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予取予求(二合一大章)

第三百零四章:予取予求(二合一大章)

見好就收,劉玉沒因為一點利貪得無厭。

拿了好處之後,也就沒再找些店鋪的麻煩。

反而幫維持了一番附近的秩序,也算「辛苦費」了。

樣一想,江秋水與顏開心的那點愧疚,也就消失得一乾二淨。

之所以秋毫無犯,兩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因為聯盟令維持穩定,劉玉肯定能光明正的無度索取,然的話反而成了混亂之源,談何維持秩序言?

身為名門派的弟子,就算搜刮油水,吃相也能難看了。

另一方面則些店鋪的檔次低,售賣、交易的全鍊氣期資源。

劉玉如果選擇手,最多也就收穫一些靈石,其它方面的收益則基本為零。

長老、聯盟的命令,肯定維持自己負責的區域,致的穩定秩序,能因為一些蠅頭利就肆意破壞。

而了仙府也並缺乏靈石,純粹的靈石收益對劉玉而言,確實只「蠅頭利」,值得為此頻繁手因失。

真正的目標,一些檔次稍高,著獨特的傳承與技藝,底蘊又深厚的店鋪。

些傳承與技藝,才真正價值的東西,也劉玉還未入城之,就惦記的東西。

平日里靈石也未必買得到,現卻好的機會,當然能放。

「真難以置信,想到一趟還沒走完,就八九千靈石的收穫。」

「師兄,都比得玉丹堂......的收益了,真難以想象!」

江秋水拿著許多儲物袋,神識掃視,清點著其的資源,眼眸閃驚喜與驚嘆,。

相比執行宗門任務,還售賣丹藥賺取靈石的速度,眼趟任務賺取靈石的速度實快了,快得都一些真實的感覺。

「師妹且放寬心,想象到的事情還多著呢。」

劉玉對此淡淡一笑,輕描淡寫。

對於儲物袋,還躺著兩萬六千多塊靈石的而言,區區幾千塊靈石確實算得什麼。

「殺放火金腰帶,修橋鋪路無屍骸。」

「種非常的方式,賺取靈石的速度確實比常規方法快,但此法長久,而且風險也。」

「等還需謹慎一點才。」

了一筆的靈石收入,顏開也高興,但頭腦還保持冷靜。

經歷靈石礦之戰,多次死裡逃生,也斬殺了少修士,清楚的知其的好處與風險。

「顏師弟說得錯,正如此。」

劉玉一面回復兩的話,一面放開神識掃視,尋找合適的作為魔火燃料的對象。

三以一種穩定的速度行,方方的行走街之間,築基期的修為讓諸多修士退避三尺,眼帶著濃濃的忌憚與敬畏。

一般而言,種主動破壞城秩序的修士,三都會理會。

而主動破壞秩序的修士,則會當眾快速擊殺,殺雞儆猴以儆效尤。

鐵血的手段震懾住了城修士,讓原本一些心思,處於觀望狀態的修士斷了念想。

所之處無噤若寒蟬,直到三走老遠,才修士敢聲交流。

暴力威懾,雖然野蠻堪,但卻最直接、最簡單的方法,並且著立竿見影的效果。

對於些燕國修士,劉玉等楚國「客」,無暇一一分辨敵友,所以多採取了種簡單粗暴的強硬手段。

三走之地的修士都知,攻打古闕城的勢力,希望混亂髮生,違者殺無赦。

一間,諸多修士閉門,秩序確實短間內好起了。

無視諸多修士的目光,劉玉三神情冷漠嚴肅,一路腳步停。

又了半刻鐘后,到了「巡邏範圍」內最繁華的地段,片區域最也最接近東市的心。

「松濤茶樓」「黃氏丹坊」「一器堂」

目光迅速掠條街,一店鋪的牌匾,所的動靜都收入眼帘。

以往往的店鋪,此卻門緊閉門羅雀,了幾分破敗的模樣。

「叮」「咚」「嘭嘭」

名為黃氏丹坊的店鋪,戴著面具的兩名築基修士,正驅使法器攻打的處店鋪。

雖然看清楚面容,但從身形與著裝看,兩名膽妄為的修士應當一男一女。

以靈壓與法力波動判斷,男修的修為築基期,女修的修為築基初期。

兩的法器精良犀利,彼此之間的配合也非常默契,店鋪的主只能憑藉陣法阻擋,至於那些鍊氣期的店員,則完全幫忙。

當然,眼看兩快攻破陣法,又承諾反抗就任其離開,些店員也未必向幫忙。

「友,夫婦二隻為求財而,並想今日此見血。」

「只需交店所存貨,以及的儲物袋,夫婦轉身便走!」

「若友放心,儘管留法器作為防身之用。」

女修身段玲瓏,頭戴白狐面具身穿清涼的薄紗裝束,露片片白皙滑膩,嬌滴滴說。

嘴如此說著,兩手的動作卻絲毫沒停止的意思,反正加了攻擊的力度。

一面強攻,一面用言語瓦解對方的鬥志,懂得用最的代價拿獵物,作為無法無的魔修士而言,種素養已經能夠登堂入室了。

閃《魔修略》的內容,劉玉心如此評價。

見此卻驚反喜,真瞌睡了送枕頭,正想著如何向些店鋪動手,沒想到現成的理由送門!

「動手!」

「男修由解決,女修就交給兩了。」

一聲低喝,沒絲毫猶豫瞬間手,動若驚雷。

丹田內精純的法力鼓盪,通經脈瞬間注入離玄劍,接著脫手而往方一擲。

「嚦!」

似似無間的一聲清鳴,離玄劍的形狀迅速發生改變,變幻為了一隻火焰繚繞的火焰之鳥。

條長街之,火焰之鳥的威勢一無兩,讓所的修士無側目。

正靈器化形之術!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劉玉一手就常規狀態的七成實力,加之品靈器的鋒芒,足以擊敗甚至擊殺普通築基修士。

聽到的話語,江秋水想也想一聲嬌喝,祭了銀簪法器向狐面女修攻,同控制金鋼旗護衛周圍。

顯然沒忘記多日的一番教誨。

而顏開眼閃微查的一絲遲疑,但沒猶豫多久,動作慢了一拍也向那名狐面女修攻。

從劉玉三現,到最後的顏開祭法器,僅僅到兩息的間。

狐面女修兩見現變數,還考慮撤退。

卻想對方如此果斷,當即迎了劈頭蓋臉的攻勢,只能驚怒交加的現暫抵擋。

對方竟然如此霸!

頭戴野狼面具,只露一雙眼睛的男修又驚又怒,但眼見劉玉威勢驚的一擊快到了眼,只能匆忙抵擋。

驅使一把半丈長、通體漆黑的長刀法器,閃爍寒光的刀鋒微微一轉,就向著氣勢洶洶的火焰之鳥劈。

「叮」「叮」

一紅一黑兩把法器碰撞,響起刺耳的尖鳴聲,繁華長街之回蕩。

相比於直直往的極品法器黑色長刀,離玄劍化形的火焰之鳥更為靈活,威勢與靈光也超越一截。

「刺啦」

火鳥雙爪揮舞往狠狠一撕,落黑色長刀刀身之。

火花乍現,一擊之高立判。

黑色長刀倒飛而回,退了一段距離,刀身也留了幾淺淺的痕迹,靈光略微暗淡了一些。

而火焰之鳥則安然無恙,見此沒絲毫停頓飛撲而,趁機將之徹底擊潰,使之失戰鬥能力。

現種幾乎一面倒的情況並奇怪,劉玉無論法力精純程度,還神識籠罩的範圍,都超越普通築基修士。

尤其神識方面直逼築基巔峰。

況且離玄劍的品質,也勝極品法器甚多。

種種原因疊加,才造成了如今的結果。

劉玉耗費量資源,日復一日苦修結果的見證!

狼面男修瞳孔一縮,見此自己法器一擊之直接敗退驚失色。

原本見劉玉與境界一樣,也並沒多麼驚慌,最差的情況也無非撤退。

但現了解了其強的實力,頓覺如芒背,升起強烈的危機之感,行走修仙界多年帶的直覺!

當狼面男修顧得攻打黃氏丹坊,立刻操控另一柄法器回防,想遏制離玄劍的鋒芒。

劉玉冷冷一笑,瞳孔盡冰冷之色。

雖然對方戴著以阻擋神識的面具,看見表情,但還以猜到其致的想法。

當然會讓其如意,或者給其喘息之機。

夜長則夢多!

劉玉謹記句名言。

當一拍儲物袋,取幽冥斷魂錐,注入法力的同手掌一翻,將青陽魔火附表面。

接著狠狠一甩,射了。

極品靈器熔火刀價值高,現拿合適,青蛟戟得自同門謝俊傑,些敏感也能現於。

件剛得到久的靈器正好拿對敵,順便試一試它的鋒芒!

通體漆黑的圓錐,頂部尖銳無比,任何修士會懷疑它的鋒芒。同其纏繞的青色火焰,散發陣陣令生靈安的氣息,似乎能焚盡所生機。

幽魂斷魂錐的速度比離玄劍還快了一截,眨眼間就已經接近對方十丈之內。

「又一件品靈器!」

狼面男子見此面色一變,但及多想只能祭手段抵擋。

信奉最好的進攻就防守,所以所持皆攻擊法器,而沒準備防禦法器。

當只能拼盡全力,祭一把品階達到了極品的白骨長矛,向著幽冥斷魂錐迎。

「叮~」

又一聲尖銳的碰撞之聲,兩件法器針尖對麥芒,以最鋒銳的一點碰撞了一起,竟然短暫的僵持住了。

「友等如就此罷手如何?願意付一定的代價。」

狼面男修見此心稍稍安定,立刻發神識傳音,態度低聲氣,隱隱哀求之意。

劉玉卻沒絲毫回應的意思,眸毫無波瀾只冰冷,突然露神秘的笑意。

「好!」

狼面男修頓覺對,場立刻發生了變化。

目展現的,當然幽冥斷魂錐的全部威能,方才劉玉刻意收斂一部分威能,只為了接的一步。

狼面男修本以為威脅最的幽冥斷魂錐,意之忽略了青陽魔火,為此付了代價。

兩件法器接觸之,一部分青陽魔火迅速向白骨長矛纏繞,接著火焰猛然一漲狠狠灼燒,長矛的靈光飛速變得暗淡。

「砰」

白骨被擊落沒入地面,無論其主如何操控,短間內都沒反應。

狼面男修的眼眸,一烏光迅速接近、變,生死之間只得及撐起護罩,還激發兩張二階符籙。

但此幽冥斷魂錐威能全開,纏繞青陽魔火。

輕易破滅兩二階法術,從狼面男修丹田一穿而。

「啊!」

使得其由自主發一連串慘叫,還哀嚎已,看凄慘之極。

一拳頭的空洞,現了的腹部,還絲絲微查的青色火焰留傷口。

丹田的損毀,也使無法動用法力,只能任宰割。

狼面男子的痛苦並沒持續多久,僅僅一呼吸的間,就被魔火化為灰燼,為其增加了一度的燃料。

從劉玉手,到狼面男修死亡,多少剛好十呼吸的間。

此江秋水、顏開還與狐面女修激烈的交手,雙方往,將之逐漸壓入風,見此頓一喜。

劉玉沒旁觀的想法與興緻,當即再次驅使幽冥斷魂錐。

狐面女修凄美、絕望的目光,毫憐香惜玉從其丹田穿,辣手摧花將之化為黑灰。

收拾好戰利品,兩的儲物袋都先讓江秋水保管,好整以暇看像黃氏丹坊的店主。

黃氏丹坊的店主,一名看起十歲左右,透著精明之色的老者。

沉浸於劉玉的雷霆手段,足足好幾息間才回神,勉強擠笑容:

「多謝友於危難之際手相助,恩德老夫感激盡!」

「若差遣,所辭。」

「老夫黃安,知友如何稱呼?」

黃安說話之心翼翼,生怕得罪了眼之,而且沒離開陣法範圍,顯然防範著什麼。

凈說著恩德之類的話語,都一些空洞之詞,沒實質的表示。

「舉手之勞而已,黃友必如此客氣。」

「古闕城已經歸於楚國掌管,劉某身為楚國元陽宗弟子,理應維持城內秩序。」

劉玉居高臨似笑非笑,打量著黃安,與之客氣了幾句。

隨後話鋒一轉,:

「還真一件事情,需黃友的幫忙。」

「近些年劉某沉迷煉丹之術,卻一直難以入門,思想缺少了煉丹傳承的緣故。」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零四章:予取予求(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