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議定離國(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九十八章:議定離國(二合一大章)

江秋水聞言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展露笑容,道:

「顏師弟說得對,我方才只是一時口快罷了。」

「還請諸位一笑而過。」

她方才只是有感而發,站在宗門弟子的立場,確實不該說出憐憫玄冥宗的言語。

哪有什麼絕對的正或者惡,不過各自的立場不同罷了。

他們在宗門的庇護下修鍊,受到宗門的教導,還享受宗門發放的月俸,說話行事理所當然要從宗門的立場出發。

「無事,在下相信師姐也只是一時失言。」

顏開見此神色緩和,點了點頭道。

「此事已經過去三四千年之久,就連宗門都已經不再關注,江師妹、顏師弟切不可因此傷了和氣。」

「否則便是崔某的不對了,都怪崔某將此事說了出來。」

崔亮臉上掛着笑容,打着圓場道。

此言一出,兩人都是點頭同意,但沒有再次說話的意思,場面一時安靜下來。

劉玉旁觀這一切,期間未發一言。

兩人都是由築基執事帶隊,到世俗為凡人的孩童測試靈根,搜集有靈根的孩童從此入門,從小在元陽別院長大。

忠於宗門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

這就是宗門從小培養的結果,半途入門的散修,是無論如何也無法相比的。

雖然成長的環境差不多,但並不意味着觀念就一樣了,對宗門忠誠表現也是有區別的。

如果非要說的話,兩人一個是「鷹派」,一個是「鴿派」。

一個相對激進、狂熱,一個相對溫和、理智。

個人的理念不同,不好說誰對誰錯。

劉玉閃過這幾個念頭,沒有幫江秋水說話,這種表現立場的問題,還是謹慎一點為好。

運用的好了能夠成為助力,稍不注意,也很可能遭受打壓。

所以,還是不表明立場為好,至少沒有必要那麼早表明自己的立場。

不過幾人之間的談話只要不傳出去,都只是小事,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微微搖頭,劉玉拋開這些念頭,打量起了其它宗門的修士。

「道遠艦」上清虛派修士大多穿着道袍,「雪梅號」上縹緲閣修士大多是妝容精緻的女修。

「紅夢艦」上站着合歡門弟子,男修女修的比例差不多,有不少修士氣機隱隱相連,看樣子是修鍊合歡門有名的雙修功法。

「劍神號」上的男修女修,身上或背或拿都有一把劍器,遠遠看去有些孤傲凌厲。

相比之下,「蒼梧號」上元陽宗弟子就顯得平凡多了,沒有什麼特別的特色,男女比例也是差不多的樣子。

對修仙者而言,靈根是踏上修仙之路必須之物,沒有靈根就無法吸收靈氣。

在上古的一些傳說與信仰中,這是上天賜予的「天賜之物」,將平凡與超凡劃分出鮮明的界限,要永遠感激上天。

傳說的真假不得而知,靈根的出現充滿著偶然的因素,如今的修仙界也只摸清楚一些基本的規律,想要人為製造那是痴人說夢。

值得一提的是,男童女童測試出靈根的幾率是一樣的,並沒有男多女少或者女多男少的情況。

而元陽宗收取別院弟子,是不分男女的,所以低階弟子與高階修士,男女的比例一直是差之不多的。

而家族一脈,則比較重視男丁。

同樣的資質下資源會向傾斜男丁一點,還是受到了一些其它方面的影響,比如血脈傳承,就是受到了一些世俗觀念的影響,這也是人之常情無可厚非。

世俗中重男輕女,在這個時代女人創造的價值明顯不如男人,故而有了地位上的差別。

但是作為「法修」,身體素質強弱對整體實力的影響很小,女修絲毫不弱於男修。

所以在實力決定地位的修仙界,並不會存在重男輕女的現象。

元陽宗算是較為傳統的「法修」宗門,所以在招收別院弟子時,只要不是五系偽靈根,基本都會先收入別院培養三年,男童與女童皆一視同仁。

所以元陽宗男女比例,基本還是差不多的。

劉玉打量著其它四大宗門的修士,在其餘四艘靈艦上一一掃視,觀察這一次行動的「盟友」。

他目光先後掃過道遠艦、紅夢艦、劍神號,最後望向雪梅號,正好迎上了一名修為在築基中期,身穿鵝黃衣裙女修的目光。

兩人眼神交匯,此女非但不感到羞怯,反而雙眸亮晶晶的燦若星辰,有幾分挑逗的意味。

劉玉面無表情不做理會,看了幾眼后便移開目光。

合歡門修士對元陽宗最為敵視,兩宗鄰近積怨不小,望向彼此目光有毫不掩飾的敵意。

許多修士同的門好友、血脈親人都死在對方宗門修士手上,絕不會因為一次合作就平息這種仇怨。

觀察了一會,他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飄雪閣女修毫無疑問成為了全場的中心,吸引其餘各宗男修的目光。

可飄雪閣少數男修對此卻很是不忿,看向掃過來的目光中帶着警告。

似乎非常反感其它宗門的修士,肆意打量自己宗門的女修,就像某些東西被冒犯到一般。

而飄雪閣的女修,則對合歡門弟子與清虛派那群道士最感興趣,尤其是對合歡門有着道侶的男修最為關注,頻頻拋去媚眼。

有些合歡門男修無動無衷,有些卻經不住誘惑,忍不住與飄雪閣女修目光交流。

卻被其道侶狠狠一擰腰間,痛苦無比眉頭緊皺,引得飄雪閣女修嬌笑不已。

而面對一群艷麗女修的目光,清虛派道士表面上無動無衷,實際上卻眼珠轉動,也在暗暗打量,顯然動了某些心思。

真正能經受誘惑的,要屬殘月谷修士。

他們身為劍修,有些一生都要與劍為伴,眼中除劍之外再無他物。

思想反而純粹許多,沒有那麼多雜念。

「慧劍斬情絲?」

劉玉觀察了一會收回目光,心中閃過這句話,有些啞然失笑。

觀察的也差不多了,就叫三人來到一個角落,取出蒲團坐下閉目調息了起來,靜靜等待金丹修士們商議好了之後,靈艦再次啟程。

築基修士中受注目的,無疑是合歡門的「合歡六子」、元陽宗的「三英四傑」、殘月谷的「殘月七劍」、清虛派的「清虛五子」、飄雪閣的「三聖女」等,築基境界公認實力最強、潛力最大的修士。

他們每一人旁邊,都簇擁著許多修士,眾星捧月般圍在他們身邊,自然而然成了一個個團體。

這就是名聲的作用。

「你若盛開,蝴蝶自來。」

當然,最為重要的還是他們本身的境界實力,已經處於築基期最頂尖的那一批。

一刻鐘過去,五宗修士互相打量了一陣,有些修士便相繼收回了目光,找了地方同樣閉目調息。

有些修士依舊興緻勃勃,與他宗好友神識傳音,交流着近況。

金丹修士們齊聚在五大靈艦上商議着什麼,佈置了隔音結界,但是久久沒有結果,似乎有一些地方還沒有達成共識。

築基修士這點耐心還是有的,也不敢隨意抬頭偷看長老們談話。

他們或閉目調息,或神識交流,都靜靜等待着。

就算三英四傑、合歡六子這樣的人物,也不敢大聲喧嘩,生怕驚擾了金丹前輩們。

和齊國等國一同攻打燕國的章程?首先攻打哪裏?

各宗的派出弟子多少?事後利益如何分配?

一個個條件、一件件事情,都需要金丹修士具體商議。

金丹修士之間,有些私交很是不錯,但在宗門利益之前,私交可不管用。

為了各自的宗門利益,金丹修士們吵得不可開交、爭得面紅耳赤。

他們有些人彼此之間還有着仇怨,要不是此事是元嬰老祖親自發話,根本不可能聯合到一起。

但此時,在元嬰老祖的約束下,不得不開始漫長的談判。

五宗真正做主的金丹修士一開始都沒有說話,而是讓其它同門先行試探,如元陽宗的長風真人,殘月谷的重玄真人等都是閉口不言。

直到半個時辰之後,漫長的爭論依舊沒有結果。

這樣下去三天三夜也未必能達成共識,五宗真正能夠做主的金丹修士,這才開始說話。

如果任由燕國、南瑜國被正魔兩道佔領,對宗門而言無異於慢性死亡,作為既得利益者的金丹修士,他們都清楚這一點。

所以接下來開誠佈公,開始了真正的交流。

彼此相互退讓和妥協,各種合作的細節被議定,又過了半個小時之後,五宗金丹終於達成共識。

五宗齊聚千雪城一個時辰后,終於初步達成共識,金丹修士們瞬間之間返回靈艦,沒有任何猶豫,下一刻五艘靈艦衝天而起。

劉玉感受到動靜,睜開眼眸往下一看,正好看見晶瑩剔透、美輪美奐的千雪仙城越來越小的畫面。

這時,其他築基修士也反應過來,紛紛睜開了雙眼,神色各不相同。

滅燕之戰,就要開始了。

……

靈艦飛速上升的過程中,千雪仙城越來越小,最後成了一個微不可查的小點。

山川、河流、房屋、凡人、修士,一切的一切,在視線中都變得渺小起來。

在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后,五大靈艦一同向更南方飛去,幾乎是片刻之間,就越過了「龐大寬廣」的仙城,並且再也看不到影子。

劉玉收起蒲團,並未招呼同行的三人,獨自走到甲板圍欄邊。

他漆黑如墨的瞳孔向下望去,認真打量起來了這大好河山。

不一會兒,下方又有兩個較大的黑點,先後映入眼帘。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就是楚國真正意義最邊界的兩座城池,凡人居住的南雪城、南疆城。」

「過了這兩城,就真正離開楚國了。」

劉玉目光深邃,平靜望着這一幕,心中卻有些複雜。

這時江秋水、顏開也走到他的身旁,同樣向下望去,而崔亮似乎早就來過,所以老神在在的坐在蒲團上,並沒有起身。

許多築基修士也是第一次離開楚國,此時都走到圍欄邊,等待這一刻的到來,頗有一種儀式感。

視線中,代表南雪城、南疆城的黑點很快接近,又很快過去。

許多年紀小一點的修士,都是眼神複雜神色莫名,至於年紀大的修士,則沒有什麼感覺。

老牌的宗門修士,大都會遊歷諸國尋找機緣、增長見聞,早已不是第一次離開楚國,故而沒有那麼多感慨。

此時看着年輕的同門,他們暗暗發笑,彷彿看到當初的自己。

過了最後兩座世俗城池之後,就真正離開楚國了。

在靈艦一息十幾里的速度下,周圍的景色漸漸發生變化。

天空飄落的雪花越來越小,由密集變得稀少,與此同時溫度也在發生變化,由寒冷漸漸變得溫暖。

白茫茫的天地也出現了不一樣的景色,就像一張白紙上沾染了其它的顏色,那是一座座長滿樹木的綠色高山!

白雪覆蓋的區域越來越少,大地山川露出原本的面目,視線中重新變得五顏六色,充滿自然的氣息。

半刻鐘后,冰天雪地已經遠去,綠樹青山成了常態。

「好了,看夠便進入靈艦中休息休息恢復精力,保持最巔峰的狀態。」

「本座親自帶着諸位師侄出來,也希望親自帶着你們回到宗門。」

長風真人威嚴的話語響起,傳到甲板上每一個修士耳邊,威嚴中難得的帶着一絲溫和。

就如關心後輩一樣。

築基修士是宗門的精英骨幹,尤其是別院一脈出身的,宗門將他們從小培養到築基不易,自然不可能讓他們輕易去送死。

如果築基修士死得太多,對元陽宗也是而言傷筋動骨,很可能導致宗門青黃不接的情況發生。

最終導致修士斷代,從而衰落下去。

但此次出兵滅燕,確實關乎元陽宗的興衰,不得不戰。

所以,此次行動長風真人等十位金丹修士親自帶隊,以免自家宗門的精英蒙受損失。

並且後續,還會有金丹長老帶着鍊氣期弟子前來。

但真的到了必要的時候,利益足夠大的時候,築基修士也不是不能犧牲。

有時宗門是有溫度的,但有時,宗門也是容不得半點脈脈溫情的。

這就是複雜的宗門。

這就是複雜而真實的修仙世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八章:議定離國(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