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九國盟約(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九十一章:九國盟約(二合一大章)

「速至真陽道場,酉時。」

宗門令牌里,只有簡簡單單的八個字,言簡而意賅。

但卻沒有說明具體是什麼事情,或者說有什麼任務。

劉玉將令牌收入儲物袋,陷入思索之中。

遮遮掩掩,不會真有大事發生吧?

不知為何,他聯想到先前在坊市見到的異常情況,兩者會不會有所關聯?

這一段時間,伍昌已經去打探這方面的信息,得到的消息卻與劉玉先前所見如出一轍。

大多數店鋪中的二階符籙,都已經被收購一空,只有少數店鋪留下一張兩張撐門面。

元陽宗內部的勢力也是錯綜複雜,各種勢力互相不一定買對方的帳。

在宗門中,有這種能量的,單個的家族或者修士不可能辦到。

能辦到這一點的,也就只有宗門本身。

多想無益,去看看便知道了。

既然是宗門命令,要去真陽道場一趟,自然沒有時間修鍊了。

劉玉放棄這個打算,打開陣法走出洞府。

一拍儲物袋取齣子母追魂刃,化為一道烏光衝天而起,向著通天峰方向飛去。

他離開並沒有告知紀如煙的打算,自己的行蹤還是越少修士知道越好。

烏黑遁光穿梭於群山之間,以每個時辰三百多里的速度極速前進,偶爾迎面而來的遁光也很快成為過去。

許多遁光中的鍊氣期弟子,見到劉玉的靈壓與氣勢,要麼遠遠的避開;要麼停住遁光躬身行禮,待築基執事走遠之後,才繼續飛行。

子母追魂刃上,劉玉的神情凝重。

一路而來,光他所見就有好幾名築基修士,其它方向有多少築基修士則還不知道,一切的跡象無不表明宗門即將有大動作。

「希望宗門的這次大動作,不要影響自己的修鍊。」

心中閃過諸多想法,劉玉的遁光卻沒有停頓,還是徑直向著通天峰飛去。

兩個多時辰后,到達了通天峰,在道場落下。

真陽道場東面是供修士休息娛樂的亭台樓闕,西面是五座巨大的鬥法台,北面是通天峰入口。

南面是一個和宗門大殿相差無幾,卻更顯古樸莊嚴的青銅大殿,懸掛的牌匾上從右到左寫着「真陽殿」三個大字。

相傳是從前的元嬰祖師親手所提寫。

真陽殿平時是不開啟的,只有在金丹長老講道,或者有大事需要長老親自宣佈之時,才會在此宣佈安排任務。

至於莊子陵這「掌門」,主要還是處理一些不重要的瑣事,相關築基修士的安排,都得和其它宗門主事商議,相當於一個權力更大一點的主事。

而嚴家身為宗內有名的金丹家族之一,宗門主事中自然有嚴家的席位。

李家不止一位金丹修士,伴隨長風真人的名傳四方,更是隱隱有成為宗內第一家族的趨勢,主事的席位都不止一個。

作為與嚴家走得極近的修士,還有長空長老的記名弟子。

劉玉這幾年中自然是拜訪了兩家的主事,混了一個臉熟,並且明裏暗裏送上了一些好處。

他有意無意提及,暗示少給自己安排一些宗門任務,如果實在無法避免,就安排那種簡單結束快的。

劉玉這次回宗,一段時間沒有被宗門任務牽絆,有很大原因上面有人說話了,還有一部分原因是自己修為、地位提高的緣故。

不過掌門與主事,還是只能安排築基初中期修士,數量多一些的話也得請示金丹長老。

至於築基後期修士,為金丹做準備是最重要的事情,如非必要不會經常安排築基後期修士做任務。

若是有比較困難的任務,非築基後期實力強大者無法完成,也多是由金丹長老直接安排,類似於望月城的「長老會」。

劉玉將子母追魂刃收入儲物袋,舉頭四顧打量著道場。

此時正值申時,日光已經不那麼強烈,亭台樓闕中的人影卻寥寥無幾,鬥法台上也空空蕩蕩。

只有真陽殿之外,有着不少修士的身影。

有些修士一語不發進入殿中。

有些修士遇到熟悉之人,停駐在殿前互相寒暄,詢問對方是否知道,宗門這次是什麼原因召集眾修。

被問之人不管修為、身份如何,皆是一臉茫然的搖了搖頭。

「看來這次的事情,暫時局限於金丹層面,沒有或者很少有築基修士知道。」

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劉玉停留在一個角落,默默收集信息。

「劉師弟,你也收到宗門的信息了?」

「劉師弟許久不見,近來二階丹藥可有存貨?」

突然,兩名築基修士走了過來,客氣的向劉玉打着招呼。

「正是。」

「劉某手中哪存得下丹藥啊?還沒有煉製出來就已經被各位同門預定。」

劉玉微微點頭,露出一絲苦笑,回應兩位同門的話語。

他嚴格控制明面上出售丹藥的數量與品質,符合一個新晉二階煉丹師的煉丹造詣。

出售的大頭還是在金星坊市那邊,與各種改頭換面的暗中售賣,丹藥的來源與去向都難以追查。

明面上,他每年煉製的丹藥,大半都提供給了嚴家。

兩人與劉玉寒暄了幾句,見劉玉興緻不高只是客氣的應付,便識趣的走開。

這樣修士,前後來了幾波,有十幾人之多。

隨着「長老弟子」、「二階煉丹師」等等身份的傳開,劉玉在宗門認識結交的同境界修士也多了起來,再也不會出現找不到同道交流的尷尬境地。

幾輪寒暄客套下來,已經半刻鐘時間過去,見收集不到有用的信息,他打算進先入真陽殿中。

「劉師兄,好久不見。」

「咦,恭喜師兄修為大進,提升到築基中期!」

就在劉玉想要進去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轉頭一看正是顏開。

「原來是顏師弟,確實許久未見了。」

「師弟近來可好?」

劉玉笑着回道,他對顏開印象還是比較深刻的。

此子屢次化險為夷氣運不凡,態度又和自己比較親近,將來或有一番不凡成就,他比較看好。

機緣的氣運的作用無需多說,仙府某種程度上有何嘗不是機緣氣運的體現呢?

「這幾年還是那樣,在下可比不得劉師兄突飛猛進啊。」

顏開笑容滿面的說道,態度一如既往的謙虛。

兩人說了幾句,便一同向殿內走去。

進入殿中,耳邊的聲音瞬間小了起來,作為金丹長老講道佈道之所,誰也不敢放肆。

殿內簡單的分為兩層,一層是築基修士所在,擺放了一張張椅子;一層就像金丹修士一般高高在上,上面有着幾個雕龍刻鳳的石座。

一層、二層之間,有着三十三個台階相連,似乎隱喻了一些東西。

劉玉帶着顏開,低調的在最後幾排找了兩個位置坐下。

坐下后耳邊立刻傳來陣陣私語,相熟的築基修士之間,聊著一些不重要的日常。

按照天南的一貫傳統,地位、修為越高的修士,就越晚登場。

堂堂金丹修士,自然是最後一刻才登場。

至於那些遲到的修士,往往會被打上不知禮數的標籤,被其它修士所排斥。

未按照規定的時間到達,此事不大不小,若是金丹長老心情不好,還可能受到一些懲罰。

聽着耳邊的話語,劉玉也與顏開小聲閑聊了起來。

在靈覺中,此子氣息與靈壓都非常穩定,顯然不但修為穩固,而且有了小小的進步。

不知不覺間一個時辰過去,時間來到了酉時。

殿中修士也從開始的五六十人,達到了現在的接近兩百人。

這些可不是在望月城之時,混雜了家族修士、散修之後的「雜牌」,全都是貨真價實的元陽宗築基修士。

因為寒霧靈石礦,在楚國修仙界五宗混戰之中,儘管宗門隕落了不少築基修士,可這些年也不斷有新的築基修士誕生。

經過修仙界大戰的磨礪,這些年修士成功築基的概率超越了以往,所以總體還是維持着四百名左右的規模。

除去駐守在各個資源點與邊境四大仙城的修士,在場的兩百名築基修士,差不多已經是宗門可以調動的最大數量。

「趙無極」「周卓峰」「李不同」「白雨萱」「秦清」

與顏開聊了一會兒,差不多的時候兩人閉口不言,劉玉往殿中一眼望去,看到了不少熟悉的身影。

宗門三英四傑來了好幾位,修為無一例外都是築基後期。

受到許多元陽宗修士追捧的兩大「仙子」,冷月仙子與紅蓮仙子,這一次也全部到場。

她們本身就名列三英四傑,修為實力在築基境界中屬於頂尖,而且有着驚艷世人的容顏與身段,不知是多少弟子的夢中情人。

許多修士望向兩女的目光中,都帶着些許的熾熱。

但兩女無動於衷、面不改色,顯然習慣了這樣的場面,維持着高冷的氣質,讓許多修士知難而退。

劉玉也不例外,在兩女的絕美的容顏上多停留了一會,然後才移開目光。

經歷了這麼多,早已看透美色,單純美麗的外表,已經無法讓他心中生出波瀾。

又過了一會,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修士前來。

殿中修士皆知長老快到了,竊竊私語漸漸稀少,直至徹底消失不見。

殿中變得落針可聞。

劉玉閉上雙目,靜坐養神。

半刻鐘后,一縷強大的氣息出現在殿門,殿內諸修猛然回頭看去。

一個穿着深青道袍、五官立體留着短須的中年道人,出現在了眼前。

劉玉憑藉敏銳的靈覺,比其他修士早半個呼吸發現,但為了不顯得自己與眾不同,強行按捺住了回頭的衝動。

待其他修士回頭看去,才隨大流一起回頭。

來人正是長風真人!

「恭迎長風師叔!」

洪亮的聲音在殿內響起,眾修紛紛起身行禮異口同聲道。

長風真人只是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淡然、沉穩的走到一層的盡頭,然後直接飛上殿中二層,在中間一個石座上坐下。

「諸位師侄不必多禮,都坐下吧。」

不見長風真人說話有多用力,但他沉穩的聲音,卻似乎從殿內各個角度響起,洪亮而超然。

「謝師叔!」

諸修依言坐下,坐姿非常端正。

沒有修士竊竊私語,也沒有修士神識傳音,都在等著長老指示。

劉玉面色如常,但心中卻是一凜,真正感覺到這位長風真人的恐怖。

依靠遠比同境界修士敏銳的靈覺,在其它長老身上,他還是能感受到金丹修士的強大之處。

但面對長風真人,卻完全沒有這種感覺,就像對方是凡人一般,靈覺沒有絲毫預警。

這當然不是靈覺失去了效果,而是對方神通超乎了自己想像。

就這劉玉思索間,長風真人再次有了動作。

只見其輕輕一揮手,一副巨大的光圖便出現在了空中。

「楚」「燕」「南瑜」「魏」

這似乎是整個天南地區的地圖,其上有着各個國家的名字與疆域,還有着各大仙城以及各處重要資源點的標註。

「諸位師侄都知道九國盟約吧。」

長風真人的話語再次響起。

隨着他的話語,光圖上名稱為灰色的九個大國,以及靠近北邊橫斷山脈的數十個小國,佔據的疆域瞬間變為灰色。

而天南其它的地方,也瞬間染成了黑白二色。

黑、白、灰,三種顏色瓜分了整個天南,剩下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角落,不值得一提。

從這副地圖上可以看出,黑色與白色明顯佔據了更多的地方,而灰色不如前兩者,但卻也沒有少太多。

「九國盟約?」

劉玉當然知道這個。

正魔一向是天南修仙界最大的兩個陣營,自古以來就佔據了天南修仙界的主導。

「正長魔消,正消魔長。」

指的正是天南從前數十萬年的局勢。

可是這種格局在萬年以前發生了變化,當時正魔大戰激烈、傷亡慘重,雙方的實力都消耗不小。

趁著正魔雙方實力有損、無暇他顧的時候,由當時的幾個大國帶頭,聯合起來組成聯盟,從正道魔道的陣營獨立出去。

當正魔雙方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聯盟已經壯大到一定程度,發展成了「九國聯盟」,而且疆域之間緊密相連背靠橫斷山脈。

正魔任何一方強攻,都必定實力大損,給對方機會。

所以這種勉強算「三足鼎立」的格局,就一直延續了下來,到了如今已有一萬多年。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一章:九國盟約(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