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師徒夜話(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九十九章:師徒夜話(二合一大章)

長風真人說完,也不等眾人的回答,便當先朝靈艦內走去,看樣子也是要休息一番。

其它九位金丹長老,這個時候早已進入靈艦。

「是,弟子明白!」

他的身後,眾弟子彎腰行禮,響起不整齊的回應。

待長風真人進入靈艦后,有些弟子跟著進入了靈艦中休息,而有些弟子依然留在靈艦中觀看沿途景色。

劉玉就是留下來的修士之一。

築基修士精力充沛非常,通常情況下一個月不眠不休也只會感到些許疲憊。

他幾日前已經睡過一次覺,故而現在精力十分充沛,根本不需要休息。

便打算留在甲板上看看沿途景色,試圖記下一些明顯的地方,給自己將來出門遊歷提供參考。

劉玉自然不可能一直待在宗門中,說不定便有什麼珍稀資源,需要自己親自去尋找。

而且他總得看看外面的世界。

當然,目前還沒有那個打算。

此時已經是亥時,夜色徹底籠罩了天空與大地,更高更遠的蒼穹上,浮現了顆顆星辰的影子。

陣陣清涼、暗淡的星光,照耀在站在甲板上的修士身上。

蒼梧艦甲板邊緣,劉玉微微皺眉,下方的景象已經看不真切了。

夜色愈發濃郁,雖說修仙者的視力遠超凡人,但終究還是會受到環境影響。

加之現在處於極高的天空中,以極快的速度飛行,下方的景象更是成了團團黑影。

江秋水、崔亮、顏開已經進入靈艦中休息,劉玉靜立了一會,也隨之進入靈艦,還是先前那個房間。

坐在床頭,他低頭陷入思索。

「便宜師尊李長空也參加了這次行動,是不是可以從他那裡了解一番更為具體的消息?」

「順便看看能不能蒙求一些庇護。」

「不管有沒有用,反正試試總是沒錯的。」

劉玉這樣想著,很快便打算付諸行動。

事到臨頭,該走的關係還是要走的,不管有沒有用,會哭的孩子才有奶吃。

何況與師尊一同行動,於情於理都應該拜訪一番,否則便是不知禮數了,說不定會落個不敬師長的印象。

「不過兩手空空前去也不太好。」

閃過這個念頭,劉玉起身來到桌旁,一摸儲物袋取出珍藏已久的清湖龍井靈茶,和仙府世界中的靈泉之水,開始泡製起來。

他雖然養成了喝靈茶的習慣,但也沒有特意去搜集,平時一般就是喝清荷靈茶,而清湖龍井已經是手中最好的靈茶了。

如今他的技藝也已經非常純熟,雖然看起來不如嚴紅玉、江秋水賞心悅目,但只論技藝的話也差不了多少了,完全可以稱得上「茶道大師」。

半刻左右,一壺熱氣騰騰的靈茶便泡製完成了。

劉玉打開房門,來到長老們所在的上層,按照門上的標註,伸手輕輕叩打了三次門扉,隨後靜靜等待起來。

「吱~」

過了一會兒,眼前的房門發出不小的動靜,忽然被打開。

劉玉毫不猶豫走了進去,目光沒有隨意掃視,而是徑直向客廳走去,不一會就見到了李長空的身影。

他正坐在桌旁,用一塊錦布擦拭著一枚銀色圓環。

法寶!

銀色圓環無意間散發的威勢,就足以讓任何金丹之下的修士坐立難安,實實在在屬於法寶的範疇。

「弟子劉玉,參見師尊!」

劉玉來不及多想,見到李長空后就快步走上前,然後彎腰行禮拜見。

「嗯,起身吧。」

李長空一張嘴,銀色圓環便縮小飛入他的口中,然後才說道。

能夠收入丹田,用法力蘊養提升威能,這是本命法寶的標誌。也是古修士煉製的古寶,與如今修士的法寶最大的區別。

這些劉玉都懂,所以此時自然不會大驚小怪。

他聞言直起腰來,一摸儲物袋取出茶壺,臉上掛著略微討好的笑容道:

「弟子帶著來了一壺靈茶,請師尊品嘗。」

李長空見此,因為體型而顯得有些圓的臉上似笑非笑,他哪能不明白這個記名弟子的來意?

「坐下吧。」

「你這小滑頭倒是懂事,不過本座說過無事不得來打擾,說吧有什麼事情?」

李長空笑罵道。

以他的閱歷自然對劉玉的來歷心知杜明,但終究是自己的記名弟子,略微提點一番,指一條明路倒也無妨。

但若想獲得他的庇護,在燕國這邊安全無虞,就休想了。

說到底只是看在嚴家面子上收的弟子,不是自己真正認可之人,他不可能下大代價去培養,哪怕這個弟子有些潛力。

「嘿嘿。」

劉玉憨笑兩聲,連忙給李長空倒上了一倍靈茶,然後才坐在凳上,恭敬的道:

「弟子此次前來打擾師尊,確實有不情之請,想了解一番具體的行動情況。」

「以及想請師尊提點一二。」

馬上就要到燕國了,大戰即將來臨,他迫切的想知道宗門之後的打算,自己好做出準備。

「具體的行動情況,自然不能輕易告知爾等。」

李長空一臉正色,不過隨即話鋒一轉,道:

「不過先一步告訴你接下來的行動倒也無妨,反正不久后你們也會知道。」

「正魔布局良久用心險惡,暗中控制了燕國、南瑜國的宗門高層,妄圖以此為跳板一步步蠶食九國盟,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

「但九國盟終究氣數未盡,早一步發現正魔謀划,做出先下手為強掃除內患的決定。」

「楚國與齊國左右夾擊出兵燕國,魏國與車師國出兵南瑜國。」

「同時各國各宗的元嬰老祖早經暗中到來,於兩國之外阻擊正魔可能到來的援兵。」

「燕國、南瑜國的元嬰修士一但現身,就將面臨被圍攻的局面。」

「總而言之一切都要快,正魔兩道的整體實力要超過九國盟不少,元嬰老祖們也阻攔不了多久,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掃除勾結正魔的勢力。」

「因為天南元嬰修士間的共同約定,不得隨意對其下的修士動手,所以掃除燕國勢力還是要靠金丹修士、築基修士。」

「但真正到了最後關頭,兩國元嬰、金丹修士很可能無所顧忌,所以你一但發現兩國高階修士出現,不要想著接近,還是先想著怎麼保全自己吧。」

李長空一連串話語毫不停歇,說完喝了一口靈茶。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多謝師尊提點,令弟子茅塞頓開!」

劉玉一副有些拘束的模樣恭維道,見狀連忙為其滿上靈茶。

李長空對他的恭維及態度很滿意,不自覺多說了一些:

「想要快速拔掉正魔的爪牙,關鍵在於快速掃平兩國,而想要快速掃平兩國,第一步便是打開其門戶,攻佔其最邊境的仙城。」

「而我們的楚國第一個目標,就是古闕城。」

「拿下古闕城作為立足之地后,後續楚國及聯盟的修士便可直接到達此城,再由此城向燕國內地蔓延慢慢將之包圍。」

「以免直接進攻其山門陷入腹背受敵的危機。」

說到興起之處,李長空拿出一副九國盟的地圖開始指指點點。

地圖上有著各種標記,尤其是燕國的標記最多最詳細,一眼望去赫然有著兩個大紅小點。

大紅小點的旁邊的名稱一個是古闕城,一個是金國的金都,兩者僅有五百里不到的距離,以靈艦的速度一刻鐘便可抵達。

李長空有些眉飛色舞的講著,劉玉時不時點頭恭維幾句。

一人在講一人在聽,過了一會後,李長空突然停住收起地圖,淡淡道:

「好了,你能夠知道的,本座已經說得差不多了。」

「最後提醒一句好好表現,危險往往伴隨機緣。」

他說完端起茶杯輕輕呷了兩口,剛才確實費了不少口舌。

「是!」

「師尊的金玉良言,弟子一定謹記於心!」

劉玉重重點頭。

「好了,沒有其它事情,你便退下吧。」

李長空揮了揮手,平淡道。

他對這個記名弟子的幫助提點,也僅止於此了,最多以後安排任務的時候若是方便,就安排危險性小一點的。

畢竟李家家大業大,他還有家族弟子要照顧安排,不可能個個都顧全。

「是,弟子告退,不打擾師尊休息了。」

劉玉起身行禮道,隨後緩緩退出了這個房間。

「咦,大師姐,你也是來找師尊的?」

「師尊正在房間。」

關上房門后,他轉身走了兩步,意外的看到了李不語,但反應卻絲毫不慢笑著說道。

「六師弟。」

李不語微微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但並沒有交談的意思,隨後她越過劉玉輕輕叩打著房門。

也不知此女天性如此,還是覺得自己「高攀」了,所以態度冷淡。

目前接觸太少,劉玉不得而知,但也沒有用熱臉去貼冷屁股的想法,畢竟此女的看法、態度如何又影響不到自己。

見狀他告辭一聲,轉身繼續向下層走去。

兩人彼此的來意,差不多都是興緻杜明,無妨走動關係尋找門路罷了,這也是人之常情,沒有什麼奇怪的。

雖然李不語是親傳弟子還是李家族人,必將受到更多的照顧,但劉玉也沒有因此就妒忌。

畢竟他還是有關係可走,而大多數築基修士根本沒有關係可走。

今夜的拜訪能了解到這麼多信息,他已經很滿足了,靠別人終究不如靠自己,只有自己的境界實力提升了,才能真正把握命運。

一路上,劉玉看到好幾個修士都在長老門前耐心等候,其中甚至有三英四傑這樣的人物,也在「疏通」著關係。

本身的實力是實力,這能夠走到金丹長老處的關係,又何嘗不是實力的一種?

只不過一個是「內力」,一個是「外力」。

而「外力」永遠比不上「內力」可靠。

任何能夠增加實力的東西,都不應該被放棄,所以連三英四傑這樣的人物,也有人在疏通關係。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這並不可恥,自己的優勢就要利用起來。

上下兩層相連的過道中,劉玉又先後遇到幾名從下往上趕的修士,彼此目光中帶著瞭然心照不宣。

嘲弄、妒忌、冷眼......

下層有修士打開房門,見到從上而下的劉玉一愣,隨即想到了什麼目光發生變化。

他們都不是傻子,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原委。

劉玉對這些目光恍若未聞,根本懶得理會,直接越過往自己的房間走去,打開房門關上房門,所有的視線瞬間消息。

今晚註定是個不平靜的夜。

許多修士受到啟發,紛紛上門拜訪長老,想要拉近一些關係,到時候好安排一些危險性不那麼大的任務。

有關係的自然能夠進門,而沒有關係又或者關係不夠硬的,自然被拒之門外了。

這一幕不單單隻發生在元陽宗的蒼梧艦上,道遠艦、雪梅號、劍神號、紅夢艦上,也發生了同樣的一幕。

特別飄雪閣與合歡門最為特別,有些女弟子或者男弟子,進了男長老或者女長老的房間后,就整晚都沒有出來。

甚至進去的修士不知一人,或許,他們都在正經的「論道」。

當然,去走通關係的終究還是少數,大部分修士都有自知之明,或者是不屑與此。

也有一些修士對宗門的忠誠,暫時戰勝了對死亡的恐懼,根本沒有想過要規避危險。

他們滿腔鬥志,只想回報宗門,堅信宗門不會虧待他們。

「好好表現?」

房間內,回想著李長空最後一句話,劉玉陷入沉思。

好好表現意味著出風頭,而大戰之時出風頭往往意味著巨大的危險,會被眾人的敵修視作威脅而針對。

李長空不會不知道這一點,但他還是這麼說了,這是為什麼?難道是危險伴隨的收益遠超平常?

目前所知有限,不清楚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劉玉還是決定謹慎、低調一點,少出一點風頭。

當然,該搜刮的油水一點都不能少。

……

金國金都距離燕國古闕城只有五百里不到,而金都距離楚國千雪城,直線距離都有兩萬里之遙。

這兩萬多里的距離,中間有著不少的中小國家,每個國家都有著自己的修仙界,但實力與九大國相比,就差太遠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九章:師徒夜話(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