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白家來人

第三百二十三章:白家來人

「沒錯,韋聰成功,至少能保證韋家一兩百年衰,如果意外的話。」

「若期間,又其築基修士誕生,韋家說定還更進一步的能。」

「了取代白家地位的機會,成為金闕坊市南里的土皇帝。」

一名散修說到里,還心翼翼向周圍張望。

「慎言!」

「友當心禍從口。」

面說話的散修提醒。

「些與等何干?」

「等趁著機會,好好蹭一頓靈食,也一樁美事。」

後面嘿嘿一笑,一臉無所謂的模樣,終究所顧忌,話鋒一轉說起了別的。

一仰頭,將一杯帶些許靈氣的茶水飲盡,劉玉將些言語盡收耳,眼底深處閃莫名之色。

也奇怪的地方。

韋家面對白家一向伏低做,以「弟」的身份自居,僅僅多一位新晉築基,根本能改變雙方實力的差距,為何一反常態高調起?

莫非其另隱秘?

為了迎接修士的到,韋家早已山修建了許多型閣樓,為提到的修士提供落腳之地。

劉玉此就閣樓廳飲茶,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收集著消息。

獨自佔據一張靠窗的桌子,一自斟自飲,生聲色間已經收集到了許多信息。

孤零零一的散修少數,所以種行為倒也顯得奇怪。

間已經一日,明日韋家的築基慶典便開始。

劉玉注意到了一現象。

那些片地域頭臉的修士,會被韋家安排到赤楓山,顯得神神秘秘,而若無名之輩,則只能待山閣樓。

如果單純只慶典,按理說應該如此區別對待,也讓越發肯定此次慶典同尋常。

「恐怕醉翁之意酒,藉著著慶典的名義將修士召集起,實際......。」

「如果真樣,那就需警惕了。」

劉玉樣想着,目光轉向窗外。

只見外面已一片熱鬧的景象,建築之間掛着一紅色的燈籠,到處張燈結綵。

凡俗的戲班子,表演一精彩的節目,引得少修士駐足;功底深厚的清倌,舞台唱着動的曲子,讓台之沉醉其......

回巡邏的韋家修士與榮焉,挺直了胸膛顯得自信十足,空地篝火照耀到臉,映射此韋家紅紅火火的景象。

劉玉面無表情收回目光,返回了房間。

現的修士都只鍊氣期,築基期「高」自著排面,明日才到場。

按照地位、實力越高,場越晚的規律,白家只怕最後才到。

已經收集到足夠的信息,確定慶典另目的,差多也就足夠了,接只注意白家修士的行蹤即。

「知白家派的會誰,最好其族長白蓮華與親自到場。」

「如果能將之提解決,那最後攻打白家就簡單多了。」

劉玉閃念頭,旋即些啞然失笑。

一慶典而已,白家派一名重的長老也就足夠了,其族長親自的能性極。

若「蓮花仙子」真的親自,豈側目說明其重視程度?

打壓韋家?特殊目的?還背負白雲觀的使命?

……

次日,慶典正式開始。

所以觀禮修士,都被請赤楓山山腰。

一片空地,早已擺放好一桌桌席面,桌放着價低量多的一階靈瓜靈果,帶些許靈氣的酒水,以及一階妖獸肉做成的靈食。

粗略一數,竟十桌之多。

「散修獨孤輩到,送百年靈草兩株!」

「散修蕭輩到.......」。

露築基修士到,送的禮品被韋家修士聲唱。

些禮品對築基修士而言算了什麼,但對鍊氣期說,卻折扣的手筆,讓好好漲了一番見識,感嘆虛此行。

「鳳凰山白家到,送三百年參一株,築基境界修鍊丹藥一瓶!」

聞言,觀禮修士精神一振,紛紛循聲望。

「重頭戲了。」

所修士都知,白家金闕坊市南里最的實力。

一次韋家慶典,白家會會派修士落了韋家面子?

許多修士吃着韋家的席面,依然幸災樂禍的想到。

劉玉也神色一動,低頭品著瓜果,神識卻悄無聲息掃了。

群分開,現兩名女修的身影。

一者宮裝打扮,端莊成熟,舉手投足之間自然而流露一種成熟女子的媚態,其強的修為卻又讓修士難以接近。

一者身穿白色襦裙,外表看豆蔻年華,留海整齊、眼眸亂轉,顯得些古靈精怪。

兩者皆築基期修為,身後還跟着幾鍊氣期修士,面對諸多修士的矚目絲毫沒適。

「白蓮華」「白彩凰」

劉玉瞳孔微微一縮,通畫像早已知兩的模樣,此一眼就認了。

「看慶典果真著特殊目的,兩家像達成了某些共識。」

「白家自發行為?還白雲觀的影子?」

管什麼原因,該動手還動手,只搞定了白家,其餘勢力都構成威脅,其一切自然風雲流散。

屆再探尋因後果遲,片地域的資源,也就予取予求。

劉玉心殺機漸起,靜靜等待某刻的到。

「蓮華友親自,韋家蓬蓽生輝,真讓老夫受寵若驚啊。」

「聰,還愣著幹什麼?還快快給蓮華友見禮!」

頭髮花白、面容蒼老,但卻神采奕奕韋家族長韋光正,帶着少族長韋聰親自迎接。

白家族長到,韋家自然能托。

「聰見蓮華輩。」

韋聰拱手行禮,即使到了築基期依然敢膨脹,依然行晚輩之禮。

「聰既然修鍊到了築基境界,按照修仙界的規矩,同輩相稱即。」

白蓮華輕輕點頭,隨意說。

後者連稱敢,似乎蓮華仙子其心留了的陰影,就算到了築基期,也能消除。

兩家修士客套了幾句,便向最裏面走。

韋光正說了一通場面話后,築基慶典也正開始,一桌桌的修士紛紛開始動筷。

但劉玉卻注意到。

作為慶典的主角,韋聰卻似乎興緻高的樣子。

即使此全程保持笑容,細細看,卻能發現幾分勉強,與現場的氣氛幾分格格入。

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情導致如此。

現場只留幾名韋家族老主持,還韋聰一桌桌敬酒,而族長偉光正與白家兩女卻見了身影。

但如此,許多築基期的賓,同樣席間被韋家請山頂。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三章:白家來人

%