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盡在掌握

第三百一十八章:盡在掌握

沒劉玉的命令,十八件極品法器根本沒停頓之意,依舊按照原的軌跡,攻向黃色霧海。

既然此能問題,那就沒收服的必了。

樣一隱患放身邊,誰也會覺得放心。

「好!」

多目心驚,急忙取三陣盤,法決打面,控制陣法護住自身及坊市。

熟練的控制,黃色霧氣一陣變化,高度濃縮成了一面面霧牆,防禦能力幅度提升。

遠遠看,恰如少了半邊的黃色圓球。

更神奇的,虛幻之霧擁了防護物質攻擊的能力。

單霧牆的防護力雖然一般,但只霧氣存,便以斷凝聚,而只陣法的靈力供應絕,霧氣也能斷生成。

某種程度說,算比較完美。

但一提就,能超其承受能力的限,否則霧牆生成速度跟,陣法也就了破綻。

「砰砰砰」

法器擊打面,如同擊打實物一樣,發陣陣巨響。

霧牆的防護力雖然一般,但損壞了之後,很快就一面聚,填補之留的空缺,看些效果。

此陣法面對的一件極品法器,而足足十八件之多,根本簡簡單單就能抵擋的。

「砰」「嘭」

一聲聲巨響絕於耳。

單霧牆防護力也算觀,就算品法器的連續攻擊,也好幾擊方能攻破。

極品法器鋒芒,基本一擊便會崩碎,抵擋起極為勉強。

同面對九名同階的攻擊,陣法承受了難以想像壓力,些壓力一部分轉化為反噬之力,傳向其控制者。

多目臉色因為反噬之力而漲紅,雙鬢冷汗一滴滴滑落,體內氣血一陣翻湧。

「貧方才只鬼迷心竅一糊塗,現已經幡然醒悟。」

「還請友快快住手,貧願意歸順貴宗,從此聽候調遣,與白雲觀劃清界限!」

「貧願意接受之的條件,如果青陽友還滿意,願當場發心魔誓言!」

九名築基修士的全力手,僅僅只兩輪攻勢,多目就感覺難以支撐。

性命受到嚴重威脅的情況,態度變,拋棄了原本的驕傲,神識傳音開始求饒。

但答應了之所的條件,而且願意發心魔誓言,姿態極其卑微。

多目能建立邙山坊市片基業,自然野心、實力還手腕。

同面對十倍於己的同階修士,一獨木難支,更絕望的,而且還其領隊未手的情況。

巨的實力差距擺面,讓心難以生反抗的念頭。

傳音的同多目面色猙獰,全然復先得真修的模樣,對罪魁禍首的劉玉恨之入骨。

看自己完全無辜的,全都因為此,自己才捲入場浩劫之。

多目心恨意滔,並且暗暗發誓,若能夠擺脫兇險,定將今日之羞辱百倍奉還!

因為着陣法,多目的變化為外所知。

對於收到的神識傳音,劉玉無動於衷,絲毫沒改變決定的想法。

定定看着眼的陣法,眉頭微微一皺。

霧牆被擊潰后很快又重新凝聚,其最為根本的黃色霧氣,損失卻並沒想像。

樣雖然也能攻破陣法,但無疑花費更多的間以及精力。

「倒也幾分玄妙。」

觀察了一會後,劉玉輕笑一聲,隨即傳令:

「用二階法術攻擊。」

黃色霧氣陣法形成,以看做一種由靈氣轉化特殊的能量,對法器等實質的攻擊顯然擁錯的抗性。

以被擊散,但涅滅卻極難。

面對種情況,用同樣的能量攻擊,也就各種法術對抗涅滅無疑容易許多。

任何一種手段,都長處與短處,並存適應任何情況,只找對了方法,破解起就會簡單許多。

故而修仙者,才根據同的情況,創造了同的手段,也就了各種神功秘法,以及法修、體修、武修等等路的誕生。

「!」

聽到劉玉命令,江秋水、顏開、孟文星等當即做改變。

收回各自的法器,雙手掐訣,開始施展一築基級別的二階法術。

「火龍術」「玄冰術」「玄鳥烈焰術」

各種二階品的法術,被眾手成型,散發強的威能波動。

耀眼的靈光閃耀,即使隔了幾十里之遠,依然以依稀見到一點光芒。

「糟了!」

感受一二階法術的威能,多目臉色狂變。

沒想到么短的間內,對方就找到陣法的足,馬改變對策。

多目從佈置陣法之,就沒想面對十名同階的圍攻,即使最壞的設想,也只。

畢竟方圓一百里內最的勢力鳳凰山白家,也就只築基修士六。

而樣一的坊市,又如何值得諸多築基修士聯合起動干戈?

如果僅僅三四名築基修士,根本算破綻,還能憑藉陣法堅持。

但現,心後悔萬分。

一瞬間閃諸多念頭,多目也沒想到任何破局之法,看到任何生機。

而對方又對自己求饒服軟的話語無動於衷,看殺心已起。

一間,面色如土。

因為操控陣法,只能眼睜睜看着法術降臨,內心的痛苦與煎熬難以言表。

一般而言霧氣水汽屬於同一類,都以歸為水系,而最克制水系的法術,毫無疑問火系。

所以江秋水等施展的法術,多火屬性的法術。

刺目的火光將照得邙山亮如白晝,坊市修士驚駭的目光,火鳥、火龍等等法術撲黃色霧海。

「噗呲」

十二階火屬性法術的灼燒,如同發生了化學反應,黃色霧氣迅速蒸發,響起如同油炸一般的噗呲之聲。

就像滾燙的熱油,加入半勺冷水,頓發生了劇烈反應。

一輪二階法術,效果十分明顯,籠罩坊市的黃色霧海已經稀薄了許多。

透霧氣,隱約以看到坊市的輪廓。

見此情景,江秋水、顏開等無需劉玉發話,就又新一輪法術開始釋放。

火龍咆哮、火鳥嘶鳴、火雨漫......。

如同了溫度的火光,黃色霧氣越越少,直至最後一縷也消失殆盡,陣法也隨之告破。

「噗」

陣法被破,多目友受到強的反噬之力,嘴角溢口鮮血,藍色袍留暗紅血跡。

「砰」「砰」「砰」

一連三聲脆響,身的陣盤四。

而邙山坊市,也再次現了劉玉等眼。

「拿。」

見此,劉玉沒半分遲疑,淡淡。

無需多言,九名築基修士當即動手,祭各自的法器,向著多目攻擊而。

螻蟻尚且偷生,面對九名同階的攻擊,多目依然願意放棄,取防禦法器頑強抵抗,做困獸之鬥!

但結局陣法被破之已經註定。

被九名同階圍攻,即使一兩種保命的手段,也發揮效果。

何況修為並眾,只築基期,還因為反噬受到輕的傷勢。

最終,多目器毀亡,屍體四血肉模糊,只儲物袋還安然無恙。

「多目輩就樣死了?」

從陣破到多目身死,短短十息,看着血肉模糊的屍體,以及地面一灘冒着熱氣的暗紅血液,坊市眾多修士難以置信。

一手建立邙山坊市,散修聞名遐邇的多目,就么身死消了?

諸多作為坊市守衛的多目記名弟子啞然失聲,彷彿停止了思考。

但沒回答疑問,只冰冷的屍體與血液,無聲闡述血淋淋的事實。

反應的修士,看向劉玉一行的目光帶着安與驚恐,擔心被殃及池魚。

「爾等輩放心,元陽宗乃高門派,自然會濫殺無辜,此次只為清理與白雲觀瓜葛的修士。」

「為了防止消息走漏,爾等暫能離開邙山坊市,但只老老實實遵從安排,自安全無虞。」

「待一切塵埃落定,自會放爾等離。」

早已安排好的事情,顏開聲宣佈,表面威嚴無比派頭十足。

看着諸多鍊氣期修士輩敬畏的目光,無比受用,狠狠了一把輩高的癮。

聽聞此語。坊市的修士稍稍安定,縮到各起眼的角落,靜觀事態發展。

與多目無關的修士以接受安撫,但其記名弟子與親傳弟子,顯然此列。

連師尊都隕落了,自知難以倖免。

寥寥幾守衛為親傳弟子,已經心存死志,臨死之想拉一兩水,為師尊討得一點「利息」。

各種威能的符籙與一次性手段,像靈石一般。

但多數守衛沒種覺悟,還想保住性命,想趁亂逃走。

飛快祭法器或者符籙,飛遁地妄圖逃得一命。

也一部分守衛完全放棄反抗選擇投降,想以種方式苟且偷生。

廈坍塌,總幾愚忠之,選擇一同陪葬。

「讓鍊氣期弟子手。」

劉玉冷冷一笑,向顏開、崔亮、冷月心達命令。

邙山坊市的守衛約名左右,修為卻參差齊,遠遠比隊伍的鍊氣修士,法器方面也存的差距。

此二十七支隊已經將坊市包圍,布羅地網,結果毫無懸念。

管飛還遁地,各種試圖逃走的行為都統統被打斷,被無情格殺。

而那幾名想拉水親傳弟子,也被打成篩子連屍體都存,原地只留一攤血水。

至於投降的坊市守衛,反而一安然無恙,只被控制起封住法力,徹底失反抗之力。

一炷香到的間,一切就已經塵埃落定。

劉玉甚至沒親自手,邙山坊市就已經盡掌握。

……

「劉師兄,坊市的一切都安排好了。」

「各處已經派了幾支隊巡邏,邙山周圍也佈置了少明哨暗哨。」

「表面雖然一切如常,但實際都換成了的。」

「就算一隻蒼蠅,也絕然飛,短間內應該以隱瞞住消息。」

江秋水斂袖為劉玉斟滿一杯靈茶,輕聲細語稟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一十八章:盡在掌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