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實力層級(三合一大章)

第三百零一章:實力層級(三合一大章)

後者是二階中品恢復法力的丹藥,能夠在鬥法之時服用,無需特意去煉化就能轉化為法力。

在極短的時間內,回復築基巔峰以下三分之一的法力,非常實用。

實際上市面中有許多回復法力的丹藥,同樣能夠快速回復法力,但卻種種瑕疵與限制,其中最大的限制就是需要主動煉化。

但在激烈的鬥法之中,敵修又怎麼會給你這個時間去煉化呢?

故而市面上回復法力的丹藥不是很實用,價格也不高。

可紫芝丹不同,能夠在鬥法中回復法力,相當於比同階修士多出了一些法力,等於變相的增強了實力。

假如兩名修士處於激烈的鬥法之中,一名服用了紫芝丹,一名還在慢慢吸收靈石中的靈氣補充,誰的法力會先耗盡不言而喻。

所以紫芝丹這種靈丹,儘管三日之內只能服用一枚,但對於即將上戰場的修士而言,絕對是不可多得的寶物,關鍵時刻說不定能夠憑此耗死強敵。

劉玉有了此靈丹在手,不愁交換不到自己需要之物。

不動聲色摸了摸儲物袋中的兩種靈丹,原本只是想煉製幾瓶備用,想不到突然價值大增,他對這次交換會生出了些許驚喜。

腳步緩緩移動,時不時駐足停留一會,劉玉目光掃視沿途的攤位,仔細甄別放在其上的物品。

現在最搶手的,無疑各種能夠增加實力的東西,如大威能的符籙、強大的法器靈器、用法寶製作的符寶等。

而相比之下,各種原材料如靈草靈藥、鍊氣材料、布陣材料等就明顯「冷清」許多。

前者價格上浮兩三層依然有修士購買,後者此時卻有些賤賣。

這次楚齊兩國齊攻燕國一國,實力上佔據了絕對的優勢,但所有修士心裡沒有半分掉以輕心的意思。

燕國在怎麼說也是「九大國」之一,論體量還要比楚國大上一些,而且還佔據了主場優勢。

雖然沒有修士認為它能夠抵擋聯盟的進攻,但有所傷亡是在所難免的,甚至可能傷亡慘重,這是所有修士的共識。

沒有修士希望自己是「傷亡」的一員,故而都在儘可能的增強實力,有的甚至拿出了壓箱底的寶物。

劉玉遊走於各個攤位之間,饑渴的搜尋著自己想要之物,仙府中沒有的靈草來者不拒,全都低調的搜集了一份。

雖然有黑玉斷續丹與紫芝丹兩種「制勝法寶」在手,但他也沒有輕易就拿出來,只有在交換一些珍稀靈草時才使用。

如果只是一般的靈草,則盡量用靈石、修鍊丹藥等常見的東西交換。

黑玉斷續丹與紫芝丹兩種靈丹,煉製靈草的年份都接近金丹修士能夠使用的五百年,對大多數築基修士而言是不折不扣的高年份靈草。

即使是煉丹造詣高明的煉丹師,一生也未必能收集到幾份煉製材料,更不用說大批量煉製了。

如果突然大量流出,必定引起一些修士的注意。

這種可能暴露仙府秘密的事情,劉玉當然不會幹。

所以只作為交換珍稀靈草時的籌碼,而且防止頻繁交易引起有心的注意,他中途幾次離場,換上其它宗門的弟子服飾去進行交易。

直到最後所有的攤位都看了一遍,不準備出手了,才換上原本的面目,重新出現在交換會上。

絡腮鬍大漢、肌肉壯漢、清瘦老者,在眾修士不知道的時候,他變化不同的容貌身材與服飾,掃蕩著場中修士的靈草存貨。

當然,這些靈草靈藥都是仙府中沒有的,而且每種最多象徵性的購買兩株。

交換會並沒有修士特別驗明身份,只要是五宗修士便可以參加,所以劉玉的「小動作」,並沒有任何一人發覺。

時間緩緩流逝,幾個時辰之後此地的修士漸漸離去,人數漸漸稀少起來。

劉玉也帶著江秋水返回了暫時落腳的洞府,將她的收穫收了上來,無視此女幽怨的目光與之告別。

洞府中,他一揮衣袖三十幾個玉盒便出現在桌上。

看著這些玉盒,劉玉面上露出一絲笑意。

一次行動便收穫了三十種仙府中沒有的靈草,還有四種煉製結金丹的靈草,不得不說是一個大大的驚喜。

「這下煉製升元丹的靈草便湊齊了,可以找個時間開始煉製。」

「而且煉製其它兩種丹藥所需的靈草,也湊齊了小半,一下子便省下許多功夫。」

劉玉閃過這個念頭,面上不由露出喜色。

升元丹同精元丹、養元丹一樣,是築基期最普通的修鍊丹藥,適合築基後期修士服用。

這三種丹藥的丹方相對容易獲得,許多二階煉丹師手中都有,而元陽宗藏經閣中自然也有,只需達到達到一定修為,花費些許靈石到藏經閣高層復刻即可。

「可惜,這次交換會連符寶都有出現,竟然沒有極品的防禦性靈器。」

劉玉有些遺憾的想道。

以他現在的境界,已經可以發揮出極品靈器大半的威能,攻擊方面已經有了熔火刀,防禦方面還有缺少一件極品靈器。

如果能夠形成一攻一防的配置,那麼無論實力還是自保之力都將大大增強。

倘若交換會上真的出現防禦性的極品靈器,那麼為此高調一次,冒一些風險也是值得的。

至於符寶的話,他則不怎麼熱衷,並沒有為此出手的意思。

無他,儲物袋中現在已經有了三張符寶,分別是雪絲針符寶、金剛戟符寶還有紫鍾符寶。

其中雪絲針符寶與紫鍾符寶的威能,都夠使用一次,而金剛戟符寶剩餘的威能,剛好還能夠使用兩次。

以劉玉現在的境界,同時祭出兩樣符寶已經是極限,而現在有三張符寶在手,即使再增加一張,也不能增加多少實力。

所以,暫時沒有這方面的需要。

接下來他檢查了一番收穫,順便整理了自己現在擁有的法器、靈器、符籙等,以及擁有的各種手段。

法器有:子母追魂刃、銳金劍、耀金弓、厚土擎天傘。

靈器有:離玄劍、青蛟戟、幽冥斷魂錐、熔火刀。

秘術方面有青陽魔火、驚神刺,符籙方面有三張金風散形符、一張暗滅火隕符、一張瞬息千里符,以及三顆陰雷子。

加上三張符寶。

劉玉將所有的手段都試了一遍,心中評估所有手段的大概威能,以及在什麼情況下適合什麼樣的手段,對自己的實力有了一個大概的定位。

憑藉魔火煉元的精純法力,還有精良的靈器,他估計在不留手的情況下能夠勝過普通築基後期修士。

若是底牌盡出,同時戰勝兩位築基後期修士也有很大把握,但相比三英四傑這種築基境界最頂尖的修士,還是有一大段距離。

他現在的實力,離長風真人的親傳弟子李不同,差距應該不會很大。

當然,這是在其實力相比當年沒有多大進步的情況下。

不過這終究只是劉玉的初步估算,只能起到參考作用,並不能以此為依據行事,否則必定死於非命。

別的不說,自己有底牌,其他修士就不能有底牌了?

大境界之間的差距,代表實力上的天差地別,而小境界之間的差距,卻並非不可逾越。

同一個境界的修士,高一個小境界的並不一定就比低一個小境界的強,具體還是要看個人。

境界可以代表實力,卻又不能完全代表實力,否則鬥法時只需比拼境界便足夠了。

劉玉心中將築基修士的實力,劃分為了三個檔次,只以真實實力而論。

分別是普通修士、精英修士、頂尖修士。

普通修士就是實力在同境界中只是平常,沒有特別厲害的秘術與手段,表現也是中規中矩。

如顏開、崔亮、江秋水等,像宗門其他築基修士,並無突出的地方。

而精英修士便算得上佼佼者了,能夠較為輕易的戰勝普通修士,一般修鍊了不凡的功法,以及擁有不錯法器靈器。

比如曾經見過的李不同,便屬於精英修士中的佼佼者,修鍊的很可能是頂階功法,而且還擁有極品靈器。

至於頂尖修士,則是指三英四傑、合歡六子、殘月七劍這種,擁有實實在在的戰績,各方面都沒有明顯的短板。

他們面對普通修士與精英修士,往往能夠以寡敵眾,甚至將之正面擊潰,是堂堂正正的碾壓!

不過築基後期修士的實力,相比初中期修士實力明顯勝過許多,相比之下確實「不普通」,說是普通修士有些不太合適。

而且能夠修鍊到築基後期,放眼築基境界中,也算得上優秀了,說是優秀修士也不為過。

普通修士,優秀修士,精英修士,頂尖修士。

這就是劉玉心中築基修士的實力劃分,他每接觸一名修士,心中就會下意識思索其實力處於哪個層次。

這當然不嚴謹,只是以自己的標準來劃分罷了,他也沒有打算告訴別人自己的標準。

按照這一套標準,劉玉覺得的實力大概處於精英層次,在築基境界中已經算是極少數了。

而想要在即將到來的燕國之戰中保全自己,想要在燕國搜集靈草種子,搜刮各種資源,以現在的實力而言只需低調一些,可行性還是很大的。

只要不倒霉的遇上金丹修士,或者遭遇諸多同階修士的圍攻,否則憑藉各種底牌保命的把握還是很大的。

混亂是上升的階梯!

正是自身實力的成長,劉玉才會動了小心思,想在接下來的一場大亂中謀求利益!

整理了一番儲物袋中的東西,將收穫的三十四靈草放入仙府,又用法力仔細溫養了一番法器、靈器,時間已經過了兩三個時辰。

劉玉重新取出百草丹書,翻看了起來。

……

時間一晃就是兩日過去,空桑山上的氣氛平靜又壓抑。

元陽宗一百五十名築基修士洞府相距不遠,平時交流非常頻繁,可他們臉上卻不見輕鬆寫意,舉動之間儘是凝重與壓抑。

劉玉、江秋水、顏開、崔亮四人,也在一處小亭相對而坐,談論即將發生的事情。

「依崔某之見,面對燕國的修仙家族,我等態度一定要強硬!」

「有些修仙家族與燕國門派淵源頗深,甚至根本就是宗門中的弟子出去開枝散葉。」

「在燕國四大宗門高層確定被正魔收買、控制的情況下,很難說他們沒有問題。」

「我等應該寧殺錯一千,也不放過一個。」

「否則必是一個不小的隱患,說不定便會導致傷亡大增!」

說起這個,崔亮臉色難得的嚴肅起來,異常認真的說道。

「崔師兄,這麼做是不是太過......極端了?」

顏開目中閃過迷茫、遲疑,然後說道。

「呵~,極端?」

「如果選擇對他們仁慈,死得就是我們宗門弟子了。」

「顏師弟以為,在他們眼裡我們是什麼身份?」

崔亮冷笑一聲,有些嘲弄的說道。

然後不等其回答,又繼續開口:

「入侵者、侵略者!」

「此番燕國倒向正道,南瑜國倒向魔道,師弟以為楚國、齊國肅清燕國之內的修仙勢力之後,便會退出去了嗎?」

「到嘴的肥肉焉有吐出之理?」

「或許燕國還是燕國,或許自此之後就將不復存在!」

道理是這個道理,顏開聞言陷入沉默,本能的覺得這樣的做法與他的理念不合,卻找不到理由反駁。

「些許小事而已,兩位不必介懷。」

「我等與燕國所處的立場不同,為了避免宗門弟子的損傷,是萬萬不可心慈手軟的。」

「不過也不必太過血腥與極端,還是要因人而異。」

劉玉輕輕一抬手,打斷崔亮即將說出口的話語,平淡的說道。

待攻破古闕城后,就要正式進入燕國,與燕國的大小勢力接觸,所以關於如何處理燕國境內大小勢力的問題,這兩日中已經討論了四五次。

他與許多認識的同門也交談了許多次,聽著這些同門「指點江山」,將有用的東西記在心中。

「劉師兄說得不錯,秋水也是這麼覺得。」

「不過我等畢竟新到燕國,若是能有幾個地頭蛇帶路,行事無疑要方便許多。」

「對於反抗我等的修士,沒有必要手下留情!」

「但對於向我等「投誠」的修士,則可以視情況給予一定優待,相信能夠減少一定的阻力。」

江秋水微微一笑然後說道。

她既不選右,也不選左,而是選擇了折中說。

「可......。」

崔亮似乎在這方面吃過大虧,張口還想說些什麼。

但他剛要開口的時候,幾人的儲物袋中不約而同傳來動靜,使得將要說出口的話語憋了回去。

劉玉神色一動,一摸儲物立刻拿出宗門令牌,一縷神識深入其中讀取信息。

「所有築基弟子,速至蒼梧艦!」

一道冰冷沒有溫度的信息,從宗門令牌中傳來,令所有元陽宗修士心頭一振。

「這一日還是來了!」

劉玉心中道,隨後猛然站起身來。

沒有修士發現他平靜眼眸中,深藏著一絲興奮。

其他三人也是一臉凝重先後起身,從彼此的眼神中明白了,他們接收到同樣的信息。

突然,劉玉敏銳的察覺到氣機波動,猛然朝天空望去。

蒼梧艦、雪梅號、道遠艦、紅夢艦、劍神號!

五大靈艦重新升上了天空,變化為十幾丈大小,靜靜懸浮於空桑山上方。

它們肆意散發著氣息,威勢比許多金丹修士還要強大。

十幾丈的艦體在數百丈高的空桑山面前毫不起眼,卻有一種強大的存在之感,似乎它們比高大的山峰還要明顯。

這給了修士一種錯覺,它們與山峰同樣高大。

不!甚至比這三階靈山更加高大。

劉玉與三人相互點了點頭,一摸儲物袋取齣子母追魂刃,駕馭遁光向蒼梧號飛去。

至於臨時洞府,則根本不需要收拾,裡面物品齊全不需要準備什麼,短短小住兩日,就連一根毛髮都沒有留下,所有想離開就離開,根本不需要收拾什麼。

夜空中一道道遁光衝天而起,向著五艘靈艦匯聚,一一落在甲板之上。

「參見各位長老,弟子隨時聽候吩咐!」

落在甲板上后,眾修士恭恭敬敬行禮。

「不必多禮,攻打古闕城馬上便要開始。」

「本座醜話說在前面,若是誰敢臨陣脫逃,按照叛宗罪處理,本座會親手將之擊斃,爾等可明白?」

長風真人威嚴的目光四處掃視,淡淡的話語傳到所有修士耳邊。

「弟子明白!」

這一次眾修士異口同聲,倒也頗有一番氣勢。

長風真人見此微微點頭,看樣子頗為滿意,隨後不再言語,其他長老也沒有發言的意思。

一百五十名築基修士整裝待發,十名金丹長老此時皆在甲板上,而且神情嚴肅,看樣子是已經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五大靈艦處於同以高度,劉玉轉頭向其它靈艦望去,看見的是差不多的情形,只是有些的金丹修士還在訓話。

修仙者的執行力自然不必多說,有金丹長老親自監督也沒有修士敢怠慢,僅僅半刻鐘不到,所有的修士便重新登上靈艦。

「嗡嗡」

一陣破空之聲傳來,蒼梧艦啟動的瞬間便在周身形成護罩,轉眼間已經到了十幾里之外。

其它靈艦也不甘落後,紛紛跟在後面。

如同五顆流星組成的流星雨,看上去既美麗有壯觀,讓許多無知凡人頂禮膜拜。

各國各宗彼此之間自然不可能沒有耳目,都在其它大勢力中安插了暗子,彼此心照不宣都知道有暗子的存在,但不知道具體是誰。

楚國五大宗門這麼多修士的調動,不可能瞞得過暗子,也不可能瞞得過燕國,既然已經被發現了,也就沒有必要隱藏了。

正魔兩道自有其它大國全力牽制,楚、齊只需負責儘快肅清燕國即可,不需要考慮那麼多。

而在這個威力歸於自身的世界,最重要的是元嬰老祖之間的博弈。

只要元嬰修士之間分出勝負了,那麼其下的金丹、築基、鍊氣境界的比拼就顯得不重了。

在如今化神修士都已經許久沒有出現的情況下,元嬰期就是天南的頂端戰力,每一位元嬰修士變動,都有可能影響整體的局勢。

而不到元嬰期,再多的金丹、築基修士,也難以真正影響大局。

事實的真相就是這麼絕望,確實令修士窒息。

不過元嬰老祖考量不得而知,五宗修士只需聽從命令,全力猛攻燕國即可!

……

燕國的實力在九國盟中都可以排在中上游,其面積楚國還要大一些,修仙資源也更豐富一些,相應的整體實力也更強一些。

此國境內八大洲與四大修仙門派,分別是水幽門、御靈宗、丹霞洞、白雲觀,它們每一宗都有兩名元嬰修士。

如果放在楚國,只有飄雪閣能與之相比。

燕國四大門派算是平分了八洲,每一派都佔據了兩大洲,其中水幽門與御靈宗佔據西方四洲,丹霞洞與白雲觀佔據東方西洲。

諾大一個燕國就這樣被四大門派瓜分,至於其它小勢力都上不得檯面,只能算四大門派的附庸,比楚國的附屬勢力的待遇也好不到哪去。

幽洲位於燕國最東方,可以說是燕國東方的門戶,位置十分之重要。

作為雄踞兩洲的龐大宗門,幽洲的實際控制者,白雲觀在幽洲最南方建造了一座古闕仙緣城,簡稱古闕城,作為守衛邊關之用。

其功效與望月城、天穹城一樣,但由於白雲觀花費大的代價,無論是範圍還是防禦方面都要勝過一籌。

城中常年有幾名白雲觀的金丹修士駐守,而且還設置有傳送陣,可以直通白雲觀山門,能夠迅速派遣援兵或者撤退。

金都外的空桑山,距離古闕城僅僅五百里的距離,以五艘靈艦的速度,一刻鐘多一點的時間便能夠跨越。

劉玉站在蒼梧艦上沉默無語,靜靜向著遠方望去。

夜色下,一個龐大、模糊的輪廓映入眼帘,並且越來越清晰。

青銅色澤的牆壁,微微反射著亮光,在星光的照耀下冰冷而堅硬,表面有深淺不一劃痕,訴說這座城池的滄桑與歷史。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零一章:實力層級(三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