況修士結成的金丹,品質並都相同的。

結丹年齡對金丹品質也些影響,年齡越影響越益,年齡越反而會成為拖累。

當然影響並絕對,最關鍵的還取決於修士自身的積累。

修仙界公認的常識。

藏經閣的典籍,劉玉了解到,修士金丹的品質被分為九品。

九品最佳,一品最差。

七八九品為品金丹,品為品金丹,一二三品為品金丹。

按照典籍所說,品金丹凝結元嬰難度遠超品金丹。

如果將品金丹凝結元嬰難度比作一,那麼品金丹則最少至於最差的一品金丹,幾乎沒達到元嬰境界的能。

結成品金丹的能性低,劉玉目沒奢望,但為了日後的途着想,絕能接受自己只凝結品金丹。

至少,也結金丹才行。

「此事還得從長計議,希望最後走到那一步。」

劉玉目光幽幽。

散修的得多艱難知,若非必,想淪為散修。

神識最後掃視了彩蓮山一圈,沒發現耿雲松的身影,該返回早就已經返回了,候還沒返回,場言而喻。

子終究辜負曾祖的期望。

子只偽靈根資質,雖然耿元章唯一的期望,但也未必抱多希望,多半只一念想罷了。

耿家還世俗族,倒也算血脈斷絕。

血色秘境能活着走的十之一二,最多十之二三,對於結果劉玉並意外。

如果光靠努力就用,那還資做什麼?

如果光靠資與努力就用,那還機緣何用?

世界,從缺少努力的修士,也從缺少資優秀並且努力的修士。

關閉陣法進入練功房,劉玉取十二玉盒,心念一動觸動碧綠光點,帶着玉盒進入了仙府世界。

一次紅色光團直接現青色結界裏的靈田方,方便一株株已經成熟的靈草。

「咦。」

神識的籠罩,一念之間劉玉就將結界內所的景物收入眼,心些驚訝。

煉製滄浪靈水的各種靈草,部分已經集齊,正種黑色靈田催熟。

少部分因為已經結種的原因,無法再次結種,已經吩咐江秋水等收集。

些種黑色靈田的靈草,一株卻沒結果子。

那一顆十多丈高的巨樹,樹皮樹身樹枝皆為淡藍之色,幾分叉的樹枝,長著幾朵白色的花朵。

赫然便煉製滄浪靈水極其重的黯星靈樹!

黯星靈樹長至成熟以結果的地步,約為四百六十年左右,之後年一開花,年一結果,收穫一次星瀾果約一百年左右。

黑色靈田催熟靈草的逆效果,一辰變相當於外界二十年。

距離次將種子種,已經七八日之久,按理說應該已經成熟。

現還樣子,莫非仙府失了效果?

想到猜測,劉玉心一驚!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九章:金丹九品(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