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南國風光(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九十六章:南國風光(二合一大章)

走甲板,空氣驟然變得冰涼、寒冷。

但劉玉只微微皺眉,隨後便恢復如初,並沒受到多影響。

「雪。」

江秋水面露開心歡快的笑容,欣喜的看著空著的綿綿細雪,心情看輕鬆了許多。

就連籠罩心頭的戰爭陰霾,似乎也因此消散了一些。

對於許多築基久的修士而言,還第一次離開青州、鏡州,見到同的景色,所以對都感到些新奇。

青州、鏡州即使冬日的數九寒,也只寒冷了許多,已經數百年也雪了。

看著一切,劉玉眼神亦些迷離,今生第一次見到雪。

很快恢復,平復心波瀾。

朵朵白雪皆被蒼梧艦的銀色光幕擋住,自動向兩側飄,根本落進艦身。

片白茫茫的地,一銀光極速閃璀璨如星辰,始終朝著一方向,目的明確。

漸漸的,視線所的盡頭,現了一的影子。

那一座通體白色冰晶的城池!

「千雪仙城。」

劉玉定定看著遠方的城池,心現一名字。

就像青州邊界著望月仙緣城,鏡州邊界著穹仙緣城一樣,滄州南方邊界也楚國最南方的邊界,也著千雪仙緣城佇立。

它佇立楚國的最南方,一處最關鍵的,起到極為重的作用,以說楚國南邊的門戶。

甚至由於千雪仙城獨特的位置,與飄雪閣的強,其比望月城與穹城,還繁榮與強許多。

隨著靈艦空快速飛遁,視線千雪仙城的影子,也逐漸變,眾才看清楚它的模樣。

千雪仙城城牆整體呈白色,以修仙者的視力,以清楚的看到,城牆竟由白色的冰晶堆砌而成!

微光照耀的冰雪地,「冰牆」絲毫沒融化的跡象,看反而些晶瑩剔透之感。

能夠被用做築城的材料,元陽宗眾自然會以為普通的冰晶。

而或貨真價實的玄冰!

百年玄冰,但堅硬非常,而且放溫度較高的環境,自然融化的間也至少以,以用煉製品階的法器,或作其它用途。

放樣的環境,再輔以專門設計的陣法,其特性還會進一步被固化,根本需擔心被克制或者融化。

從防禦的角度而言,樣的設計,還超望月仙城一籌。

其對法術攻擊的防禦力,更勝望月仙城、穹仙城少。

當然,其也地理因素的原因。

青州、鏡州毗鄰橫斷山脈,但考慮修士攻擊,還考慮妖獸攻城。

而妖獸妖軀強橫堪比法器、法寶,就註定兩座仙城修建之初,將兩極其重的因素考慮進。

兵者國之事,死生之地存亡之,察也。

雖說距離一次妖獸沖橫斷山脈,衝擊青鏡二洲,已經三四千年之久,但作為統治洲的修仙宗,高層卻能考慮方面的因素。

而滄州處於楚國腹地,青、鏡及其餘幾洲沒淪陷之,根本會遇到妖獸襲擊,故而暫用考慮方面的因素。

所以千雪仙城的修建,主還防禦修士攻打。

蒼梧艦的遁速普通築基期修士的十倍以,從幾百裡外千雪仙城現視線,到飛至仙城二十里範圍內,半刻鐘多一點的間。

最終,蒼梧艦千雪仙城的十裡外高空靜靜停住。

城牆巡邏的修士,自然發現了一看便凡的飛遁法寶,但沒絲毫慌亂,看樣子早準備。

「元陽宗的輩與諸位同?」

「徐秋見諸位輩!」

「還請諸位輩稍等片刻,晚輩已經通知了駐守千雪城的長老,很快便會長老親自招待各位輩。」

很快就一駕馭法器而,站立法器之,對著十位金丹修士行禮。

名叫徐秋的女修長相普通、未施粉黛,身穿修剪合適的灰色衣袍,肌膚如雪一般潔白,身段也凹凸致,看幾分英姿颯爽的味。

與飄雪閣許多衣裙華麗、妝容精緻的女修為同。

蒼梧艦法寶煉製已數千年,宗門的高層早已秘密,作為飄雪閣的骨幹,徐秋自然識得。

沒聽徐秋與諸位金丹長老的客套對話,劉玉目光一轉,打量起座「冰雪之城」。

此距離近了發現,千雪城竟然比望月城還高寬廣一些,整體皆百年玄冰製成,牆還雕刻了許多精美的花紋與圖案,看著華麗又失氣。

與之相比,望月城就顯得「簡陋」多了,城牆什麼都沒。

「真手筆啊。」

劉玉心感嘆著。

至於花紋圖案之類的裝飾,則怎麼意,畢竟外表如何也改變了本質。

想一想飄雪閣以女修為主,女修尤其注重外表,仙城被建成般美麗的模樣,也並奇怪。

沒讓元陽宗一行修士等多久,幾股金丹期的靈壓突然自千雪城浮現,三著成熟風韻的女修飛至蒼梧艦,開始與金丹長老交涉。

金丹修士交流了什麼得而知,築基修士站甲板,些新奇的打量千雪城與冰雪地,會新鮮勁還沒。

鍊氣期的修士自遠方而,雪地留深深淺淺的腳印,城門排起並長的隊伍。

只看見進的修士,而沒見到的修士,許進許,看樣子千雪城也早已戒嚴。

望著眼一幕,劉玉若所思,看飄雪閣對於此次之行早準備。

至於樣的作為會會惹得怒怨,引起眾多家族修士與散修滿,就重了。

即使所的散修與家族加起,也撼動宗門的地位,螳臂當車罷了。

統治者需考慮被統治者的感受。

一會後,金丹修士似乎商議好了一切。

立刻傳消息,告知劉玉等築基修士此處停留兩辰,等候其它三宗的修士。

以千雪城逛一逛,也以待蒼梧艦休息,但絕能離開千雪城的範圍。

否則視作正魔兩的姦細,按叛宗罪處理。

候,劉玉當然沒再回打坐的念頭,所謂靜極思動,想著千雪城逛一逛,增加一些見聞。

最近幾年的一番消耗,儲物袋的靈石也足一萬,也打算看看能伺機手一些精元丹、養元丹,增加一點靈石儲備。

宗門附近好量售,以免量丹藥流入市場引起注意,需遮遮掩掩每一次數量都多以免路馬腳。

但只停留兩辰的千雪城,顧忌也就少了許多,以稍微放開一點手腳。

「諸位元陽宗的同若千雪城看看,請跟。」

「現仙城處於戒嚴之,許進許,但元陽宗的諸位只示身份令牌,便能夠了。」

徐秋似乎得到了指示,降落甲板方方一拱手,笑著說。

「那便勞煩徐仙子了。」

修士客氣。

靈石礦之戰為了宗門利益而戰,所死傷所難免。

正魔兩的強壓力之宗門早已達成共識,此還算得暫的盟友,自然能冷眼以對、拔劍相向。

能夠修鍊到築基期,點城府絕多數築基修士還的。

即使靈石礦之戰,至親隕落對方宗門修士手,臉也會表現,至少維持表面的平,能與宗門高層對著干。

而青州與鏡州並接壤,嫌隙與摩擦也就少了許多,關係自然就沒那麼緊張。

許多築基修士都打算看看,購買一些當地的資源,劉玉一行四也如此,於就隨流駕馭法器向飛。

徐秋的帶領,一眾修士直接從城牆飛,落城。

隨後暫散開,各自分成的團體,或獨自一,向著同的方向走。

「崔師兄、顏師弟、江師妹,劉某還想為此次戰多做一些準備,看看能能買幾張威能的符籙,就與一起行動了。」

「等就此處分開吧,兩辰后蒼梧艦匯合。」

劉玉抱拳說。

想售丹藥,自然能與眾一起。

「劉師兄儘管吧,也想一逛一逛。」

顏開打量著周圍,聽聞此語立刻回。

崔亮眼珠亂轉,打量裝扮風格同的女修士,也表示同意。

每修士都自己的隱私,些即使最為親密的侶之間也能分享,自然知理,會犯了忌諱。

劉玉微微點頭,轉身隨意選了一方向走,幾就此分開。

走一段距離后,江秋水搖了搖嘴唇,朝劉玉追,一會就到了身旁。

「師妹何意。」

劉玉面無表情的盯著後者,看喜怒。

「秋水想與師兄一同逛千雪城,保證會胡亂開口。」

江秋水眨了眨眼睛無辜,狹長美麗的眸子清澈見底。

聞言,劉玉些頭痛起,自從得到的身體后,此女越發纏了,似乎逐漸形成了一種依賴。

而築基以後,對自己價值提升了許多,於就對此女寬容了許多,沒想到卻逐漸養成種習慣。

見此微微皺眉,行。

當初之所以選江秋水,就為了幫自己經營店鋪,其次才發泄肉體的慾望,如今居然影響到了自己修鍊與準備,絕對行。

沒名分就樣了,了名分那還得了?

「此女寬容了?」

「看候敲打一番了。」

劉玉閃幾念頭,面色頓一冷沉聲:

「劉某說了,做一些準備,些私事處理嗎?」

「莫非,將的話當做耳邊風?」

江秋水聞言面立刻現些許的慌亂。

心明白自己的定位,本身也愚笨之,原本也至於此。

但些東西,永遠無法用理性衡量。

得到了一些,就想得到更多,所以本能想抓緊眼。

「......!」

「,師兄,秋水就離開。」

江秋水本能的想反駁,但見到劉玉冰冷的眼神頓覺涼入心底,瞬間驚醒,低眉順眼的聲應。

此的模樣,像極了受傷的獸,讓忍住保證懷呵護。

但劉玉目光依舊冰冷無情,心沒絲毫動容。

後者見此,也只能黯然的離。

一幕,自然也被城往往的修士看見,但些修為鍊氣期的修士,都只敢打量一兩眼,便轉頭敢多看。

開玩笑,高階修士的熱鬧豈那麼好看的?

萬一被惱羞成怒的輩高記恨,招惹無盡的麻煩,甚至丟掉性命,那豈欲哭無淚?

劉玉沒特意收斂自身的靈壓,冷眼掃聽到動靜看向自己的修士。

匆忙別頭,「認真」做著自己的事情,無一敢與之對視。

種眼神分外熟悉。

沒給些鍊氣期修士顏色看看的意思,繞了一段路,劉玉走進一偏僻的巷。

再次,已經頭戴斗笠面系黑紗,只露一雙漆黑如墨的瞳孔,原本的衣服也被全部更換。

黑紗與斗笠,皆花了的代價煉製,價格比得一件精良的極品法器了,以阻隔金丹期以的神識窺探。

完成換裝后,劉玉直直向著東邊走。

日自東方升起,代表希望與欣欣向榮。

雖然只一種美好的寓意,但些修仙者卻非常相信氣運之說,楚國也著特定的習俗,坊市一般最繁華的地段都東方。

所以,向東而行一般會錯。

劉玉,才間好整以暇看著千雪城的景象。

空雖然還著細雪,千雪城內卻沒半點雪花,城池空自陣法之力將冰雪隔絕。

從表面看,建築的風格同異,與望月城幾乎沒什麼區別。

只些飄雪閣直營的店鋪,用了一些彩色的木料,燈籠也以紅色為主,顯得鮮艷與精美。

往的修士,皆身穿厚厚衣袍,將身軀包裹內,極少修士袒胸露背。

手頭寬裕者衣袍用妖獸皮毛製成,手頭寬裕者則用普通的凡料製作。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六章:南國風光(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