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師姐嚴裙

第二十八章:師姐嚴裙

白衣修士的剛剛做好防禦,待多想,藍色圓珠的攻擊就已經到達眼。

「嘭」

像一顆型的流星般,撞擊金色護罩,伴隨一聲巨響,金色護罩只堅持了到一息的間就已經破碎,金光點點化為純粹的靈氣消散空。圓珠的光芒的略微暗淡,緊接着毫停留撞擊傘法器的傘尖,把它撞得連連後退。

傘專門防禦的法器,藍色圓珠無法很快突破,一僵持了起。

白衣修士眼見情況妙,知元陽宗的娘子怕鐵了心想取自己的性命,咬了咬牙,做了某決定。

咬破舌尖,張口吐兩滴精血,噴了傘法器,雙手法決連動,口吐幾模糊的字元。

傘法器一光芒盛,亮起了血色的光芒,威能也隨之漲,竟把高它一品階的品法器藍色圓珠猛的彈了回。

一種魔秘法,能短暫的提升法器的威能,只會消耗修士的精血。知每修士的精血都限的,若精血損失多,輕則境界穩,重則修為倒退、根基受損再也難以寸進也沒能,所以到萬得已的情況,所以的修士都很珍惜自己的精血的。

眼見情況妙,那元陽宗的娘子了同門的增援后壓力減,自己一之力居然還打,之發了一傳音符,再拖的長輩隨能到,到候恐怕得交代里,想到此處由心生退意。

白衣修士權衡利弊,眼看黑袍巨漢那邊也僵持住了,一之間也能取得的進展,心由暗罵了一句廢物,連一鍊氣期的子都拿!

「風緊扯呼!」

白衣修士沖黑袍巨漢打了一訊號,隨後兩聚一起,盯着劉玉與嚴裙兒緩緩後退,待退了一段足夠安全的距離后,才駕馭法器快速離,很快對「黑白雙煞」的身影就消失黑暗見了蹤影。

嚴裙兒見兩殺奪寶的惡修士想退走,黛眉一皺、明亮的眼神里充滿了憤怒,身子向一步,就想追。

「師姐,窮寇莫追!」

劉玉見身穿粉紅長裙修為鍊氣八層,經驗卻折扣的菜鳥師姐還想再追,連忙拉住的手,阻止想追擊的想法,此還傷身沒痊癒,玄龜盾也威能損需重新祭煉一番,實想與動手。

細膩光滑、潔白如玉,帶着一絲略微冰涼的感覺,摸起像一塊軟玉般令愛釋手,劉玉摸到嚴裙兒手的第一感覺,隨後反應連忙放手。此方世界類似世的古代,男女之間著防,擅自接觸女孩子的身體很失禮的行為。

嚴裙兒本還想再追擊,想放那兩想對自己利的,師弟願意追,自己一對手,法力也只剩一二成,只得放棄,嘴一嘟水靈靈的眼睛裏充滿了委屈。

隨後注意到自己的手正被位師弟抓着,縷縷紅暈很快爬滿了臉頰,從到除了父親以外從未與其男子么親近,位仗義手的師弟怎麼都讓討厭起!

「師姐心詐,再追了!」

劉玉鬆開的手,為了掩飾尷尬,又重複了一句。

「嗯!」

嚴裙兒紅著臉答應一聲,一種羞意讓些敢直視位師弟的雙眼,忍住低了頭。隨後想到自己還師姐,胸脯微微起伏,鼓起勇氣看着劉玉:

「位師弟今日多虧相助,然今日怕難以倖免!」

嚴裙兒鼓起勇氣,忍住那股羞意向著劉玉謝。

「愧敢當,相信就算沒遇到,師姐也一定吉自佑,定會平安無事的。」

劉玉撫平心湖那一絲漣漪,平靜的答,隨後稍稍安慰了少女幾句。

「劉玉,洞府門內的青木峰,知師姐如何稱呼?」

「叫嚴裙兒,師弟叫嚴師姐就以了,現跟隨姑姑青秀峰修行。」

雖然知青木峰再哪裏,只聽說名字,但嚴裙兒還輕聲回答。

像種資質極好的家族嫡女,自跟家族裏的長輩身邊修行,以得到提點,修鍊什麼疑問也經常以找長輩解答。根本沒元陽宗外門待,待修為達到鍊氣後期就以直接入門成為內門弟子,用被外門三月一次的雜務耽誤修行間,也用為修行資源發愁。

劉玉腦閃青秀峰的資料,青秀峰元陽宗七靈山之一,山一條三階的靈脈,能夠三階靈脈修行的,其山主肯定金丹期的修士,現看掌管青秀峰的應該嚴家的金丹修士無疑了。

「師姐怎麼會遇到些軌之徒呢?」

顯然嚴裙兒沒認劉玉就地拍賣會坐旁邊的修士,對於為何會孤身一購買養顏丹劉玉也比較好奇,心裏倒所猜測,還聲問詢了起。

「次嘉泰坊市為了參加拍賣會,想把養顏丹拍做為姑姑的一百歲壽辰禮物。」

嚴裙兒心思單純,對於仗義手相救的劉玉沒什麼戒心,把緣由十的說了,說到自己偷偷跑的,嘟了嘟嘴臉紅彤彤的感到些好意思。

「師弟已經給姑姑發了傳音符,想必了多久就會趕,就裏等等吧」

劉玉對此沒異議,找了幾根乾燥的柴火堆一起,隨後手掐了法決,一縷淡淡的火苗從指尖冒,落柴火燃燒了起,把周圍照亮,驅散了黑暗。

此處距離嘉泰坊市已經一百多里的距離,除了離開的黑白雙煞,一般情況也會什麼修士路,就算偶爾一兩散修飛,也被如今的劉玉放眼裏,更何況又一。

嚴裙兒從嘉泰坊市一路被追逐到里,糾纏了么長的間,法力已經見底,打了招呼就盤膝坐一旁,從儲物袋取一顆丹藥,運轉功法恢復起消耗的法力。

劉玉見對自己僅一面之緣的師弟如此放心,就么把後背交給自己心些觸動,隨後微微搖頭多想。

盤膝坐火堆旁,閉目休息片刻,神識卻往四周的黑暗掃視,警惕敵而復返,守護片黑暗的光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師姐嚴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